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多喜 > 第238章 一片好心却别劫

第238章 一片好心却别劫

        听朱少群的话,在自己院里见到林夫子时,喜多多只是问林夫子,学堂一下子多了三个夫子,管理起来可有什么为难之处,还有什么需要。

        林夫子笑道:“多多不用为我担心,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跟你客气。”

        “这就好,”喜多多道,“我今日才知道林夫子还有个这么好听的芳名。”

        喜多多到底还是忍不住好奇,从旁侧击。

        “多多,名字之事往后不要再提,就当我的名字就叫做夫子。”林夫子语气略显疲惫。

        喜多多道歉:“恕多多冒昧了,往后我不再提此事就是。”

        此话题打住,林夫子说起住宿问题:“多多,庄内还有空院,要不我从学堂搬出,新来的夫子也不用住在学堂内,空出屋子改做画室或留作他用,学堂内可用的地方也大些。”

        喜多多应道:“学堂由您管理,该怎样做由您说了算,我已经给葛伶交代过,学堂需要什么物件,您列了单子直接去她那里领就行。”

        林夫子忽然要求搬出来单住,这里肯定有原因,想起朱少群的提议,喜多多没有问。

        林夫子走后,喜多多找来葛俐,吩咐即将要收割荞麦要做的准备,同时派人去傅府,拜托傅泰及打听一下刘长丰的下落。

        这么长时间,刘长丰既没有回来,也没有来信,喜多多心中有些不安。

        原先派刘长丰和高明瓦外出时,哪里想得到朝廷会将荞麦集中收走。

        如今朝廷允许留的种子。还不够喜乐庄这里种的,就是再买到地,一时也用不上,现在最重要的是刘长丰赶紧回来。

        高明瓦已出事,她不想刘长丰再有事。

        被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乞丐,衣衫与头发虽经过整理,却依旧凌乱,胡子很长,看不出面貌。

        守门婆子不许乞丐进喜多多的院子。乞丐在院门口跪下。口里直呼:“大小姐,奴才回来了,奴才没有办好大小姐的差事,请大小姐责罚。”

        声音沙哑。喜多多一时没有听出是谁。站在院门内试着问:“你是刘长丰?”

        “是。大小姐,奴才是刘长丰。”刘长丰磕头。

        领刘长丰回来的人禀道:“奴才还没有靠近县城,就看到有官兵抓人。其中有两个人奴才见过,是袁将军的手下。奴才过去跟他俩盘了关系,并说明是大小姐派奴才进城,找姑老爷有紧要事,有位大哥拉过一个人问奴才是否认识,奴才辨认了半天,才认出是刘管事。”

        喜多多从地上拉起刘长丰,顺手给刘长丰诊过脉,吩咐道:“环山,你先伺候刘管事吃点东西,梳洗休息一番。回都已经回来了,其他的事都不急,等刘管事养足精神,咱再细说。”

        环山应诺,刘长丰给喜多多磕头,而后由环山搀扶着回了自己的住处。

        刘长丰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直到第三天早上,刘长丰才来求见喜多多。

        不容刘长丰跪下磕头,喜多多二话不说,先抓住了刘长丰的手腕,给刘长丰诊过脉,笑道:“身子还有些虚弱,不过比刚回来时好多了,再修养几天,就会跟以前一样壮实。”

        刘长丰惭愧道:“奴才没办好大小姐交代的差事,还得大小姐如此关照,真是没脸见人。”

        “这个咱不说了,”喜多多道,“荞麦被朝廷收走,没了多余种子,你就是找到合适的地,一时也用不上,闲置在那里反遭人惦记,你只告诉我,你怎地弄成这样。”

        刘长丰道:“回来的路上碰到董晓一家人,我一番好心反被他利用,落得个如此模样,还差点被当流民抓走。”

        跟高明瓦分开后,刘长丰一路往南走,一路打听寻找大块无主且风景不错的土地,眼见着天气转冷,还是没觉着有合适的,便改道回转。

        他算着自己回到喜乐庄的时候,荞麦也该收割了,想着等忙完地里的活,冬闲时节没多少事可做,再换个方向继续寻找土地,只要赶得上明年播种即可。

        回来的路上,碰到董晓一家,董晓说是喜福河水位已太浅,无法再养鱼,他一家人准备搬到南部水流多的地方,重新做起养鱼的营生。

        刘长丰半信半疑,今年天大旱的时候,喜福河的水位都没降,入秋后老天还下了几场雨,怎地喜福河的水位反倒降到无法养鱼。

        心中疑惑,便问了出来。

        董晓对天发誓,说他的话千真万确,否则他怎么可能远离家园,要知道,他的孩子还太小,这样拖儿带女的折腾,实在不是人干的事。

        听董晓说的真切,刘长丰也就信了,心想,兴许自己在外这些日子,喜福河一带发生了一些事也未可知。

        攀谈中,刘长丰问起喜福河沿岸有人得罪神仙,被神仙将养殖的鱼收回喜福河的事。

        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即使刘长丰远离喜家庄,也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事。

        董晓顾左右而言他,董晓的妻子满脸愤恨,一言不吭。

        刘长丰正自纳闷,董晓那个大一点的孩子说出,被神仙收走鱼的那一家,就是他自己家。

        小孩子的话一出,董晓的妻子大哭,将董晓使劲骂了一通,说是董晓做事不积阴德,得罪了神仙,血本无归,还弄得她和孩子背井离乡,苦不堪言,一路上连一顿饱饭都舍不得吃。

        听她说的可怜,刘长丰便给了她一些银钱,并请她一家进馆子吃饭,后同行了一段路。

        停下歇息喝水时,董晓往水里下了药,刘长丰随身带的银子和银票,也被董晓夫妻拿光。

        “你已昏迷,怎知是董晓下的药?”喜多多问道。

        刘长丰叹道:“那药下的不重,奴才虽浑身无力,脑子却还有些意识,董晓走时踢奴才几脚,说奴才倒霉就倒霉在不该是大小姐的人,更不该是书悦的哥哥。”

        喜多多气道:“他自己做的孽,不仅不知反省,还一再执迷不悟,终将害了他自己。”(未完待续……)I1292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52/5834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