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17一泓琉璃月

17一泓琉璃月

        一眼望去满是绵延起伏的绿意,微风徐来,带着一*翻涌的绿浪。轻井泽的天空蓝得空灵,就像一块澄净漂亮的蓝水晶。清新而湿润的空气,隐隐地还能闻到新鲜的花草香和土腥味。

        丹羽家庄园的马场内,

        丹羽琉月身着一身帅气鲜亮的骑士装,镶嵌金色双排扣的红色上衣,深蓝色的长裤将她漂亮的腿型勾勒得修长笔直,一双蹬亮的黑色长筒马靴,肩上的金色流苏带出了一分潇洒肆意。踩上马镫,悠然得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枣红色的骏马打了一个漂亮的响鼻。

        勒紧了缰绳,丹羽琉月驱使着骏马悠然走到丹羽琉璃的面前,面色虽然冷淡,但那深蓝色的眼瞳深处似乎闪过了几丝戏谑的笑意。

        “琉璃,还不上马?”

        视线内,丹羽琉璃一脸苦大仇深地望着她眼前一匹肌肉线条优美的白色骏马,虽然穿着和丹羽琉月如出一辙的漂亮骑装,但是清丽开朗的丹羽二小姐愣是穿不出丹羽大小姐那身高贵潇洒英姿飒爽的气质。

        丹羽琉璃抬眸地看了看自家美人姐姐骑在马上的潇洒英姿,再看了看她和面前这匹高大帅气的骏马的距离,一张清丽的小脸上满满都是纠结。

        白色的骏马顺从地被马场的侍从拉住,侍从一边在喂着马儿吃草,一边眼神鼓励着自家第一次骑马的琉璃小姐,作为教授琉璃小姐骑马的中岛管家更是以身作则地上了另一匹黑色的骏马,好脾气地为丹羽琉璃一次次地做着示范,似乎看出了丹羽琉璃潜意识里的惧怕,中岛林二翻身下马,将黑马的缰绳交给了一旁的侍从,嘴角笑意得体自然地走到丹羽琉璃面前鼓励着她,

        “琉璃小姐,别担心,伊丽莎白是个漂亮的姑娘,她的脾气一向都是很温顺的!”

        说着,中岛林二轻轻抚了抚了白色骏马的脖颈,名叫伊丽莎白的白色骏马似乎为了应和他所言非虚一样,舒服地打了个响鼻,亲昵而温顺地靠着中岛林二蹭蹭,长睫毛下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更是眨呀眨呀眨,中岛林二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朗,语气温和不已,

        “伊丽莎白,乖孩子~~”

        丹羽琉璃好奇地看着中岛林二和伊丽莎白的互动,小心翼翼地挪到他们旁边,漂亮的琥珀金眸子同样眨呀眨,“她叫伊丽莎白吗?”

        中岛林二轻笑颔,“是的,琉璃小姐!”

        丹羽琉璃靠近伊丽莎白,伸出手去摸伊丽莎白脖子上漂亮的鬃毛,伊丽莎白抬眸瞟了瞟她,然后就低下头接着吃草,丹羽琉璃囧了囧,为毛她觉得她在伊丽莎白晶亮的大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鄙视……她,丹羽琉璃,被一匹母马鄙视了……

        就在丹羽琉璃僵直的瞬间,伊丽莎白靠着中岛林二的动作更加亲昵了,而那她飘向冷冰冰的丹羽大小姐的眼神似乎流露出了些微怯许……

        丹羽琉璃差点没风中凌乱,心底狠狠地咆哮着,不带这样的啊~~连马都用有色眼光看人~~!

        憋着一口气,恼羞成怒的丹羽二小姐终于找到了伊丽莎白的马镫,在中岛林二和众多侍从鼓励的目光里,以及自家美人姐姐蓝瞳里露出的细微期许里,气势汹汹地准备翻身上马,可是……

        我爬我爬我爬爬爬……丹羽琉璃脸红脖子粗地一脚踩着马镫,八爪鱼一样攀在伊丽莎白身上,爬了老半天就是爬不上马鞍。

        直到伊丽莎白已经优哉游哉地将侍从手里的草料吃完,打了个满足的饱嗝,丹羽琉璃一慌之下彻底从伊丽莎白身上栽了下来,丹羽大小姐无力扶额,心中忍不住吐槽着,这不会骑马栽得如此难看的白痴货绝对不是本小姐的妹妹,绝对不是本小姐的妹妹,绝对不是本小姐的妹妹……

        栽得太难看了!连着中岛林二在内的众多侍从们都忍不住满脸黑线。

        摸摸摔疼的pp,丹羽琉璃死死瞪着据说脾气温顺的伊丽莎白,拍拍屁股爬起来,哼,她才不会让一匹母马看不起呢!

        在在场众人囧囧有神的目光里,再接再厉的丹羽二小姐很好地向众人诠释了什么叫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坚韧不拔……看着丹羽琉璃坚持不懈地和伊丽莎白过不去,丹羽琉月驱马走到中岛林二旁边,默默飘出一句,“中岛,琉璃真的是爸爸的女儿吗?”她真的不想怀疑丹羽家一向聪慧的基因有问题?

        中岛林二内心囧了囧,随即彬彬有礼地颔行礼,“大小姐,听我叔叔说,十五年前,他是亲自看着琉璃小姐出生的!”意思是琉璃小姐确实是大小姐你的亲生妹妹无疑!

        丹羽琉月默了默,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那一定是琉璃那个亲妈的的基因不好!”不然她丹羽家的血脉怎么会连学个骑马都那么囧!安迪和她学骑马的时候可是一骑就会啊!

        中岛林二的内心再次囧了囧,沉默着勉强自己绷着一张完美可亲的执事脸……

        就在丹羽琉月和中岛林二闲谈的时候,一阵嘶鸣声传来,伊丽莎白脖子一昂,悠悠然然地踏着马蹄,“啊!”丹羽琉璃惊叫了一声,回忆起中岛林二之前教授的技巧,赶忙拉住缰绳,直到伊丽莎白安静下来,丹羽琉璃才露出了阳光明媚的笑容,对着丹羽琉月和中岛林二招手,

        “姐姐,中岛,我成功了!我可以上马了!”

        中岛林二的脸上浮现了明显欣然的情绪,颔轻言,“琉璃小姐,恭喜!”

        丹羽琉月再次踢踢马镫,胯|下的枣红色骏马听话至极地走到伊丽莎白和丹羽琉璃旁边,枣红色的骏马和雪白色的骏马亲昵地蹭在一起,丹羽琉璃眨了眨眼,好奇地问道,“姐姐,你的马叫什么名字啊?”

        丹羽琉月轻抚枣红色的马鬃,嘴角轻扬,“他叫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大帝?英国历史上唯一能称得上大帝的君主?英国海军之父?”

        丹羽大小姐淡淡地瞥了自家神色诧异咋咋呼呼的妹妹一眼,轻应一声,“嗯!”

        下一刻,丹羽琉璃就笑容欠抽地拍拍伊丽莎白的脖子,俯下身贴在白色骏马的耳边说道,“呐,呐,伊丽莎白,原来我以为你是最厉害的那个才叫伊丽莎白的名字啊,没想到姐姐马的名字不但是你祖宗,连人家的名字都是英国君主里最厉害的那个,啧啧,伊丽莎白,你不够给力啊!”

        话音未落,伊丽莎白不满地嘶鸣一声,马蹄踏在地面上“哒哒”作响。

        “琉璃小姐,拉紧缰绳稳住!”眼见丹羽琉璃身体不稳,中岛赶忙出声刷新存在感。

        丹羽大小姐拉紧缰绳,稳住胯|下枣红色骏马的不安,蓝眸闪过一丝冷冽的精芒,冷声吩咐道,“琉璃,身体下俯,重心下沉,两腿夹紧!”

        “……是!”

        或许是因为伊丽莎白的脾气真的温顺,在丹羽琉璃遵照着丹羽琉月和中岛林二的嘱咐做到后,伊丽莎白很快就安静了下来,眼见丹羽琉璃几乎能够在马上随意动作之后,中岛林二松了一口气,再次翻身上了黑马,开始慢慢教授丹羽琉璃怎样驱马,或是走,或是停,或是奔跑,每一个姿势和动作都被他做得优雅韵律一丝不苟。

        看着丹羽琉璃跟着中岛林二慢慢进入了状态,丹羽大小姐心中终于满意地点头,看来琉璃虽然笨了点,却也不是无药可救的嘛!

        勒紧马缰,阿尔弗雷德很快就嘶鸣一声,转身顺着马场的跑道奔跑起来,四百米一圈的跑道,丹羽大小姐骑在马上,嘴角轻扬起微妙的笑意,番红色的长随风扬起,一双深蓝色的眼瞳晶莹透亮,远远看去,就像一幅唯美的画一样。从来都冰冷彻骨的丹羽大小姐竟然会露出这样自信绝然的笑意,丹羽琉璃有些失神了,目睹自家美人姐姐踏马疾行的飒爽英姿,眼里隐隐地流露出了羡慕,嘴里不禁喃喃出声,“姐姐,真的好厉害啊……”

        中岛林二踢踢马镫,驱马到了伊丽莎白旁边,“琉璃小姐,只要你努力练习的话,早晚都会和大小姐一样的!”

        “嗯!”丹羽琉璃点头笑了起来,摸摸伊丽莎白的马鬃,“伊丽莎白,我们一起努力啊!一定要追上姐姐和阿尔弗雷德他们呐!”

        “嘶~~”伊丽莎白响起了一阵悠扬的嘶鸣声,似乎是在应和丹羽琉璃的话一样!

        这是伊丽莎白在表达善意吗?丹羽琉璃眨眨眼,对着伊丽莎白粲然一笑,踢踢马镫,“我们走吧!伊丽莎白!”

        话落,不顾丹羽琉璃的大呼小叫,伊丽莎白便跨过了走的阶段直接过渡到了慢跑,中岛林二看了看自家大小姐的英姿过人,再看了看琉璃小姐的各种蠢挫,无奈地叹息一声,胯|下的黑色骏马默默地打了给响鼻跟骑马的人应和了下,很快中岛林二就驱马追上了丹羽琉璃……

        一个上午的练习,丹羽琉璃终于能够自己独立驱使伊丽莎白慢跑了。

        就在丹羽琉璃骑在伊丽莎白身上围着围栏跑圈圈的时候,丹羽大小姐让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跑了一上午,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想起之前她在中华街的一行,手中无意识地玩着暗红色马鞭,深蓝色的眼瞳深处的一片暗色。

        “克莱伊小姐,幸会了!”

        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银蓝色的眸子里透出的是骨子里的霸道和冷漠,迹部景吾露出的神色和她是如出一辙的怔然。不过他的惊讶的,她是惊吓的!

        ……

        不管是迹部景世意味深长的目光还是迹部景吾眼含探究的视线,丹羽大小姐一概都是冷傲地屏蔽之。回到家之后第二天就带着琉璃来了轻井泽进行世家特训,也不管还在东京的迹部大爷的内心浮现的情绪是怎样的复杂纠结。

        无论如何,丹羽琉璃的世家训练是正式开始了,在和中岛一起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之后,骑马就成了琉璃必须攻克的第一道难关,剩下的嘛,那就慢慢来……她不急的!

        就在丹羽大小姐还在思索之中的时候,伊丽莎白忽然惊惧至极的嘶鸣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

        “一球入魂!”

        空中一道黄色的影子像带了火一般燃烧着从马场外的树林里穿了过来,风驰电掣的度飞射向了伊丽莎白和丹羽琉璃,惊马之后,丹羽琉璃求救的惨呼很快就传来——

        “啊!姐姐救我!”丹羽琉璃不禁惊叫起来,心中泪流满面,完了,这次绝对要摔了!

        “琉璃!”

        “琉璃小姐!”

        “……”

        眼见自家妹妹就要像倒栽葱一样摔下马,丹羽琉月蓝瞳一凛,双腿一夹,骑着阿尔弗雷德疾驰而来,手中马鞭一甩而出勾住了丹羽琉璃的纤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方向,中岛林二驱马追上了受到惊吓的伊丽莎白,一个救人,一个追马,中岛和丹羽大小姐的配合堪称默契十足。

        丹羽琉璃被自家美人姐姐一鞭子送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马鞍上,紧紧抱住了自家姐姐的纤腰,丹羽琉璃脑子里还有些充血地眩晕,

        “琉璃,没事吧?”

        丹羽琉璃急促地喘着粗气,“我、我没、没事……”

        似乎从丹羽琉璃的声音里她只是受了些惊讶,丹羽琉月终于转头看向了造成琉璃差点坠马的“罪魁祸”,黄色的网球翻着毛边落在了地上,鲜明而直接。

        马场树林外同时传来了少年们活力十足的声音,

        “长太郎,你到底把网球打到哪里去了?”

        “啊?向日前辈?”

        “切!岳人你闭嘴!”

        “……”

        当矮树林被分开,一个俏皮的桃红色妹妹头伸出来的时候,那一瞬间,丹羽琉月浑身上下冷气直降,直逼六月飞霜的冰冷气场立马就让妹妹头抖了抖,张大了嘴巴看着马场内众人,妹妹头开口,“你们……”是谁啊?

        话未说完,丹羽大小姐冷得渗人目光像刀刃一样狠狠地朝着向日岳人刮去,声音也冰冷得吓人,马鞭一甩就将网球勾在了手中,“这是你们的网球?”

        可能是小动物天生对于危险的直觉,向日小猫被丹羽大小姐的冷脸吓得快哭了,“嗷嗷,迹部,侑士,长太郎……救命啊啊啊!!!”

        惊天动地的惨呼声响起,就在丹羽大小姐默默揉了揉被震得疼的耳朵反省自己有那么可怕的同时,隔壁迹部家庄园网球场里练习网球的冰帝网球部和青学网球部的正选队员们神色瞬间凛然,

        “向日?”

        “岳人?”

        “……”

        一定出事了!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