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31饕餮盛宴

31饕餮盛宴

        初夏摄氏23的温度真的是非常的温和宜人,丹羽姐妹俱是身着一身优雅得体的套装礼服漫步在京都古韵十足的街道上,街道两旁种满了樱树和枫树,春季赏樱,秋日观枫,无论是自然风景还是历史底蕴,京都在日本绝对都是自成一派的登峰造极。

        看着来来往往身着传统服装的人群,丹羽琉璃眼神振奋地差点没蹦起来,还是丹羽琉月轻咳了一声丹羽琉璃才收敛了自己夸张的举动,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乖乖地跟在了自家美人姐姐的身后。

        5月15日,京都葵节,京都三大节日之一。欢呼舞动地穿着传统和服浴衣的人们会有全长7oo米的王朝风俗行列,从京都御所出,经过下鸭神社,奔向上贺茂神社,全行列均以葵叶装饰。

        而今天的葵节除了是京都大众的节日盛会以外,在京都城郊青山下一处古老庭院里也正在举行着一场上流社会的宴会,走到了庭院的大门前,丹羽姐妹条件反射地抬眸,视线内,金漆檀木材质的牌匾流露出一种沧桑的雍容大气,牌匾上遒劲洒脱的墨字书法更是龙飞凤舞,极有气势……

        “桜庭雪(日文)……”丹羽琉璃怔怔地念出了牌匾上的文字。

        丹羽琉月将流连在那极具风骨的书法上的目光收回,淡淡垂眸,颤动的长睫挡住了幽深的眼瞳,“琉璃,走吧!”

        “嗨!”丹羽琉璃怔愣一瞬之后就跟上了丹羽琉月的脚步。

        在大门前将檀木色的素雅请柬递给了身着简单浴衣的女侍,接过请柬稍稍一审,女侍缓缓地躬身给丹羽姐妹行礼,就像传统的日本侍女一样恭顺谦卑,右手伸出做出一个柔婉的请进动作,丹羽琉月微微颔,迎着丹羽琉璃惊异的目光,女侍带着丹羽姐妹进入了庭院……

        沿着庭院里玲珑弯曲的廊道,女侍迈着窈窕的小碎步走在前方,漂亮的木屐踩在木质地板上出了“嗒嗒”的声响。丹羽姐妹静静地跟在女侍身后,不比丹羽琉月的清冷自持,丹羽琉璃琥珀金眸子里的新奇的越来越盛,目光也在四下好奇地打量着。

        迈步间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丹羽琉月的衣角,丹羽琉璃靠近了丹羽琉月,小声询问道,“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啊?”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啊!

        恍若穿越回了平安京时代的古韵风情,庭院里的晚樱树还盛开着樱花,樱花树撑满了整个庭院,如雪纷飞。樱花花瓣随着清爽的微风起舞飘零,丹羽琉月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白的花瓣儿,深蓝色的眼瞳闪烁出别样的迷离飘渺,

        “这里是京都府樱庭雪……”

        “京都府樱庭雪……?”丹羽琉璃似懂非懂地点头跟着默念着。

        丹羽琉月淡淡启唇为丹羽琉璃解释着,“樱庭雪,是由京都第一世家德川家起,联合了众多日本传世的古老氏族创立的日式淑女培养机构。”

        “因为日本相和各大世家的支持,樱庭雪的淑女教育课程在日本绝对是最顶级的,最高端的,最一流的……樱庭雪每年面对全日本的八岁以上十三岁以下的女孩进行招生选拔,在报名十万学子里只能有十个女孩有这样的幸运和实力进入樱庭雪学习,贵族女孩以能够进入樱庭雪学习为荣,平民女孩进入了樱庭雪就等于彻底告别平凡,一步登天踏进了日本上流社会最高贵的圈子里……”

        “从十万个人里才挑出十个……”丹羽琉璃彻底惊呆了,语气也结结巴巴起来,“万、万里挑一的概率,这竞争也太激烈了吧!”

        丹羽琉月微微挑眉,接着说道,“樱庭雪在日本上流社会的地位非常的然,比起藤堂静被四大家族捧起来的华而不实的公主形象,从樱庭雪里走出的淑女才是上流社会里人人敬仰承认的高端存在。很多时候,在樱庭雪三个字的背后,代表的就是‘大和抚子’和‘完美妻子’!”

        确实,对于任何上流社会的实权人物而言,于公于私,一个完美的妻子就等于绝对的助力。所以,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们也以能娶到樱庭雪的淑女为妻为荣!

        迎着丹羽琉璃瞠目结舌的眼神,丹羽琉月继续说道,“樱庭雪每三年宣布毕业一次,每一次毕业都会召开相应的宴会向全日本宣告,而今天,我们来参加的就是樱庭雪第十五届学子的结业宴会……”

        话音落下,女侍已经将丹羽姐妹带入了装潢矜贵典雅的内院里,很仿古式的场所,类似于四合院的院子里,四周廊道的横梁上挂满了红色的绸带,充满了古老祭典里特有的热闹气息。庭院中央最上的地方是搭建着古式舞台,下方类似观众席的位置上已经摆满了一桌桌紫檀木茶案。

        女侍将丹羽姐妹引到了相应的位置上,奉上了热度适应的宇治茶和精致可爱的茶点和果子,宇治茶用小巧玲珑的陶瓷杯盛着,清甜的茶香萦绕在了鼻尖,分外动人……宇治茶是日本三大名茶之一,也是京都府的特产,产于京都府南部的山城地域,口感非常的清甜柔和。

        顺应着女侍恭谨而体贴的动作,丹羽琉月在轻轻颔后就配合地跪坐在了氤氲着矜贵紫韵的垫子上,脊背挺得很直,扶起茶杯轻抿一口茶,口腔里弥漫起了沁人心脾的茶香味。丹羽琉璃学着丹羽琉月的动作跪坐下来,同样捧起茶杯品茶。跟着西门总二郎学了一段时间的茶道,丹羽琉璃也能敏锐地品尝出今天宇治茶的高品质。

        大概跟两个篮球场的面积差不多大的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客人们或是坐在茶案前闲谈,或是站在廊道里看风景,大多数女士都穿着精致大气的传统和服,当然,也不缺少像丹羽姐妹这样穿着时尚优雅的套装礼服的客人。男士们多数穿的是西装,只有些长辈和正太才身着传统的狩衣和服。

        现场的气氛是在肃静里缠绵出了淡雅的安详,丹羽琉月清冽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瞟过了在场众人,心中默默思量着参加这次宴会客人的分量……

        藤原氏(藤氏),闲院氏,苏我氏,北条氏,大后氏,橘氏,平氏,真田氏……

        西门家,幸村家,柳家,迹部家,道明寺家,忍足家,凤家,森家,楠木家……

        清冷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全场,丹羽琉月轻轻垂眸,微颤的长睫下深蓝色的眼瞳泻出了一缕冷冽的精光,看起来樱庭雪在上流社会的然地位果然是名不虚传,看出了这次来参加宴会的客人的分量,丹羽琉月在心中不禁淡淡地思忖着,不是传世的古老氏族就是实力强大的新兴贵族,樱庭雪,果然是值得期待啊……

        来参加宴会的客人主要是各家的女眷为主,少少夹杂了一些或是陪着自己夫人(母亲)到来的中年男子和少年男子们。

        道明寺司是被自己的姐姐道明寺椿强拉来的,因为自家老姐没有顾忌少爷他不想参加宴会的意愿,所以从始到终大少爷的表情都很臭。道明寺椿在含笑行走间眼神余光瞥见了自家弟弟黑着的俊脸,果断揪起他腰上的软肉狠狠地一扭。大少爷龇牙咧嘴着差点没疼得叫出声,道明寺椿咬着牙笑得非常完美,“阿司,你给我规矩点,别摆你的少爷臭脸!”

        “切!”大少爷不屑地切了一声,道明寺椿掐在他腰上的手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大少爷疼得直抽气,暗暗磨牙,“姐!你是本少爷亲姐吗!”

        道明寺椿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下一刻就继续挂着完美的淑女笑容,“我当然是你亲姐!要不是你亲姐,我怎么敢肆无忌惮教训你道明寺大少爷啊!”

        闻言,道明寺司不禁抽抽嘴角,少爷他姐姐这语气绝对是反讽啊讽啊反讽!不想和自家姐姐对上,大少爷在郁闷之余更是在心中殷切地思念起他的明月光朱砂痣小杂草来,嘴里还在悄悄嘀咕着,“要是早知道这个宴会这么无趣的,本少爷shi都不来!”少爷他想和杉菜约会啊~!

        听清了自家弟弟的不满的嘀咕声,道明寺椿更是恨恨地翻了个白眼,“阿司,是si(死),不是shi!国语不好就算了,你要是再不给我收好表情的话,姐姐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的shi(屎)!”

        迫于自家姐姐的淫威,道明寺大少爷的俊脸上终于不情不愿地挂起敷衍的笑容,那脸色真的是非常精彩!

        ……

        “琉月~~”

        噙着一抹和煦柔和的微笑,迹部景昔走到了丹羽姐妹身边,优雅的跪坐下来,不客气地在丹羽姐妹的茶案上的茶点碟子里顺起一颗和果子就咬。

        “你们也来了!”

        丹羽琉月轻轻颔,落在迹部景昔身上的目光很是柔和真切。

        “小昔姐姐!”丹羽琉璃睁大了晶晶亮亮的琥珀色眸子,一脸惊喜,“你也来参加这个樱庭雪的宴会了吗?”

        迹部景昔笑着揉揉丹羽琉璃的头,点点头,“是啊~我是代表迹部家来的,樱庭雪的三年一次的宴会,怎么样都要给这面子啊!”

        “今天宴会的主角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物吗?”丹羽琉月不着痕迹地淡淡提道,一句话就戳到了宴会的重点。

        话落,迹部景昔挑眉一笑,朗月生辉,“琉月,你这可问对人了……”

        迹部景昔靠近了丹羽琉月,压低了声音,“内部消息,这次宴会里真正的日本第一淑女‘雪姬’会出现……”

        “雪姬?”丹羽琉月微微挑眉,

        “雪姬原名叫平雪子,她是平氏这一代出生最尊贵的嫡女,也是相的外孙女。在樱庭雪自创立以来所有淑女们的历史成绩里,雪姬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人。所以,雪姬成了樱庭雪创立半个世纪以来第五个能称得上‘姬’的人物!”

        丹羽琉月眼含诧异地看了迹部景昔一眼,在日式淑女里,能被称为“姬”的人物,那可真的是凤毛麟角啊!“姬’的地位,表达可是极大的景仰啊!

        迹部景昔郑重地颔,遗传于越前家的猫眼深邃清亮。

        “今天会出现的在宴会里还需要我们重视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上一届毕业的德川家的大小姐德川雅尔,另一个是这一届学子的元。第六个被尊称为‘姬’的苏我云雏……”

        “苏我云雏……?”丹羽琉月微微蹙眉,为什么她觉得这名字听起来这么熟悉。

        以为丹羽琉月对苏我云雏有兴趣,迹部景昔眨眨眼,轻言介绍道,“苏我云雏是苏我氏族这一代的嫡长女,她十岁进入樱庭雪学习,每年的成绩都是樱庭雪的元……这样优秀的成绩虽然离雪姬的记录还有差距,但是已经可以媲美樱庭雪历史上其他四位被尊称为‘姬’的人物了!所以,在今天的结业宴会上,樱庭雪也会正式授予苏我云雏‘云姬’的称号!”

        “苏我云雏?云姬?”丹羽琉月还是皱着眉思考着她到底是从哪里听闻过苏我云雏的消息。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丹羽琉月抬眸,深蓝色的眼瞳雪亮,“我记起来了,她是喜欢迹部的女生之一!”

        “哈啊?”迹部景昔表示茫然,丹你歪到哪里去啦?

        丹羽琉月敛眉不语,关西狼不怀好意的笑还浮现在脑子里,

        这样优秀的情敌吗?

        似乎有点意思呢……

        随着古老的铜钟被敲响,在列的客人们都把目光放到了古式舞台上,一位身着粉色和服的佳人迈着细碎的脚步翩跹而上,白色的折扇挡住了俏脸,金丝绣线在粉色的和服上绽放起一朵朵雍容华美的雏菊。

        伴着肃穆磅礴的鼓乐和清越悠扬的琴声,一套行云流水的祭祀起舞拈手而来,翩然舒展,柔肠百转,柔顺的浅棕色长随着舞蹈的动作飞扬,佳人转身,定格了一个窈窕的动作,挡住脸白色折扇一格一格地合起,一汪清亮醉人的琥珀色眼眸逐渐展现了人们眼中,就像是钻石的光辉,璀璨绝丽……

        “琉璃……”丹羽琉月轻轻启唇,深邃的目光落在了舞蹈着的和服佳人身上。

        “什么?”已经因为惊艳看呆了的丹羽琉璃迷茫地转过头问道。

        丹羽大小姐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醉人微笑,“看清楚一点,这是你的最后一课!”

        说罢,丹羽琉月拿起茶杯淡然地品茶,而丹羽琉璃只剩下了满头的问号?!

        “最、最后一课?!!”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