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秘史风云 第五十五章、天聪二重天

秘史风云 第五十五章、天聪二重天

        话说自从胡一炎等人撑船进到灵王洞中之后所有当地的族人苗子都留下来选择看热闹,这其中有一部分人那是抱着好奇的心里,想看一看胡一炎和袁林这两个外乡人是怎么把湘西这个有着“癌症”之名的落洞给治好,而其中另外那一部分人则是吴翁利用法师的身份鼓动他们留下来的,他自个虽然深信这进到灵王洞中的人不会有人能够活着出来,不过以防万一自个在当地民众心里的地位受到动摇,所以他还是借着这个神和那个神的名义叫好大一部分民众留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胡一炎他们那是已经进到洞中大概有三个钟头了,而到如今那是连影儿都没有看见,一时间有不少当地民众都已经开始摇头晃脑,嘴里喃喃低声说道“这些外乡人一定是惹怒了灵王洞的洞神,所以出不来了,可怜金满那小子竟然去相信几个外乡人,这不是把自个也赔进去了吗?!”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钟头,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半。看到胡一炎他们没有出来,吴翁那是大松了口气,心想他们一定是栽在里头了,于是本来打算那是叫所有人都散了,可就在他心眼儿放松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不知道有谁再前边喊道:“咦?他……他们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这不可能吧!”吴翁心眼儿一跳,强作镇定那是大步向灵王洞前边的水域走了过去,借着前头众人手中拿着火把所照出的亮光他可以看见远处那是有一条小船飘了过来,而船上乘着地的确是胡一炎四人,不过这船上的除了胡一炎闭目盘膝坐在小船正中央之外其余的三人都是东倒西歪地躺在船里不醒人事。

        当地人见状之后那是马上派了几个人驾着另外两只小船过去把胡一炎等人所乘的船拉到岸边,等船儿一靠岸,四周的人众都围了过来对着船上的四人指指点点,“吴法师,你看这……这外乡人和金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的吴翁自个也感觉到十分地诧异,要说这进了灵王洞能出来的胡一炎等人可算是第一个了,而此时这状况一人闭眼坐着,另外三人都是昏迷不醒的情况吴翁自个也是第一次看见,不得已他那才走上前去查看四人。

        等吴翁走上小船,像之前查看那苗族落洞女子一样查看了四人之后那才真的呼了一口气,翻了翻白眼看着盘膝而坐的胡一炎,心里暗骂:“装神弄鬼,活该被落了洞!”面上却依然保持平静,回过身来对岸上的族人民众说道:“他们四人全都给洞神落了洞了!”

        此话一出,本来那是引起了岸上所有人的一阵哗然,不过这阵骚动却只是维持了几秒钟罢了,而之后取而代之的却是四周的人都用一种十分惊异的表情看着吴翁所在船只的方向。

        站在船上的吴翁一看所有人看过来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疑惑间那是转头朝身后那已经给落了洞的四人身上看去,不想原本盘膝而坐一点动静也没有的胡一炎那是开始全身颤抖了起来,看起来就好似得了羊癫疯一样,“这……这是……”未等吴翁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状况,却见一点腥红从胡一炎的鼻子、嘴巴、眼睛、耳朵流了出来,而且还是越流越多,一时间四周民众见状还以为是洞神发怒了,纷纷都向后退去。

        “七窍流血?!”吴翁那也算是本行道里的人,他那是知道这人一旦落了洞那就等于身上没了魂魄,有一些人只是丢了一两魂,一两魄变成了痴呆,而有些人则是把三魂七魄全给丢了,像这种全丢了魂魄的人就会长时间陷入昏迷,根本就不可能醒得过来。

        从刚刚查看船上四人的情况来看,胡一炎四人应该就算是属于丢了全魂的主儿,按照道理胡一炎身上不应该出现这种症状才是啊……他心想不管如何,要是后边出了什么意外给这个叫做胡一炎的外乡人醒来的话那说不定他还真可以救回这些被落洞的人,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威胁到了自个在当地的地位?!想到这里,吴翁那是双眼贼溜一转,一不做二不休指着胡一炎就叫道:“这人已经触怒了洞神,洞神这是在警戒咱们,除了金满之外要是咱们不惩戒这几个外乡人的话就会有灾难降临到我们这个地方!来人啊,快动杖刑!”

        所谓的杖刑,那是在湘西本地一种土产的刑罚。说白了就是当地人一起拿着棍子对着获罪的人乱棍鞭打。

        大伙儿可别小看这种当地刑罚,他们用来动刑的棍子那可不是一般的棍子,这实心大木棍上那可是被摸上了盐水,在太阳底下晒干,如此来来去去进行同一道工序不下几十次,使得那些盐水都深深的侵入到了木棍当中,这种木棍在当地那可是有名堂的,当地人把其叫做“盐棍”!

        这“盐棍”一棒打下去一开始那是与普通的木棍没有什么区别,可打到了第十几棍的时候这棍子上的盐分就会渗入受刑人的伤口,让其疼不欲生,而最重要的是被行刑的人因为伤口进了盐分,所以每当其快昏死过去的时候就会因为伤口的疼痛再一次清醒过来,如此下来这般被击打的过程就好似千虫万蚁的撕咬,受刑人一旦承受不住,很有可能就会在及时棍下来活活的疼死!

        打从中国解放以来,湘西这地方这种棍刑的刑罚就已经很少动用了(容易会惊动的当地的公安机关),就算真的要用的话那也是偷偷的动用,事后当地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守口如瓶,毕竟这没有哪个人希望自个把这官司給惹到身上。

        这回吴翁看起来到的却是动了杀心,身后那十几壮汉手里清一色地提着一根“盐棍”,估计都听了吴翁的蛊惑,让其来对付外乡人的,而此时这十几个壮汉听见吴翁这般一说,没想到一个两个都是你看看咱,咱看看你的,没有一个人敢下手,吴翁见状那是给气得百花的胡子都给蹦起来了,只见其叫骂道:“怎么?!看你们一个两个都牛高马大的,如今叫你们动手全都成了孬种了!还不快给咱下死手?!”

        吴翁的叫骂似乎起不到任何的效果,要知道这年头不同往日了,随着外头这公路通进了湘西,这当地与外界联系也多了,而上头似乎有意识地要管好湘西这块土地方,所以公安那边对于当地动用私刑的事情都十分重视,虽说他们不一定知道是自个干的,但是这要是被知道了那可就不是小事了,所以他们一个两个都是举步不前,没有一个敢下手的。

        “娘蛋的!让咱自个来!”眼见凭自个如何叫骂,这些人都不敢下手,吴翁那是气急败坏地赶忙从其中一个人手中夺过“盐棍”,照着胡一炎的脑袋上当头就是一棒!

        按照这棍子的去势,这原本按理说吴翁这一棍下去,非得要胡一炎头破血流不可,可众人瞪眼间却瞧见这胡一炎脑袋非但没有事儿,而吴翁手中碗粗的“盐棍”反而咔嚓一声,竟然应声给断掉了!

        “这……这不可能……”看着自个手中断成了两截的“盐棍”,吴翁整个人都给呆住了,而胡一炎却是突然哇的一声,一口黑血从其嘴里吐了出来,转眼却瞧见其竟然慢慢地睁开双眼,没想到竟然给醒过来了!

        在场的几百号人看到这种突发的情况都是一惊,而他们第一个意识那就是胡一炎身上的落洞那是被治好了,顿时间又想之前胡一炎和袁林时咱招魂术的时候一样,纷纷都跪拜了下来,说道:“这是神灵下凡!神灵下凡啊!这……这个外乡人竟然把咱们这儿的落洞给治好了!是神灵下凡啊!”

        “你们都……都别只顾着拜啊!快把咱们弄上岸去,我……我有办法能破了这些人身上的落洞……”这是胡一炎清醒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他那是两眼一黑,整个人又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不过他这一次昏迷可不是因为被落洞丢了魂,而只是普通的虚脱昏倒罢了……

        大概在第二天一大早,胡一炎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所看见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给自个和袁林昨天夜里救下来的刘老汉,而在他身边的则是他的家人。

        他们眼见胡一炎醒了过来顿时面露喜色,还是刘老汉率先说话道:“胡法师你总算是醒过来了,你这可不能有事了,昨晚要不是你的话我这老命可就要归西了,要是你就这么玩完的话咱心里还真会内疚一辈子的!”

        此时胡一炎那是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自觉得自个脑袋沉沉的,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刘老汉在说什么,只是这意识见隐隐约约记得自个和大师兄袁林以及张屯还有金满那是生魂被拘禁在“回魂局”当中,本来自个那是要拼死要把自个的“天聪”突破到第二重天的功力,可惜行功到一半的时候体内不管是显脉还是隐脉内的气息开始走岔,“八穴”中的阴阳二气也颠倒运行,就在他走火入魔就快步入鬼门关的时候却觉得自个脑门上忽然一股外力砸了下来,虽然这一下让他的脑门那是生疼,不过却是间接帮他疏通身上的经脉,使原本已经走岔的内气都回归到正常的路径上了,最重竟然还突破了“天聪”的第一重天,进入到了第二重天,致此,他才能破掉身上的落洞,魂魄从新回到了肉身之上。想到这里,胡一炎赶忙问道:“如今我师兄怎样?!还有金满和张屯呢?!他们如今在哪?!”

        胡一炎的一连串问题那是让刘老汉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先回答哪个,想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他们都跟着法师你的船儿一起飘了出来,只是他们如今还在隔壁屋子里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听刘老汉这么一说,胡一炎立马翻身起床,直接窜到隔壁的屋子当中,果真见到袁林一行三人正并排着躺在床上,而在床头边上,那是另外摆开了一张破草席子,上边睡着金满的那个中了落洞的媳妇,胡一炎大概检查了好一会他们的身体状况,这四个人身上到是没有什么外伤,只是他们的情况都十分一致,那就是丢了魂了!

        “刘老哥,你看这四人你能不能叫人来把他们都给抬到灵王洞口前,我要亲自下手帮他们解落洞。”胡一炎看到袁林他们的肉身并没有出什么事,那才放下心来,于是则吩咐刘老汉一些话语,刘老汉听了后只是点了点头,道:“这你就放心吧。由咱们看着他们几个不会出事的!”

        就这样,刘老汉那是再亲戚家里头找来的八九个壮汉,拿着竹子做成的担架儿来把袁林四个身中落洞昏迷不醒的人儿给抬到了灵王洞的洞口前,而胡一炎也是拿上家伙,尾随其后而去。

        也不知道这胡一炎要整治落洞的风声是从哪里传的出来,这大中午的,不少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跑到了灵王洞这头来看热闹,一时间,在灵王洞前边那是急忙了几百号人,这凤凰县城里头大半的老少爷们都跑来看胡一炎这个外乡法师是怎么治落洞的。

        按照胡一炎的要求,刘老汉除了叫人抬着袁林四个昏迷不醒的人到灵王洞前之外还还是叫人抬来了两尊石雕的神像,放在灵王洞的入口的左右两边。

        只见那两尊神象一尊那是慈祥的白发老人,一身服饰穿得那是到岸渺然,一看就是得道的仙人;而另一尊神像则是面目狰狞,穿着一身的武将装,手中提着一副大钢叉,好似在张牙舞爪一般。

        根据胡一炎的说法,这两尊神像其中一尊那是天神,另一尊则是地府的阴神。而要想破除袁林等人身上的落洞的话就一定先要把洞中那天然形成的“回魂局”给破掉,其实破“回魂局”非常的简单,只要人工制造两处穴位,即为“天阳穴”和“地阴穴”就行,所以胡一炎才会叫刘老汉吩咐当地人弄来这么两尊神像,这一阳一阴的,刚好应对了天地两个穴位。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那两尊神像真的起到了功效,这神像还没有摆放上去几分钟,围观的众人只觉灵王洞中忽然有一股冷暖交错的狂风席卷而出,吓得那些当地的民众还以为是洞神发怒,要出来惩罚他们,所以除了胡一炎之外,所有人那都是一哄而散,给跑开了,而胡一炎也懒得去理那些人,他们走了反倒耳根清净,让自个好施法救人。

        灵王洞中这一阵狂风只是持续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就逐渐停了下来,胡一炎心里那是知道其实这不过只是灵王洞中的“八穴”规律从新生成,阴阳二气从新交汇罢了,而这阵风一旦停了下来,那就代表洞中的“回魂局”已经给自个破掉了。

        事情到了这里,胡一炎满意地笑了笑,本来想接着再从新使用“地藏归魂法”把袁林四人的魂魄给从新招出来,可转念一想,暗道自个昨晚不是刚刚把“天聪”给突破到了第二重天吗?既然有这种穿梭阴阳两界的本事咱为什么要舍本求末,放弃简单的方法反而用复杂的?想到这里,胡一炎那是嘿嘿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想当初咱师傅就曾经把咱这‘天聪’的道行夸得神乎其神,今天不就是个检验的机会吗?!”

        说干就干!只见胡一炎来到灵王洞洞口的正中央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边,抽出鱼肠剑在上边划出了一个不大不小,刚好能容得下一个人的圈子,这个圈子是他用来自个让自个在施法控制自个魂魄的时候不让旁边一些游魂野鬼触碰自个的肉身的。

        这“茅山术”中认为,这人的肉身属阳,游魂野鬼以及各种修仙的畜牲属阴,而阴阳相吸,那失去了魂魄的肉身最易引来妖魔鬼怪的侵犯(袁林等人身体例外,他们那是落洞,虽说也是没了魂魄,但是因为是强行扯出去的,所以在他们身上还有着残魂),所以胡一炎便布置下来那么一个剑圈,让一切妖魔鬼怪不敢靠近。

        一切准备就绪,胡一炎那是端坐在圈子当中,双目微闭,逐渐他只觉得自个双目,甚至还有眉心的小肉瘤开始变得发热起来,以前在开“天聪”的时候只有这双眼才会变热,而如今这眉心的肉瘤也会变热,难不成这就是打开第二重天的征兆?!

        疑惑之间,胡一炎又觉得自个身子逐渐开始变得轻飘飘起来,就好似自个飞着离开的地面。事情到这里,胡一炎终于忍不住打开了眼睛,却发现者四周是一片黑暗。

        在黑暗当中,胡一炎感到十分得惶恐,于是就到处乱跑起来,只希望自个从新找到光亮,可这跑着跑着,他却忽然看见四团散发着粉红色光芒气场,“生魂?!难不成此时咱……咱已经用第二重天找到了师兄他们?!”想到这里,胡一炎可谓是心中一阵欣喜,于是马上朝那四道风红色的光芒冲了过去,而就在他接触到那些气团的那一刹那,他又感觉到自个的身体在黑暗中猛地一沉,整个人就拉着那些气团一起向下坠了下去…..

        胡一炎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个从大岩石上掉了下来,想起刚刚自个看到这样的场景他暗道难不成那一些都是在做梦?

        “师弟……”一阵微弱的声音响起,胡一炎扭头一瞧,不想竟然是躺在灵王洞前边袁林的肉身醒了过来,而其余三人身子也开始动了起来,明显这正是要苏醒过来的征兆!这就意味着刚刚胡一炎看到的一切都不是梦,那的的确确是自个“天聪”第二重天的功效!

        看到这副场景,胡一炎整个人不由得都激动了起来,只见他快速地冲到了袁林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道:“师兄!咱们……咱们成功了!咱真的把‘天聪’的第二重天给打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7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