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29国王的微笑

29国王的微笑

        由于向日小猫的惊呼声,丹羽大小姐再次荣登了迹部大爷“女朋友”的宝座,眼看着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灼灼目光,丹羽琉月额头冒起了青筋,拳头也握得卡兹作响,心中狠狠地磨牙着,向日岳人你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单细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虽然她丹羽琉月从来就不怕事,但是这也不代表她想因为和你家部长莫须有的情侣关系成为“冰帝公敌”!!

        被丹羽大小姐蓝幽幽冷飕飕的眸子一盯,向日小猫差点没被吓哭,一蹦起来躲在了忍足侑士的身后,神情可怜巴巴的。

        和智商有碍的小动物计较果然是她有病,丹羽琉月被气得肝疼还只得绷着一张冰块脸,那脸色真是非常精彩,关西狼看了捂着嘴偷笑,暗地里对着向日小猫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岳人,干得好!

        “恩啊~丹羽你来了!”

        丹羽琉月轻轻颔,目光在触及迹部大爷的时候柔和了下来。

        迹部大爷的神色似乎有些凝重,紫灰色的眸子里更是闪烁过复杂的精光,径自上前牵起了丹羽琉月的手,敛容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牵、牵手了!!

        后援团的女生们全都石化了……

        看着大爷他和丹羽琉月两手相携的和谐样子,迹部大爷的眸子暗了暗,转过身对着神监督,“恩啊~监督,本大爷会照顾好丹羽的!”言下之意就是让丹羽呆在网球部也不会影响大家的训练!

        话落,严肃的神监督的眸子一凛。

        这是迹部sama在为这个女生向从来都说一不二的神老师请求破例?

        冰帝后援团的妹纸们已经石像皲裂了……

        气氛莫名地僵硬了下来,没有挣脱相握的双手,丹羽大小姐只是对这样对峙的气场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是因为冰帝跟她气场不合,她觉得她在冰帝呆的这一天经历的疑惑真的很多,譬如那令人淡疼的sama尊称,那令人无语的后援团……还有,现在迹部大爷莫名其妙地为了她跟他家监督对峙上的凝滞氛围。

        “迹部?”既然大家都不开口的话,那就由她来打破这份对峙吧!

        丹羽琉月启唇,深蓝色的眼瞳流露出了显而易见的疑惑,围观众人完全能够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她对眼前状况的迷茫。

        看出了丹羽大小姐做戏本质的关西狼嘴角抽了抽,心中狠狠诽谤着,丹羽大小姐你就是做戏也别这么唱作俱佳啊!知不知道现在你这样起伏波澜的情绪会崩坏你平日里宠辱不惊的从容面目啊!

        神将目光转移到丹羽琉月身上,眼神微凛,“你叫什么?”

        丹羽大小姐语气冷淡,态度却不失礼数地回道,“我叫丹羽琉月。”

        随着丹羽琉月的话音落下,网球部外围观的后援团里再次传出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她姓丹羽?”

        “难道是那个近日在南沙开案里大出风头的东京丹羽家?”

        “原来丹羽家的大小姐,怪不得啊……”

        “……”

        东京丹羽家,随着南沙开案在日本如火如荼的进行里逐渐声名显赫。虽然丹羽家迹晚底蕴低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现在的日本上流社会没有人不会承认丹羽家所向披靡的新锐王者之势,以及,丹羽大小姐在南沙开案里表现出的完全能够媲美迹部景吾的天纵奇才!

        神微微垂眸,东京丹羽家的大小姐?随即对着迹部点头。看着神监督的样子,这是对丹羽琉月能够进入网球部的承认了。

        迹部大爷的嘴角微微勾起了英俊迷人的笑容,那犹如太阳神阿波罗一样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辉更是让人感到痴迷失神……迹部大爷拉着丹羽大小姐的手将她带到了休息区,高傲地叮嘱几句体现大爷他别扭的体贴之后就华丽丽地奔回了网球场。

        认识丹羽大小姐的冰帝正选们都很热心地跑上前对着丹羽琉月友好地打招呼,特别是凤长太郎,笑得温柔腼腆,摸摸后脑勺,寒暄之余凤宝宝又提到了丹羽琉璃,

        “对了,丹羽前辈,琉璃她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不等丹羽琉月回答,视线内那一堵如墙一样踱步而来的“巨人”少年很好地为凤宝宝做了解答——桦地崇弘肩上扛着两个不华丽的物体——其中一个是冰帝人人熟知的还在熟睡里的芥川绵羊,另一个竟然会是一个蹬着腿的红少女!

        “开开开什么玩笑?”

        “继迹部sama之外,难道桦地君也要将女生带入网球部?”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网球部的王子们都不对劲了呢?”

        “……”

        看着因为地心引力倒垂的鲜艳红,还有那被桦地扛在少女在肩上乱蹬的各种蠢挫,丹羽琉月嘴角抽了抽,她真的不想承认她和这挫货有血缘关系。。。

        指了指被桦地扛在肩上看不清脸的少女,丹羽琉月从嘴里冷飕飕地飘出了一句,“那不就是琉璃吗?”

        话落,凤宝宝囧了,额上滴下一滴冷汗,琉璃你、你的出场方式就算没有丹羽前辈的冷艳高贵也别表现得这么蠢啊~~!

        “嘭!”一只睡迷糊的蠢货像被丢麻袋一样丢在地上!芥川慈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眨眼间棕红色眸子里泛滥起的水光几乎要让后援团的狼女们口水直流。

        “唔,桦地,我们……”到网球部了?

        话还未说完,又是一声“嘭!”另一个被当做麻袋丢下的显然就是丹羽大小姐不着调的妹妹。

        丹羽琉璃砸到了芥川慈郎的身上,两人同时哭着喊痛。

        “迹部?”纯净的棕红色眸子沁出了泪光。

        “姐姐?”整张清丽的小脸扭曲得不成样子。

        揉着抽疼的太阳穴,丹羽琉月果断站了起来,她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丹羽家的脸绝对会被某只蠢挫丢光的,迈步上前,在现场众人惊愕至极的眼神里,气场全开,威压降临,一脸冷艳高贵地斥声,“丹羽琉璃!”

        “姐姐!”丹羽琉璃眼见自家美人姐姐将要飙,赶忙蹦起来,苦着脸站好。

        深深吸口气,丹羽大小姐无力地扶额,转过头目光落在神色严肃的神监督身上,“抱歉,神老师,这是我妹妹,我会很快处理好的。”

        神默默点头,一言不的样子显然是默许的意思。

        “丹羽琉璃!你给我滚回家将丹羽家的家规抄一百遍!!”丹羽大小姐火山爆彻底暴躁了,

        “姐姐?不要啊!”丹羽琉璃哭丧着脸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要知道自家美人姐姐说的抄书可是用毛笔书法抄啊!

        “二百遍!”

        “姐姐?”

        “三百遍!!”

        “……”

        睁大了水光潋滟的琥珀金眸子,丹羽琉璃终于在凤宝宝遗憾而抽搐的神情里黯然离场,一路梨花带泪抽抽噎噎好不可怜的样子!

        同样的事情还生在大爷和绵羊之间,面对芥川慈郎又一次的迟到,迹部大爷直接黑着脸,“恩啊~芥川慈郎,挥拍五百下!”

        “迹部,不要啊~!”

        “八百下!”

        “嗷嗷~~迹部!”

        “一千下!”

        “……”

        就在这样欢脱的气氛里,迹部大爷在网球场酣畅淋漓地将大爷他的队员们“破灭(破灭的轮舞曲)”之后,部活时间结束……清理一番离开网球部,狡猾的关西狼很知趣地带走了所有能够闪耀当做电灯泡的队友,留下迹部大爷和丹羽大小姐的两人世界——

        走进冰帝学生会会长办公室,丹羽琉月拿起了茶几上最显眼的那一份报纸,占据最大的版面的是曾经的藤堂家继承人藤堂静一张短笑颜的照片——正是她在宴会上当众宣布放弃家族企业时的样子。

        美丽精致的脸孔,柔和清爽的短,甜美灿烂的笑容,端的是一代佳人!诚然,藤堂静的确有其骄傲的资本,但是,如果她将她能够骄傲的最大的依仗一手摧毁了呢?虽然在现在平民眼里藤堂静是高贵典雅善良正义的圣母女神。但是,上流社会一流世家的实权人物们只会对她的幼稚行径嗤之以鼻!

        藤堂静她所有的荣耀,骄傲,虚荣等等等等都是建立在了她是藤堂家公主的基础上,失去了这些,她的本身又有什么能够让人惊叹的价值呢?

        模特?

        ——时尚圈里的美女还少了吗?没有了藤堂家作为后盾,你藤堂静又有什么资本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圈子里拥有一席之地?!

        法律?

        ——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就妄图在法律界伸张正义?你藤堂静是当那些知名律师们是邪恶的,还是当他们是吃素的?!

        迹部大爷关上门转身就看到丹羽大小姐拿起的报纸,将外套扔在了一边,坐在了办公桌后的皮质转椅里,迹部大爷食指按着泪痣,一派傲世无双,“恩啊~丹羽,你看那个不华丽的母猫干什么?”藤堂静那个不华丽的母猫的愚蠢,不止跌破了整个日本上流社会的眼睛,更是让大爷他觉得恶心——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虚伪得作秀的母猫!

        丹羽琉月深蓝色的眸子平静无波,嘴角微微浮起弧度意味深长,“没什么,只是最近接二连三地看了很多场好戏而已……?”

        “什么意思?”迹部大爷一边打开电脑准备处理工作,一边眯起狭长的眸子问道。

        “藤堂静离开日本,牧野杉菜下跪请求,花泽类追到了法国去……”丹羽大小姐很是言简意赅地总结了这些日子以来生在【花样】主角们之间的狗血事件。

        迹部大爷动作一滞,抬眸看向了丹羽琉月,目光如晦,“这些脑子不清楚的竟然不华丽到这种程度?”

        “所以啊~~~”丹羽大小姐无奈地摇头,“本小姐一直觉得我在处理藤氏企业的问题上表现得如此如临大敌地设计规划真的是……跟白痴一样!”

        丹羽大小姐语气冷然而讽刺,听出了丹羽琉月曾经有搞垮藤氏扩大丹羽家商业疆域的言下之意,又联系藤堂家继承人自掘坟墓的傻缺,迹部大爷也无语了,日本能有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阴差阳错打乱了丹羽大小姐侵略计划的nc还真是不容易啊!

        “恩啊~丹羽,那你准备……”怎么办?

        迹部大爷绝逼不相信丹羽大小姐在类似被藤堂静阴差阳错坑了一回的情况下不狠狠地反击回去!

        闻言,丹羽大小姐冷漠的唇边挑起了一抹绝美的微笑,“藤堂家原本就是依附四大家族的存在,现在四大家族有危,藤堂家失去了继承人……这样的情况下,其他企业想要瓜分藤堂家不吝于有登天之难,所以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瓜分藤堂家的只有四大家族……师出无名,所以我也只能放弃藤堂家这块蛋糕!”丹羽大小姐最后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

        迹部大爷挑挑眉,下巴搁在十指交叉的手背上,静待丹羽大小姐下文。

        丹羽大小姐也不矫情,自顾自地说道,“如果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四大家族未必能拉下这个脸面瓜分藤堂家,但是,现在……据小道消息称原本在这次藤堂静的生日宴上,藤堂家和花泽家会宣布两家联姻的消息,可惜因为藤堂静近似打脸的行为让原本是在四大家族里和藤堂家最为亲密的花泽家跟藤堂家撕破脸面……所以,现在四大家族瓜分藤堂家可不会有任何愧疚,藤堂静倒是跑得快,可惜就是她的父母和她家的企业势必要承受她幼稚的代价了!”

        说完了四大家族,丹羽大小姐又说到了自身,深蓝色的眼瞳深处溢出一丝狡黠,“嘛,迹部你知道吗……?”丹羽琉月抬眸看着他,目光如炬,“藤堂静在法国巴黎做模特的那家公司还有上学读法律的学校都是我克莱伊家族名下的产业,我已经跟母亲通过电话了,就算不需要恶意地为难她,给她使几个绊子可是很容易很轻松的啊……”法国,可是她丹羽琉月的地盘!

        看清了一向冷冰冰的丹羽大小姐眼里难得的狡黠,迹部大爷有些失笑,随即又一脸傲世无双地挑眉睨着丹羽大小姐,“恩啊~丹羽琉月,本大爷可是等着看哪!”

        “不会让你失望的!”丹羽大小姐唇边轻勾,艳色瑰姿!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