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魂断清明 第三章、旦儿村

魂断清明 第三章、旦儿村

        在茅山上,袁林早就接任了茅山显密两宗的掌门之位,成为了“三宫五观”的新主人,而其师傅也因为密宗的回归得以认祖归宗,骸骨被移到“乾元观”当中放置。

        胡一炎在张清风的带领下上了茅山,拜祭过师傅之后逐和袁林开始聊起了家常,在谈话间,袁林不自主得提到了胡一炎的父母。

        想当初,胡一炎命里犯劫,幸好遇到师傅李震山才得以侥幸无事渡劫,不过其母却为了救儿子则葬身在火海之中,时到今日,胡一炎想起来仍然觉得自个当初有愧于自个的亲身母亲。

        记得在胡一炎离开金榕村随李震山上茅山的时候把自家老娘的骨灰葬在了他爹胡喜乐坟地的旁边,以后的日子里每逢年里他父母的忌日他都会回村里去拜祭,但是后来发生了文革这单子事情,结果到了今天胡一炎已经将近二十几年没有回过金榕村了,“咱说师弟,你家里头的事情已经师傅在世的时候也趁和咱说过,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依咱看你……你是不是应该回去找一找你父母的坟地,给他俩老人家上一炷香了?”

        要知道从前胡一炎父母还在世,他还是胡家大少爷的时候就曾经让他老两口子操透了心,他父亲胡喜乐为了撑起偌大的家业只得劳碌奔波,可哪想晚年换来的却是家道败落的下场,母亲却是因为儿子的不争气,临死前还哭瞎了双眼,而他却成日不务正业,老是跟着村里的猪朋狗友胡混……思虑至此,不由得胡一炎老泪横流,只见其呜咽道:“师兄,你……你说的没错,都这……这么多年了,咱也该回家里头去看看了……”

        “咱看不如这样吧。”袁林想了想,说:“如今你这也算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而且事隔那么多年说不定你们村里边已经变化不少了,我就叫清风陪你走这一趟吧,路上也能有个照应。”

        “啥?师兄,你没有给咱弄错吧!你叫那混小子来照应咱?!他不给咱添麻烦咱就要谢天谢地了!”

        “师弟,你别这样说,清风已经跟了咱两年多了,老是在这茅山上窝着也成不了啥气候,而且你在‘茅山术’的修为远比咱高,所以我想叫清风跟你多学习、学习。”话说到这里,袁林又加上一句,说:“况且咱们茅山密宗就只剩下三人了,清风他就算日后不继承整个茅山也得继承咱们密宗,要是没有些实际的手艺怎么能担此重任。”

        胡一炎这人身上虽然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小混混的模样,不过他脑子里除了钱之外对于茅山密宗这块招牌还是十分在意的,听到袁林把话这么搁着了他也不好再说啥,不过却仍然忍不住唠叨道:“师兄,咱想你这会是故意算计咱的吧,说得好听是害怕咱一个老头子没人照样,其实就是想要咱帮你教一教清风那小子。”

        听了这话袁林也不做否认,只是微微一笑,说:“师弟,以往咱们俩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你在算计咱,难道就不能让咱算计你一次?”

        话说到这儿,胡一炎和袁林师兄弟俩人对视一眼,皆是双双开怀大笑,一下就没有话儿了……

        就这样,胡一炎在茅山上呆上了两日之后逐带着他那个活宝师侄离开,朝老家金榕村进发。

        对于金榕村的记忆,胡一炎仍然停留在二十几年前,而到了今天,不说是整个江苏省了,就算是整个中国的变化都是惊天动地的,公路和铁轨已经四通八达,估计如今就算要胡一炎走在原来的老路上那多半也是记不得了。

        不过幸好胡一炎还没有老糊涂,他仍能隐约记得金榕村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在狼山附近,那时候从村子里走到狼山也就是花半天的时间。

        来到狼山的地界内,胡一炎和张清风挨个问着当地的居民,那是花费了将近两天的功夫总算是大听到了金榕村的所在地。

        原来金榕村这个村子事隔二十几年并没有被当地政府迁址重建,不过这金榕村却是改名为了旦儿村,要不是胡一炎不傻,改变询问对象找了一个当地的老人问的话想来他和张清风还找不到金榕村的所在地呢!

        在回村子之前,别说胡一炎心眼里头有多激动了,可是等其和张清风来到改名为旦儿村的金榕村的时候胡一炎顿时一愣,只见这村里头挨家挨户建起的四层楼高的砖头房子,还在屋顶按上了“大锅盖”,这……这哪里是胡一炎印象当中的那个金榕村。

        心生怀疑之下胡一炎赶紧在旦儿村的大街上随便寻来一个看上去挺上年纪的老者询问,他才知道自个没有走错地方,“那……那已经在这村的村口不是有一株百年历史的榕树吗……”

        “兄弟,你是指那株金榕啊。”老者笑了笑,说:“说起来也奇怪,那株榕树在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突然被烧了,也没有人看到是怎么一回事,估计是被闷雷给劈中了吧。”

        胡一炎自然知道那株榕树是怎么被烧的,他提起这事情只是想进一步确认一下这个旦儿村就是从前的那个金榕村,“可是……是咱记得二十几年前这村子不是这样的才是……”

        “二十几年前?”听了胡一炎的话儿,那村中的老者就好奇了,他上下打量了好一会胡一炎,说:“咱说兄弟,你以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吗?咱可是从小在这村子里生活了六十几年,村里的人咱都认得,咱好像没见过你啊……”老者没认出胡一炎,胡一炎自个可是把老者给认了出来,第一眼看到这老者的时候胡一炎就觉得眼熟,细想之下原来他竟是金榕村里头住在离他家不远的陈叔,父亲胡喜乐在世的时候陈叔就总喜欢到他家里头来做客,聊聊家常,或许是胡一炎年龄和样貌不服的缘故,是以陈叔一下子没有把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娃儿给认出来。

        “咱在二十几年前来这村里走过亲戚,时候就再也没来过,所以如今得见变化太大了,心中一时间有些不适应,而老哥你没见过咱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胡一炎此次回来不过是想找回他父母的坟墓,好生祭拜一番,而其根本就没有打算把自个的身份给透露出来。

        “原来是这样……”陈叔也没有怀疑有其他的,只是点了点头,说:“这都二十几年了,村子的变化自然大了,除了咱们村的名字改了以外这村里头家家户户那都是通上了天线和自来水,可谓咱们在邓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越发变得腰包结实起来了,这咋说也算是好事一件啊!”陈叔拍了拍胡一炎的肩膀笑道:“兄弟,你这会回来是想要走哪门子亲戚,不如说出来让咱听听,说不定你要找的那个亲戚还是咱的老相识呢!”

        “那不知道老哥你是否认识过去在村子里一户姓胡的人家,其家主名叫胡喜乐……”胡一炎这话说来本只是想试探一下陈叔的口风,可哪想陈叔一听面上顿时露出恐惧的神色,低声说了一声“不认识”,转身就欲离开。

        看到陈叔的面色,胡一炎知道他一定知道啥,立马上前就将其给拦了下来,说:“老哥,你是村里头的老人了,那胡喜乐可是咱们家那边一个十分重要的远房亲戚,前些年日世道有些乱咱们和其失去了联系,二十几年后想再来找他认亲,这……这忙你一定要帮咱啊!”

        看到胡一炎一脸陈恳的表情,陈叔也只得微微叹了口气,说:“唉,这不是咱不想帮兄弟你啊。只是早在二十年前这胡家里头的人全都死光光了!这回你就死心回去,不要再废这个劲了。”

        胡家的事情胡一炎自然比谁都清楚,他好奇的只是为啥刚刚提到父亲的名号的时候陈叔竟然会露出一副恐惧的表情,于是追问道,而陈叔也就不再隐瞒,说:“咱说兄弟,这你有所不知啊!那村里的胡家人虽然都死光光了,但是他们有留下一栋老宅,那老宅子里头闹鬼啊!”

        “闹鬼?”听到这儿,胡一炎两条眉毛不由地拧成了一团,好像麻花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