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基督传说 第六十二章、阴坛

基督传说 第六十二章、阴坛

        看见从自个身上投影出来的女子影子华尔逊一下子就慌了神了,只见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本来还想确认一下这地上的影子不是自个的,可哪想自个动到哪儿,影子就跟到哪儿,他举左手影子也跟着举左手,举右手影子亦是跟着举右手,“功夫大师,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像这般情况胡一炎自个也是头回得见,一时间他和袁林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不过这怪事既然发生了,亦说明在华尔逊身上铁定发生了什么,“华小子,你先冷静下来,你这情况咱和师兄也从来没见过,先容咱和师兄思量一下。”

        “那……那你们救快想啊!”华尔逊慌张间向胡一炎晃步走了过来,而胡一炎见状则是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明显心里头害怕华尔逊身上的玩意,“功夫大师,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怕我?”

        “华小子,你如今最适宜冷静一下,不用东想西想的。”

        “你这样子怎么能叫我不胡思乱想!”这句话华尔逊几乎是用叫出声来的,而胡一炎何时见过华尔逊有过如此失态的情景,如此一想来这其中必有猫腻。

        “你想不相信我?”胡一炎沉声问到,脚下也是在不知觉当中缓缓向华尔逊移近,手中正藏掖着一张驱鬼的黄符,“以前的话我一定会信,但是今天我有那么一点儿不相信你……”

        “那咱师兄呢?你一向不是对他十分尊敬的吗,他的话你应该相信了吧……”胡一炎仍然再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儿分散华尔逊的注意力,而就当他靠得离华尔逊够近的时候他突然右脚一踏地面,啪的一声,手上藏掖着的黄符顺势应声就朝其面门拍了过去。

        胡一炎这一下手中可谓是即使突然又是快捷,按照常理来说这一般人是怎么都不可能躲得了,但是此时的华尔逊的胳膊竟然不可思议地朝外一拐,关节诡异地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一下子就抓住了胡一炎那只擒着黄符的手,“功夫大师,你这是要做什么!”华尔逊大喝一声,可哪想这一句话所发出的声音根本就不想一个存爷们发出的声音,仔细一听到还真似一个二十来岁女子所发出的声音。

        “师兄,动手!”袁林闻声立马从旁边欺身而上,手中亦是拿出了另一张驱鬼用的黄符照着华尔逊的额头就拍下去。

        这一次华尔逊的另一只手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诡异地往外一拐,而袁林的这一下则顺利的沾到华尔逊的脑门上。

        “好!得手了!”看到大师兄一招得手,胡一炎大喜叫到,而没过多久他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要知道按照常理来的话,这被脏东西冲着了的人一旦被他俩这驱鬼黄符贴中的话不是立马浑身抽搐就应当是口吐白沫,但是如今这华尔逊脑门被拍上之后却看不出其又一点反应,相反他却是猛地将脑门上那张黄符给撕了下来砸到地上,“华小子身上的畜牲竟然不怕……”未等胡一炎把接下来的话儿说完,中了邪的华尔逊突然间手上一发力,猛地就把胡一炎给甩到了一边洞壁之上,“师兄!别让华小子给跑了!”

        见到胡一炎被甩了出去,袁林本来还想动手吧华尔逊给架住,可哪想还未等其出手,华尔逊就突然两腿一瞪,一下子整个就蹦上了三丈高的天花板上下,竟然像蜘蛛一般倒挂在石壁之上,然后也不理会下边的胡一炎和袁林,自顾自地就朝陵墓深处爬逃窜去了。

        看着华尔逊逐渐远去的背影,胡一炎和袁林一下子都楞神了,这脏东西冲生人的事儿胡一炎和袁林这俩老手不是没见过,然而像这般诡异的情况他们还是头一次遇见,就算是恶鬼在人的身上修成了“鬼宗身”也不可能像华尔逊那般如此做出超乎常人无法做出的动作,“大师兄,这……这上了华小子身上的到底是啥玩意……”

        袁林皱眉说道:“这咱自个也是从来没有见过,估计拿应该是外邦的一些玩意吧……月神?影子?看来之前咱们都小看了他们外边的一些东西,不想今天竟然吃瘪了……”

        虽说这在古墓里头遇到了这般古怪的事情,连一向见脏东西如同看见小猫小狗一样的胡一炎和袁林不由得都不寒而栗起来,但是如今华尔逊被脏东西冲着身了,并且还不见了踪迹,是以胡一炎和袁林决定继续往陵墓深处走下去。

        只是他们这一会走得更加小心缓慢,每走一步之间都要四处张望一下,以防自个又中了啥道儿,而他们也因为心里头紧张,不知道在古墓中走了多久,终来到另外一间墓室当中。

        相对而言,这间墓室比之前那个有“逃洞”的石室要大上许多,胡一炎大概衡量了一下面积,这间墓室少说也有两个篮球场并起来那么大,而在墓室的正中央还立有一个好似祭祀用的高台。

        要知道这古人最重巫风,所以不管是在咱们自个的国家,还是在外国,这一般有着历史的古迹当中都少不了这种祭祀的地方,而高台代表着接近上天和天神的意思,像在“茅山术”中亦有“坛高则可通神”一说,“师兄,你觉不觉得这坛似乎摆得有些怪啊……”胡一炎瞪着墓室当中那高台已经老久了,心里多少觉得有些不妥。

        “师弟,你这话咋说?”

        胡一炎眉头顿时一皱,说:“我们从前在茅山学艺的时候师傅不是曾经说过吗?咱们‘茅山术’最讲究的是快捷,方便;不走花俏的路子,但这并不是说咱们没有摆坛的手艺,这凡是神坛除了要以外,还要上通天庭……或许是外邦的手艺和咱们祖师爷的有些不一样,不过咱总觉得这在地底下那么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弄个坛出来不见得是啥好事啊……”胡一炎认为这神坛即位乞求上天的祭祀地点,哪里有说站在高台上看不到天空的意思呢?!

        听了这话袁林似乎顿时一楞,一下子表情亦是紧张了起来,他说:“这看不到老天爷的坛儿只有一种,师傅曾经说过……”

        “阴坛!”这最后两个字是胡一炎和袁林异同同声给蹦出来的,只见他二人对视一眼,暗道这坛里头大有蹊跷,于是只得停下脚步不敢往前。

        所谓古人重巫风,凡到重要的日子比祭祀鬼神,所以祭祀亦有祭鬼和祭神两种,而鬼者即为一些不干不净的玩意儿,多泛指一些有了道行的畜牲以及冤魂恶鬼,是以不能见光,眼前的高台正符合这种阴坛的描述。

        要知道再胡一炎和袁林修习的“茅山术”当中,并非全部都是名门正法,这其中还有一些阴毒的邪术,所以对于阴坛的布置方法胡一炎和袁林都心知了然,而他们俩人又都是无神论者外加有鬼论者,要是摆在自个眼前的是祭祀天神的神坛的话他俩说不定还敢大摇大摆地从上边行过去,但是如今遇上阴坛,谁能保证他俩这般直接上去的话不会遇上啥茬儿,最后他俩只得另找出路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