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秘史风云 第十八章、鱼肠剑

秘史风云 第十八章、鱼肠剑

        话说胡一炎自个那两百二十万就这么打了水漂胡一炎险些就没哭出来,只是自个这大师兄那是如同臭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说道理那是说不同,于是逐变个脸来说道:“大师兄,咱们不是想找师傅吗?像黄老板这样的在外面做生意的一定有不少的人脉!”袁林一听顿时大喜,心想这到是一回事,不过他这个人平时倔强得很,要他出口求人还是有点难度,而黄炳坤看到了袁林的表情只是微微一笑,拍了拍自个的胸膛说道:“其实两位大师对咱们家可谓是再生父母,要是你们俩有什么事用得着老黄我的话即使是赴汤蹈火,我也是再所不辞啊!”

        虽说黄炳坤说了这句话,但是袁林还是挺不好意思的,胡一炎见状那是再也耐不下去,逐把自个当年的经历说了出来,没想到黄炳坤当年也是因为文革而在外边流离失所,累得自个与亲生儿子失散了十多年,是以这般听来到也算同病相怜,当场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叫道:“胡大师,袁大师!你俩这要找师傅算是找对人,我老黄别的不说,单是这广告公司在亚洲里的影响力无处不在,这报纸,媒体什么的给你登上个寻人启事,有酬谢,别说是人了,就是蚂蚁照样也给你找出来!”黄炳坤这话虽说那是有点夸张了,不过胡一炎和袁林听起来还是挺高兴,这一来二去间也就不再叫什么黄老板了,而是改口叫了黄老哥了,“是了,黄老哥,毕竟这是十几年的事情,咱师傅那当初和咱都住在深山之中,咱估计户籍登记户上根本就没有咱师傅的名字,依我看你就先帮咱们找到一个叫王三的人再说吧,这人当初在薛埠镇里是做党支部书记的……”袁林又交代了几句,则黄炳坤都是拍了拍自个的胸口大说这事就包在他身上。

        胡一炎刚刚之所以会扯出这找师傅的事情来,其实那是得不到属于自个的那两百二十万而心里不平衡,想借此再让黄炳坤多出些力,黄炳坤这生意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只见他笑了笑,从他那个真皮公文包里那是拿出一个套有牛皮套的匕首来,吓得袁林和胡一炎当场一愣,纷纷说道:“黄老哥,你这是做什么!这里可是医院,你带着家伙来这干嘛,难不成是不放心李震天那老不死又对老哥你下手不成?!”听了胡一炎和袁林的说话,黄炳坤只是默不作声,自个把套着匕首的牛皮套扯开,“这……这是……”袁林师兄弟俩人只见那匕首身上刻着奇怪凹凸不平的花纹,这不正是李震天当初用的家伙吗?!

        “这你不知道吧。”黄炳坤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匕首,说道:“你们可别看这家伙个子小,这玩意可是剑啊!而且还是大有来历的剑!”听了这话胡一炎当场就没笑出来:“我说黄老哥,你这不是开玩笑吧?这……这又那么小的剑吗?”在一旁的袁林也是跟着胡一炎笑了起来,心里那是以为黄炳坤也是跟自个开玩笑,毕竟这剑不过从尖头到握柄不过在一个巴掌的长短,这世上有这么样的剑吗…….等等!袁林在上茅山前那是念过一些书,对于中国古代历史有些了解,本来这笑着笑着的,可是他越瞧黄炳坤手中的这柄匕首似乎有些眼熟,“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这是……”袁林念的这段可是《史记刺客列传》中为文章,而黄炳坤虽不像其那样一般会咬文嚼字,可是仍是明白了袁林的意思,笑道:“这就是鱼肠剑!”

        鱼肠剑,又被称为“鱼藏剑”,据传是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这鱼肠剑就是其中的一柄利刃!

        据《吴越春秋》中讲,公子姬光备办酒席宴请吴王僚。当时王僚穿了三重铁甲,使兵卫陈道,立侍持刃,但仍然未能防住公子姬光的精心算计。喝酒喝到畅快的时候,公子光假装脚有毛病,进入地下室,让专诸把鱼肠剑放到烤鱼的肚子里,然后把鱼进献上去。其中姬光退避、专诸献鱼是阴谋中的关键一环--有了鱼中所藏之剑,专诸才能擘烤鱼,推匕首,进行刺杀行动。专诸固然是个胆大的刺客,而那柄精巧的鱼肠剑竟然锋利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经它一刺,吴王僚不但透胸断骨,而且被贯穿了铁甲,直达后背。

        传说这鱼肠剑既成,善于相剑的薛烛被请来为它看相,薛烛的相剑本领尤如通灵一般,他感受到了鱼肠剑中所蕴藏的信息,因此回答道: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而关于鱼肠之名的来历,一说是由于剑身上的花纹有如鱼肠,凹凸不平,因此得名。另一说是由于它小巧得能藏于鱼腹之中而得名,至于到底是怎样?到了如今的史学家依然还是争论不休。

        这柄宝剑不只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刃,更多的还是这中国历史上存在的考古意义,所以说着鱼肠剑是无价之宝也没有什么为过,“看来李震天那邪人那天晚上可是狼狈得要紧,没想到连这等宝物都给落下了。”袁林接过黄炳坤手中的鱼肠剑,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又道:“只是……是这鱼肠剑在中国历史只有文献记载,并没有图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赝品。”

        “这东西绝对是正品!”黄炳坤挺着胸膛说道:“之前本来这玩意那是给公安局那边的人当成是凶器给收了去,而咱在公安局的证物鉴定科里边那是有朋友,他知道咱平时喜欢收集点古玩,当下就给咱想办法弄了出来,后来我又在考古界那边找了几个朋友帮忙鉴定!你们道怎样?那几个考古学家看到这玩意,那眼睛都瞪得和死鱼眼一样,就差点就心脏病发给送到医院去!”

        胡一炎虽说从前那是生在地主家里,可平日都在村里鬼混,是以这书从来就没好好读过,而跟着李震山上了茅山之后更别说念书了!所以看着黄炳坤和自个大师兄这般你言我一语的也没能插得上嘴,不过其害怕面子上过不去也只是一个劲地点头,黄炳坤看到胡一炎这副模样,还道他对这鱼肠剑了解很深,于是就问他有什么看法,可胡一炎一句“这……这鱼肠剑是不是鱼肠子做成的剑…..”差些让袁林和黄炳坤给笑道大牙,不得已,俩人只能从新给胡一炎解释了一遍这鱼肠剑的价值,最后胡一炎听得似懂非懂,只是问道:“黄老哥,我想问一下这鱼肠剑比你郊外那栋别墅值钱吗?”

        “值!这太他娘的值了!就是咱再弄十栋别墅也抵不上这柄宝剑一半的价钱啊!”十栋那样的别墅?!那可是一千万元啊!没想到眼见着巴掌大得小玩意竟然有这般价值,激动之下那是连忙从袁林手中把鱼肠剑给抢了过来,仔细抚m了起来,可没等他看几眼,胡一炎却无意间看到鱼肠剑剑身上那是围绕着一道红色的气体,于是急忙叫道:“师兄!这玩意上有怨气!这他娘的是个‘嗔物’!”,“嗔物?!”听了胡一炎这么一说,接过鱼肠剑打开天眼仔细一瞧,果然见着剑身上缠有怨气,“茅山术”中有云“凡煞者遇怨者,即为嗔者”,鱼肠剑是利刃,凡带尖的东西都可称为是带有煞气的玩意,这句话无非就是说带煞的玩意沾上了怨气就会变成“嗔物”,而如今观其这鱼肠剑身上的怨气,想来死在这柄宝刃之下的绝对不会就是吴王僚一个倒霉鬼,“难怪李震天那邪人会随身带着这些玩意,原来这东西是‘嗔物’,‘茅山术’中曾说过即使鬼神见了‘嗔物’都得退避三舍,如果那天晚上他不是非得用‘万魂斑’和咱们师兄弟俩人较量而是用这鱼肠剑的话,想来谁死谁活那还说不定呢?!”

        黄炳坤这外行人哪里知道什么“嗔物”不“嗔物”的,只是见胡一炎似乎对着鱼肠剑很感兴趣,于是逐借花献佛说道:“既然胡大师这么喜欢着鱼肠剑,那咱也不会吝啬,这鱼肠剑我就送给胡大师吧!”

        “你要把这玩意送给咱师弟?!”袁林对于这鱼肠剑的价值那是清楚得很的,没想到黄炳坤竟然有这般魄力送人,只见他想了一会,逐摇摇头,说道:“这不行!这礼物太过贵重了,咱……咱们说什么也不能手下啊……”说罢,那是作势欲把鱼肠剑递回给黄炳坤,可却被胡一炎趁其不在意之下把鱼肠剑给抢了过来,急道:“我说大师兄,如今你这样那也不要,这也不要的那也未免太矫情了吧?这可是黄老哥的一番心意,你既然收了你那二十万,这鱼什么剑的就当给咱小玩意吧!”

        “胡闹!这玩意可是国宝,你当你收了能拿去换钱啊!给公安发现非得把你抓起来当时贩卖文物的贩子!”袁林皱了皱眉说到,而胡一炎却说:“谁说咱要把这玩意那去卖的?!这可是‘嗔物’啊!用来当法剑以后要是碰上什么妖魔鬼怪那都不用怕了!”听了胡一炎这话,袁林顿时就给气乐了:“这……这历代茅山密宗的门人的法剑要么是桃木剑,要么就是铜钱剑,哪有说用‘嗔物’来的?!”茅山门规中虽对于弟子乱用邪术邪物这条管得很严,可却没有明文规定说茅山门下弟子不得使用‘嗔物’,只是这茅山密宗可是名门正派,门下弟子多是不屑于使用‘嗔物’当做自个的法剑,这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

        胡一炎心中暗骂你自个老小子刚刚害咱损失了两百二十万,这玩意咱说什么都得手下,于是那是引出茅山派的宗旨说道:“咱们茅山里不是说要学会借鉴别派的道法来充实自个吗?想那些茅山的前辈们哪个身上不是学有邪术做好事的,我拿着这个玩意那就是如虎添翼,铁定不比那些历代前辈差!”其实黄炳坤拿出这玩意就是想送给胡一炎的,毕竟胡一炎冒那么大的险帮自个可却没有得到,说实话黄炳坤自个心理挺过意不去的,再加上鱼肠剑本身就不是他的东西,而他自个也并不是真的和他说的那样喜欢收集古董,所以这鱼肠剑送出去自个也没有什么损失,当下便帮腔道:“是啊,袁大师,胡大师说的这话也挺有道理的,况且我这人迷信得很,像这种出过人命的玩意咱可不敢留啊!”,“就是,就是!还是黄老哥比较同情打理啊!”胡一炎一句,黄炳坤一句,这搭配起来顿时就把黑的说成了白的,死人说成了活人,弄得袁林那是无语,最后只得一句“随便你们吧!”逐让胡一炎称心如意地得到了这个宝贝……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