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术 > 人蛊恶咒 第十七章、诡异的尸体

人蛊恶咒 第十七章、诡异的尸体

        胡一炎看了看站着岿然不动的袁林,又瞧了眼地上已经坍塌的“锁魂塔”,一下子竟然不知所措起来,“师兄,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林随意捡起“锁魂塔”上塌下来的一块石块,用手细细摸索了一番,说:“这‘锁魂塔’在我们来之前已经被人给破了。”

        “啥?!这地头上除了咱们和廖远东以外难不成还有什么高人,这都是什么年头啊!高人怎么都满地开花了!”听大师兄这么一说,胡一炎顿时就一怔,但转念之间又说:“师兄,依咱看咱们甭管这么多了,那来人破了廖远东布下的‘锁魂塔’,想来一定是来找老怪物的晦气的,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有人帮咱们在前边当枪使,咱们那还有什么好怕的。”说罢,便大摇大摆地朝废弃的仓库大门走了过去,众人听了胡一炎的话也觉得事情的确如此,于是也就不再多想,纷纷都跟在胡一炎身后朝仓库大门走了过去。

        这短短几百米的距离里头,胡一炎等人走在路上又发现了几处已经被人破掉了的“锁魂塔”,是以他们到也是一路畅通无阻就走到了废弃的产库大门前边。

        推开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只瞧里边黑漆漆的一片,虽然如今正值正午(因为正午午时是一天当中阳气最重的时候,所以胡一炎故意选在了这个时候来这),但里边豪不透光,人走在里边最多只能看到两步距离内的景物。

        而这间废弃的仓库是一栋俩层楼高的建筑,占地面积十分广,胡一炎等人走在第一层,发现里边多半都是一些值班的办公室,虽说已经残破不已,但是还能从其大概的雏形看出当年这儿的确就是让人办公的地方。

        胡一炎走在最前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但却仍然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发现,而就在其心神稍微有些松懈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脚根提到了啥东西,整个人霎时间失去平衡,吃了一个大马趴!

        挨了这一下胡一炎顿时脸上无光,他自个心中难免也跟着一尴尬,转身就想拿刚刚绊倒自己的玩意出气,可哪想那骂人的话刚从心里头冒到嗓子眼上就生生地被卡主了,只瞧他两眼睁得老大,却和死鱼眼一般无二……原来映入他眼帘的竟然是一具面部溃烂,脑袋已经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死尸!

        “我的妈呀!这真他娘的晦气,这大白天的竟然让老子看到这玩意!”

        在胡一炎身后的三人此时也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死尸,于是纷纷皱着眉围了上来,“师弟,你且过来瞧一瞧,这人是不是和你一同被廖远东拘走的人!”

        瞧见那地上干瘪着脑袋的恶心尸体,胡一炎估计连前天吃的饭菜都给从屁眼底下涌进嘴巴里,他又哪里乐意上前去查看,于是敷衍着说:“师兄,咱想咱还不不看了吧,这……这没用。你不瞧瞧,这尸体的脸都烂成个啥样的,咱就算再看又能看出啥端倪来……再说了,被拘走魂魄的人包括咱在内一共有八十一人,咱又哪能每个人都认得出来呢。”

        “师弟!事关重大,你还是快来认认吧!”,“我想这不用了……”在这节骨眼上,韦江东突然发话到,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疑惑着朝他望了过去,“这人是个外国人,而且看样子已经死了至少有五个月以上了……”

        啥?!外国人……或许是刚刚光线不够,再加上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众人都没有把尸体的面目给看清楚,如今经韦江东这般一说之后众人再仔细一瞧,那地上的尸体则是白皮肤、黄头发,确实是个地地道道的西洋鬼子。

        本来说在这种地方看到有一具尸体已经够诡异了,而如今却这具尸体还是个外国人,并且已经是死了五个月之久的,“难不成有哪个混蛋杀了人,想把这具外国人的尸体搬到这儿来的毁尸灭迹?!”这念头刚出立马就被胡一炎自个给打消了,别的就不说,单单就这逻辑上就说不过去,要知道这毁尸灭迹的功夫到不如随便找个没人地方偷偷挖个大坑把尸体埋了得了,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大不了一把火烧了干净,却哪里有人说大老远的把一具尸体搬到这个地方来而又不做处理的?!

        “师兄,这事情你怎么看?”胡一炎实在想不出什么头绪,也只好向大师兄袁林投去求助的目光,而袁林却说:“这尸体是怎么一回事咱们暂且不提,不过就先前的种种迹象来瞧这里除了有廖远东来过之外到还有另外一批人,而那批人显然是冲着廖远东来的,唯今之计我们得先找到那一八十个被廖远东抓了的人,救了他们再说吧。”

        听了大师兄的话,胡一炎心也觉得有理,于是就继续在前头带着众人搜索了起来,直到把废弃仓库的第一层全部都搜索了个遍,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之后胡一炎等人才从拐角的小阁楼梯向二楼摸了上去。

        “师弟,你瞧,这……这里也有两具尸体!”通向二楼的楼梯走了一半,袁林率先发现在楼梯边道上又躺着两具身体残破不堪的尸体,而且那两具尸体也是洋鬼子的,一经查看,全都是一经死了五个月之久!

        至此,胡一炎等人的心不由得都越发紧张了起来,握着家伙的手心也直冒虚汗,而就在这节骨眼上,突然在前边楼道出口处一道虚影在黑暗当中一闪而过,“有人!”

        “别跑!”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了,一看到在黑暗中有一道人影一闪而过韦江东便下意识地举起手中佩枪就欲射击,而胡一炎和袁林见状则是赶紧把他的握枪的手给压了下来,“韦小子!先别开枪!”毕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子弹不长眼,万一大错了无辜的人那可就不大好了。

        “师弟,你快上去看看!”

        胡一炎应声点头,缓步走过楼道,向上边走了过去,夸过楼道,胡一炎才发现这二楼原来竟是个类似于仓库储物室的地方,里边十分宽敞,再加上有天窗,这二楼到是没有像一楼那么黑暗。

        由于视线清晰了许多,胡一炎行进的脚步也快了许多,而他顺着黑影刚刚消失的地方找了过去,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就在他打消念头,想从新回到楼道去找大师兄等人的时候却忽然觉得自个的面门上一湿,竟感觉好像是被什么液体一样的玩意给溅到了一样。

        胡一炎下意识间抬头一瞧,不想就是这一瞧,险些没把他的三魂吓得不见了七魄!

        原来在他头顶上的衡量上,此时正倒挂着一具和之前一样的外国人的尸体,只是不同的却是那具诡异的尸体竟然挥动,两只泛着红光的眼睛骨溜溜地转着,似乎在打量着胡一炎,“妈的!是尸变啊!”事态紧急,胡一炎也顾不得多想,手底抓起鱼肠剑当暗器使用,对着那具烂尸就飞射出去。

        只闻扑哧一声,鱼肠剑锋利无比,这一下子直接就摸进了衡量上那具烂尸的胸膛里!

        胡一炎见状则是冷笑一声,要知道鱼肠剑乃“嗔物”,就算是大罗神仙见着了都得退避三舍,而尸变的畜牲给这玩意刺中,那也是浑身的尸气都得散尽,是以这一剑刺中,胡一炎可谓早已认定那烂尸已经身上的残魂已经被自己打得魂飞魄散,站立看着见其良久没有动作,上前作势就想去把那具外国人烂尸从横梁上给拉下来,取回插在其身上的鱼肠剑。但哪想就在胡一炎伸出手快要触及那具烂尸的时候烂尸突然动了,反手一抓,硬是把胡一炎两只手臂给缠住,作势就要向上扯!

        烂尸力大无穷,又哪里是胡一炎这普通人能够比拟的,这一较劲的功夫,胡一炎就被扯得离地三尺,整个人悬在空中之后,“我的妈呀,这玩意竟然不怕‘嗔物’!”

        “师弟!”听到胡一炎的叫喊声,袁林等人及时从楼梯处冲了上来,见状则立马就提着桃木剑一个助跑,冲到胡一炎下边之后两腿一发力,整个人就好像装上了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喊道:“接力!”

        瞧见袁林这架势,胡一炎心里明白,不想硬是在半空中甩脚一踢,正正踢到了袁林的脚背上,让其本来已经呈下垂趋势的身体猛一借力,顿时又拔高了两米多,竟与那具烂尸在半空中持平!

        “孽畜!吃我一剑!”袁林高喝一声,右手闪电出剑,丝毫不留给烂尸任何能够做出应付的余地!

        烂尸被袁林的这一剑刺中,不想伤口处竟冒起了青烟,其怪叫一声,忽然猛一发力,硬是把胡一炎和袁林在半空中给甩开,胡一炎和袁林被这一下噗通一声直接甩到地上,痛的他二老额头直冒冷汗!

        “韦小子,你他娘的在那等什么啊?!快开枪啊!”或许是很少经历这种场面,站在后边的韦江东一下子就愣住了,听见胡一炎喊叫之后才回过神来,对着那吊在半空中的烂尸一梭子弹就射了出去!

        要知道那些子弹头上全都上了朱砂,用来对付这些尸变的玩意最适合不过,但那烂尸被这些子弹射过之后非但没有受伤,反观起来还道是越发暴戾,只瞧其猛一怪叫,竟从半空中突然一瞪脚,整个身子就好像炮弹一样朝胡一炎等人冲了过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2/2359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