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32饕餮盛宴

32饕餮盛宴

        就在舞台上的和服佳人俏脸将要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从舞台两边纷纷飘来两组身着浅粉红和服和纯白色和服的伴舞仕女,和服佳人收起了折扇,樱唇勾起了一抹明丽醉人的微笑,在前方已经踏歌而来的十二位仕女的曼舞里缓缓退后,一张明丽的俏脸让观舞的客人们看不真切,留下了神秘而吸引的魅力,佳人洒然转身,透亮的琥珀色眸子斜飞一缕风情,随即便潇洒地旋转进入了舞台后方的屏风里……

        当舞台上十二位和服仕女已经开始起摆而舞,纯白色的和服上飘零着落英般浅粉色的花瓣,浅粉红和服上同样绣制着纯白色的樱花花瓣,她们分两排亭亭玉立,一个纯白一个浅粉相间地排列着,随着舞台一侧伴奏的身着水蓝色和服的四位仕女纷纷奏响手中的乐器。舞蹈的仕女们和奏乐的仕女们开始向观舞的众人展现了一派壮烈娇艳的樱花之舞!

        不少人都沉溺在这古老的幻梦里,就像旁观了樱花一生的成长,绽开,绚烂,然后在最短暂的时间里凋逝……就像昙花一现的绝美沁人,也像流星一瞬的燃烧辉煌。樱花绚烂而短暂的宿命,是演绎了一生归属无悔的壮美!

        “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

        丹羽琉月的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动人的弧度,朝生暮死间演绎着绚烂无双,樱花,承载的是整个大和民族壮烈的风骨。

        迹部景昔莞尔一笑,轻轻启唇,“不畏寒雪舞,雅伎无泪塑骊情……”

        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丹羽琉月眼神柔和,迹部景昔嘴角含笑,同时将目光放回了舞台上,心中涌起感慨了,樱花古庭,绯云如雪,是谓“樱庭雪”!

        “她们都是这一次能够毕业的学生?”

        “嗯!”迹部景昔点头,“听说这一次樱庭雪能够毕业的不足二十人,起舞的十二人,伴奏的四人,剩下的就是还没出现的三甲了!”

        丹羽琉月轻轻颔,示意自己明白了。

        一曲舞罢,仕女们纷纷向着舞台两边退去,舞台后方中央的屏风纸门露了出来,一束灯光从纸门后打出来,五位窈窕曼妙的和服佳人的倩影在屏风纸门上浮现……

        器乐声越来越激昂动人,忽地“哗啦’一声,纸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绝美动人的真相——

        五位佳人呈三角的队形迈步而来,惊起了一片台下惊艳的吸气声……然而不管是丹羽琉月还是迹部景昔都怔住了,无论这出现的五位佳人容貌有多出色,她们却只能看到那个领头的身着一袭雪白和服的女子——雪姬!

        一袭雪白雍容的和服永远是平雪子的标志,在一众姿容出色的仕女里,平雪子的容貌真的很不起眼,甚至说是勉强够得上清秀。但是,雪姬的魅力就在于她浑然天成的气韵和高贵无双的风度,只一眼就能够让人失魂的绝代风华。

        乌黑的长宛如丝绸一般倾泻而下,白皙如雪的肌肤是吹可弹破的柔滑,漆黑的眼眸恍若幽谭掀起漩涡一样充满噬人的诱惑,睿智,从容,清冷,优雅……雪姬是从平安京时代骊歌里走出的最高贵的仕女,凝眸流转间风华自成,独一无二,绝世无双!

        靠气质和内涵赢得世人敬仰的少女,举手投足充满了让人不容亵渎的优雅风姿,丹羽琉月誓,自从重生到了这个世界,平雪子绝对是她遇到的第一个仅凭气质就能颠倒众生的奇女子。也无怪人们总会在不经意间忘记她容貌的平凡,日本上流社会名正言顺的第一淑女,雪姬,当之无愧!

        从雪姬的魅力里反应过来,丹羽琉月才将目光放到了她身后的其他几个女子身上,迹部景昔眨眨眼,继续为丹羽琉月介绍着,毕竟在日本,无冕之王迹部家能够得到的消息可是比新锐王者的丹羽家多得多。

        在雪姬右后方的第一位置上是一个身着氤氲墨绿和服的清丽少女,容貌可以称为绝色,气质也非常出众,如果不是因为雪姬的魅力过大,人们甚至会将第一眼放到她身上。

        一头墨绿的青丝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柔和的浅金色眼眸泛起动人的涟漪,嘴角始终噙着一抹迷人的微笑,出落得端方优雅的绝世佳人,眼底似乎闪过了一丝狡黠。

        丹羽琉月摸着下巴点评着,“小昔,她的色跟你家的龙马好像!”

        迹部景昔微微一笑,“她就是京都第一世家德川家的大小姐德川雅尔,也是在英德唯一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和F4杠上的人!”

        丹羽琉月若有所思地点头,看来这个德川雅尔很值得结交啊!

        站在平雪子的左后方第一位置上的是一位婉约高雅的少女,泛着亚麻金光辉的银过臀,同色的眸子也是光华流转。身着一袭金辉米色和服亭亭而立的少女,比起其他四人,她的动作和姿势似乎要更加地韵律和柔美。

        迹部景昔在一旁体贴地介绍道,“西川佳绘,出生于歌舞伎世家,现在是歌舞伎西川流下一代的掌门人,就读于神奈川立海大,人气极高,是立海大众学子眼里的‘大和抚子’和‘女神’!”

        平雪子左右后方第二位置上也是两个气质出色的少女,一个柔婉动人,另一个明丽大方。

        黑色过肩直那个少女更加柔婉,一袭浅青色的和服素雅芬芳,一双湖蓝色的眸子也是轻舒婉转,就像缠绵而来的温水清流,不够波澜壮阔,但是异样的细水长流的温和魅力同样让人悸动不已。

        “白井夏香,京都白井家二小姐,就读于京都第一女子学园,是这次结业学子里的第二名!”

        最后一个一袭粉色和服的明丽少女正是最开始起舞的那个,柔和的浅棕色长随风轻扬,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更是清亮动人,她在笑,那样的笑容彷如承载了世间太多的美好和自信,她的光辉,就像需要时间切割的金刚石一样,一旦功成名就,就会散出璀璨的钻石光辉!

        “早川绫乃,东京早川家这一代唯一的嫡女,是这一次结业学子里的第三名!”

        五位佳人来袭的行礼和舞蹈展现了五种属于樱庭雪不同的天姿国色,随着她们的表演完毕,今天最后一个授予“姬”的盛典来临,樱庭雪身着和服的老师将一身轻浅鹅黄色和服的苏我云雏从屏风纸门后牵出,丹羽琉月的眼眸微微地眯起……这,就是忍足侑士嘴里是她的“情敌”的女生?

        苏我云雏长得很美,容貌虽然比不上丹羽琉月和迹部景昔,但是那气韵也是非常特别,非常吸引人的,银白色的卷披散在脑后,蔚蓝色的眼瞳干净得好像是北海道苍茫的天空。优雅端华恍若天边云彩一样飘渺迷人的美丽仕女,凝眸莞尔,便是柔肠百转。

        迹部景昔意味深长地瞥了眼神沉寂的丹羽大小姐一眼,颇有好心情地解释道,“苏我云雏,苏我氏族这一代的嫡长女,冰帝学生,这一代结业学子的元,马上就会被授予‘云姬’尊称……”

        听出了迹部景昔语气里的别有意味,丹羽琉月白了她一眼就将目光放回了苏我云雏身上,深蓝色的眼瞳似乎沉了沉。

        按照日本平安京时代的古老礼仪,苏我云雏在授称之后就变成了众人景仰的“云姬”,云姬恭顺有礼地面向大众行礼,落落大方,从容不迫,蔚蓝色的眼眸在不着痕迹地略过众人时似乎在红蓝眸冷艳无双的丹羽大小姐身上停了停,随即不动声色地将眼神收回。

        丹羽琉月的眼瞳眯起,若有所思,迹部景昔直接捂着嘴偷笑,“阿勒,阿勒,琉月,你好像被云姬盯上了!”

        丹羽琉月淡淡地翻了个白眼,心中翻涌的思绪却复杂起来,云姬,似乎有些讨厌!

        ……

        宴会的正式流程走完,其他的就是客人们和樱庭雪淑女们的各自寒暄,迹部景昔将丹羽琉月带到了樱庭雪的内室里,至于丹羽琉璃,因为丹羽大小姐的放风,丹羽琉璃已经跑到京都大街上去参观葵节盛会了。

        打开纸门,里面正闲谈着的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了来人,迹部景笑容狡黠地打着招呼,“雪子,椿,不介意我带人来吧?”

        “当然不介意啊!”道明寺椿笑容灿烂地接过了迹部景昔的话,

        雪姬淡淡地点头,示意她并不介意。

        迹部景昔和丹羽琉月跪坐在了茶案前,平雪子从容自如地斟茶,那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与生俱来的优雅,做出一个请品茶的动作之后,迹部景昔和丹羽琉月就很配合地开始品茶。

        一息的品茶时间后,丹羽大小姐率先开了口,“你们好,我是丹羽琉月!”

        雪姬清冷的黑眸轻轻扫来,带有打量的含义却不会让人感觉失礼,“平雪子,琉月,你好~~”

        因为雪姬突如其来的名字称谓,在场的另外三人都有些吃惊,道明寺椿愣了愣之后才跟丹羽琉月打招呼,“琉月,你好,我是道明寺椿!”

        似乎是雪姬对于丹羽大小姐一见如故了,除了迹部景昔在不靠谱小声嘀咕着“琉月和雪子肯定因为都是冷属性才这样同性相吸的”外,四人的闲谈都是非常和谐的。而丹羽琉月在这时才反应,迹部景昔的交友之广,人脉之深。思忖之余,丹羽琉月在脑子里逐渐剖析出迹部景昔带她来认识这两位在日本上流社会举足轻重的淑女的真相……应该也是为了她好!如果她丹羽琉月能和道明寺家的大小姐还有日本第一淑女雪姬成为了密友,那么这些就会成为她在日本展的最好助益……小昔为了她,真的是用心良苦!

        在丹羽琉月心中对于两辈子的友谊感慨的同时,道明寺椿却开始倒起苦水来,美丽动人的淑女在大大咧咧地吐槽弟弟着的不着调不成熟不可爱……

        三人同时失笑,迹部景昔笑容可掬,“阿勒,阿勒,椿,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真的在说你弟弟不着调,还是单纯地向我们炫耀你有一个虽然不成熟但是很可爱的弟弟!”

        雪姬很是淡然高雅地腹黑,“椿,你在欲盖弥彰!”

        丹羽琉月失笑着想着原来这个不着调的大少爷也不是那么不可取,至少在面对自己的姐姐上,他还是表现不错的!

        “啊切!”正走向内室寻找自家姐姐的道明寺司沿途打了喷嚏,揉着鼻子说着,“是谁在念叨本少爷!”想了想,道明寺司果断地傻笑起来,一定是杉菜,没有本少爷在英德,杉菜她肯定很寂寞,现在一定是她在想本少爷!

        “啊切!”远在东京英德学园的杂草小姐也打了个喷嚏,然后下一刻她就和新结识的朋友一起亲亲密密地走着,完全没有思念还在京都的道明寺大少爷的意思在。

        说起来牧野杉菜之所以能够结识到“新朋友”也是因为在她和道明寺司第一次失败的约会之后,道明寺大少爷就大喇喇地写了张海报贴在了布告栏上,向整个英德宣布牧野杉菜已经是少爷他的女朋友了,牧野杉菜此人以后就归少爷他罩!

        此海报一出,那在英德可以掀起了海啸一般的震撼,就在所有人都在惊异于牧野杉菜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同时,许多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们就开始巴结牧野杉菜了。而牧野杉菜也因为她在英德交到了“新朋友”变得非常高兴,完全忘记了还在京都思念着她的道明寺大少爷!

        道明寺椿在慢慢地说,其他三人在静静地聆听着,说着说着道明寺椿就提起了自家弟弟近日来的不靠谱的恋爱,微微蹙眉,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不该支持阿司?杉菜我也见过,是个挺单纯的女孩子的,但是,我觉得她好像不太能够适应上流社会……”

        提起了牧野杉菜,丹羽琉月差点没把嘴里的茶一口喷出来,轻咳一声掩饰着尴尬,她不知道牧野杉菜是不是道明寺椿说的单纯,但是她觉得牧野杉菜绝对不适合上流社会!

        迹部景昔满意地点头,自从她上次劝说过道明寺椿以后,道明寺椿就已经开始理解道明寺枫的苦心了。道明寺椿失去了她的爱情。收获的却她一生的幸福,她和她现在的丈夫虽然是联姻在一起的,但是他非常的爱护她,他们的婚姻很美满!

        道明寺椿在爱情上学会了取舍之后造成的影响就是她并不如原著里一样支持道明寺司的爱情,虽然她对杂草小姐依然有好感,但是却也不会坚持站在牧野杉菜一方和道明寺枫对着干。

        道明寺椿吐露了她的苦恼,其他三人就囧了,丹羽琉月斟酌着用词,“那个,椿,按照我接触牧野杉菜的情况来看,她……真的不适合道明寺君!”

        丹羽琉月语气虽然很淡,但是态度却很诚恳,道明寺椿看着平雪子和迹部景昔眼里浮起的赞同后若有所思地点头思考着。

        而这时……“哗啦”一声,纸门被粗鲁地拉开,道明寺司就像一个气炸了的暴龙一样,捏着拳头大声说道,“你胡说,杉菜明明就是最适合本少爷的!”

        冒火的黑眸溢出了浅蓝的光晕,道明寺司昂起下巴,神色桀骜,“像本少爷这么有size的人喜欢的人也一定是最好的!”

        “阿司!”迎着自己闺蜜诡异的眼神,道明寺椿连忙呵斥出声。

        一个一无是处的平民,在他大少爷眼里竟然是最好的?少爷你这句话让所有爱慕你的上流社会的淑女们情何以堪啊!

        平雪子:“……”

        迹部景昔:“……”

        丹羽琉月:“……”

        淡淡垂眸,丹羽琉月的表达很直白,直白到残忍,“道明寺司,你和牧野杉菜之间是个永恒的悖论。如果你们想要在一起,牧野杉菜就必须学会适应上流社会的法则,但是那个时候的牧野杉菜已经不是牧野杉菜了,她和上流社会里每一个戴着面具的淑女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她不能为你改变,如果她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天真和单纯。你知道的,无法适应规则的人必定会被规则所淘汰,那个时候,道明寺家的一切势必会因为她的单纯勇敢而葬送!道明寺司,从一开始,你就没有退路!”

        道明寺司气得握紧了拳头,一双黑中带蓝的眼睛也赤红赤红的,“这是谬论!谬论!!”

        平雪子很是公允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贵族与平民是不同的两个世界,即使有所交集,也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世人只会看到贵族眼前的荣光与骄傲,奢华与高雅,却忘了我们背后的付出与汗水。每一个姓氏之后都是一段历史传奇,每一次荣光背后都夹杂着无数牺牲。道明寺君,比起从小就懂得弱肉强食的我们,牧野桑的世界太过于单纯干净。我们的世界她走不过来,她的世界我们也无法理解。道明寺君,不要抱有奢望,我们,早就没有天真善良的资格……”

        “你、你们……”道明寺司涨红了脸,极其无礼地指着直抒胸臆的淑女们。

        “阿司!”道明寺椿厉声呵斥着她,目光转到了迹部景昔身上,眼神带着求助。

        迹部景昔微微一笑,绝美自然,眼神睿智,她从容不迫地问道,“不求高高在上纵横睥睨的显达,只求平凡一生相拥恋人的虚华。道明寺司,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不得不说,迹部景昔问出的问题的最通透残忍的!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道明寺司无力反驳之下气得摔门而去,道明寺椿深深吸口气,跟自己闺蜜说了句抱歉之后就拿起包追着道明寺司去了……奔行中脑子浮现起自己闺蜜诚挚的坦言,道明寺椿的眼神沉了下来,看来她该好好考虑考虑阿司现在的恋人了!

        “似乎不算是完美的下午茶……”雪姬启唇轻言。

        丹羽琉月垂眸莞尔,“心性还是不错,就是选择不对!”

        迹部景昔摇头,无奈耸肩,“人各有志!”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