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207章 诱喜多多入将军府

第207章 诱喜多多入将军府

        赶紧低下头喝了几口汤,阮连双眼盯着面前的羊排,道:“等下吃完饭,你忙你的,我回喜家庄去转转,许久没跟老狐狸斗法了,心里痒得慌。”

        喜多多问他:“阮连哥哥,你这次回来是休假吗?能呆几天?”

        阮连摇头:“不是休假,最近边境骚乱频起,估计朝廷不久就会下旨出征,一旦打起仗来,便不知何时能回得来,趁此之前,我回来看看你。”

        说话时依然没有抬头,好似唯恐羊排飞了一般。

        喜多多讶然:“又要打仗了,阮连哥哥,您可不可以找个借口,不要上到最前线去!”

        阮连抬头。

        看着喜多多那满是担心的大眼,心软成了水,笑道:“多多不用担心,以我的功力,如今还没有碰到真正的对手,我不会有事。”

        “可若是对方请了道行高深的和尚道士之类,你岂不是有危险?”喜多多还是不放心。

        “你放心,我打仗用的是正经兵法,并未用邪术,怎会有人发现我与别人不同之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阮连安慰道。

        喜多多问:“可我听说别国不排斥用邪术,若是他们用了邪术来对付你,那你到时怎办?”

        她这话,是从香客们的聊天中听到的。

        本县虽不算大晋最繁华的县城,广禅寺却是大晋国有名的寺庙,以寺内高僧法力高强,香客所求灵验而著称。

        进出广禅寺的香客,各个阶层都有,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皇亲贵族。基本都会在喜乐福园停留。

        喜乐福园免费为来往的客人提供茶水,香客即便不住客栈,也会停下来喝口水休息片刻。

        香客休息时相互间自会聊天,涉及内容五花八门,天南海北,天文地理,家长里短。喜多多也跟着长了不少见识。

        “这个多多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阮连笑道,“以往越修行越倒退,是因我一心求死。如今却不同。我是多多的血契缔结者,就是为了多多着想,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喜多多皱眉问他:“若是对方真用邪术。你可有应多之法?”

        阮连大力点头:“老狐狸行走人间两百多年,至今也没人发现他的异常。我与他相处两百多年,他那歪门邪道我还是学到些的,若是对方用了邪术,我也会用非常之法对付。还不会被人发现不对之处。”

        喜多多叹道:“真如你所说,那便好。”

        上战场打仗,这是阮连喜欢的。多说无益,喜多多也就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给阮连再盛了一碗汤。喜多多担心起喜三根:“真要打起仗来,三叔他们岂不危险?”

        自从喜多多搬来喜乐庄,多次写信要喜三根搬回来,可喜三根一直没答应。

        “这个你不用担心,”阮连道,“有我和袁将军在,自会保得三爷安全。”

        说到这里,阮连想起件事:“昨日听二少爷讲,你答应他去京城读书,并住在我府里?”

        喜多多纠正:“我是答应他去京城亲自养豹子,但是不能耽搁了学业。人跟宠物讲究缘分,他跟那小豹子是否有缘,要多些时日才看得出来,我想成全他。”

        想到阮连有可能会去打仗,喜多多道:“阮连哥哥若是去了边关打仗,就二弟一个小孩子在府里,没有人约束,怕是不行。就将小豹子接回来养吧,豹子的钱我已给了李店主,不用再怕有人纠缠。”

        阮连的想法不同:“豹子不用接回来,你和大太太一块去京城,不就有人看着二少爷了。”

        喜多多想了想,道:“这个方法可行,伯娘已有两年未见过四叔一家人,整日里念叨,阮连哥哥若是真去了边关,便让伯娘进京城为你守着将军府,既解了她对四叔的相思之苦,也可监督二弟读书。”

        喜三根兄弟虽是吕氏的小叔子,却是吕氏一手拉扯大,从情感上,相当于吕氏的儿子。

        喜四根是兄弟里最小的,吕氏对他的感情更不一般。

        两人的感情虽情同母子,不过到底是叔嫂关系,吕氏在喜四根家里小住还可以,住的时间久了,怕还是不方便。

        若是吕氏住在将军府就不一样了,就像喜多多说的,将军不在,吕氏替阮连守将军府。

        阮连问道:“你不一起去住么?”

        心里有点失望。

        喜多多道:“我也会去,不过不会长住,家里的事我怎放得下。”

        “这倒也是,”阮连心中一松,道,“我回去就打发了府里的人,到时你自己带人手去。”

        他养奴仆,只为给他打理家务,平时他很少跟奴仆们交流,自然相互间没什么感情。

        喜多多知道他的秉性,也就由着他。

        饭还没吃完,有客人来找喜多多,跟喜多多商量,可否派个人去他的农庄指导暖棚技术。

        阮连要喜多多自管去忙,他加快速度,将桌上的羊排和馒头吃完,又喝了两碗羊骨汤,而后离开喜乐农家,去往喜乐福园。

        进了喜乐福园,阮连问大厅的柜台伙计,李家宠记的店主住在哪一间客房,结果被告知,李店主于昨日下午已退了客房,因李琼枝在广禅寺终于排到了禅房。

        阮连懊恼,若是昨天不回自己的小院,直接来喜乐福园就好了。

        如今李琼枝已进了广禅寺,自己原本的想法,也无法施行,只有以后再找机会。

        要雪薇转告喜多多自己去了喜家庄,阮连从喜乐福园的马厩挑了一匹马,打马而去。

        阮连找到吴初时,吴初正在水果树林中巡视,若有还没成熟却落到地上的果子,便捡起来,拿回去给妻子做果酱用。

        朱少群教了吴莉做果酱的方法,吴初家的跟着学会后,舍不得用树上长得好好的果子,专拣落果用。

        吴初看到阮连时,心里便有些发愁,他猜得到阮连找他的目的,肯定跟自家大小姐有关。

        因为每次阮将军回来,都会过问大小姐的事,尤其着重于大小姐是否受了委屈之类。

        大小姐曾经吩咐过,家里的事,对朱先生可说实话,对阮将军则要报喜不报忧,因阮将军性情偏冷,且位高权重,极易做出伤人害命的事。

        可是,大小姐如此慈善的人,对那家人那么好,仍被冠以不详之人的名头,反过来欺负大小姐,实在是太过分。

        不容吴初接着想下去,阮连已经到了他身边。

        出乎吴初的意料,阮连这回一个字都没提喜多多受了什么委屈,反倒问起喜家庄今年的收成如何,村里都发生了些什么有趣的事。

        看吴初一脸疑惑的神情,阮连欺身近前,笑道:“怎地这副模样,莫不是有事瞒着我?”

        吴初比阮连的个子矮了近多半个头,两人不足一步的距离,令吴初感觉十分的压抑。

        吴初退后几步,道:“阮将军说笑了,奴才哪有这个胆子,敢欺瞒阮将军。”

        “是么?真没有什么事瞒着我?”阮连再次欺身近前,脸色变得铁青。

        吴初想要退后,却感觉血液凝固了一般,浑身冰凉,身子根本动不了,保持着仰视阮连的姿势。

        “你真没什么事瞒着我?”阮连俯视吴初,再次问道。

        同时缓缓低头,他的面部离吴初的脸越来越近。

        吴初双眼大睁,只觉阮连的面部越来越模糊,而后便老老实实将这段时间喜家发生的事,凡是他亲历过的,都交代了个清楚。

        阮连这是用了个小幻术,控制人的意识。

        其实他不用这么费周折,直接往空气中喷点蛇毒,吴初只要吸入一点点,就可完全听命于他。

        可他要真那样做了,吴初这个人就算是费了,喜多多会怪他,这是他不乐意的。

        而且,他跟最初进喜多多家的下人已熟了,多少有些不忍心。

        也许是吴初对董家怨念过深,他叙述最多的,还是跟董家有关。

        董梁夫妇对喜多多突然的冷漠,董大武的变卦,董二武的反复无常,董鹏的销声匿迹,董小武的几年未归,喜多多对董小武的挂念,董晓的怨念及恶意报复。

        最令人痛恨的是董晓,竟然将董老太太和董四武的死因,归罪于喜多多,甚至于他的前妻的死,也怨到了喜多多身上。

        说什么,若不是他董家沾惹上了喜多多这个不祥之人,怎么会出这么多事,董四武死在他的家里,母亲也因此丢了性命,害得他不能直面大哥大嫂,不得已去了外村落户。

        几天前,吴初从喜乐庄回来,遵照喜多多的吩咐,转告董三武,说是喜多多找董三武有事,董三武当天就去了喜乐庄。

        第二天,喜多多派人来吩咐他,若是往后有人侵犯喜家,无论是谁,都不用对他客气,包括董家。

        吴初问来人到底怎么回事,来人回答:“大小姐讲,既然在别人眼里,我喜多多就是个不祥之人,无论我怎样做,都改变不了他们的认知,反倒以为我理亏怕了他们,那我就干脆如他们所愿,做个恶人。往后,只要有人侵害我喜家,你们尽管放开手整治。”

        “呵呵,这下可以替大小姐出气了,做恶怒比憋气要爽快。”吴初傻傻笑道。(未完待续)I580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4710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