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第69章 琉璃碎明月晦(补完)

第69章 琉璃碎明月晦(补完)

        东京最近一段时间的天气都很是阴郁,伴随着寒流来袭,深秋里一场接着一场的冷雨洗涤了整个钢筋水泥的城市。

        天色颇暗,乌云压顶,东京商业区各幢企业大厦里的暖气系统也开始运营起来,室内的温暖带着一分淡淡的干燥,与窗外的湿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丹羽琉月像往常一样坐着办公室里批着文件,随着时间的流逝,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也越来越少。

        手中墨笔的划过,鲜明漂亮的笔迹在白色的纸张上飞舞而起,缓缓地,丹羽琉月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红唇轻轻挑起了一丝柔和的微笑,

        “景吾……”

        果然,下一刻,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融化了一身咄咄逼人的冷气,丹羽大小姐唇边的笑容异样的真实温暖,

        不出所料,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正是迹部大爷一脸唯吾独尊的照片,大爷磁性华丽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恩啊~琉月!”

        ……

        丹羽大小姐在很开心地跟自家大爷煲着电话粥,丹羽二小姐也挽着自家优雅男友的手臂逛街逛得不亦乐乎,花泽类的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自然而放松。

        他宠溺地看着丹羽琉璃欢快地穿行在各个专柜间,水晶般的紫眸里泛起了柔和的涟漪,似乎只要看着她灿烂生动的笑容,他的眼里都已经容不下其他人的存在。

        走到一间水晶工艺品的专柜前,丹羽琉璃眨了眨漂亮的琥珀金眸子,指着玻璃柜里面的一座三寸高的琉璃水晶雕像,兴致勃勃地问道,

        “类学长,类学长,你看!这个雕像是不是很适合姐姐啊?最艳的玫瑰和最锋利的剑?”

        闻言,花泽类微微挑眉,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玫瑰与剑”的雕像,工艺非常完美,琉璃在灯光下更是闪烁璀璨,荆棘玫瑰缠绕着十字金剑,玫瑰的犀利绝艳与长剑的锋芒坚韧并存,貌似真的很适合丹羽琉月啊?

        花泽类在心中默默点头,不过~~与其说这个雕像适合丹羽琉月,倒不如说是适合整个克莱伊家族,这个雕像可是与克莱伊家族的族徽如出一辙啊!

        没等花泽类回答,丹羽琉璃就掰着手指煞有其事地念叨着,“迹部前辈的生日就要到了,姐姐也只比迹部前辈小几天而已,嗯,这个做为姐姐的生日礼物也是很不错的啊!”

        说着,丹羽琉璃朝着花泽类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类学长,你说是吧?”

        花泽类微微一笑,正要伸出手摸摸丹羽琉璃的头发的时候,突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和谐的氛围,丹羽琉璃调皮地吐吐舌头,眼神示意花泽类先“忙”。

        花泽类也没客气,直接拿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来人的名字,他怔了怔,随即就转身接起来电话,丹羽琉璃一直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家男友俊秀的身影,直到花泽类转身,她柔和的微笑里泛起了冷意,双拳不自觉地握紧,心中翻涌而起的嫉妒与愤怒几乎要湮灭她的理智,

        “藤堂静……”

        ……

        不过五分钟,花泽类挂下了电话,他转身,回头看着丹羽琉璃的眼神很抱歉,

        “琉璃,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家一趟!”

        丹羽琉璃笑了笑,在姐姐和Eric的双重训练之下,她已经能够收敛好自己的一些情绪了,

        “嗯,没关系的!”

        “抱歉!”花泽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便是转身离开。

        目送着花泽类焦急离去的背影,丹羽琉璃不自觉地垂眸,颀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刷出了一片细小的阴影,

        “每一次都是我看着你离开,虽然你每一次都会再回到我身边。但是,类学长,这一次……”

        “你会不会不会再回来了……!”

        少女低喃的呓语声并没有被其他人注意到,抬起头,丹羽琉璃的脸上还是一派生动的笑容,她从容至极地在水晶专柜上买好了雕像,然后便上楼到了一家咖啡厅。

        美丽优雅的女子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她眉目宛然,气质高雅,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能吸引店里所有人的目光,

        “藤堂桑!”

        丹羽琉璃眉梢一挑便坐到了藤堂静对面的位置,即使是对着丹羽琉璃,藤堂静也笑得非常温柔大方,一如以前藤堂家公主的“善良美好”。

        但就是这样“美丽”的笑容却让丹羽琉璃眼里的冷意更甚,藤堂静笑着开口,眉宇间飞起了一抹骄傲,

        “丹羽学妹,你输了!”

        坐在靠窗的两名美丽女子的表情截然相反,自成一个空间的对峙局面,敌意又危险。

        藤堂静笑得花枝乱颤,似乎对自己一个电话就能让花泽类抛下丹羽琉璃而感到得意非凡;丹羽琉璃的深情冷淡而从容,但是那桌下颤抖的手指似乎泄露了她心中狂涌而起的悲哀和嫉妒——她不得不承认,在花泽类心中,藤堂静永远都是第一位,超过了她,超过了花泽家,甚至超过了他自己。

        垂眸收敛了眼底深处的悲哀,再次抬眸,犀利的目光直刺向了对面娇笑着的佳人,丹羽琉璃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启唇,语气很轻很淡,

        “是呢……藤堂桑,我可是输得难看啊……或许在我自己不自量力地决定和你开始这个愚蠢的赌约的时候,我就已经注定会输得一败涂地了,类学长,果然更在乎你!”

        想着那晚在藤堂家宴会结束后她对着藤堂静启唇不甘的挑战,丹羽琉璃笑了笑,眼神染上了莫名的悲哀,然而下一刻她就收敛好了自己的情绪,语气一转,

        “但是……”

        丹羽琉璃语气里冷然的转折打让藤堂静娇笑的俏脸一僵,

        “但是?”

        丹羽琉璃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神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

        “但是,你赢了我又能怎么样呢?类学长更在乎你又怎样呢?你已经有了未婚夫,现在能够正大光明地站在类学长身边只有我一个人。身为有夫之妇的你如果还想要操纵类学长为你做牛做马……藤堂桑,你有资格吗?”

        说完,迎着藤堂静僵硬的笑脸,丹羽琉璃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是的,她赢不了类学长和藤堂静青梅竹马的十多年,但是现在的藤堂静想回头也没有了机会。只有给她时间,她相信总有一天类学长会彻底地摆脱藤堂静对他的影响。而且……比起现在处于风间浪口的藤堂静和藤堂家,她丹羽琉璃等得起,姐姐和丹羽家也会是她背后强大的依仗!

        丹羽琉璃话落,藤堂静似乎不自在地摸摸耳垂,扯开嘴角笑道,“丹羽学妹你误会了,我只是当类是弟弟……”

        “如果藤堂桑只是当类学长是弟弟的话,那么藤堂桑就不会在我挑衅提出这个无聊赌约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答应……”丹羽琉璃嘴角讥诮的弧度越来越深,“藤堂桑,你真是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

        “丹羽学妹,你!”

        藤堂静气的两颊绯红,丹羽琉璃嘴角勾了勾,“藤堂桑,抱歉呢,我现在还有事去找姐姐,今天的下午茶我就不奉陪了!”

        话落,丹羽琉璃优雅地起身,那一身高贵得理所当然的做派无形间让藤堂静优雅可人的亲民气息落于下风。

        “丹羽琉璃,你站住!”

        “还有什么事吗?藤堂桑~”转过身,丹羽琉璃笑得别有意味,

        藤堂静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也不再掩饰她对丹羽琉璃的敌意,“丹羽琉璃,你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活在丹羽琉月阴影之下的可怜虫!你真以为丹羽琉月当你是姐妹吗?”

        闻言,丹羽琉璃的秀眉一皱,语气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藤堂静,我和姐姐的关系轮不到你这个外人置喙,而且你要是敢说出什么话来诋毁我姐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次笑得是藤堂静了,她看着丹羽琉璃的眼神似乎特别的怜悯,“丹羽学妹,你还不知道吧……你已经被你姐姐卖了!”

        ……

        开上了属于自己的宝马,丹羽琉璃猛地一下便踩上了油门,银白色的跑车疾驰在公路上徒留下一道犀利的影子。

        死死地咬住下唇,藤堂静奚落的话语犹然响彻在耳边,

        “花泽家15%的股份,只要你和类举行订婚宴,丹羽家就能获得花泽家5%的股份,剩下的10%……花泽爷爷承诺会在你和类正式结婚的时候送给丹羽家!”

        “你姐姐亲近你,培养你,也无非就是想从你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已,你傍上了类,丹羽家也得到了花泽家15%的股份。现在你还不相信你是被姐姐卖了?你被你姐姐卖给花泽家,换了15%的股份!”

        银白色的跑车停在了丹羽家的别墅前,丹羽琉璃一路从车里冲到了丹羽琉月的书房,那冰冷的神情一度让丹羽家的仆人们觉得今天自家的二小姐被大小姐附身了!

        直接走到丹羽琉月的书桌前,她知道姐姐工作文件不是堆在桌上,就是放在抽屉里,丹羽琉璃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始在抽屉里的各种文件夹里翻找起来。

        她不相信姐姐会像藤堂静说的那样冷血,她也不相信姐姐培养她的目的只是想要利用她换取更大的利益,她不会相信的!

        丹羽琉璃不停地翻找着,不知不觉之间泪水沿着脸颊流淌下来,

        “啪!”

        一滴泪水直直地坠落到了纸页上,视野里白纸黑字的内容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和幼稚,花泽家和丹羽家联姻的合同……内容,和藤堂静说得分毫不差!

        她从来就不知道自己会订婚,她从来不知道她和类学长在一起会让丹羽家获得这些利益,她从来就不知道姐姐是在利用她……原来,从始至终,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是呢……高贵冷傲的“凡尔赛玫瑰”怎么会接受一个出生龌龊的私生女妹妹?

        是呢……无论在什么时候,姐姐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承认她的话,一次也没有过!

        可是!可是!

        听不到姐姐你亲口说出来我是不会相信的!

        一路开着跑车冲出丹羽家别墅的丹羽琉璃迎着诸多仆人惊异的目光驶向了丹羽集团,不意外地在自家姐姐办公室前被中岛林二拦住,

        “中岛,你让开!你给我让开!”

        “琉璃小姐!大小姐现在正在工作!”

        顾忌着丹羽琉璃的身份,中岛林二和助理们都不敢过于造次,当丹羽琉璃成功冲进丹羽琉月办公室时,丹羽琉月只是稍稍蹙眉,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清冷的嗓音里带了一分疑惑,

        “琉璃?”

        “大小姐,抱歉,我们拦不住琉璃小姐!”中岛林二郝然地道歉,丹羽琉月没有计较,直接挥挥手示意他出去,她看得出来,现在的琉璃的情绪有些不对!

        中岛林二颔首行礼,离开时体贴地关上了门,但是那眼底深处却泄露出了一缕精光,他没有看错,琉璃小姐手中拿的好像是丹羽家和花泽家联姻的合同和一尊克莱伊族徽的水晶雕像。

        “姐姐,你真的有承认我是你妹妹吗?”

        拿出了手中的纸页,陡然拔高的声调让丹羽琉月的眉宇皱得更紧,

        “利益就那样重要吗?重要到可以牺牲掉我的婚姻和未来!!”

        “如果不是花泽家那也会是其他家族吧?不是类学长也会有其他人吧?”

        “姐姐,难道我就是你手里用来联姻的工具吗?!”

        丹羽琉璃歇斯底里的哭声并没有让丹羽琉月的神色动容,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深蓝色的眼瞳里倒影出少女绝望般的忧伤,

        “你,知道了?”

        启唇的冷语彻底将丹羽琉璃心中的妄想粉碎,止不住的泪水沿着完美的侧脸流淌下来,她忍不住上前拉住了丹羽琉月的手臂,

        “姐姐,你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不否认?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

        “你说啊!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

        “说你想用我的婚姻换花泽家的股份也是假的!”

        “你说啊!说啊!”

        “姐姐你说啊!”

        长久的沉默出现在了眼前冷艳无双的身上,她就像是盛开在冰原雪顶的鲜红玫瑰,如女神一般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丹羽琉璃却怔住了,她茫然地放开了自己的手,嘴角浮起了酸涩的苦笑。

        是的,姐姐从来就没有变过,高贵冷漠得只能让人仰望的女神怎么会将蝼蚁看在眼里,一直都是她在自作多情,她以为姐姐承认了她,她以为她们姐妹情深……可是,眼前刺眼的联姻合同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她对丹羽琉月所有的真情和心意只是一场自以为是的笑话!

        “啪!”

        手中的水晶琉璃雕像滑落跌碎,琉璃碎片在熙光下反射出炫彩的光泽,唯美得让人觉得心碎。原本应该是属于丹羽琉月生日礼物的琉璃雕像碎成了一片一片……不去看已经破碎的雕像,丹羽琉璃流着泪终于问出了口,

        “丹羽琉月,你,是冷血吗?”

        没有等到冷漠如冰的丹羽大小姐的回答,丹羽琉璃苦笑一声,浑浑噩噩地离开了丹羽琉月的办公室……

        直到丹羽琉璃已经离开了好久,办公室里僵立着如同女神雕塑的冷艳佳人才开始了动作,深蓝色的眼瞳才垂眸间闪过一丝晦涩的精芒。

        丹羽琉月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破碎的雕像旁,缓缓地蹲□,将破碎的琉璃碎片捡了起来,找出了一个合适的包装盒,将碎片一片一片地放进盒子里,垂眸的轻音莫名地让人觉得凄清,

        “琉璃,对不起……”

        ……

        英德F4休息室,西门总二郎和道明寺司在谈话,美作玲在一旁悠闲地品着香槟,

        自从道明寺司归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回到学校,看着一脸失神的西门总二郎,道明寺司皱了眉,

        “总二郎,你约我来有什么事?”

        西门总二郎抬眸,直直地看向了道明寺司,

        “阿司,你老实告诉我!”

        在静的宴会上他就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了,纯情的阿司在隐藏情绪可是比不过他这种情场老手,

        西门总二郎的眼神很凝重,道明寺司的神情也是正色了起来,

        “怎么?”

        西门总二郎深深地吸了口气,直言不讳,“你是不是喜欢琉月?”

        “噗!”

        没等道明寺司回答,美作玲一口香槟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总二郎你在说胡话吧!阿司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冷冰冰的只会奴役他的女人!”

        西门总二郎没有理美作玲的吐槽,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道明寺司,他需要阿司的回答,对于琉月,他不会放手,但是……

        道明寺司很沉默,他低着头,这样的神情在西门总二郎和美作玲看来不亦于是默认。

        “喂喂!阿司,你不是吧……”美作玲放下了酒杯,一脸震惊地望着默认状态的道明寺司,阿司不会不知道,丹羽琉月是总二郎心爱的女人……

        西门总二郎的声音低哑了下来,眼睛有些发红,“阿司,你知道,我喜欢琉月!”

        朋友妻不可欺,何况他们还是兄弟。

        道明寺司站了起来,对着西门深深地鞠了一躬,眼神真挚明亮,“总二郎,对不起,我要追求琉月!”

        “混蛋!”

        道明寺司话音落下,西门总二郎下一刻就是彻底爆发了,他一把拉住道明寺司的衣领,一拳揍了过去,道明寺司最开始并没有反抗,然而到了最后他也被西门总二郎打出真火了。

        两个少年就像野兽一样蛮横地打起架来,那凶狠的样子似乎要和对方不死不休!

        “总二郎!”

        “阿司!”

        美作玲在一旁急的不行,但是两个人已经彻底打红眼了,室内的家具也被破坏得七七八八,眼看两人激动的场面,美作玲急中生智吼了一声,

        “丹羽琉月喜欢的是迹部景吾,有本事你们俩先把迹部景吾干掉!兄弟阋墙算什么!便宜迹部景吾吗!!!”

        美作玲平地一声吼让失去理智的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西门总二郎扶好了歪掉的眼镜,直视的道明寺司的眼神意外的冰冷,

        “阿司,琉月不会是牧野那样的恋爱游戏,而且我不会让你!”

        说罢,西门总二郎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

        “切!”道明寺司揉了揉红肿的眼角,心虚地切了一声,看也不看美作玲一眼,道明寺司也离开了英德赶往道明寺司集团,公司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来做呢!

        当美作玲意识到休息室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一阵无语,想起让自家兄弟内讧的冷艳少女更是摇头感叹,

        “红颜祸水!”

        ……

        ……

        *********

        作者有话要说:补完~~~

        下一章【琉璃碎,凤于飞】

        高|潮袅~~~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