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虐爱:狼总裁PK绵羊妻 > 我饿了,想吃东西(7)

我饿了,想吃东西(7)

        忽然一双手从身后环住他的身体,紧紧抱着他。

        夏木棉用面颊贴上他的背:“我为我以前的过错后悔,我年轻不懂事,没有爱惜自己,我是真的悔了。”

        伊木森用力闭了下眼,狠狠将她的手指掰开:“后悔没有用,谁也不能为你的过错买单!”

        “……”

        “我会做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和义务,”他宣布道,“仅此而已。”

        夏木棉苍白看着他:“给我一个孩子,给我温暖的家,就是生为丈夫的责任和义务。”

        “可惜,你不够格。”

        夏木棉说不出话,有苦难言是这样的滋味。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怎么说服他……

        “只要你给我一个孩子,我就专心照顾孩子,不会这样缠着你不放了。”

        “你还没听懂吗?”伊木森震怒地吼道,“我不会跟一个二手货生孩子!”

        夏木棉的耳朵被震得嗡了一下。

        门外正准备敲门进来的贺秘书也吓了一跳,缓缓退开了。

        伊木森坐回办公桌:“你走吧,我现在不想再看见你。”

        ********************************

        酒吧。

        英俊男人坐在玻璃隔离的隔间里,夹了冰块放进威士忌里,慢慢摇晃。

        他的目光始终透过玻璃看着某个角落——

        夏木棉一气之下跑来酒吧,几个小时了,她不停歇地喝酒,终于如愿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

        朱逸群在一旁陪着她,开解她,终于,见夏木棉身子一趴,摔在桌上……

        萧亦泽霍然起身,走出去。

        一路上,所见他的女人全被他身上震发的气场迷住,暗暗惊讶他生得如此精致的五官。

        “她喝醉了。”朱逸群问BOSS,“现在怎么处理?她说喝醉后不要把她送回去。”

        “为何?”

        “跟姓伊的约定,”朱逸群纳闷说,“第一次听老婆醉了不让归家,让流离在外?”

        夏木棉浑身难受呀,迷糊感觉自己白一双手臂抱起。

        她半瞌着眼,好像是看到萧亦泽了,便以为这是在美国的时候。

        “你来了……”她揪住他的领口,“我好难受,好疼啊……”

        低沉的嗓音温和问:“哪里难受,疼?”

        “哪里、都难受…疼……”

        萧亦泽眼神一暗,开始后悔他的决定。他以为放手让夏木棉去追求她的幸福,却不愿看到她每天都被碰得伤痕累累。

        他小心捧在手里心的珍宝,却不想被人这么践踏。

        夏木棉胸口一浮,想吐的征兆。

        朱逸群提醒:“老大,她要吐了。”

        萧亦泽托起她的背,来不及了,她先吐了出来,弄得一身都是,包括他身上也被弄得都是。

        吐出来的东西味儿很重。

        朱逸群皱住鼻子,忍不住反胃了一下。

        萧亦泽面不改色,腾出一只手帮她擦了擦嘴,大步朝酒吧外走去。

        夏木棉时而昏沉,时而又有些清醒。

        她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是朱逸群:“把她先洗洗吧,这味道实在太重了,估计她醒了自己闻到都要吐。”

        “嗯,”是萧亦泽的声音,“找个服务员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9077/157866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