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一世,梵唱 > 第一章 命运的卷轴(1)

第一章 命运的卷轴(1)

        半年后,喜马拉雅山。

        “七八月的尼泊尔是雨季,也是旅游淡季,”司机用蹩脚的英文在讲解,“人很少……一定要去我给你们介绍的客栈是我好朋友开的……”

        其实这辆车上的四个客人,英文也都很蹩脚。

        两个是俄罗斯人,两个是自幼生长在俄罗斯的华人,蹩脚遇到蹩脚的好处就是,你说的我听得懂,我说的你也明白。皆大欢喜。

        此时,车窗外大雨滂沱,这条通往尼泊尔的国际公路被雨水冲的泥泞不堪。

        说是国际公路,还不如当年在中国西藏时走得盘山路。

        隔着满布雨水的玻璃,温寒的视线落在了路边的背包客,因为大雨,很多人都开始弃车前行,背着各自的大行李包,沿着喜马拉雅山脚前行。

        “我看,马上你们也要下车了,”司机叹气,“印度和中国把尼泊尔夹在当中,什么都限制,印度都不让他们修一条好路。”

        “你是说,印度政府限制?”司机身后坐着的王文浩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追问司机,“为什么印度会限制尼泊尔修路?”

        “尼泊尔三面临印度,一面临中国,年轻人,你明白的,中间这个尼泊尔的路如果修好了,印度人心里不踏实。”

        温寒听着,视线忽然停在一点。

        起初她只看到一个人整张脸都被黑色登山服的帽子遮去大半,在雨里还带着墨镜,像是电影明星一样恨不得遮住所有容貌特征。可是,就在她看他的时候,那人摘下了墨镜,明显是看了这辆唯一在路快塌陷时还强撑着开来的车。

        那双眼睛太特别……

        是那个西藏遇见过的喇嘛?!

        喇嘛还俗?

        不太可能吧?是不是认错了?

        车在泥坑里颠簸震动,她整个人忽然被车颠起来,又重重摔到座位上。她仍旧惦记着那个还俗的喇嘛,回头用目光去搜寻。车已经开过那段路,大雨滂沱,视线模糊,可就在她终于找到他的一霎那,分明看见了他手心里多了一把黑色的枪,对着刚才经过车侧的背包客抬起手臂——

        “啊!”温寒反射性叫出声。

        所有人都看她。

        她语无伦次,瞪着眼睛看窗外。

        可惜车已经转过这个弯,再不见任何的人。

        王文浩拍拍她的肩膀,不知道她是被什么吓到了:“好好休息一下,马上我们就下车,估计要走七八个小时才能到他们的都。”

        温寒仍旧有些难以回神,脑子里全是刚才那副画面。

        听到王文浩说要下车,马上就想到那个拿着枪的还俗喇嘛,万一下车,他追上来怎么办?“我刚看到有人拿着枪。”她紧抓住王文浩的手臂,用俄语小声说。

        身后的同伴阿加西凑上来:“你看到什么?枪?”

        “是枪。”  温寒说,声音有些抖。

        她在莫斯科也见过枪,那个黑帮控制了一半城市的地方,枪并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东西。只是在异国他乡,在喜马拉雅山脚下,忽然看到这样的画面,她会觉得很恐怖。他们是来旅游的,如果真的碰到什么*武装,怎么应付?

        可万一是眼花,那个喇嘛只是拿着什么黑色的东西,而不是枪呢?

        不过因为她的这句话,几个同伴还是紧张了,问司机能不能坚持开车继续前行,司机指着前面已经塌陷的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几个人下了车,都有些紧张,各自背好自己的行礼,顶着雨前行,脚步不约而同都有些快。

        温寒几次想回头看,都被王文浩拦住:“这里的确有*武装,不要回头看,也许碰到了,还能互相当做没看见。”

        温寒见大家如此草木皆兵,也就没告诉他们,自己半年前在西藏见过那个人。

        幸好是在莫斯科长大,对莫斯科的黑帮恶斗多少都见过一些,大家还不至于吓破胆子,只是直觉性地沉默前行。

        如此走了六个小时,就已经到了都加德满都。

        大雨已经停了,四个人一身泥泞,走在这个游客聚集的拥挤城市。温寒并没有按照司机的介绍住客栈,而是找到自己早已电话定好的小客栈。几个人问了好久的路,走进一条狭长的石巷子里,温寒边看着手里的名片,边对着客栈招牌,终于最后停在了角落里。

        她告诉众人:“应该就是这里了。”

        阿加西松口气:“我要洗个热水澡,我要重新活过来,”她边说,边去搭温寒肩,“你会不会看错?不过看错也好,让我把七八个小时的路这么快就走完了。”

        温寒伸手,推开客栈的木门。

        在门轴摩擦的声响,有个小小的男孩子静静抬起头,看他们。

        典型的一张印度脸。

        阿加西笑了,用俄语嘀咕着:“老天爷,我们走了六个小时,又回到印度了吗?”

        阿加西的哥哥朗姆笑着说,“印度人多嘛。”

        身后人小声嘀咕着,温寒已经开始和门童沟通,那个孩子不错,翻着一个黄的本子,找到温寒的名字:“这个?”

        温寒点头:“这里肯定有热水吧?”

        “有。”

        小男孩将他们领到三楼,这里有三间房可住。

        说是二楼已经有人订了房,只剩三楼和四楼,三间房,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要去住四楼。王文浩看着几个人,主动提出自己去住四楼。

        温寒用俄语悄悄对王文浩说:“我誓二楼也一定是空着的,这里是淡季,我问过那些来过这里的人,这时候大部分客栈和酒店都是空着的。这个小孩子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们觉得,这里很抢手。”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狡黠的光,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无比诱人。

        王文浩看着她,应付着:“是吗?”

        他才不在乎客栈是空着,还是客满,他更想和她住在同一个房间。

        他准备在这里找个庙宇和温寒告白,虽然他不信佛,但是温寒是虔诚的佛教徒,他可以迁就她的信仰。最关键是,他从她十八岁守到她到二十岁这一天,已经快没有耐心了。他的夏娃已经有了诱人犯罪的资本,却不肯让人真靠近。

        他暗示了很多次,却没得到近一步的机会。

        温寒,温寒。

        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他要在娶她之前就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再也逃不掉。他如此想着,将温寒送入房间后,在离开前,终于摘下眼镜,很温柔地看她:“洗完澡睡一会儿,我的小温寒。”

        温寒看着他眼底的那很容易看穿的情感,嘴角抿得更深了。

        养母说,王文浩会是个好男朋友。

        温寒很快用热水冲洗干净身体,将头也彻底洗了,用毛巾擦到半干。

        她靠在窗口,一边看着这个无人的巷子,一边想着晚上要吃些什么。她想到了王文浩,实在看不出他有哪里不好,温柔体贴,工作稳定,很爱自己。

        既然一直看得透,如果自己抢先说了在一起的话,他可能会更爱自己吧?

        温寒仍旧有些忐忑,却觉得应该如此,好像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安稳,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安稳生活。算了,不要再犹豫了。

        温寒放下毛巾,换上柔软质地的蓝色衬衫,外边裹着印度买来的披肩,对镜子笑了。

        她出门,走上四楼。

        四楼也很安静,四个房间门都紧闭着。

        嗯……刚才自己先进了房间,也不知道他会住在哪一间?“王文浩?”温寒特地用俄语轻声问,这里应该只有王文浩听得懂俄语,肯定很快就会出来,也不会惊扰别人。

        “没有人吗?”她蹙眉,茫然四顾,看着四个门。

        “怎么会没有人呢?”她继续嘟囔。

        忽然,左后方有动静传来,明显是已经有些老旧生锈的门轴,摩擦着,才能出这种奇怪的声音。

        终于听到了吗?

        她笑起来,转身的一霎那,已经被人捉住手腕,扯进了昏黄的房间里。

        重重的关门声。

        后背撞上了木门,有个高大的身体压上来,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了一种陌生而危险的体温里。她脑子里一片茫白,就被人用唇压住了嘴唇,像是刚才喝过冰川水的舌头不由分说地滑入,缠绕上她的舌头,直入喉咙最深处。

        她想挣扎,有两根指头已经捏住她的喉咙两侧,让她不敢动。

        “嘘……不要叫,不要挣扎,我喜欢女人顺从一些。”

        终于有声音。

        竟然是用俄语低声说着话。

        温寒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力气可以这么大,根本就如同蛇被捏住七寸。不能吞咽口水,不能呼吸,所有生存的希望和感觉都依附在自己的喉咙上,就如此被一只男人的手操控着,深深仰起了头。

        被迫望进一双眼睛里。

        是他……是他……

        她一瞬间浑身都冷了,身体虚弱地颤抖着,因为缺氧,也因为是他。

        半年前沉默不语的雪域高原的出家人,数个小时前大雨中举枪的男人,还有现在已经用手掌撩起她的长裙,轻轻抚摸她大腿内侧的男人。

        他却仿佛忘记了她。

        我在地狱吗?

        这里是地狱吗?

        那双寻常男人不曾有的丹凤眼微微垂下来,审视她,这一瞬,她只感觉他像是风雪中的喜马拉雅山,有着让人不敢仰视的威慑和无法预测的危险。

        她的指甲不断抠着木板门,因为缺氧,开始眩晕,眼前出现大片大片的白光。

        “你真美,”他低声告诉她,“让我神魂颠倒的那种美。”

        他手指竟然开始探寻,从大腿根部滑到最后那层布料之内,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摸索着,滑动着,仔细得像是第一次触摸这种地方。

        认真得如同要画下物品前,熟悉每个角落和构造。

        这个房间很冷。

        他手指很凉,却流连在她最敏感的地方,他仔细耐心的抚摸着,却现她没什么特别的变化,竟然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一样,除了颤抖就是哭。

        反倒是他,身体竟就如此迅地有了变化。

        程牧云从裤子里拉出衬衫下摆,开始解腰带。

        她拼命喘息,吸不到氧气,越是喘息,越是吸不到氧气。

        想要说话,眼泪不停流出来。

        “亲爱的,你怎么一直在哭?”他轻声用俄语喃喃着,如同情人的低语,“或者你喜欢不一样的游戏?嗯?”

        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在佛祖坐下那一条安然酣睡的蛇。

        盘踞在漫长边境线上的那条蛇已经慢慢转醒,居高临下地抬高了自己的身体,微微对她吞吐出了鲜红的信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211/15970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