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236章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第236章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第236章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好,就给她来一盘爆炒劲辣椒,快点将嗓子烧坏,最好是将脑子烧坏,我的耳根也能得以清净。”林夫子替张雪琴回答。

        对于林夫子的冷嘲热讽,张雪琴一点也不在乎,依然好脾气道:“嘿嘿,大小姐,您做主就是,只要别一点辣椒都没有就行。”

        喜多多笑道:“好,我知道了,这就去做菜。”

        出了饭厅,喜多多和周婆子对看一眼,各自笑着摇头。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有四位女夫子,看来往后有热闹可瞧了。

        肉菜都是喜乐农家提前处理好的,喜多多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就行。

        蔬菜是现摘的,要现处理,不过却是别处没有的,吃起来也新鲜无比。

        喜多多按照三位夫子的口味,荤菜做了醉鸭、桂圆红枣鸡,这两样口味清淡;蒜薹炒五花肉、红烧排骨,这两样口味中性;剁椒鱼头、爆炒羊肉,这两样偏辣;菊花鱼、古老肉,这两样酸甜开胃。

        素菜做了茄子煲、豆豉灯笼椒、凉拌长豆角、蒜蓉老南瓜,红、黄、绿、紫搭配,好看且好消化。

        “大小姐,咱做个什么汤?”周婆子问喜多多。

        》    本地习惯,先上菜,等菜吃得差不多了,再上汤。

        “做个鲫鱼汤吧,浓白香郁,咸淡适中,应适合每个人的口味。”喜多多道。

        “行。那我就着手准备了。”周婆子手脚麻利开始剖鱼。

        鲫鱼很小,剖起来比较费时间,等菜吃的差不多了,鲫鱼才可以用来煮汤。

        一桌菜上齐,三位夫子的脸色各异。

        “哇,看起来就很有胃口。”顾不得其他,张雪琴开口就赞。

        “哎哟,都说炒菜始于喜家,还真是名不虚传,这一桌菜。也就昨天在喜福宝见识过。咱们在京城,也还是以蒸煮和烤为主。”史夫子接着道,听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周夫子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玩笑道:“京城也有喜福宝。菜的价钱可不是一般的贵。咱们来这里算是来对了。有东家在,不怕没得炒菜吃。”

        喜多多笑道:“哈哈,咱们这里每天都有炒菜。各位可以由着自己的喜好点。”

        而后问史夫子:“史夫子,我这一桌菜,可是过得了您这一关?”

        史夫子没想到喜多多这么直接,稍一愣神,倒也没做作,爽快道:“外观上色香味俱全,不过吃了才知道口感如何。”

        林夫子客气道:“那就请各位开吃吧,我干看着都要流口水了。”

        “好,吃吧。”

        年纪最大的周夫子开口,几位才开吃,喜多多坐在末位陪着。

        开始时几位只是慢慢品尝,后来越吃越收不住,速度加快,十二个菜眼见着就要见底。

        “周妈妈,上汤。”喜多多提声道。

        菜吃光了,等下一喝汤,肚子肯定会涨,这还没上主食呢。

        “哎哟,咱们今天可是丢了大脸了,跟小孩子抢食吃一样,唯恐慢了会吃亏。”史夫子说笑着,第一个搁了筷子。

        “呵呵,还真是,史夫子,您这回没话可说了吧。”周夫子也搁了筷子。

        “我怎么能没话说呢,大小姐,您往后可不能这么做菜,要不我几个可就走不动路了。”史夫子一本正经道。

        “哈哈,有您这句话,我可算是放心了,说明我喜家的菜式,还算过得了您的眼。”喜多多笑道,心里松了一口气。

        以猪哥哥的观点来看,人生再世,吃喝二字,人们的理由说的再冠冕堂皇,大义凛然,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哄好自己的肚子,这才是最根本的。

        见面的第一餐饭得到她们的认可,往后应是好打交道些。

        张雪琴还在跟剁椒鱼头奋斗。

        其他几人都不怎么吃辣,爆炒羊肉还可吃几口,这剁椒鱼头用的辣椒是朝天椒,是喜多多说的那种劲辣,别人只尝了一点就不敢沾了,这道菜简直就成了张雪琴的专享菜。

        周婆子将汤端上来,有个帮厨紧接着上了主食,有米饭和馒头两样。

        其他人都不吃主食,喜多多各自给她们舀了多半碗鱼汤,只有张雪琴盛了一碗米饭。

        “嗯,好喝。”史夫子第一个称赞。

        “若不是我年纪大了,怕肠胃受不了,还真想再喝一碗。”周夫子小口品尝,边喝边夸。

        喜多多道:“这汤好喝,可不是我熬的,是周妈妈亲手做的,她是咱们学堂的管事。”

        史夫子道:“那我往后可得多向周妈妈讨教,这汤汤水水的,最适合老人和小孩子喝,我学会了,过年时回家去做。”

        到底是全福老人,任何事都想着家里的人。

        张雪琴吃完剁椒鱼头拌饭,又吃了一碗汤泡饭,这才心满意足搁下筷子。

        喜多多吩咐周婆子带人将桌子收拾干净,几人坐着闲聊。

        恰巧这个时候小丫头送来张雪琴的古筝,张雪琴性子急,问林夫子何时安排她的课。

        喜多多抱歉道:“咱们学堂原先没有器乐课,便也没买乐器,张夫子先列个单子,咱们明日就派人外出采购,原先排好的课程,也要重新安排。”

        张雪琴无奈道:“我下午就将单子列出,明日跟着一起外出采购,自己选的东西自己用着顺手。”

        周夫子和史夫子的课好说,杂记、绘画、礼仪课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两人只要愿意,今天就能上手。

        至于术算课,还得喜多多亲自带。因在场的人没人比得过她。

        本朝的人,除非专门从事数字工作的人,会深入学习精算方法,一般人都只是学个很简单的加减法,能过得了日子算得了钱就行。

        何况,喜多多上的术算课,多少有点受朱少群的影响,换个人教的话,人家也教不来。

        而且,没有哪个学堂专门设有术算课。只有喜多多这里特殊。

        “要不。让朱先生来教术算课吧,他要读书备考,上课就当休息了。”喜多多提议。

        “不可,若是朱先生来上课。怕是学生都无心学习。”林夫子反对。

        “那还是我上吧。反正天冷了。地里没什么活,我的事也少些。”喜多多妥协。

        张雪琴好奇:“朱先生是谁,为何朱先生上课。学生们就无心学习?”

        “朱先生是……”喜多多张口解释。

        话还没说完,林夫子就打断她:“高明瓦也是朱先生的徒弟,由他来教术算课倒可行。”

        “可是,我怕高明瓦忙不过来。”喜多多忧虑。

        高明瓦如今正在养病期间,又新当了爹爹,怕是会状况不断。

        朱少群长得太好看,学生们见了他眼睛都挪不开,哪里有心思听课。

        这本来是喜家上下都知道的原因,不知为何林夫子不让喜多多说出来,喜多多好奇。

        林夫子知道喜多多在想什么,倒没将喜多多的理由当回事:“无碍,只要多多你松口,愿意上赶着伺候雪薇的人多得是,高明瓦根本插不上手,给他找件事做,对他的病情有好处。”

        喜多多同意:“也好,我找朱先生商量一下。”

        高明瓦今时不同往日,能不能胜任术算老师,得测试一下才行,要测试,还是朱少群来比较好,他是高明瓦的师傅,对高明瓦的状况最清楚。

        “为何找个夫子还要跟朱先生商量,这朱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张雪琴忍不住再次问道。

        “周夫子,您不是有事想要跟大小姐商量吗?”林夫子再次忽略张雪琴的问话。

        周夫子道:“我这事不急,咱先商量正经事。”

        喜多多恭敬道:“周夫子,您有什么事尽管说,看我能不能给您办。”

        “其实这事真不急,我是想大小姐能拨给我一块地伺弄,不过就像大小姐所讲,如今天冷了,地里干不成活,有地也没用,还是明年开春再说吧。”周夫子解释。

        “哦,这倒是凑巧了。”喜多多道,“我原本就打算明年开春专门拨给学堂一块地,也好让学生们伺弄。咱们这学堂是乡村学堂,学生大多是农家孩子,若是学生脱离了根本,将来怕是要吃亏。”

        周夫子喜道:“那还真是凑巧了,这都几十年了,我终于能如愿。人啊,一辈子折腾来折腾去,最终还是要归于平淡。”

        “哎哟,周夫子,大小姐年纪还小,正是铺开准备折腾的时候,您给她说这个,不是要将她弄迷糊了。”史夫子玩笑道。

        周夫子摇头:“不说了,还真是年纪大了,话也多了。大小姐,您这个年纪,正是花骨朵一样的好时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要信我乱说。”

        喜多多笑道:“您和我伯娘的年纪差不多,伯娘也经常这样教导我,伯娘去了京城,如今有您和史夫子在,又有人可以时时指引我,也省得我多走弯路。”

        史夫子接话:“说起折腾,我可能真要折腾大小姐了,吃饱喝足,我想去画室看看,若是有什么要添置的东西,明日我和张夫子一块,外出自己选购,自己选的自己用着顺手。”

        喜多多道:“这是当然,我这就陪您去看。”

        说着,喜多多率先起身。

        其他人也跟着起身,一块去参观学堂,有什么要求,也好一起提出来。

        喜多多边走边给大家介绍:“咱们这里没有专门的画室,课桌凳都是可以收放折叠的,桌子收起来是课桌,支起来便是画架,凳子也是可以调节高低的,不过,若是史夫子需要,隔壁院没有住人,可以暂时收拾出来做画室,做些专门的画架就是。”

        史夫子初听没有画室,脸色便有些不好看,及至听喜多多说完,倒起了好奇心:“还有这样的课桌凳?我定要见识见识。”

        喜多多应道:“是,这课桌凳是朱先生设计,找专人做的。”

        史夫子玩笑道:“再次听你提朱先生,连我都好奇起来,不知是怎样的一个能人。”

        “朱先生是我的启蒙先生,也是我的成长导师,博学多才,他就住在庄内,史夫子若是愿意,我介绍你们认识。”喜多多解释。

        几人说着话进了课室,内里的情景再一次令三位夫子意外。

        传统的课桌,是如炕桌那样高度的矮桌,学生们是坐着垫子上课的,而眼前的课桌,高度如平日家里用的桌子,还配了凳子,高度也如家里的凳子一般。

        喜多多解释:“朱先生讲,学生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长时间曲腿坐着,阻碍血液流通,于身体无益,令狐郎中也讲朱先生说的有道理,说是血液不通很容易导致昏厥,尤其是小孩子好动,起身太猛更容易出事。”

        周夫子点头:“既然令狐郎中都这样说了,那就是有道理,不过这却给我提了个难题。”

        这打破了她所教的传统的坐有坐相,得费一番心思重新修改要求。

        喜多多道:“周夫子无需忧心,这课桌的桌腿是可以拆卸的,想要它变成矮桌,只要将下面一截桌腿去掉即可。”

        “哈?这么神奇。”张雪琴冲到前面一排就开始摆弄课桌。

        史夫子满意地点头:“如此倒是好,如今学生不多,不用再刻意准备画室,我想见一见专门伺候各位小姐上课的丫头,有事想要吩咐。”

        喜多多道:“咱们这里所有事都是学生们自己动手,没配备专门伺候上课的丫头,林夫子的一双儿女平时兼任助教,若是有学生实在难以独立完成课业,学生之间也会互助。”

        “儿女?婕珺,你有了孩子?”张雪琴惊呼。

        “我这个年纪有孩子有何奇怪?”林夫子沉下脸道。

        张雪琴不吭声,却也没有了摆弄课桌凳的心情,站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

        “嗯,这样也好,”史夫子点头,“凡事自己动手,也省得将来遇事手足无措。”

        喜多多道:“如今课业多了,是得专门配备助教,否则夫子和学生会有些忙不过来,这事我今日便处理。”

        主要是有人伺候周夫子和史夫子,人家年纪大了,有个什么闪失可怎么得了。

        张雪琴也是京城来的娇小姐,不知为何没有带丫环,而且举止有些古怪,回头趁人少的时候问问林夫子,该怎样对待。(未完待续……)

        ps:这几天由于太忙,就将两章合为一章发了,去看了别的作者的书,还是觉得一章四千字看着有点累,想及自己读者的感受,飞扬还是决定,从明天开始,将原来每章4000字的章节,分成两个2000字的章节来发,时间定为16:30一章,19:06一章。

        给大家造成不便,敬请谅解。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5729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