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一世,梵唱 > 第五章 致命的吸引(2)

第五章 致命的吸引(2)

        他刚才在排水的时候,已经按了洗衣机的启动键。

        老旧的机器正在运转,噪音有些大。程牧云的手指沿着她的锁骨滑下来,停在她心脏的位置:“我会让你这里,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快乐。”

        如果有个你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让人沉沦的男人,在这里,在世界最高峰的脚下,在释迦摩尼诞生的国度,邀请你和他如情人一样耳鬓厮磨。

        期限十日,你愿接受吗?

        得到几百个小时和永远无法得到,你会如何选择?

        程牧云显然没给她留出多少选择的时间。

        凌晨五点二十分。

        他从内锁上了洗衣房的门。

        他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直接将手从她的领口深入,刚才系好的衬衫被他手臂的力量撑开,有塑料纽扣落到地板上的声音。她想抗议,已被他抱起,放到烘干机上。

        接下来的所有,都不再受控制。

        如同他自己所说,他想了她整晚,或者从那天将她拉入房间开始,他就在渴望着更深入了解她的身体:“温寒,温热而寒冷,真是适合你的名字。两个极端,像是尼泊尔一样,临着八千多海拔的世界高峰,国土的另外一段却几乎接近海平线。”

        他撩开她的长裙,时而轻,时而重地抚摸揉捏她裙下的皮肤,目光也在顺着手的移动而品鉴着,温寒微微颤抖,想要并拢双腿:“不要在这里。”

        这里,太容易被人现。

        虽然现在只是凌晨五点多。

        他自喉咙口溢出轻微的一声笑,在她想要抗拒时,低了头,去亲吻她想要遮掩住的地方。

        碰到的一瞬,她的心脏跳得仿佛已不是自己的。

        程牧云用的是她最想不到的方式,在让她体验快乐。而他作为男人,却不可能得到任何纾解……温寒的喉咙开始干涸沙哑,难耐的躁热蔓延在身体四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甚至不敢睁眼再看他。

        连弯曲起来的腿下都是汗。

        ……

        直到最后,程牧云终于抬起头,俯身欣赏她的面部表情:“舒服吗?第一次?”

        她被他所震撼,说不出话。

        初次的,陌生的,难以形容的,一瞬间丧失自我的无意识状态。

        ……

        她看着他,有些茫然顺从,心甚至在这一刻变得柔软,想要无限亲近这个男人。

        *释放后,这就像是本能。

        在这一刻你身边的这个人,就是你最想依偎的人。

        洗衣机忽然出一阵阵提醒声。

        衣服洗完了。

        程牧云笑,用舌尖去缠绕住她的,在她身体从亢奋到疲累的过程里,都在和她一下一下地接吻。他们像是雪地里的某种动物,在安抚着自己累极的伴侣,只是依偎着,舔舐彼此的皮毛。

        这个早晨,当客栈的小门童抱着老板娘的衣服上顶楼时,恰好就看到三楼的女客人抱着已经烘干的衣服,脸颊浮着层异样的粉红色,从顶楼的洗衣房走出来。门童想要避身让开时,洗衣房已经又走出了那位常年住在这里的男熟客。

        门童低头,抱着衣服走上楼。

        余光分明就是看到隐秘的一幕,那位男熟客,拉住女客人的手臂,低头,轻轻含住她的嘴唇。女客人似乎有些紧张,想要躲开,却被他擒住手腕,不得已在男熟客的眼神要挟下,回吻他。

        吻很浅,只有短暂纠缠,女客人落荒而逃。男熟客却是手撑着墙壁,看那个女人的身影跑下楼,等到脚步声彻底远去,他才若有似无地看向洗衣房门口站着偷窥的门童。

        门童果断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走进洗衣房。

        温寒穿着刚才烘干的衣服,回到房间,怀里胡乱抱着的一堆干净的衣服里,包裹着一件脏衣服,这是被他扯断所有纽扣的衬衫。她在离开前还试图找寻过纽扣,找到三颗,还有两颗不知所踪。

        她将衣服放到箱子最底层,想到刚才的一切,整个人都顺着床的边沿,坐下来,她整个人都蜷缩地抱着自己的腿,坐在地板上,背抵床。身体仍旧因为刚才陌生的激情,而有着难以抑制的倦懒感。

        她脸贴在床单上,闭上眼睛,都是顶层阁楼的洗衣房。

        “如果你一直留在我身边,我会让你彻底忘记自己是个伪装的淑女,你身体里的灵魂很不安分,也很诱人。”这是那个男人说得话,像是j□j裸揭穿了她的伪装,她叛逆而渴望危险激情的心,长期被包裹在养父母所灌输的中式教养中,最多只会看一些惊险恐怖小说和电影来释放……

        他……

        她忽然现,她连他全名都不清楚,只听老板娘在昨夜叫他yun。

        听起来是中文音。

        午饭的时候,她和阿加西一起下楼。

        虽然晚了十几分钟,王文浩仍旧有着耐心笑容,和朗姆等在一楼,他看到温寒就站起来,说:“我们出去走走,去看看这里的寺庙,据说他们今天在过节。”

        老板娘慢悠悠地,收拾着昨夜水烟的用具:“尼泊尔一年有三分之一时间都在过节,留在这里,你们时常会过节。”老板娘说话的时候,嘴边有个小梨涡,别有风情。

        朗姆有些手心热:“可惜我们这次只留十天,等明年,不是雨季了,我再来尼泊尔,到时候老板娘你可愿意做向导?”朗姆的英文本就说得不顺畅,这么一有了些*的心思,就更磕巴了。

        温寒听得忍不住笑。

        “哦?只留十天?”老板娘撩起头,“怎么这么急?来这里的路途辛苦,怎么不多留一些日子?我记得你们订房信息是二十天?”

        温寒想到是自己订得房,竟忘了更正信息,不太好意思地笑着解释:“因为我们同行的人,忽然有些事情,所以临时缩短了旅行时间。”

        虽然她也不知道,王文浩为什么忽然改了主意,将二十天缩短为十天。

        老板娘笑笑,挥手说没关系,反正这个时间尼泊尔游客也少,耽误不了什么生意。

        温寒来之前做了功课,今天正好是尼泊尔提吉节的第一天。

        几个人进寺庙,看到到处都是盛装的印度教妇女聚在一起,欢声笑语,载歌载舞,甚至不太顾及不曾停歇的毛毛细雨。阿加西看得新奇,不断扯着温寒胳膊,让她给自己介绍这个节日。“这是为男人祈福禁食的节日,今天狂欢后,明天这些印度教的妇女就会禁食二十四个小时,为自己的男人和家人祈福,最后一天是沐浴日,会彻底清洗自己的身体。”

        “那未婚的呢?”

        “祈祷自己找个好男人,有个幸福家庭。”温寒轻声说。

        身边都是身穿红色沙丽的女人,额头都有鲜红的印记,是进入庙门时被经师点上的。他们站了会儿,现两个男人都不见了,阿加西低声抱怨了两句,在这里玩够了就想离开。温寒从早上到现在都心神飘忽,也不太看得进去这种人文风景,和她离开寺庙。

        两个人走在泥泞的街道上,避开一个又一个水坑。

        回到客栈的那条石径路,竟看到王文浩和程牧云坐在路边一个小西餐厅的门口,身边还有个笑眯眯的男人。温寒的脚步停下,倒是阿加西忽然热情起来,挽着她的手臂,走过去坐下来。

        “啊呀,这里漏雨。”阿加西坐得太仓促,竟然没现座位是湿的。

        温寒仰头看露天雨棚,不是漏雨,而是根本外边这两个座位在雨棚范围外,遮不住。

        程牧云笑,微侧身,对敞开的窗口内的人说了句众人听不懂的语言,不一会儿,西餐厅的老板就跑出来,招呼他们进去坐。

        众人进入餐厅里,挨着街边窗口的位置坐下来。

        温寒身边是阿加西,对面是王文浩,而右斜方就是程牧云。她拿着餐单,尽量让自己淡然的像是从未和他熟悉。

        而程牧云也很如约配合,除了偶尔对她展现出与昨晚狂欢之夜的兴趣,余下的时间,都在应付阿加西的热情。

        “你以前真的是和尚?”

        程牧云笑:“是真的。”

        “为什么又还俗了?”

        “佛法修行有八万四千法门,”程牧云两只手肘撑在桌上,双手搭在一起,用手背托住自己下巴颏,非常认真地看着阿加西,“我选择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修行法门。”

        阿加西被他逗笑:“你这么说,就是还在修行?”

        “没错。”

        “那……如果犯戒怎么办?”

        王文浩微微笑:“阿加西,你问得太隐晦了,让我来帮你问清楚,”他拍了拍程牧云的肩,“你面前的这位美女是想问你,愿不愿意犯色戒?”

        “色戒?”程牧云的余光扫视角落,一闪而过,“忍受j□j痛苦,也是八万四千种苦修的其中一种。”好新鲜的说法,在座的人脸上都显出了对这个话题的兴趣,甚至连程牧云身边的那个男人都觉得很有意思。

        只有温寒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排,继续很温柔地去切牛肉。

        这里的牛肉肉质很老,简直是在考验刀的质量。她起初切下一大块后,放到嘴里,吃了很久才能让肉质松软易食,于是不得不在下一块时,更加卖力,将牛排切得更小。

        “双修呢?”阿加西忽然看温寒,“双修,我们在图书馆看到过。”

        刀砰地一声,狠狠切到了盘子。

        身边两桌的游客都被吓到,看向这里。

        温寒抱歉一笑……

        “双修?”程牧云轻轻重复,“这是个很古老,也很玄妙的词语。”

        王文浩看温寒低头切牛肉,似乎有些不快,请咳了声,避开这个话题,问她们在寺庙玩的如何,阿加西似乎对妇女禁食一整天而为男人祈福非常不满,奇怪地控诉了两三句,不过她也对印度的手绘产生了兴趣。

        因为对印度的水土不服,阿加西错过了这种传统工艺,顺便也自责地说:“温寒也很喜欢啊,可惜她要陪我一起在酒店住着,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会为教外的女人手绘。”

        他们气氛愉快地吃着晚餐,温寒也从一开始的不自在转为习惯,她太习惯把自己掩饰成淑女,将所有心底的秘密藏在最深处。

        程牧云比她更加坦然。

        王文浩时不时低声和温寒说话,询问她昨晚可睡得舒服。“就是有些潮湿……”温寒说,“如果床单和被子也能烘干就好了。”

        “是熟客的话,完全可以,”程牧云好心提醒,“老板娘的房间有个仿俄式的壁炉,她可以帮你烘得干燥温暖。”

        “真的吗?”阿加西兴奋追问,又遗憾地反应,“可惜……我们都不是熟客。”

        他仍旧用手背撑着自己的下巴,在笑:“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结果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程牧云暗示他们不要声张,免得被其它住客都知道。他甚至还好心地帮两位女士亲自拿过去,王文浩倒是没那么娇气,婉拒了。朗姆后来在晚上知道这件事,越不快,提醒阿加西小心这个男人:“他的眼神有毒。”

        阿加西嘲笑朗姆:“你不过是看老板娘对他特别,吃醋罢了。我誓,他一定会是我的,而你就尽管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小狐狸吧。”

        阿加西志在必得,甚至追问为什么王文浩会忽然和他坐在一起吃饭。

        王文浩随口说走散了,碰到程牧云邀请自己的用餐,也就没拒绝。

        “看啊,你一个男人都拒绝不了,何况是我们女人,”阿加西笑着,揽住温寒的肩,“温寒,他应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她说着,还去瞄王文浩。

        温寒咳了两声。

        她坐在阿加西的床上码放扑克牌,王文浩本站在她身后,觉她竟然出了顺序差错,下巴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轻声说:“错了。”

        温寒肩略微一沉,感觉王文浩的气息在耳边。

        下意识躲开,扔掉手里的纸牌,跑到窗边去看街景。

        她脑子里的都是程牧云从自己房间取走被褥时说的话:“晚上我会到你房里。”

        怎么可能,这么明目张胆……

        到晚上十一点多,程牧云终于抱着被褥来还给两位女士。他先敲开阿加西的房门,阿加西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下,接过被褥,觉老板娘还很体贴地在被褥外裹上了一层布,很是惊喜。“温寒的呢?”阿加西现他只拿来这么一套。

        “快好了,一会儿老板娘自己会送过来。”

        阿加西目光闪烁,嘴角扬起来,她忽然就凑到程牧云耳边,怀里的棉被虽然隔开两个人的身体,但是她的脸却凑得很近:“谢谢你。”

        程牧云慢悠悠地退后,笑。

        阿加西以为他会收到自己的暗示,在这个深夜,可惜这位让人迷醉的男人似乎并没有表示出特别的热情。她恋恋不舍,关上房门。

        程牧云站在昏暗的走廊里,慢慢地走近温寒的房门。

        手掌轻轻按住那层木板。

        房门忽然就被打开了。

        温寒手攥着门柄,心慌意乱地看着他背对着灯光的脸,刚才他和阿加西的对话她听到了,立刻就走到房门口,她怕他敲门,怕被人听到。就如此贴着门,听到细微的脚步声,立刻就打开来了,可是当人影和走廊灯光投进来的一瞬,她却现,自己如此做更像是在迫不及待地等候着他。

        他走进,她退让开。

        所有的动作都悄无声息,她退得太多,撞到半人高的衣架,下一秒,衣架就被程牧云扶住,他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按下门锁。

        程牧云去摸她的头,将束缚着头的丝巾扯开。夜深人静,他轻轻低声用中文和俄语混杂着叫她的名字,用手在她身上纵火:“整个白天你都晃在眼前,真是在考验我的意志力,明天留在这个房间里,不要去理会你那些无聊的朋友,”他说,“和我在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211/15970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