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秘史风云 第十二章、凶宅

秘史风云 第十二章、凶宅

        “丢魂?!”一听到这里胡一炎心眼儿一跳,暗道这不是和大师兄的情况一样吗?!于是忙问:“那后来咱大师兄是怎么处理这事的?!”

        “袁大师后来叫咱点了一炷香到咱家门前喊着小东的名字,说是要把小东的魂魄给招回来?”,“‘地藏归魂咒’,大师兄的想法和我的一样……”这“茅山术”中的“地藏归魂咒”本身就有两种招法,当初胡一炎在家中招大师兄魂魄时候所用的是一种,那是因为其与袁林本身没有血缘关系,只能通过招魂幡来招魂,而黄炳坤和陈小东身上那是留着一样的血,所以在使用这门咒语的时候才不需要使用的招魂幡,可听黄炳坤的说法,当时他那是站在屋外的街道上喊了大半天的却丝毫没有动静,连袁林自个都觉得十分地奇怪,后来大约到了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一辆东风卡车从路边飞速驶来,朝着黄炳坤直接就冲了过去,袁林当时意识到不好立马把黄炳坤给推开,自个替其挨了那一下,“说实话我是挺感激袁大师,当时那情况你不知道,那真是……”黄炳坤大致吧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转念皱眉又说:“只是根据公安那边询问司机的口供,司机当时的情况是正常的,并没有酒后驾车之类的迹象……”

        “那……那混蛋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撞过来了呢?”平时胡一炎也是开公车过活的,知道这平时街上出的交通事故基本都是那些混蛋无良的司机酒后驾车或者是超速驾驶造成的,可根据黄炳坤的说法当时那辆东风卡车行驶的速度只算是中速(不然的话袁林被撞到就是神仙也不可能活得下来),况且当时司机杯没有酒后驾车,这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撞到人的才对啊!

        “按理说咱住的那个地方是一个小区,不可能有东风车经过的才对…..况且…..”黄炳坤颇有些犹豫,转眼间面露惧色地说道:“听司机的口供好像说是……是当时他迷路了,根本就没有看……看到街上有人…..”

        听了黄炳坤说了那么多胡一炎顿时也觉得那个事情复杂起来,正在他思量这事情的时候黄炳坤拿出了一张支票递了过来,说:“胡大师,这是我之前和袁大师商量好的,只要他能帮咱救救小东就给其二十万,虽说现在小东还在昏迷当中,可袁大师毕竟救了我的命,所以这二十万是他应得的。”

        “什么?!二十万?!”听到那个数字胡一炎心眼儿一颤,要不是害怕黄炳坤笑话自个的话他真想拿根木棍来掏掏耳朵,看是不是自个因为耳屎太多听错了,只见他接过黄炳坤手中的支票,斜眼间那是把支票上边零数了好几遍,没想到这还真是二十万啊!平日里自个这大师兄尽做一些亏本生意,没想到如今这一赚顿时就把以前亏得都给赚回来了,而且还翻了好几倍有余呢!

        胡一炎从前那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小混混出身的,虽说没见过像黄炳坤这么大手笔的老板,可这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他激动过后自然想到像黄炳坤这种商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那么阔气,果然如胡一炎所料,黄炳坤看了看胡一炎的神情之后小心翼翼地说道:“只是……是咱家小东那病还没有治好,既然胡大师你和袁大师是同门师兄弟,这本是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所以我还想有请你……你出手救救咱家小东吧!”

        “这……”胡一炎表面上装得挺为难的,其实心里那是正偷笑着,暗道黄炳坤个老狐狸还不露出尾巴?“想咱们俩兄弟辛辛苦苦那么多年正愁着没钱振兴自个的门派,如今既然给咱遇上自然要狠狠地宰你一刀!”胡一炎与袁林虽说师出同门,可其性格却大大与其相反,袁林就不用说了,典型的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而胡一炎可就是个典型的小混混,还是个有真本事的混混,在他的脑袋里对于这振兴宗门的事自然也是十分关心,不过他却会审时度势,知道如今这世道做什么那都得需要钱,没有钱的话那一切都是空谈,所以当初刚到南京的时候他就意识到按着大师兄的老路走那是行不通的,这也是他跑去开公交车的原因之一。

        看着胡一炎表情,黄炳坤只当对方不乐意,大急之下那是咬了咬牙,说道:“如果胡大师你这能救回咱家小东的话我还可以再出二十万给胡大师您!”

        二十万?!又是二十万啊!黄炳坤这老小子真是肥啊,他娘的竟然完全不把钱当钱!胡一炎眼见自个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矜持下去了,最后装出一副道岸渺然的模样,皱眉说道:“黄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我师哥为了这件事也和你家小子一样丢了魂,况且除魔卫道是我修道之人的份内之事,这于情于理我自然都要管上这闲事了!”这一连串大义凛然听得黄炳坤那是一阵子热血沸腾,只是他就纳闷了,眼前这个超凡脱俗的胡大师这么就只字不提自个提出的那另外二十万的事呢?!

        经过商量之后,胡一炎打算先到黄炳坤在郊外买的那栋新房子看看再说,黄炳坤见眼前这个大师要动手干活自当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和他坐上门外小钟开的那辆宝马向目的地驶去。

        本来这市区到郊外的路程大约要花上个三十分钟左右,可是胡一炎说要先到自个家中拿家伙,所以才弄得晚到了一些。等到了那别墅里,胡一炎那是又吃了一惊,这……这他娘的别墅里的厕所都比自个住的那个屋子大,相比起来自个那是人住的地方吗?!

        只见胡一炎来到别墅里的时候那是拿着手中的罗庚鼓弄起来,等差不多走遍了整栋屋子之后却见胡一炎摸了摸后脑,说道:“这……这不对啊!这宅子应该里边根本没有脏东西啊!”

        “是啊!我已经找来的大师也像你这样子看过,他们都说咱家里没有问题,根本看不出什么有那玩意的迹象!”在一旁的黄炳坤附和到,而胡一炎点了点头,说:“黄老板,就依咱的本事看,你这家里非但没有脏东西,而且风水还是好的要紧,估计这地头在起房子的时候曾经找过人看过风水。”,“高啊!胡大师!”听见胡一炎这么一说,黄炳坤顿时赞道:“这屋子能买到二百万的价钱完全多半是因为这块地当初是找过一个东南亚一带有名的风水大师看过的缘故,而这么多大师中胡大师你可是第一个能看出这一点的啊!”

        两百万……不知道为什么胡一炎每听到黄炳坤报数字就会心惊肉跳的,也不知道自个这心脏老了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那之前的大师有没有看过这块地是不是‘阴凶地’呢?!”

        “‘阴凶地’?!那是什么?!”胡一炎楞了一会,心想自个把话说得有点太过专业了,于是挑明着说道:“这‘阴凶地’在咱们‘茅山术’中那是一种聚阴的凶地,这种地势往往不是因为风水而造成的,相反那是因为后天的缘故,比如一块好的风水地从前如果是古战场或者是乱葬岗的话就很可能因为后天凝聚阴气而破坏了原本的风水,这‘阴凶地’用平常看风水的方法那是看不出来的。”

        “这……这应该不可能,我这人那也是挺迷信得,当初在买这屋子的时候我就通过内幕的关系了解到这地原来是块荒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山坟,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把这屋子买下。”听了黄炳坤的话儿胡一炎那就纳闷了,这屋子左看右看根本就没什么问题才是啊?!难不成是黄炳坤一家子平日做了什么亏心事,到了晚上听见点什么老鼠弄出来的动静只当是鬼,当下他是眉头一皱,说:“黄老板,你……你这真是确定你家里是在闹鬼吗?”

        “这是真的!咱和咱媳妇还有小东都听见那动静了,每天一到晚上十二点就开始,直到凌晨一点才结束,胡大师你要是……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小钟!”,“是啊是啊!那动静咱也听见了!”小钟平日里除了是黄炳坤的私人司机之外那还是他家里的管家,一说起黄炳坤家中闹鬼的事情,小钟整个人顿时面露恐惧:“那动静一开始是个女人的哭声,后来传来军队齐步走的声音,闹到后来更有砸东西的声音,有一天晚上我状着胆子拿着电筒整屋子的去查看,可那动静偏偏在我去的时候就停止了,而屋里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异状,等我离开的时候动静又响了起来,这样一来二去好几次,直到闹到了一个钟头才停下来,后来第二天我去查看屋子的情况却发现厨房里的盘子被打碎了不少!你说这……这奇怪不奇怪啊!”

        “有这样的事?!”胡一炎见到小钟的那幅模样看来也不似再说假话,想了好一会逐对黄炳坤说道:“黄老板,你看咱在你这屋子里住一晚上,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不知道这放不放便?”,“当然没问题!咱这屋子里什么东西都还放着,凑合着住一晚不成问题……这样吧,这屋子里的地形你也不熟悉,今个晚上就让小钟陪你过夜吧!”

        “什么?!”小钟一听到黄炳坤这么一说顿时尖叫一声,可被黄炳坤那么一瞪,后边的话那是不敢再说出来,只见其只敢哭丧着脸自个嘀咕道:“这……这为什么是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7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