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11凡尔赛玫瑰

11凡尔赛玫瑰

        日本东京,英德学园,

        晴朗的天空像是清透的蓝水晶,漂浮的几丝云带着如纱轻抚而过的浪漫,真是一个好天气啊……丹羽姐妹办完手续之后便从学园理事长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因为理事会已经得到了道明寺枫的知会,所以关于丹羽琉月入学手续的办理那是一路开了绿灯。然而对于丹羽琉璃的转学手续,理事会也在意思意思规劝阻拦一下后就通过了。

        趋利避害是上流社会人群的本能,对于丹羽家两位小姐的地位和分量,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分辨得出来。比起丹羽家不受宠的私生二小姐,被丹羽家主视为掌上明珠的丹羽大小姐才是他们在意拉拢的存在。在手续办理的过程里,丹羽大小姐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从容,而丹羽琉璃隐晦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略过了英德环境,金眸深处闪过一丝了然和唏嘘。

        一路上余光注视了自己妹妹的丹羽琉月看着丹羽琉璃遮掩得并不成功的眼神,微微挑眉,蓝瞳冷冽,径自将心中隐隐浮现的猜测一点点压下去。

        办理手续的过程一直都很是顺利,结束之后,丹羽姐妹也顺势离开了学园理事长的办公室。提步行走在英德教学楼的走廊上,丹羽琉月眉目冷凝,迈步优雅;丹羽琉璃始终落保持后丹羽琉月小半步的距离,视线还无意识地四下打望,直到……

        “花、花泽学长,等等我!”

        走到了楼梯口的地方,丹羽琉月停住了,眯眼微睨着从楼梯上走下的一双男女,深蓝色的眼瞳变得冰冷犀利……同样停滞住脚步的还有花泽类,当他随着楼梯转过身看到丹羽姐妹之后,水晶般的紫眸里酝酿起了风暴。

        就在两人眼神的对视间的打量,周围的气压似乎在一点点凝滞,丹羽琉璃站在丹羽琉月的身后,视线在触及花泽类的时候变得复杂起来,那双柔和潋滟的浅金色眼眸里闪烁过惊喜,怔然,黯淡,失落,自嘲……最终,归于沉寂。

        她怔怔地看着他,带着欲语还休的惆怅与落寞,低眉垂间长睫挡住了眼底的情绪,或许曾经的痴心也不过是年少一时片刻的心动,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会痴心错付的丹羽琉璃了。

        “花泽学长!”

        牧野杉菜气喘吁吁地追来,清秀的小脸因为快的追赶飞上了浮红,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青春的魅力。花泽类脚步蓦然的停滞也让牧野杉菜停了下来,抬眸一看现让花泽类停步的竟然是那个在静学姐宴会上给她难堪的丹羽琉月。牧野杉菜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而当她看清站在丹羽琉月身后的清丽脱俗女孩时,牧野杉菜的脸色更加难看。想起丹羽琉璃对花泽学长的心思,杂草小姐的眼神变得极其忿恨和不悦。清脆的嗓音因为配上了她特有的高亢分贝而变得尖利刺耳,杂草小姐恶狠狠地瞪向了丹羽姐妹,手指还很无礼地指着丹羽琉月,

        “你!是你们!你是那个讨厌的……!”

        不等杂草小姐将话说完,花泽类便开口打断了她的话,王子一样的少年眉宇轻蹙,冷凝的眼神盯着丹羽姐妹,启唇的清音虽然磁性迷人却带着莫名的寒意,

        “丹羽琉月……”

        丹羽琉月眉梢轻挑,那逐渐降临的冰冷气场似乎要将整个空间冻结,冷眸睨着眼前的两人,眼神晦暗不清,

        “花,泽,类。”

        再次对峙而起的强大气势让整个空气里充满了风雨欲来的窒息感,仿佛一个刺激就能引爆整个紧张的环境。惊惧于这样的压力,牧野杉菜忍不住挪步躲在花泽类的身后,眼神躲闪着诺诺不语;丹羽琉月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家姐姐和花泽类,心中担忧不已,

        姐姐?花泽学长?

        ……

        藤堂静没有在藤堂宗信那里得到自己上“诗云”秀场的承诺,花泽类和藤堂宗信的先后的隐晦拒绝都让这位一直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殿下感到了委屈。她想不明白,不就是一个秀场吗?类和阿司他们以前帮她找的秀场还少了吗?为什么这次涉及到司空家,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了呢?

        藤堂公主感到委屈不满,然而在这基础上更让她觉得火上浇油的是爸爸竟然自顾自地提出让她和类订婚!订婚?她和类?怎么可能!

        她和类明明就不是那种关系,她也不喜欢类,她只是把类当弟弟照顾,为什么大家都要误会他们应该在一起呢?勉强是不会有幸福的!这不仅是对她不尊重,对类也不公平!

        想起了近日来的诸多烦恼,藤堂静忍不住将皱起的眉头揉开,心中认真思索了一番,她决定她应该去和类说清楚,他们不能订婚。类是那样温和的一个人,他一定能够了解她对他的苦心的!

        但是……在这之前……藤堂静不禁握紧了拳头,浅灰色的眼瞳抬眸看着眼前名为“环球星耀”的大厦,眼里精光大放,心中狠狠地为自己鼓气。

        “环球星耀”是司空家旗下的娱乐公司,而这次“诗云”的秀场便是由“环球星耀”旗下的艺人来走台。而且司空家也传出了风声,在这次“诗云”的日本秀场里,司空二少司空耀这个奥斯卡影帝会亲自降临压轴……如果她能得到司空耀的青眼,司空耀一定会愿意让她走上“诗云”的秀台。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获得了“法国妙龄小姐”的优秀mode1啊,司空耀肯定不会让“诗云”的秀场错过她这个自信美丽的藤堂家公主的。

        想着,藤堂静嘴角扬起了最亲切迷人的笑容,昂挺胸走进了环球星耀大厦……

        ……

        怎么形容丹羽琉月和花泽类的眼神厮杀的冷漠对峙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狭路相逢勇者胜?

        不,都不是!

        无论是丹羽琉月还是花泽类都是很理智的人,虽然内心对对方很有间隙,但是从小培养出的贵族素养不会允许他们轻易泄露出自己的思绪。不管漠然对视的眼神拼杀里有着多么强烈的血雨腥风,对视一瞬后,两人先后将目光移开。

        淡然从容地迈起步伐,之前的眼神拼杀仿若是一场虚幻一般。丹羽琉璃有些傻眼了,呆呆地跟上了自家姐姐的步子,一张清丽的小脸下满满都是问号加感叹号,难道之前紧张犀利的眼神厮杀只是她的错觉?

        四大家族盘踞日本本土的庞大权势让丹羽琉月忌惮,丹羽家所向披靡的新锐之势又何尝不是让花泽类不得不权衡利弊了呢?经过了一瞬的气势对抗,丹羽琉月和花泽类都选择性地将自己的锋芒收回,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算对对方看不上眼,他们的战场也不在这里。

        所以,花泽类和丹羽琉月都径自漠视对方提步离开,刚刚还冰天雪地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温暖如初,看起来貌似是虎头蛇尾的结局,可是……真的会是狗尾续貂的结局吗?

        丹羽琉月和花泽类都是理智的人,丹羽琉璃也是听从姐姐意思的乖乖女,但是……习惯于站在高处执子博弈的人们都忽视了杂草小姐和上流社会人群截然不同的行事作风!敢于反抗强权不屈不饶的杂草小姐真的不会因为宴会上的难堪对着丹羽姐妹叫嚣?

        ——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我不得不说,骚年,你真是太单纯了!

        当除了花泽类的剩下F3来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平民女孩不畏强权勇敢地对着世家大小姐跳脚指责,清秀的小脸上全是因为怒色浮起的涨红,

        “不要以为你是大小姐就了不起!”

        “我不是你能够随侮辱的人!”

        “我是不会屈服的!”

        “……”

        零零星星的传来的声音让F3的眉宇同时皱了起来,快步上前站定,刚刚听到牧野杉菜涨红着脸斩钉截铁的正义宣示,“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对着你屈服的!”

        “牧野?”花泽类秀气好看的眉毛皱起,虽然他很感激她的出头,但是这样的行径还是太失礼了。

        听到了花泽类的声音,牧野杉菜目光灼灼地看向他,一双乌黑的眼眸亮得惊人,握起拳头,满满都是打气的语气,“花泽学长,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向她低头的!”

        花泽类即将开口的话语一滞,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诡异的感觉,牧野她对着丹羽琉月说的话……怎么跟她和阿司宣战的时候那么相像呢?

        无独有偶,西门和美作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抽抽嘴角,丹羽桑好像被牧野杉菜划成跟阿司一样的邪恶势力了?!

        丹羽琉璃眼睁睁地看着牧野杉菜对着自家姐姐的指责跳脚,眼里有着意料之中的了然,抹去额上的冷汗,丹羽二小姐心中默默吐槽着杂草小姐果然如传闻里的“不畏强权,勇敢倔强”。

        看着牧野杉菜如一个勇敢的斗士一样对着丹羽琉月叫喊,道明寺司的心中再次地震撼了,原来她真的不一样,不会对着任何人卑躬屈膝……

        就在现场各人心中想法不一的时候,丹羽大小姐冷冷睨着牧野杉菜的“正义叫嚣”,十几公分的身高差距几乎是让丹羽琉月以高高在上地姿态俯视着杂草小姐,直到杂草小姐宣示完了自己的一套“不畏强权”的理论,丹羽琉月这才淡淡地开了尊口,

        “你说你不会屈服?”

        那冷淡到空寂的语气几乎是让杂草小姐一阵火大,F4不动声色地看着丹羽大小姐,各自的眼底都闪烁过不同的暗色。

        牧野杉菜像是一个正义斗士高昂起头,语气满满都是对于强权的不屑,义正言辞道,“你不过是仗着有个好出生才能欺负别人,其他人会害怕你我可不是不会害怕,我是最顽强的杂草,所以我一定不会屈服的!”

        对于杂草小姐的“正义宣言”,丹羽琉璃汗了,牧野杉菜果然如她意料之中的“勇敢正直”!

        花泽类眼神微闪,水晶般的紫眸里精芒一闪而逝。西门和美作眼神对视一眼,嘴角浮起了心照不宣的微妙弧度。道明寺司睁大了眼,目光看向牧野杉菜更加灼热。

        然而丹羽大小姐似乎对杂草小姐的“正义宣言”感到嗤之以鼻,她连将一个正视的眼神放在牧野杉菜身上都欠奉,嗓音清妙,冷冷反问,“牧野桑,我觉得你需要先明白一个问题……”莫名拔高的声调冷肃得犹然让人的脊背生起一阵寒意,“你的屈服对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笑话,本小姐什么时候需要要你的屈服了?嗯?”别太看得起自己!

        就在牧野杉菜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时候,F4一行也愣住了,道明寺司张大了嘴巴,懵了,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在他和牧野杉菜的交战里,他怎么没想到这样反驳牧野杉菜的“正义宣言”呢?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和牧野杉菜杠上给自己找不自在,他是有多蠢啊……

        漂亮!关于丹羽大小姐和杂草小姐的矛盾,西门和美作笑着耸肩表示他们只是围观党,不过……这丹羽大小姐果然是言辞犀利狠辣啊!不声不响间就下套将牧野杉菜整个人批驳得体无完肤!看看人家丹羽大小姐轻描淡写的态度,再看看牧野杉菜目瞪口呆的错愕。西门和美作感到很圆满——谁说不是呢?你杂草小姐不畏强权高昂起头颅不愿意人家丹羽大小姐臣服……可是,人家丹羽大小姐哪里会需要你一个一无是处的平民的屈服?跟她计较都是掉份儿!

        丹羽琉璃瞠目结舌了,反应过来后漂亮的金眸变成了星星眼,眼里只剩下对自家姐姐滔滔不绝高山仰止的崇拜!心里的小人儿欢快地摇着旗帜,gJ!就算杂草受到F4(?)青睐又怎么样?哪里比得过自家姐姐威武无双!

        牧野杉菜的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指着丹羽琉月,声音尖刻,“你、你……!”

        暗红色的影子刷得闪过,戾气直逼牧野杉菜,“啪!”赤红赤红的鞭影甩在了牧野杉菜面前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丹羽大小姐冷冷地收回了鞭子,眼神冷得都能飞刀子,“牧野杉菜,本小姐有言在前,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冷哼一声,丹羽琉月的余光不着痕迹地瞥了已经愣住的F4一眼,明眼现了道明寺司在她挥出鞭子时捂着胸口表情僵硬;花泽类眼色一暗,眉宇轻蹙;西门美作纷纷咽了口口水,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心中默默冷汗,虽然他们是喜欢美人,可是这美人要是不那么凶悍就好了……

        “琉璃,走吧!”

        “嗯?嗨!”

        丹羽大小姐提步即走,再次给花样的主角们留下一个潇洒而曼妙的背影,丹羽琉璃紧紧跟上,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阳光漂亮。

        “你!”直到丹羽姐妹提步离开,牧野杉菜才从深深的耻辱里醒悟过来,一张清秀的小脸因为愤怒已经变得绯红异常,气吼着,“你给我站住!”

        牧野杉菜气急着跳脚追了上去,然而因为急怒忽略了脚下混乱的脚步……

        一个突如其来的绊倒让在场的人们都没反应过来,道明寺司转身看着突兀扑向他的牧野杉菜,愣了;西门美作花泽惊愕的瞳孔缩紧……

        “噗咚!”

        牧野杉菜和道明寺司都瞪大了眼睛,脸上浮上了羞红,双唇紧贴的柔软触感告诉他们这并不是在做梦,花泽懵了,西门懵了,美作懵了,连听到声响回头的丹羽姐妹也懵了——

        身体贴合到几乎没有了一丝缝隙,牧野杉菜暧昧得倒在了道明寺司身上,两人接吻了!!

        丹羽琉璃深深地吸口气,眼神幽幽地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我的天!”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