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210章 花清明租奶羊

第210章 花清明租奶羊

        花清明还真是赶了远路来的,天气已经渐冷,他却是满头大汗。

        而他的所求,却是令喜多多哭笑不得。

        “花大伯伯,您需要羊奶,只管去找吴叔要就是了,就为这一点小事,还跑这大老远的。”

        “嘿嘿,我问吴管事要过两次羊奶,也问别家买过羊奶,可这不是长远之计,我这次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租给我一只奶羊,等三粮断奶了,我就将奶羊还给你。”

        “租奶羊?花大伯伯这个说法倒是新鲜,多多还是第一次听说奶羊可以租的呢。”

        “我本来是想跟你的羊场买只奶羊的,可吴初说奶羊不卖,我就想,牛可以租,马可以租,既然都是牲口,奶羊应该也能租。”

        “花大伯伯,吴初讲得没错,羊场的奶羊是不卖,因我的羊奶都有用,您也莫要再提租奶羊的事,多多送您一只奶羊就是,一只不够就多牵走几只,保管让三粮弟弟吃个饱。”

        “不用不用,我租一只就够了,一只羊一天也产好几斤奶呢,足够他吃了。”

        “要不,我将奶羊卖给您,大羊生小羊,往后您就会有一群羊了。”

        “这也不行,你不卖给别人,只卖给我,人家要是跑到羊场闹可就!  坏了。”

        “呵呵,花大伯伯,您跑了老远的路,肯定饿了吧,您先吃些零嘴儿,喝杯热茶,我这就要吴初给您挑只产奶最好的。保证三粮弟弟吃得饱。”

        花清明的妻子李氏,虽答应了将第二个儿子李二屯改姓花,却也和公公生了一场气,奶水变得稀薄,用了许多下奶办法,就是不见效。

        还在吃奶的李三梁也挑嘴,米汤糊糊什么的一概不吃,就只吃奶。

        眼见着孩子一天天消瘦,哭声越来越无力,花清明无奈。一个大男人。腆着脸到处去找刚生过孩子的人,求人家给自家儿子喂奶,花芒种还特意给他送过去几个奶娘。

        这李三梁也是作怪,只吃自家娘亲的奶水。别人的奶一概不理。人家才刚将他抱到胸前。他便开始嚎,任你怎么哄就是不吃。

        人奶李三梁不喝,花清明试着往李三梁嘴唇上抹了一点羊奶。没想到小家伙的嘴竟追着花清明的手指转悠,他对羊奶不排斥。

        对于花清明的死心眼,喜多多已多次领教过,租就租吧,自己在别的方面多贴补他就行。

        喜多多提声吩咐周婆子,要她找个人去喜乐福园一趟,若是吴初还没走,就让吴初再拐回来一趟,她有事吩咐。

        周婆子应声道,她马上找人。

        喜多多的院子所处的位置极好,周婆子不用特意去找人,庄内的人外出与回归,几乎都要经过她的院门口,周婆子随时可以找到人办事。

        周婆子的应声刚落,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大姐姐,沃琳来了,你这里有新鲜好吃的没?”

        没一刻,一个小姑娘掀开帘子一角往里看,正是花芒种的宝贝女儿,傅沃琳。

        两岁多的小女孩,门槛都有她半个身子高,喜多多还没来得及去抱她,傅沃琳已经自己利索地爬进了门,笑嘻嘻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拽喜多多的手。

        喜多多一把抱起傅沃琳,从碟子里抓了几颗面豆,在傅沃琳面前展开手,边还问道:“怎地就你一个人,没有人跟着你?”

        傅沃琳从喜多多手里揪起面豆往嘴里塞,含混其词道:“爹爹在门外,沃琳自己进来玩。”

        喜乐庄离县城不远,花芒种没事时,会来陪吕氏聊天,向吕氏请教一些绣花方面的事。

        花芒种还正儿八经聘了吕氏为她的绣庄的当家师傅,每月都会给吕氏送来薪银。

        尽管两家是亲戚关系,吕氏也不缺她这点银钱,不过傅泰及讲得也有道理,花芒种打小的绣活都是跟吕氏学的,她的绣庄的手艺,也相当于从传承吕氏而来,这份钱就应该给吕氏。

        傅沃琳跟着花芒种来喜乐庄的次数多了,跟吕氏和喜多多也特别亲,有时她闹着要来玩,花芒种没时间过来,就让福春带着她来。

        没想到,这次竟是傅泰及亲自陪着女儿来了。

        “那你娘亲呢?有没有来?”喜多多问道。

        “娘亲忙。”傅沃琳答道,眼睛看向花清明面前的茶杯。

        面豆吃起来又脆又香,就是吃多了口干,傅沃琳因吃得急,才吃了几颗,就想找水喝。

        花清明将茶杯递向傅沃琳,杯子里茶水晾了有一会儿了,此时摸着茶杯是温的,茶温小孩子喝起来刚刚好。

        花清明虽跟傅家人接触不多,却也见过傅沃琳几面。

        眼前的小女孩,长得跟花芒种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就是没听到喜多多提小女孩的名字,他也认得这是自家的外甥女。

        外甥女口渴了,不由自主的,花清明这个当舅舅的就想喂她喝水。

        傅沃琳却皱起小眉头,身子直往往后缩,她不认得花清明。

        家里的人喂她吃东西,她不一定谁的都吃,更何况一个陌生人喂她。

        喜多多接过花清明手里的茶杯,对傅沃琳道:“沃琳,这是你大舅舅,你娘亲的大哥。”

        傅沃琳摇头,依然不肯喝杯子里的茶水。

        “算了,孩子认生,我给她另外倒一杯吧。”

        花清明说着,从喜多多手里拿走茶杯,另外倒了半杯茶,用两个杯子来回倒来倒去,觉着茶温差不多了,将有茶水的杯子推到喜多多跟前。

        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他跟外甥女见面太少,哪里来的感情。

        何况。这么小的孩子记忆本就还不长性。

        喜多多端起茶水,自己用嘴唇沾了一下,这才喂给傅沃琳喝。

        喝了几口茶水,傅沃琳伸手从碟子里抓了几颗面豆,从喜多多身上出溜下地,边往门口跑边嚷嚷:“我要给爹爹吃面豆。”

        因手里捏着东西,她爬门槛时就有些费劲,喜多多双手插到她肋下,将她提溜出门口。

        傅沃琳扭头,眨巴着大眼睛对喜多多道:“大姐姐。你有事要忙。我去找二哥玩。”

        喜多多被她逗得直乐:“就你机灵。”

        小姑娘才不管她说什么,说完话径自跑向院门口。

        才出院门,就听她奶声奶气喊爹爹,还有傅泰及的应声。

        喜多多回头。撞见花清明盯着院门口复杂的眼神。便道:“姑父就在门口。花大伯伯您不出去跟姑父打声招呼?”

        花清明摇头:“算了,见了面也没话说,两下里都不自在。”

        喜多多会客的时候。傅泰及没事不会随便进来,要不也不会让傅沃琳自己进来玩。

        “我是看您对沃琳不舍。”喜多多说着再次看向院门口。

        “唉——再不舍又能怎样,我有什么脸面对她。”花清明道。

        喜多多打岔:“花大伯伯,您赶了大半天的路,这会儿只顾着说话了,还没吃东西,来,您先吃点零嘴儿,喝杯茶,等会儿吴叔过来,让他陪您去喜乐农家吃饭。”

        花家老爹的死,跟花清明这个长子擅自入赘确有很大关系,花芒种也确实受了很大的苦,花家当年的事,各有苦衷,他这话让喜多多一个小女孩怎么接。

        花清明点头,没有多话,只管闷着头喝茶吃零食。

        求喜多多的事,喜多多已答应,奶羊该怎样算租金,喜多多现在心里还没谱,叫吴初过来,应是跟这个有关,租金订好之后,吴初会跟他接洽,他本该现在就离开喜多多这里。

        可他不知道傅泰及现在是否已经走了,他只想等吴初来了之后,跟着吴初一块出去。

        他想着,傅泰及总不至于守在院门口等他出去吧,何况,这个来头很大的妹夫根本不待见他。

        花清明心中想着心事,手下时不时拿起碟子里的零嘴儿往嘴里塞,等他听到吴初和吴莉的声音,反应过来时,桌上的四碟零嘴儿已差不多被他吃光。

        油炸素角儿和切糕极好入口,面豆嘣脆好吃,就连满满一碟嚼劲十足的磨牙鱼,也只剩孤零零的几根躺在碟子里,加上一壶茶也给他喝空了,花清明这时才感觉肚子饱胀。

        吴初进门拉着花清明往外就走,嘴里埋怨:“花大爷您也真是,明知我每十日便会来喜乐庄,您要来却不和我知会一声,咱俩也是个伴儿,害得我一路被几个叽叽喳喳的娘们烦。”

        “哈哈,我就是看见有女人家要坐你的马车,这才改了主意的。”花清明笑道。

        这两人一个死心眼,一个脑子活泛的很,本来脾性差别悬殊的人,却很是合得来,在喜家庄时,两人就整日里嘻嘻哈哈开玩笑,早已熟不拘礼,当着喜多多的面,也没什么顾忌。

        喜多多此时和吴莉正站在院里说话,周婆子已不知去向。

        看见花清明出来,喜多多笑道:“花大伯伯,今日有人开地基,请了人在咱喜乐福园前的广场搭台子说书,您和吴叔去凑个热闹,喜乐福园的人会给您二位送吃食。我有话要跟吴莉说,完了吴莉跟您和吴叔一块回喜家庄。”

        继喜多多建了喜乐福园和喜乐庄后,渐渐也有人开始在周围买地置产,或做点来往香客的小生意,或种上粮食,像喜多多这样安家长住的人,也不在少数。

        还有干脆是冲着喜乐庄的女学来的。

        整个大晋国,没有几家公然只收女学生的学堂,大多都是大户人家请夫子去家里,教自家和亲戚好友家的女孩子。

        像林夫子那样,在自己家里办学,只收五六个女学生的,为数也不多。

        “不吃了,那几盘零嘴儿都给我吃光了,再吃,后面几天的饭都省了。”花清明自嘲。

        继而问起他关心的事:“多多,我租奶羊的事,租金怎么算。”

        “呵呵,花大伯伯,您可真实诚,”喜多多笑道,“我这租给您羊的人都不急,您倒是急着给我送银子,这事我已交给吴叔,您跟吴叔商量就是。”

        “也好,这事早点说定,我也早点安心。”花清明看向吴初。

        吴初却不急:“这事要说定,也得等回去挑好了羊再说,这空口白牙的,怎么个说法。”

        花清明卡了壳,吴初说的有道理,羊场的奶羊他都见过,有大有小,有壮实的,也有瘦干巴的,所有的羊总不能一个价钱吧,这事还真得回去再说。

        “走了走了,花大爷,安安心心去听说书。”吴初不由分说拉着花清明就走。

        两人走后,吴莉问一脸沉思的喜多多:“大小姐,您在想什么?”(未完待续……)

        ps:因起点福利体系改制,从明天起,本文改成一日双更,每章由原来的3000字,改为每章2000字,若不出意外,更新时间定为早上10:06第一更,晚上19:06第二更。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50875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