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荒仙界 > 正文 第10章 小发一笔

正文 第10章 小发一笔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章 小发一笔

    触怒朱府!

    对普通凡人来说,这无疑是家破人亡的弥天大祸!

    林宝贵就算再张狂,也知道仅凭他一个半吊子修为的修士学徒哥哥根本不可能救下自己,因为修士学徒在朱府眼里同样只是蝼蚁,一只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

    五名小厮脸色惨白地瘫坐在地,六神无主,眼泪一个劲地哗哗往下流。

    这件事情不需要被朱府知道,就算被他们背后的主家修士知道,不管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都会毫不犹豫地下手处死,以换取朱府熄灭雷霆之怒。

    “完了!”

    “我要死了。”

    “呜呜……我不想死。”

    一个小厮哭起来,连带其他四人悲从中来,齐齐绝望无助的哭泣。

    剧情反转太快,大牛还沉浸在‘航之你快跑’的世界里,没想到眨眼工夫五个对头就跪在了地上,一个个变成嚎啕大哭的孩子,懵在原地,不知所措。

    陆航之一阵头疼,心中腹诽:

    这群熊孩子,难道看不出来自己的目的是逼他们上缴封口费?

    话说回来。

    林宝贵仗着有个修士学徒的哥哥,可没少坑坊市里的小厮,大牛好几次灵果卖不出去,最终都是低价处理给了林宝贵。

    想到几个被林宝贵逼死的孩子,陆航之的心肠顿时硬起来,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冷冷道:

    “想死的,继续嚎。”

    仿佛摁下了静音的开关,五个小厮齐齐收声,想哭不敢哭,怯怯地望过来。

    “这只雪兔本来价值一百灵币,现在被你们这么一摔,起码跌了一半价,想活命容易,补足五十灵币。”

    五人同时露出看到曙光的表情,连忙凑钱,这时有一个耿直的还准备争辩雪兔的价格,才开了口就被林宝贵‘啪’地一掌扇得血水横流。

    “五十灵币,航之大哥,您点点。”

    “嗯。”

    不得不说,这几个小子还是很有点私货的,随便一凑就拿出五十灵币来,陆航之大为感慨。

    林宝贵交出五十灵币,露出献媚讨好的笑容,“航之大哥,这,你看,灵币也赔了,我们能不能……”

    “想走?”

    陆航之收下灵币,冷冷一笑,指着不远处的大牛道,“我陆航之的兄弟让你们白揍啦?这不是打我的脸,打朱府的脸么?”

    五人顿时被唬住!

    林宝贵总算上道了,一咬牙,又从口袋里抠出五枚灵币……

    陆航之没接。

    “我兄弟难道还比不上一只兔子?”

    废话!当然比不上!

    林宝贵那眼神那表情分明是这个意思,但是到了嘴边就识趣地吞了回去,苦巴巴地又搜出两盒灵果,十五个灵币,哭丧道:“都在这了。”

    陆航之满意地掂了掂钱袋。

    不错!

    收获二十枚灵果和七十块灵币,算下来都有半块下品灵石了。

    “滚吧。”

    林宝贵五人顿时如蒙大赦,拔腿就跑:

    “唉,等等我啊。”

    “呜呜……”

    一群人边跑边哭。

    大牛至始至终站在那边没动弹,仿佛看电影一样,看着平日里猖狂霸道的林宝贵上缴灵果、灵币,最后差点没把裤子脱掉以示清白,一直憋着笑,直到这时终于忍不住地爆发。

    “哈哈……”

    “笑死我啦!”

    “看他们那样……哈哈……太解气了!”

    陆航之却没有在这里继续引人注目的意思,拎起雪兔就走。

    运气不错!

    回紫云镇的路上就有一爱心泛滥的女修士看中了怀里半昏半迷的雪兔,付了五十灵币带走兔子,陆航之手中灵币也随之激增至一百二十三块,加上二十枚灵果,总价值接近一枚下品灵石。

    然而……

    一想到照顾灵果树需要付出的消耗,陆航之不错的心情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

    钱,不够用,很不够用!

    “得想想别的赚钱的办法才行。”

    陆航之陷入深思。

    不知不觉,又回到了最熟悉的坊市上。

    林宝贵等五个人吓得半死,早就回屋哭去了,坊市上难得的一片宁静祥和……

    就在这时,一行人行色匆匆,擦身而过,为首之人十分面善,口里念念有词:

    “灵酒、灵果、灵谷、灵泉,每样都不能少。”

    “咦?”

    陆航之停住脚步,认出对方正是紫云镇镇守的管家冯儒,负责一应采购事宜,算得上以前的大主顾。

    说起来,紫云镇镇守是仅次于三大家族四大阁老之下的人物,虽然出不得众,但是对于普通修士和修士家族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不过这位镇守平日十分抠门,舍不得从外面采购灵果灵泉,只有在向四位阁老送礼的时候才会外出采购,而且对价格是斤斤计较。

    陆航之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过来。

    十有八九,这位冯大管家是奉镇守的命令上街采购灵果灵泉之类的礼品送给哪位阁老。

    换作以前,自己是不知道详情的,但是昨日三位阁老刚刚议定,定了第四位阁老人选,昨天肯定是阁老会面聚餐,而今天,阁老要去卫营交接碰面,不出意外明天才轮到普通修士上门送礼。

    灵机一动,陆航之将大牛偷偷拉到巷子角落附耳数语,随后塞了个钱包在他手中,让他出面把坊市上能看到的灵果全部收购起来。

    因为临近中午,坊市上的摊位寥寥无几,剩下的灵果本就不多,而且大多品质不是最好的那种,大牛只用了56枚灵币就收上来三盒子灵果。

    除此外,大牛让那几个人回家去跟主家禀报,联系一批存货,将手里的灵币花得干干净净,灵果数量累积到整整九盒。

    可怜的冯大管家在市面上溜达一圈下来发现坊市里的小厮越来越少,灵果一枚不剩,顿时汗如雨下。

    “这下糟了!”

    “镇守大人决定今天晚上拜访新上任的卫营阁老,没有灵果怎么能行?”

    一时间,急得是团团转。

    就在这时,却看到一小厮提着包裹飞奔过来,口中隐约喊着‘灵果’二字,顿时喜出望外。

    不料没等那人过来,就看到一少年将人拦住:

    “有多少灵果?”

    “九盒。”

    “这么少?”

    “那是,昨天朱府宴客,听说把坊市上的灵果高价买走很多,主人说,今年的存货都在这里,就这些了,价格比平日里要贵这么多……”

    大牛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

    “什么?这么贵?”

    问价的人可不正是陆航之?

    “嘘!小道消息啊。”大牛神神秘秘凑近,压低声音,“我可是听说有不少修士打算今天往卫营阁老家里送礼,坊市上的灵果一个不剩,还有人联系到了家里,结果大家都在准备送礼,不卖了!这是最后一批,您再不买,明天说不定就得翻倍地卖。”

    冯儒本来好不容易看到有人卖灵果,火急火燎地凑了过来,正好听到二人对话,登时吓得汗流浃背。

    这可不得了。

    难怪坊市没有灵果,原来灵果被买光了。

    一咬牙,冯儒插到二人中间,咬牙道:

    “这些灵果,我全包了!”

    “三块灵币一枚是吧?给你。”

    丢下一块下品灵石和一个装七十块灵币的小钱袋,站在冯儒后面的两个伙计十分配合地夺过九盒灵果,不给二人反应的机会,转身就走。

    “哼!”

    冯儒洋洋得意,“还好我的机敏果断,不然今天晚上的礼物肯定备不齐。”

    尽管多支付了九十灵币,对一个镇守来说,完全不在乎。

    做成这笔买卖,陆航之并不打算结束。

    刚才的交易虽然有欺骗的成份在里面,但是历来每上任一位阁老都会出现门庭若市的送礼客,偏偏最时尚的礼品里有一项必不可少——灵果!

    灵酒灵茶太贵!

    灵泉无味!

    灵谷普通!

    最好的还是灵果,赏心悦目,甘甜入味,价格实惠,老少皆宜。

    “大牛,立即联系那几个主家,用平日的价格给我收灵果,灵币全部花光。”

    大牛虽然闹不清楚怎么转手灵果就赚了这么多,但向来对陆航之言听计从十分信任,也不多问,专心干活。

    不一会儿就联系到好几家,将灵币灵石换成十五盒灵果。

    此外,大牛还从他的主家手里拿到了十五盒灵果——这几乎是他主家的全部存货。

    二人心情激荡!

    开始守株待兔。

    不一会儿,在二人刻意散布小道消息后,果然坊市上陆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修士的身影。

    都在寻找灵果备礼。

    大牛已经不可能承接掌握局面,特别是在正牌的修士面前提价,那是找死的行为……

    背景在这种时候彰显出效果。

    陆航之亲自摆摊。

    衣襟上的小篆字体异常醒目。

    路过驻留的修士不约而同地在陆航之衣襟位置逗留了一会儿,然后询价。

    “一盒灵果四十灵币,两盒起售。”

    陆航之如今好歹也是一品修士身份,面对这些修士若有若无查探的目光,镇定自若,面无表情。

    “真贵。”

    “算了,来两盒。”

    虽然郁闷,但是他们还真没打算为了区区几十灵币对一个有朱府为背景的小厮发火——在紫云镇范围。

    有了第一个凯子,后面的人顿时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四灵币一枚灵果的售价,三十盒灵果迅速减少。

    有意思的是,眼看灵果即将买光,最后五盒被人以六灵币一枚的价格高价抢走。

    拿着到手沉甸甸的1300灵币,陆航之强忍几乎要狂笑的冲动,拍屁股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