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234章 京城来的夫子

第234章 京城来的夫子

        “我也很后怕呢,幸亏没事,哼,死狐狸,害得你差点出事。”朱少群咬牙切齿道。

        喜多多抬头劝慰:“猪哥哥,你莫要怪令狐郎中了,他被人算计,心里不知怎么恨着呢。”

        “那倒也是,被老狐狸惦记上,我看甘霖从此也会越过越快活。”朱少群幸灾乐祸。

        “猪哥哥,咱们回去吧,我累了。”喜多多再次将头埋进朱少群怀里。

        “好,你先睡吧,我送你回去。”朱少群一把抱起喜多多,进了工棚,将喜多多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他才出了空间。

        管事和伙计们一直在石桌旁待命,朱少群吩咐,若是有人问起今晚的事,就回答说是一般的毛贼,想要偷喜乐农家的菜式方子,已被令狐郎中抓走当玩具,其他的一概不准提。

        附近的住户越来越多,老鬼那鬼哭狼嚎的求饶声,在寂静的夜里更显清晰,别人不可能听不到,为避免麻烦,就只能拿令狐炽做挡箭牌了。

        反正令狐炽玩世不恭的名声显赫,也不差多这一条。

        众人纷纷应诺,连夜修补被老鬼弄出来的洞。

        朱少群出了园子,走到无人处,进入空间,见喜多多在被窝里缩成一团,朱少群躺在喜多多身侧,连人带@  被子将喜多多搂进怀里。

        第二天一早,雪薇便领着喜乐农家的管事一起,来给喜多多禀报昨晚喜乐农家进贼的事。

        刚还没说几句,雪薇突然肚子痛。喜多多赶紧让人将她抬回自己的院子,派人去喜乐福园令狐医馆,叫来令狐炽的另外两个徒弟,并嘱咐带齐生孩子要用的东西。

        雪薇这是忧虑加上受惊,要提前生产。

        临要给雪薇接生,喜多多犯了难。

        她的医术虽不低,可也是个未嫁的小姑娘,理论她有,实际并未操作过。

        另外两个更是上不了手,入行比喜多多还晚的小伙子。喜多多哪敢让他们来弄。

        令狐炽夜里去了广禅寺就没有回来。此时去找他恐怕是已来不及。

        再说,令狐炽回来也不管用,除了他自己的妻子,他从不亲自动手给女人接生。哪怕人家难产至死。

        这个时候找稳婆也来不及。不得已。喜多多吩咐高明瓦找来几个婆子,自己硬着头皮上。

        婆子们都是有生育经验的人,在旁边指点着喜多多。喜多多按捺住心慌,一丝不苟操作。

        雪薇肚子里的孩子也才七个多月,本就还不算大,加之雪薇平时活动就多,体质好,不到半个时辰,雪薇就生下一个三斤重的男婴。

        抬头看看刚升起的太阳,喜多多笑道:“霜降将至,冬天就要来临,深秋早上的太阳还很温暖,孩子就叫高煦生吧。”

        高明瓦跪下给喜多多磕头:“谢主子赐名。”

        雪薇也激动的直流泪,嘴上一个劲的说着感谢主子的话。

        喜多多郑重道:“高明瓦,你娶了雪薇,此生便别想脱离奴籍,我本不想对你绝情,可你的嫂嫂一再骚扰威胁雪薇,我做主将雪薇嫁给了你,就要为雪薇做主到底。

        高煦生是我亲自接生的第一个孩子,我允许他不入奴籍,若是他长大有出息,可以接你夫妻出外养老,否则你终此一生,也别想出我喜家。”

        高明瓦使劲给喜多多磕头:“大小姐,奴才卖身为奴,确属被迫无奈,求娶雪薇却是奴才的真心实意,无论我的哥嫂怎样,此生我都会守着雪薇,绝不离弃。”

        “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话,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的孩子入奴籍。”喜多多声音严厉。

        话音刚落,外面有婢子禀报:“大小姐,喜乐福园来了一对夫妻,说是高管事的兄嫂,要见高妈妈。”

        喜多多冷眼看着高明瓦道:“还真是巧,你待要如何处置?”

        高明瓦道:“请大小姐允许奴才去见兄嫂,奴才要给兄嫂说清楚,往后与他们再无瓜葛。”

        “哼,这活可是你自己说的,你最好说到做到。”喜多多冷哼。

        待高明瓦出去,雪薇痛哭:“谢大小姐为奴婢着想,你比此生定不负大小姐。”

        喜多多劝慰:“你可不能哭,我虽年幼,却也知道坐月子不能伤神,否则会留下病根,我已允许你的长子不入奴籍,你好生培养他,说不准将来他会有大出息,你可就跟着享福了。”

        雪薇道:“奴婢不求享福,只求大小姐允许奴婢今生陪伴着您。”

        “那你这要求可就过分了,一生陪伴我的,只有我的相公和孩子,你还是陪着高明瓦吧。朱先生看人不会错,高明瓦对你是真心实意的,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喜多多嬉笑。

        雪薇哭笑不得:“大小姐您真是,还未定亲的人,相公这个词怎就说得如此顺溜。”

        “哈哈,这有什么,我早晚都是要成亲的,相公这个词迟早也是要说的。”喜多多说得满不在乎。

        雪薇笑着摇头,不知该怎样接喜多多的话。

        喜多多转移话题:“你这属于早产,奶水一时下不来,我这就派人去喜家庄牵奶羊过来,也得给你和煦生配些调理的方子,这么小的孩子,喂养时比足月的孩子要仔细些。”

        而后留下两个婆子照看雪薇母子,喜多多去了隔壁找朱少群。

        朱少群早就料到喜多多会过来,做好了饭等着,喜多多一到,朱少群就将饭菜摆好。

        “还没吃早饭就给雪薇接生,这会儿还真饿得慌。”喜多多端起油茶就喝。

        “嗯,好喝,芝麻香。杏仁脆,馓子酥,面汤稠稀刚好,咸香适口。”

        喝了几口,喜多多才顾得上说话,用筷子夹起一张千层饼,边大口嚼边含糊不清的夸着。

        朱少群好笑:“哎哟,你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一个女孩子家。没有一点吃相。”

        “在猪哥哥面前还要讲究吃相。我还不得累死。”喜多多说着低头吸溜了一大口油茶。

        “不讲究吃相也得慢点,油茶凉的慢,小心烫着。”朱少群无奈。

        “嘿嘿嘿,呼——。呼——。呼——”喜多多厚着脸皮嬉笑。张嘴往外呼热气。

        油茶确实有些烫,喝得太急,还好没有烫坏舌头。

        连着喝了两大碗油茶。吃了五张千层饼,喜多多才算吃饱,扶着肚子心满意足。

        朱少群拿她开涮:“还好家里不缺吃喝,否则以你这胃口,谁家养得起。”

        “别人家养不起就猪哥哥养呗,难不成猪哥哥舍得饿着我。”喜多多没心没肺道。

        “好好好,猪哥哥养,饿着谁也不能饿着你这小吃包。”朱少群宠溺道。

        玩笑过后,喜多多列了一个单子,吩咐周瑾:“你骑快马去趟喜家庄,要吴初选两只奶水好的奶羊先送来,等吴初家的按单子将东西备齐,你带着东西再回来。”

        单子上列的东西,都是用来给产妇和新生儿调理身体的吃食和药材,喜乐庄这边不是没有,不过喜福山一带产的东西要好些。

        雪薇和高明瓦在喜家的地位非同一般,高煦生又是喜多多接生的第一个孩子,于情于理,喜多多都想要给雪薇最好的。

        顿了一下,喜多多对周瑾道:“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列单子全凭书上的说法,你娘亲是过来人,你还是先拿单子给你娘亲看一下,是否还有什么要添加的,再去喜家庄不迟。”

        周瑾应诺而去,心下十分感激大小姐对娘亲的看重。

        喜家这几年添置的人口不少,喜多多对雪薇如此看重,朱少群明白其中原因。

        他跟喜多多说起了天国女人坐月子的讲究,以及饮食上要注意的事项,给喜多多做借鉴。

        两人正自聊着,高明瓦兴冲冲跑进来,进门就嚷嚷:“师傅,大小姐,福夏托我向大小姐禀报,四太太给找的三位女夫子已到,福夏此时正陪着女夫子在喜乐福园。”

        胡冥雷如愿娶得了福夏,沈茹梅也为福夏脱了奴籍,夫妻俩依旧双双为喜福宝效力。

        高明瓦和胡冥雷同为朱少群的徒弟,两人交情匪浅,能见着福夏,高明瓦也很是兴奋。

        “太好了,我这就去迎接。”喜多多高兴地跳起来,撒腿就往外跑。

        她这副模样,哪里还有刚才训斥高明瓦时当家大小姐的威严,分明就是一个冒失小丫头。

        在朱少群面前,高明瓦向来跟个孩子一样,称呼上也不讲主仆礼节,喜多多明白高明瓦对朱少群的情愫,以己推人,她从不细究高明瓦称呼上的口误。

        朱少群好笑摇头,仔细询问起高明瓦跟兄嫂见面的情节。

        高明瓦叹道:“依旧是老话常谈,要为我赎身。”

        “那你是如何应对的?”朱少群问。

        “我装疯卖傻,兄嫂问孙景我这是怎么了,孙景告诉兄嫂,说我昨天回来就是这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怕是得了间歇性失心疯。”高明瓦道。

        朱少群喷笑:“噗,间歇性失心疯,也亏孙景想得出来。”

        喜多多吩咐孙景照看高明瓦,孙景便时刻关注着高明瓦的动态,只要是高明瓦独自外出,他都会跟着。

        反正只有一墙之隔,关注起来也方便。

        刚才高明瓦自己一个人从自己院子里出来,孙景便跟着他一起出了喜乐庄。

        此时高明瓦进了屋来,孙景留在屋外随时待命。

        间歇性失心疯,这话哪是孙景想出来的,分明是朱少群平时调侃别人的口头禅,孙景只是照搬而已,不过,应了当时的情景,倒是用的恰到好处。

        “而后呢?你兄嫂他们信了吗?”朱少群接着问。

        “将信将疑,他们还问了伙计们,伙计们也都说我得了间歇性失心疯,兄嫂便走了。”

        “呵呵,众口铄金,伙计们纵然是顺着孙景的话说的,可你不怕从今往后真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失心疯?”

        “别人怎么看无所谓,兄嫂做的如此明显,着实令我寒心。”

        “那你原先有没有想要回去?”

        “曾经动摇过,经历被圈禁,还有刚才的事,我已彻底死了心,我甚至怀疑兄嫂和我被圈禁有莫大关系。我昨日才回,兄嫂身处县城,怎地如此快就得到消息,今日便找了来。”

        “你有没有想过,你除了有个身契以外,其实比许多自由人过得还好,最起码不用为温饱忧心,你只要尽心办好自己的差事就行,操心生计都是当主子的事。”

        “师傅,这个我想过,富贵人家的奴仆,在外时比那些贫贱的自由人还风光些。大小姐对下人们好,拿下人们当自家人看,除非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大小姐凡事都为我们着想。”

        “你想得通就好,师傅教过你,无法让环境适应人,就得人去适应环境,你如今是当爹的人了,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师傅,我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去照看你媳妇?你再调皮,多多不罚你,我也饶不了你。”

        “嘿嘿,我这就去,师傅你当师公了,也赶紧娶个媳妇吧。”

        高明瓦说完撒腿就跑,跑得慢了脑袋上逃不过几个爆栗子。

        朱少群心叹,来到这个世界八年了,如今已经三十多岁,自己确实也应该有个家了。

        不管今冬能否中得了举人,成亲之事也都要提上日程了。

        喜多多回去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到学堂叫上林夫子,还有几个平时带头的学生,一起去喜乐福园迎接女夫子。

        刚进喜乐福园大门,一个跟林夫子年纪相仿的女子迎面冲过来,一把拉住林夫子,语气激动道:“婕珺,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在此处教书。”

        林夫子眉头紧皱,没有一丝见到熟人的兴奋:“雪琴?你怎地来了?”

        而后给喜多多介绍:“大小姐,这是张雪琴,是我在京城女子学堂读书时认识的。”

        张雪琴大方地自我介绍:“我是此次来女子学堂教书的女夫子,特长是各式乐器。听喜四太太讲,喜大小姐很能干,我很欣赏喜大小姐这样的人,心动不如行动,便自告奋勇来了。”(未完待续……)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5574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