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基督传说 第二十五章、请求

基督传说 第二十五章、请求

        胡一炎心里头明白,这恶鬼不似冤魂那般容易对付,自个这一手“控脉”也只能把陈欣彤身上的恶鬼暂时给治住,根本起不到驱逐的效果,所以到头来想要把她身上的恶鬼給赶出来还必须把她身上的“破虚”给找出来!

        转念间,胡一炎从兜里拿出一道黄符,在黄纸背面吐了口唾沫之后对着陈欣彤的脑门就拍下去!

        只见这一张黄符下去,陈欣彤四肢开始胡乱颤抖起来,而她那两只眼睛也一直在往上翻白眼,“功夫大师,陈警官这是……”在基督教的驱魔仪式当中,哪里会出现类似今天的情况,而如此的反应华尔逊也是头一回看见,是以忍不住问到,而胡一炎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理会华尔逊,整个人的精神都集中到了陈欣彤身上,仔细寻找着他身上是否出现“破虚”。

        就这样大概过去了两分钟,胡一炎透过“天聪”可以清晰看见陈欣彤的眉心之间由本来的被黑色的阴气笼罩逐渐出现了一点淡黄色的气场,这个就是“破虚”出现的前兆,“好!行了,就差一点……不要!”胡一炎眼见着陈欣彤身上的“破虚”就要出现了,可是瞪眼一瞧,不想他脑门上的那张黄符突然一冒青烟,顿时火花一冒,竟然自个无火自燃,一下子由下向上,被烧成灰烬,飘到半空中去了……

        “难不成对付恶鬼就必须得破四阴穴?!”胡一炎暗暗砸了砸脑袋,要知道这四阴穴可是人体的重穴,要是直接破掉了固然能够把陈欣彤身上的“破虚”给找出来,但是这样一来就会伤到陈欣彤本身的魂魄,就算到时候把她给救回来多半这人也要得废了。

        先把陈欣彤的魂魄给逼出来?这个想法胡一炎之前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个方法根本就行不通!三魂十四魄,谁知道这其中哪一魄才是陈欣彤自个的,万一等会一不小心弄错了把恶鬼的魂魄当成是陈欣彤的必定会遭到反噬,到时候出现的情况比前者更加糟糕!

        “功夫大师,这……这陈警官身上的力气好像一下子给上来了……”擒着陈欣彤的中指,华尔逊明显可以感觉到此时陈欣彤挣扎的力道明显比刚刚要大了许多。

        听见这话,胡一炎心里明白毕竟陈欣彤身上的可不是一般的冤孽,那可是成了气候的恶鬼,就算自个的“控脉”再厉害顶多也只是能暂时制住陈欣彤,没过一下子她就可以恢复过来。

        事情到了这节骨眼上,胡一炎当下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只见他咬了咬,狠心般突然抽出一根银针对着陈欣彤腋下狠狠地就扎了下去!

        这个位置是陈欣彤身上四阴穴之一的“尸狗穴”,一穴取下,直接疼得陈欣彤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在一旁的华尔逊听了顿时都是打了寒颤,毛骨悚然起来,“功夫大师,你这……”刚刚华尔逊见到胡一炎拿出一根又长又细的钢针对着陈欣彤就扎下去,心里一跳,暗道这下扎下去岂不是要把人给废了?!可等其仔细一瞧,却发现胡一炎这一针扎得虽然是深,可是却是一点鲜血没有流出来,由此华尔逊那是想起在外国的时候听一些去过中国回来的人说过在中国有一门奇特的医术,好像就是用一根针对着人身体的某些部位扎下去,这些部位非但不会流血,而且被扎者还可以治病,本来华尔逊只当那玩意是人家茶余饭后吹牛的事情,可哪想今天竟然有幸让自个看到这一幕,顿时整个人一愣,话说到一半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此时的胡一炎的精神都集中在寻找着陈欣彤身上四阴穴了,根本就没有空闲的功夫去理会华尔逊,只见他又捏起另外一根银针对着陈欣彤脖子根的后面又扎了下去!

        两阴穴得手,但见陈欣彤因为疼痛浑身顿时一震,没想到竟然使出了怪力,一下子就把胡一炎和华尔逊甩飞了出去,踏步间就想蹿进森林逃跑。胡一炎自然不可能给她逃跑,眼见他脚下刚站稳,忽然兜里就拿出一串细细的红绳,对着就要逃跑的陈欣彤就甩了出去。

        “畜牲想跑?没门!”胡一炎大喝一声,手中拉着红绳的另一头,用力一拉!不想奇怪的是这看起来极细的红绳到是结实,一下子就把陈欣彤这个大活人给拉了回来,“小子!别呆看着,快些帮忙!”

        华尔逊听见胡一炎这般一喊,一下子回过神来,猛地就扑上去一下子就把陈欣彤压在了身下,使其动弹不得,而胡一炎揪准这个机会,拿出剩余两根银针冲了上去,对着陈欣彤的腰眼以及天灵盖就插了进去!

        一时间,陈欣彤四阴穴受制,整个人就这么一下子瘫在地上不停地抽出取来,而其嘴里还时不时地往外冒着白色的泡沫。

        胡一炎透过“天聪”,可以清晰地看见陈欣彤眉心间刚刚消失不见了“破虚”又显现了出来,于是他急忙又拿出一张黄符,对着其眉心按了下去,嘴里急喝:“除魔逐鬼令!疾!”

        一声令下,不想原本抽搐不止的陈欣彤一瞬间就停止了动静,而从她七窍里头那是流出了一些黑色状的粘稠物,胡一炎见状才大呼了一口气,双手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些黄纸,把那些黑色粘稠物给包了起来,收进了兜里去,华尔逊见状那是大为不解,心想胡一炎拿这些恶心的玩意做什么,于是问到,不想胡一炎却只是说:“如今陈丫头身上的恶鬼已经被我抓住了,这些玩意咱留下来弄不好以后会有用处,如今陈丫头是福是祸就得看他自个的了……”其实胡一炎说这话,无非就意味着,刚刚用了破阴的手法,那是已经伤到了陈欣彤身上的魂魄,这其中的后果连他自个也拿不准,所以还得看陈欣彤自个以后的状况才能下定论了。

        华尔逊不知道胡一炎话中的意思,只觉得他答非所问,思虑间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急忙扭头朝四周看了看,怒道:“*_yu!竟然又让麦克那混蛋给跑了!”原来刚刚麦克已经借着被恶鬼附身出来捣乱陈欣彤一下子给跑得无影无踪了。

        “别去管他,咱们先把陈丫头还有你同伴弄去医院再说,看你同伴那样,要是再不快一些等下就得翘辫子了。”胡一炎说的这话到是实在,如今凯尔神父两条手臂被硬生身地扯断,这般下来就只剩下了半条人命,要是再不早些救治的话估计他就连这半条人命也要没了,所以华尔逊听了胡一炎的话也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胡一炎的建议……

        这一回,胡一炎十分幸运的没有进医院,可是他大师兄,陈丫头以及那个叫做凯尔的神父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尤其是陈欣彤和凯尔神父,凯尔神父就不说了,那两条手臂断了无意直接就宣布了他如今就是一个残疾人士,虽然小命是给保了下来,但是这一夜之间变成了残疾人士,就算是在外国被号称是最喜欢受虐的神职人员职业的心理一下子之间也接收不过来,这不,都一周了,凯尔神父一直都把自个关在私人病房里不出来,除了华尔逊之外根本就不让其他的人进去。

        至于陈欣彤那就更倒霉了,她肉体上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而魂魄受到破阴的伤害却是十分严重的,连医院的医生都觉得奇怪,陈欣彤身上根本就什么伤都没有,而内脏各种器官也好好的,可是她偏偏就是在昏迷当中,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不能让他醒过来,为此医院的医生特地为了陈欣彤的病情弄了个专门的医疗研究小组,可这却是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胡一炎和袁林都知道陈欣彤之所以醒不过来的原因,但是他们却不可能告诉那些医生听,因为要是说了的话医院的那些医生说不准还把他师兄弟俩人当成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给抓了回去。

        在陈欣彤出事的当天,胡一炎等人就和已经到了美国的林子文联系上了,林子文在那边接到消息之后顿时大急,当下马上包下了一部专机,马不停蹄地就直接飞回了香港,等其来到医院看到陈欣彤的时候那是立马就扑了过去,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起来,“胡师傅,袁师傅,这……这回你们一定要救救欣彤啊!不管系要我付出什么,你们讲一声,就算是要了我地命也行地啊!”

        别看平时胡一炎和陈丫头整天吵吵闹闹的,可是胡一炎早就把陈欣彤当成了自个的亲身妹妹看待,如今看到这般情景,一下子也有点忍不住了呜咽起来:“对不起,是咱混蛋!当初陈丫头她叫咱帮她查那个诡异的案子的时候我就应该劝她不要管这个事情,不然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事儿!”林子文的话里头虽然没有这怪胡一炎保护不周的意思,可是胡一炎自个到是挺内疚的,所以看到林子文之后也没说上几句话,就自个走到医院的外边透气去了,只留下大师兄袁林来和林子文商量对策。

        医院的外边那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好像是给一些病人散步用的,毕竟这生病的人到了恢复的阶段,还是得多走走才行的。

        胡一炎随便找了一个空着的石凳坐了下来,两只眼睛一只看着院子里头悠闲散步的人群,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整个人就这么呆着,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而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原本在凯尔病房里呆着的华尔逊怎么也来到了院子里,胡一炎见到他之后则回过了神来,说道:“小子,怎么今天这么有闲心,也来这个院子散步来了?”

        “没事,其实我这回是来找功夫大师你的。”此时的华尔逊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好似他的同伴受了伤一点都不关他事一样,“哦?找咱,你有什么事?”

        “我想请功夫大师你帮我把麦克也就是使黑魔法的那个人给抓住。”华尔逊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单刀直切正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