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王+花样]烈焰玫瑰 > 第86章 等你花开

第86章 等你花开

        这些年来,我走过了很多地方,世界很大——我感受过顺着法国梧桐里倾泻的阳光,抚摸过西京长安斑驳的城墙,阿尔卑斯山上终年不化的雪,地中海里翻涌起伏的浪……我在维也纳的街头看过艺术家的卖唱,我在纽约的时代广场聆听着人们脚步的匆忙。

        然而,终究是一个人的旅程。

        我看到了很多,学会了很多,成长了很多,我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不后悔离开自己最心爱的人,但是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我却开始感受到了思念。

        记得在好久好久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

        “这些年来,我单人匹马,东奔西走,无人伴我以琴,无人伴我以酒……到最后,竟也无人与我共白首……”

        他还好吗,他还是那样拒人以千里之外吗,甚至……他还……爱我吗?

        流年已逝,我在他心里到底还算是什么呢……

        ——丹羽琉璃

        ……

        “类,丹羽琉璃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呢?你已经等了她那么多年了。”手中摇晃着一杯香槟,美作玲翘着腿,施施然地问道。

        闻言,花泽类微怔,碎觉嘴角浮起了一抹清淡至极的微笑,“琉璃啊,是我最重要的爱人啊……”

        随着花泽类的话音落下,其他是f3都愣了一会儿,西门总二郎挑挑眉,“类,这么执着么,琉璃可是一走七年毫无音讯,一点消息都不给你,可见,琉璃也不是那么心软的女人啊……”

        道明寺司眸色深沉,一言不发,美作玲倒是笑了笑,和西门一唱一和,“而且当年丹羽琉璃也是因为类你放不下静才走的,这样的伤心远走,类你真的还确定她现在仍然爱你么,人生啊,能有几个七年!”

        是啊,人生能有几个七年,花泽类低头笑了笑,

        七年过去了,阿司最终放手了丹羽琉月,选择和大河原集团的千金联姻;玲将心爱的司空羽压在心底七年,她的影子也在逐渐淡去;而总二郎依旧是那个众人无法看透的花花公子,或许他曾经爱过人,或许,也没有……

        即使大家都在成长蜕变,自己的变化似乎比众人少了那么一点,也许,这是他的执念,曾经执念于静,现在执念于琉璃。

        没办法啊,他是花泽类啊,他就是这么的固执,即使知道最后可能等不到她,他还是想再等等,再等等,再等等……

        柔和的紫眸里浮现出一片温柔的涟漪……

        她走的那天阳光很美,她琥珀金的眸子也折射出了绚烂的光辉,她站在私人飞机的舱门前,对着他叫的很大声,

        “类学长,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就不会再放开你了。

        飞机引擎发动带来的巨大轰鸣声也没有淹没她的声音,她笑的很美,自信而强大。

        她的意思他都能懂,所以他愿意等,不然他一定会后悔,后悔错过了自己的毕生爱人……

        ……

        “他还好吗?”

        红发蓝眸的青年坐在旋转皮椅上,笑得意味深长,“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为何不自己回去看看呢?”

        “我……”

        丹羽琉璃垂眸,颀长的睫毛遮住了琥珀金的眼睛。

        “琉璃,我想,我觉得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了……”eric含笑看着她,“你在我这里已经毕业了,要不要回日本,不过是看你自己的选择而已,或者说,你在怕……”

        丹羽琉璃瞬间抬眸,瞳孔紧缩,“我……”似乎是在争辩什么,但是在eric那看透一切的碧蓝眼眸里,丹羽琉璃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be?”eric深深地看了丹羽琉璃一眼,启唇轻描淡写,“it`!私人飞机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如何选择看你自己的了,如果你愿意留下,我想琉月也不会反对,要知道英国这边还是有丹羽集团的投资项目让你参与的。”

        “我……”丹羽琉璃眼神一凝,目光如炬,“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伴随着私人飞机起飞的轰鸣声,红发蓝眸的青年看着飞机消失在天际,眼底带出了一丝不引人注目的失落,“好歹是教这么大的孩子了啊,就这么走了,啧……”

        ……

        思念在心底发酵成酒,酒香弥漫了整个岁月。

        回到了日本,丹羽琉璃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花泽类,但是她还是关注着他的一切,从中岛手里接过属于花泽类这些年来的调查资料,她的手甚至在发抖,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过的。

        翻过了一页一页的资料,她的心也逐渐沉寂了下来。

        他很好,他在宴会里游刃有余谈吐优雅引得人们一片赞和;他是上流社会里淑女眼中的金龟婿,家世不凡洁身自好,几乎是花边新闻的绝缘体;他的事业也很成功,虽然不是走的政道,但是在商场也有几分作为……

        他真的履行了承诺,他在成长,蜕变成蝶。

        而关于藤堂静……资料上说,她走了的第三年,他给了藤堂家一份理财保险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藤堂静。

        七年,不仅仅是她变了,他也变了。

        现在的花泽类,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类了么……?

        ……

        觥筹交错的晚宴上,香槟美酒,甜点佳人,都是一道道绚丽的风景线……

        花泽类端着一杯香槟,站在角落里,唇边含着清淡至极的微笑,虽然略显生疏却又是恰到好处的得体,轻抿一口的香槟,上流社会的规则,他现在也能玩的很好。

        与他一同到来的同伴还有着外形出色的西门和美作,道明寺这时候却是在美国了,f4缺一人倒是看起来有些可惜。

        不比瞬间在宴会上开始猎艳与美人们打成一片的同伴,花泽类的身边总是很清清淡淡,不是没有淑女们鼓起勇气上前搭讪,但是都被花泽类四两拨千斤地打发了。

        “美香,放弃吧!”

        隔着花泽类不远处站着三位身着华丽洋裙的佳人,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浅蓝长裙的女孩子拉了拉粉红泡泡裙的少女,规劝道,“花泽前辈拒绝上流社会的女生的邀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是……我是真的好喜欢花泽前辈了啊!”粉红泡泡裙的少女不自觉地咬紧下唇,

        鹅黄洋裙的女孩摇摇头,“美香,还是放弃吧,我哥哥当年可是在英德和花泽前辈一届的,哥哥说花泽前辈是在那个时候就未婚妻了,所以这些年他的身边才不会出现一个女孩子!”

        话落,粉红泡泡裙的少女跺跺脚,眼神惊愕又失落,“怎么会,花泽前辈怎么会有未婚妻?!”

        鹅黄洋裙的女孩瘪瘪嘴,“美香,别挣扎了,在花泽前辈这个年龄身边还没有出现女生,不是gay就是心有所属了。你还不明白么,虽然不知道花泽前辈心仪的女孩子长什么样,不过肯定是比我们优秀的女生吧!”

        “我是不会放弃的!”粉红泡泡裙的少女的双颊浮起了娇羞的红霞,她握着拳为自己打气,“只要……只要花泽前辈身边没有出现女孩子,我就是有机会的!”

        闻言,浅蓝长裙的少女也是摇摇头,“美香,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啊!”

        “可是!可是!我明明就是还有机会的!花泽前辈身边根本没有……”

        “等等!”鹅黄洋裙的女孩打断了同伴争辩的话语,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手指着花泽类的方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粉红泡泡裙的少女和浅蓝长裙少女的眼神也呆滞了。

        花泽类,传闻中上流社会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优雅公子竟然第一次主动走向一位貌美佳人,主动地邀请她进舞池……

        “我的天!”鹅黄洋裙的女孩惊声出口

        浅蓝长裙的少女瞪大了眼睛,“花泽前辈竟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粉红泡泡裙的少女已经错愕得说不出话来了。

        “啧啧,美香,我觉得你有理由放弃了!”鹅黄洋裙女孩手抚下巴,“和花泽前辈一起跳舞的前辈可是长得很美啊,气质也很好,而且他们跳舞看起来很默契啊!”

        粉红泡泡裙的少女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了,她的两位同伴瞬间着急了,“美香!”

        ……

        宴会中央的舞池里,一堆璧人在翩翩起舞,似乎是花泽家少爷第一次面对淑女的主动,围观的人们都表示出了好奇的围观。

        红裙佳人翩然的舞姿很美,似乎就像是传说中的凡尔赛玫瑰,灯光打在了两人的身上,花泽家少爷脸上的笑容也是那样的真挚闪亮,

        伴随着一曲优雅的华尔兹舞罢,她的唇靠在他的耳边,呼吸间带着湿热的气息,启唇清音,“类,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

        花泽类紧紧地拥住红裙佳人,就像拥紧了一生的珍宝,柔和的紫眸闪烁出了光亮,“琉璃,我从不后悔等你,我最后悔的事情是当初那么容易地让你走……”

        “或许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次,全新的我!”花泽类轻抚着丹羽琉月柔顺的红发,微微一笑,自信而坦然,他做出了绅士的吻手礼,“丹羽桑,你好,我是花泽类,以后,请多指教!”

        红发金眸的佳人含泪轻笑,回了他一个提裙礼,“花泽君,你好,我是丹羽琉璃,以后,请多指教!”

        那年那月,那一情节,

        恍如梦魇的藤蔓从心中散去,

        从此琉璃璀璨,花开与我。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477/16006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