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19一泓琉璃月

19一泓琉璃月

        一场意外的冲突之后,两位主要当事人就着商场上那一番做派礼尚往来——丹羽大小姐淡定至极地在自家庄园里招待了冰帝网球部和青学网球部的少年们,玫瑰花园,喷水池,法国宫廷式的别墅,马场等等,不得不说,丹羽家在轻井泽的庄园虽然从外看起来简单低调,但是仔细斟酌却是美轮美奂。平日里只爱打网球的少年们面对这一切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心,不仅仅是因为丹羽家的富丽堂皇,还有……

        向日小猫睁大了水灵灵黑漆漆的猫眼,指着那一眼望去甚是鲜艳绚烂的红玫瑰,跳起来惊呼,“侑士,你快过来看啊!那个气势很可怕的漂亮女生家竟然也有和迹部一样夸张的玫瑰花园呢!”

        向日小猫话音落下,丹羽大小姐浑身的冷气那就是蹭蹭蹭地往上涨,一张美艳绝伦的俏脸上满满都是冰霜,心中狠狠磨牙,向日岳人你给我讲清楚,什么叫气势很可怕的漂亮女生?!什么又叫我的花园和迹部景吾一样?!!她丹羽大小姐向来的独一无二的!!

        丹羽大小姐瞬间的冷脸莫名地让几乎是酱油党的网球少年们抖了抖,丹羽琉璃看着自家美人姐姐周围碎了一地的冰渣儿就是欲哭无泪,呜呜呜~~姐姐,你的冷气功力又进化了~~呜呜呜~~我不想每天都穿越回冰河世纪啊啊啊!!!

        忍足侑士踌躇了半响,终于还是迈起修长的双腿大步跨到了犹自还不知自己又被整天cos冰箱的丹羽大小姐记了一笔的搭档身边,满脸无语地说道,“岳人,你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你没看到人家长腿mm的脸已经越来越冷了吗?

        “为什么?”向日小猫跳起来,万分不解地望着关西狼,说着,向日小辈摸摸手臂,嘴里嘟囔一句,“奇怪,怎么感觉越来越冷了,现在不是要到夏天了吗?”

        看着自家搭档一脸天真狐疑的样子,忍足无力扶额,岳人,早死早生吧,你真的不知道这个比青学部长更加冷的丹羽桑的脸色已经有多么地难看了吗?

        看到如此美丽冻人的风景,只有永远都笑容可掬的小熊殿还能面不改色地调侃着自家同样冰山属性的部长大人,“嘛,手冢,你和丹羽桑比起来谁更冷啊~~”

        冷漠的部长大人拒绝回答他,但是莫名地,周围的温度又下降了好几度,青学的小动物们都快吓哭了,菊丸大猫挂在大石保姆身上瑟瑟抖,“啊啊啊~~oyishi,部长和那个丹羽桑都在飙了喵!好可怕啊喵!”

        乾贞治战战兢兢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丹羽桑冷气飙威力指数1oo%,手冢冷气飙威力指数1oo%,两人同时飙的威力指数大于2oo%!!”

        凤长太郎小心翼翼地拉着丹羽琉璃的袖子,小声说道,“那个,琉璃,有没有办法让丹羽前辈的表情能够不那么冷吗?”

        丹羽琉璃差点没迎风流泪,“我、我也不知道……”

        “切,逊毙了!”冥户亮压压蓝色鸭舌帽,一脸桀骜不驯地说道,也不知是在说丹羽大小姐的冷气逊毙了,还是丹羽二小姐木有办法逊毙了,但是……“啊切!”少年你在说完之后不要冷得打个喷嚏才有说服力啊!

        真的好可怕啊~~大嗓门的桃城不敢叫了,连海堂也知道低声“嘶嘶~~”了。只有芥川慈郎那个睡神还能在被桦地崇弘扛着时睡得那样欢畅,半梦半醒间半睁开惺忪的睡眼,嘴里甚至还嘟嚷着,“唔唔,kabaji,我们是到了空调间里了吗?好凉快啊~~”

        听到身后传来的各种窃窃私语声,丹羽大小姐的脸色差点没直接扭曲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当她丹羽大小姐是死人吗?这么大的声音就以为她听不到吗?

        迹部大爷姿态一如既往的霸气高傲,意味深长地瞟了俏脸青黑的丹羽大小姐一眼,嘴角笑意明朗轻快,恩啊~丹羽琉月,你也有这样有趣的时候啊~~!

        看着自己两辈子的闺蜜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绷不住即将雪崩的状况,迹部景昔想着两个网球部少年们的不着调,再想想自家闺蜜恐怕还不知道她们穿来的世界是【网球王子】……所以,迹部景昔眨眨漆黑的猫眼,蓦地迈步上前走到了丹羽琉月旁边低语道,“那个,丹,他们……”没有恶意的~!

        不知道是不是迹部景昔的话像开了某个开关一样,一声响亮脆辣的“啪!”

        丹羽大小姐刷得一声将鞭子甩了出去,那姿势干净利落得漂亮霸气比女王更加女王!深蓝色的眼瞳燃烧起熊熊怒火,戾气逼人地朝着迹部大爷吼,“迹部景吾,我抛开前面想要只想当你盟友的话,你不觉得你应该把你带着的一群不华丽的……整顿一下吗?还是说你也想跟本小姐为敌?!”

        刷得一下,还在窃窃私语的少年们一下子就僵着不动了,迹部景昔囧了,丹,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突然飙了呢?

        迹部大爷眉梢一挑,狭长的眸子微眯,“恩啊~丹羽琉月,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这样就想要背弃和本大爷之前的盟约~~ne,kabaji?”

        “ushi!”

        “本小姐后悔了行不行!”丹羽大小姐继续怒气冲冲地朝着迹部大爷吼,“别说那个口头盟约,你和司空羽才是真正的盟友吧!!”

        话音落下,迹部大爷的脸直接黑了,“恩啊~丹羽琉月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想毁约就直说,扯上那只妖孽干什么~ne,kabaji?”

        “ushi!”

        “本来就是,你和司空羽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恩啊~丹羽琉月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都说了不要把本大爷和那个该死的妖孽扯到一块儿~ne,kabaji?”

        “ushi!”

        “……”

        “……”

        “ushi!”

        眼见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有自顾自地吵得欢快,迹部景昔默默黑线,转过头对着自家亲亲男友说,“国光,他们这是歪楼了吧!”

        沉稳的冰山部长推推眼镜,轻应一声,“啊!”

        忍足侑士摸着下巴,玩味的眼神流连在正吵得欢快的两人身上,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丹羽桑和迹部有古怪啊~~”

        “什么意思?”向日小猫傻乎乎地问了一句。

        所有的网球少年们都做洗耳恭听状,不二周助笑眯眯地接了过去,“这样看来,也确实如此啊~~你们难道不觉得丹羽桑好像是在吃那个‘司空羽’的女生的醋,而小景是一直都在解释吗?”

        “是哦”被不二和忍足点醒的网球少年们再转过头听两人的吵架内容,可不就是像是情侣间争风吃醋的戏码!

        “不、不、不不不会吧!姐、姐姐会喜、喜欢迹部前辈,开、开玩笑吧。。”丹羽琉璃已经彻底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了!

        那厢听着身后众人传来那么多恍然大悟的“哦”,甚至还自己的妹妹也在怀疑,这厢迹部大爷还在一口一个不华丽,丹羽大小姐忍无可忍地咆哮开来,“迹部景吾,你这个不华丽的男人!”

        “噗哈哈~~”身后传来一片窃笑声忍笑声和偷笑声。

        迹部大爷被丹羽大小姐史无前例的华丽弄懵了,回过神之后就是俊脸青黑,“丹羽琉月,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再说什么?”

        丹羽大小姐冷艳高贵地睨了他一眼,终于将目光转到了身后那一群始终不华丽的在偷笑的少年们身上,冷冷一笑,“谁是乾贞治?”

        丹羽大小姐突如其来的点名把少年们弄得很茫然,乾贞治更是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我?”

        看着少年们无辜迷茫的样子,丹羽琉月不耐烦地走到戴着黑色方框眼镜看不到眼睛的高大少年面前,虽然身高有差距,但是丹羽大小姐愣是睨出了让别人觉得是她在从上到下俯瞰着人的霸气睥睨,“你就是乾贞治?”如果说之前和迹部大爷的冷言冷语还带着对熟识的人的温柔的话,那这一句绝对堪比即将要火山爆的前兆。

        乾贞治仔细思考着他和这位传闻里的丹羽大小姐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一刻,迹部大爷意味深长看好戏的眼神就莫名让他一抖。

        丹羽大小姐的声音很冷,冷得碎了一地冰渣子,“‘乾汁’是你做的?”

        听到丹羽大小姐提到“乾汁”,无论是深受其害的青学网球部少年还是曾经沧海的冰帝网球部少年们都是条件反射地捂着肚子恶心反胃。

        听到自己的骄傲作品,乾贞治咧开嘴笑了,“丹羽桑也知道我的‘乾汁’!”说着乾贞治就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杯青幽幽紫氤氤的饮料,瞬间,网球少年们就跳起来起码距离乾贞治三尺远!

        丹羽大小姐看着那杯冒着白烟颜色诡异几乎可以称作是生化武器的饮料,再想了想那天司空三小姐的恶作剧时用的像是绿葡萄酒的透明酒水,迷茫的眼神飘向了迹部大爷,迹部大爷轻咳一声还是低声解释道,“恩啊~那天,羽给我们喝的是兑了酒,真正的‘乾汁’就是这个样子!”

        意思就是司空妖孽对他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丹羽大小姐用眼神控诉着迹部大爷。

        迹部大爷沉重地点头,想了想还是再加了一句,“恩啊~丹羽,如果那天本大爷和你喝的是纯正的‘乾汁’的话,那就是司空羽准备直接给你和本大爷收尸了!”

        “……”丹羽大小姐继续用控诉的眼神盯着迹部大爷。

        “……”迹部大爷沉默了,在司空妖孽身上,大爷他从来就没占到过便宜,唯一的一次还是被她算计了的!

        乾贞治还是喋喋不休地叙述着他乾汁的各种“美好健康”,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在“眉目传情”中似乎已经忘了之前的吵架反而再次同仇敌忾之了起来。

        知道了让她丹羽大小姐谈判时狼狈的罪魁祸,丹羽琉月终于结束了和迹部大爷的“眉目传情”,扭过头对着青学的数据狂笑得艳丽又凶残,“听起来乾君的乾汁真的很厉害呢~~~”

        向日小猫颤抖着说着众人的心声,“侑、侑士~~为、为什么我、我觉得她笑起来比冷起来更可怕!嘤!”真的好想哭!

        “丹羽桑,想要尝尝吗?”乾贞治谆谆诱导着,方框眼镜反射出一道犀利的寒光。

        “好啊!”丹羽大小姐笑容灿烂地接过乾汁,在众位少年身体更加抖的时候,一把拉过乾贞治的衣领,凶残而快地将手中的乾汁直接灌到了他口中,下一刻,高大的少年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丹羽大小姐这才满意拍拍手,点头,“撒,乾君,本小姐只是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转过头对着迹部大爷微笑,“迹部君,你说是吗?”

        迹部大爷胡乱点头,“恩啊~丹羽,叫本大爷迹部就行了!”看看乾贞治不省人事倒在地上的惨状,迹部大爷纡尊降贵地施舍了一句,“恩啊~手冢,你们的乾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是骄傲的迹部大爷在为了她跟手冢解释?丹羽大小姐眉梢一挑,笑而不语。

        手冢国光淡淡应了一声,“啊!”想来刚刚迹部景昔已经把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在乾汁上吃亏的前因后果告诉冰山部长了!别问迹部景昔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就算丹羽大小姐和迹部大爷为了面子不会说,一向唯恐宇宙不混世界不乱的司空三小姐也一定会说!在丹羽大小姐和迹部大爷面前,司空妖孽总是把仇恨值拉得妥妥的!

        这厢事未了,那厢中岛林二就彬彬有礼地走到了丹羽琉月耳边低语,“大小姐,琉璃小姐的茶道老师已经到了……”

        瞬间,丹羽大小姐眼睛一亮,然而中岛眼神里的踌躇让她皱眉了,“怎么了?”

        “琉璃小姐茶道老师的人选有点让人意外?”想了想,中岛还是干脆说了出来。

        丹羽大小姐挑眉,意外的人选?

        ……

        丹羽家庄园别墅客厅,

        当丹羽琉月告别一行网球少年们去处理丹羽琉璃的茶道老师的问题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岛的言辞竟然那样支支吾吾了。

        眼前挺拔俊秀的少年,五官俊逸,轮廓明朗。一身柔和的素色和服,漆黑的碎飘逸而利落,摘下了低度数的黑框眼镜,一双乌黑的瞳孔显得别样迷离而动人。但是……就是这样端庄得体的气魄也无法掩盖其斯文禽兽的本质。

        看到眼前如此古韵动人的美男子,丹羽大小姐却是眼眸微妙,冷冷地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西门、总二郎!”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