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18一泓琉璃月

18一泓琉璃月

        听到了向日岳人的惨呼声,正在网球场练习网球的冰帝网球部正选队员和青学网球部正选队员神色同时凛然不已,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闻声就朝着向日小猫惨叫的方向赶去!

        ……

        坐在阿尔弗雷德的马鞍上,丹羽琉璃从丹羽琉月身后伸出小脑袋,眨眨漂亮的琥珀金的眸子,先看了看被自家美人姐姐吓得瑟瑟抖的桃红妹妹头,再目光锐利地从眼前的少年们里拎出了自己认识的那个,眼含诧异,“长太郎,你怎么在这里?”

        “琉璃?”凤宝宝显然也吃了一惊,仔细一看现马上来人是丹羽姐妹后,凤长太郎脸红着腼腆笑了,“丹羽前辈,你们也来轻井泽了?”

        丹羽琉月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之前被“一球入魂”燃烧得粗糙不堪的网球还在她白皙修长的指间转动着,气氛莫名地冷寂了下来。深蓝色的眼瞳冷冽幽深,犀利的目光逼向了刚刚第一个冒头的向日小猫,眼神压迫力十足。显然,可怜的向日小猫是被丹羽大小姐误认为差点害得琉璃坠马的罪魁祸了!

        向日小猫莫名一抖,缩啊缩啊缩到了冥户亮和凤长太郎的身后躲着。黑色的猫眼里泪光闪烁,在丹羽大小姐冰寒杀气的压迫力下,向日小猫揪着凤宝宝的衣角几乎是欲哭无泪,呜呜呜~~这个女生的气势好可怕啊好可怕!要被杀了!要被杀了!迹部,侑士,你们怎么还不来救我们啊啊啊!!

        然而丹羽琉璃却像完全习惯了自家美人姐姐时不时的冷气袭击一样,自动忽略了向日小猫的泪眼汪汪和冥户亮的一脸忌惮便秘,自顾自地和凤宝宝聊得欢快,“嗯,我们是今天早上到的,姐姐在教我骑马呢!你们呢?是在打网球吗?”

        眨巴眨巴漂亮的琥珀金眸子,丹羽琉璃眼含期待地等着他回答,不比丹羽琉璃笑得一派阳光纯然,丹羽琉月终于将摄人的目光从向日小猫转到了凤宝宝身上,冷冽的蓝瞳里自然流露出让凤长太郎解释她手中这个网球的事。

        来不及回答琉璃的问题,凤宝宝尴尬地摸摸后脑,弱弱举手对着冷气狂飙的丹羽大小姐解释道,“那个,丹羽前辈,刚刚的网球是我打的,不关向日前辈的事……”

        “你打的?”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却莫名地让人觉得脊背生寒。丹羽琉月蓝瞳一闪,干净利落地翻身下马,阿尔弗雷德轻嘶了一声,马蹄踏在地面上出“哒哒”的声音,连着丹羽琉璃坐在马鞍上也身形不稳地晃了晃。丹羽琉月转身拉住丹羽琉璃的手,示意她下马,丹羽琉璃点点头,在马鞍上调整着自己的姿势,战战兢兢地随着自家美人姐姐扶持的助力爬了下来。

        凤长太郎咽了咽口水,乖乖点头,“是……是我……我的球!”

        丹羽大小姐的眼神依旧冷淡无波,径自走到向日小猫之前突兀惊现的矮树林前,拨开树丛——视线内,距离丹羽家庄园马场五十米开外的网球场外围的铁丝网上有一个明晃晃的洞口,丹羽大小姐微微一审,那个铁丝网上破损洞口的大小似乎和她手上被打坏的网球的尺寸别无二致。

        “刚刚那个差点让琉璃坠马的网球是凤君你打的?”再次转身,挑眉睨着凤长太郎一行,丹羽大小姐语气淡然飘渺到几乎羽化升仙,“凤君可是深藏不露啊~~”

        这语气真心微妙,不仅微妙得向日小猫想要嚎啕大哭拔腿就跑,连一向温温和和规规矩矩的凤宝宝也很想哭着咬手绢,丹羽前辈,我不是故意的~嘤!

        看着在女人面前“没出息”队友,冥户亮皱皱眉,大步上前将凤宝宝和向日小猫挡在他身后,一脸大无畏地对上了冷淡的丹羽大小姐,“女人,网球就是我们打的!你们想要怎么样?”说完,眼神高傲地斜着丹羽姐妹。

        “冥户前辈……”凤宝宝拉着冥户亮的衣袖,小声说道,“那个……本来就是我的错……丹羽前辈她们人很好的……”

        “长太郎,你!”冥户亮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凤宝宝一眼,“长太郎你是傻瓜吗?这个女人的语气显然就不是想要和我们善了啊!”

        “那个……那个冥户前辈,丹羽前辈她……她不会计较的……”凤宝宝还在小心翼翼地调和着矛盾。

        “如果,我说我会呢?”丹羽大小姐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淡漠自然,蓝瞳微闪出精芒,再次强调了一遍,“呐,凤君,如果我说我会计较呢?”她丹羽琉月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啊!

        “……姐姐?”丹羽琉璃弱弱地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惊愕。显然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自家美人姐姐跟别人生矛盾。

        “恩啊~那丹羽桑是准备怎样计较本大爷的队友呢?”逆着光而来的华丽少年,日光给他镀上了一层白色的光晕,他似是踏着光辉之路而来的太阳神阿波罗,下巴微昂,紫灰色的眸子挑起了凌厉与霸气,右眼角下那一颗动人的泪痣似乎开出了妖娆的花,这一刻,傲世风华,君临天下!

        带着无上帝王气场跨步而来的少年,狭长的眸子眯起,声音一如既往地华丽磁性,“丹羽桑要计较本大爷的队友,本大爷可是很期待啊~ne,kabaji?”

        “ushi!”

        似乎所有人都在迹部景吾耀眼的光辉下黯然失色,明明来的是一行人,她却只能看到那个走在前方的少年,骄傲,华丽,冰帝之王,尊贵无匹!

        默默将失神的目光收回,丹羽琉月径自打量着这一行前来救场的少年,两种颜色款式的网球运动衫将他们的身份表明得一览无余。丹羽大小姐的嘴角突然勾起了微妙的笑意,冰山美人莞尔一笑昙花一现的绝美惊艳,“既然是迹部君的期待,那本小姐可是不敢让迹部君失望啊~~”

        ……

        就在迹部一行刚刚到达的时候,向日小猫就已经跳了起来躲在忍足侑士的身后,嘴里嗷嗷叫着,“侑士,侑士,你们怎么才来啊!”

        忍足侑士囧了囧,心说岳人你至于吗?然而下一刻,当他看清那个在和自家部长对峙的长腿mm的容貌的时候,忍足侑士的嘴角就挑起了一抹勾人至极的微笑,推推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眼镜下一双深蓝色的桃花眼流光溢彩。阿勒,迹部,你们这是有JQ吗?

        “嘛,嘛,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啊!”同样在围观的不二周助笑得眉眼弯弯,转过头看向了手冢国光,“呐,手冢,你说是吗?”

        手冢国光只是握着自家亲亲女友的手,虽然迹部和那个女生站在一起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产生暧昧的遐想。但是,稳重的冰山部长推推眼镜,浑身上下冷气覆盖,扭过头拒绝回答不二腹黑的问题。

        然而腹黑的不二可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的,目光移到了被手冢紧紧牵住的绝美少女的身上,不二言笑晏晏,“嘛,既然手冢不知情,那小昔你说呢?”

        “不二!”手冢的冷声打断地不二的问话,不二无谓地耸耸肩,微笑着说,“手冢,你还真是无趣啊~~”

        似乎没有将不二和手冢的话听在耳里,迹部景昔从看到迹部景吾和丹羽琉月对峙的时候就已经和所有人一样愣住了,一双异瞳光华流转,嘴里不禁喃喃言语,“……丹?”

        ……

        “恩啊~丹羽琉月,你给本大爷来真的?”

        “迹部君,本小姐向来言出必行!”

        “恩啊~丹羽琉月,你是想跟本大爷对上?”

        “迹部君,你以为本小姐会怕吗?”

        “……”

        “……”

        “丹羽琉月,你到底想怎么样?”迹部大爷剑眉一挑,霸气侧漏。

        “迹部景吾,是你的队友先差点害得我妹妹坠马的!”丹羽大小姐蓝瞳一凛,不卑不亢地迎视而上。

        这厢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因为各自的护短对峙得欢快,那厢凤长太郎和丹羽琉璃两个当事人就几乎捉急得抓耳挠腮了……

        “那个,部长……”

        “那个,姐姐……”

        “闭嘴!”

        “闭嘴!”

        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不约而同地朝着两人喝道。

        丹羽琉璃,“QaQ”

        凤长太郎,“T_T”

        围观网球少年们,“……”

        “迹部景吾,一场决胜负,赢了我本小姐就不计较之前的事!”丹羽大小姐潇洒的地翻身上马,扬扬手中的马鞭,一脸冷艳高贵地睨着迹部大爷,眼神挑衅不已。

        迹部大爷高傲地瞥了丹羽琉月一眼,同样身姿利落地翻身上了伊丽莎白,“丹羽琉月,本大爷可以相信你的信誉吗?”

        勒紧了马缰,似乎现骑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少见的强者,伊丽莎白识时务地打了个舒服的响鼻,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看神采飞扬的伊丽莎白一眼,下一刻就低下头和他的主人一样表情淡定。

        丹羽琉璃默默流泪内伤,伊丽莎白你好歹还是被我骑了一个上午啊,怎么就这样倒戈在了迹部女王那边去了,你这样让我这个主人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该说你不愧是母马吗?

        “当然~”丹羽琉月昂起下巴,深蓝色的眼瞳深邃不已,“迹部君,我丹羽琉月可不是随便会和人比赛的人,这一点上,你应该觉得荣幸!”

        迹部大爷桀骜一笑,“恩啊~丹羽琉月,这句话,本大爷原话奉还!~ne,kabaji?”

        “ushi!”

        一边驱马到了起点线,一边在途中唇枪舌剑的闲谈着,无论是丹羽大小姐还是迹部大爷都表现得卓尔不群风采过人,但是,无论是网球少年们还是丹羽家的侍从们都莫名地觉得囧囧有神。

        为神马他们部长(大小姐)就这样和人对上准备赛马了……!吾等凡人已经跟不上部长(大小姐)的神一样的思维了吗?!

        中岛林二很是莫名其妙地站在裁判的位置上,一张完美可亲的执事脸下满满都是问号和省略号,想了半天想不清楚,中岛也只好开始宣布开始——

        “嘭!”

        一声枪响,很快阿尔弗雷德和伊丽莎白就像利箭一样飞驰而去,而坐在马上潇洒飞奔的人正是嘴角带笑,凛然无惧……

        ……

        “一分四十八秒三四,丹羽!”

        “一分四十九秒零七,迹部!”

        洒然地翻身下马,迹部大爷的神色颇为懊恼无奈,但是大爷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恩啊~丹羽琉月,你的要求?”

        丹羽大小姐嘴角笑意轻浅,翻身而下,“让凤君跟琉璃道歉吧!”

        迹部大爷神情一滞,复杂的眼神瞟了瞟融化了冰冷的绝色美人,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这么简单?”大爷他深表怀疑,早在谈判桌上掘出丹羽大小姐睚眦必报的实质的迹部大爷实在不敢相信丹羽琉月会这样好心放过他们?

        丹羽大小姐依旧笑容飘渺,迈着优雅的步伐上前,丹羽琉月低声用只能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迹部君,赢了你,就是我最大的收获了!凤君可是你的逆鳞之一,本小姐不贪心的!”

        说完,转身就风姿万千的离开,徒留还在的原地的迹部大爷眼神闪烁。

        而围观众人们已经在丹羽大小姐提出要求的时候就已经目瞪口呆全体石化了……中岛林二无力地以手扶额觉得自己真相了,其实吧,他觉得这只是他家大小姐想找个理由和迹部少爷比试一场吧!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自从那次关于南沙开案的三方会谈后,自家大小姐对于迹部少爷和司空小姐的关注好像多了点啊……!

        “对了!”丹羽大小姐蓦地回眸一笑,“迹部君,比起和你交锋,我还是更喜欢当你的盟友!”

        话落,迹部大爷的嘴角轻轻勾起了微妙的弧度,右手食指点在泪痣上,一派傲世无双,恩啊~丹羽琉月,本大爷也不想做你的对手啊!比起强强碰撞,大爷他更喜欢和你一起强强联手坑别人啊!(啊切!远在神奈川立海大的司空三小姐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想着为什么她突然感觉到一阵被人盯上的恶寒!)

        “姐姐……笑了……”丹羽琉璃眼神迷蒙地飘出了一句,晕晕乎乎地想着难过迹部女王对于姐姐来说真的不一样吗?怎么姐姐能够笑得这样频繁自然?!

        关西狼和不二熊都是不约而同地嘴角勾起,嘛(阿勒),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啊~~~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