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天尊 > 第六章 离开

第六章 离开

        郑长老没有再说话,因为他这十几年来,一直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但见,郑长老双手划动间,一口大黑锅,悄然出现在精致房间的虚空之中。

        然后,郑长老又取出一些散着奇异香味的液体,倒进了那口漆黑的大锅之中。

        时间不长,大黑锅里的奇异液体便沸腾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郑长老便将那娃娃鱼和五百年药龄的灵芝,给投进了漆黑的大黑锅之中。

        “哇哇哇哇??????”

        终于,在面临死亡的危机时刻,一直都在保持着沉默的娃娃鱼,此时,却出了刺耳的哭叫声。

        而那有着五百年药龄的灵芝,也是在这个时候,隐隐的幻化出一个白胡子小老头的模样。

        就在那小老头,一张脸上,此时,竟然也满是悲戚之色。

        看着这副场景,轻轻的郑长老叹了口气,道:“像娃娃鱼和灵芝,都知道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生命。可,为什么,不剑这小子,就不知道要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猛然间,一直在郑长老旁边,保持沉默不语的水月长老,却是忽然睁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郑长老。

        要知道,在水月长老的记忆里,似乎,郑长老口中,就从来也没有说过这样丧气的话。

        终于,水月长老开始现,今天的郑长老似乎和以往时候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但,究竟是哪里变得不一样了,真让水月长老说,她倒是一时还真说不出来什么。

        于是,水月长老,忍不住开口问道:“郑志,你没有什么事吧?”

        郑志,是郑长老的本名,却有好些年没有人敢这么叫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郑长老却是一直在紧张的忙着给不剑,炼制大补的药汤。

        至于水月长老的问题,郑长老则好似没有听见一样,他根本就没有去回答。

        终于药汤炼好了,然后,在郑长老的坚持之下,由他亲自一点一滴的,将一大黑锅宝药汤,全部都喂到了不剑的肚子里。

        然后,郑长老站起身来,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不剑,很久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房间中,一时安静的有些可怕。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水月长老的心,却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安了起来。

        因为郑长老是背对着她的,所以,水月长老是根本就不能够看到郑长老脸上真正表情的。

        “难道他是太累了,就这样站着睡着了吗?”水月长老心中不安的猜测着。

        但她却不敢出声,因为她怕,因为水月长老害怕,今天她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终于,当水月长老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愈让她心惊肉跳的时候。

        水月长老,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

        她就那样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郑长老的身体。

        可谁知道,郑长老的身体,在水月长老的一拍之下,竟然就那样如同墙头上没有骨气的小草那般,冲着她的怀抱倒下了!

        “阿志,阿志,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水月长老顿时大惊失色。

        看着突然倒在她自己怀中的男人,水月长老越感觉到,今天所生的这一切,必是个梦而已。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水月长老的心,在疯狂的呐喊,在不顾一切的呼唤。

        原来,刚才的那些散着奇异香味的液体,却是金剑福地的太上长老,赐予郑长老疗伤用的。

        而当日,那位白头,白胡子的太上长老,之所以会当着那么多的金剑福地的高层,说出那样一番话。

        也是因为郑长老曾在那位太上长老的面前,给不剑说情的原因。

        如今,没有了疗伤宝液的郑长老,却是陷入了生命的垂危之中。

        ??????

        次日清晨,不剑完好无损的清醒了过来。

        在水月长老的安排之下,由仔仔和张小梅两人,带着不剑离开了金剑福地。

        这同样也是早先时候,郑长老曾告诉过不剑的。

        因为,再过六个月之后,就是金剑福地外门弟子风云榜上,大换血的时候了。

        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对于整个金剑福地来说,都不会在像往日那般平静了。

        各种暗流汹涌,各方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也会一个个慢慢的露出锋利的犄角来。

        而郑长老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他更是知道不剑爱冲动的性子,于是,他希望在今后的这六个多月的时间里,不剑能够离开金剑福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因为,现在的不剑还太弱小,却早已经是锋芒毕露。

        这样很不好。就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样。

        所以,郑长老希望,在不剑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最好是让他暂时离开一下为好。

        不可否认,郑长老的想法是好的。

        而且,这也对不剑很是有利。

        但事情,真的就会按照郑长老的预想,那样展吗?

        郑长老不会知道,因为他现在就跟一个活死人一样,打从给不剑治好身体上的伤之后,他的灵魂,便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剑的眼睛有些呆滞,虽然**上的伤害,早已经是被郑长老给治好了。

        但是,在不剑的心里,却一直有一道坎。

        那就是,他是不是很没有用?

        为什么他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去努力,用了那么多的心思,去奋斗。

        而结果,换来的却还是,这样一个不能够让人满意的结果?

        无论如何,现在,不剑是怎么样也想不明白了。

        倘若是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奔着终点冲刺,却每每换来的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那么,这样的坚持,究竟还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没有人能够回答不剑的问题。

        甚至,就在这个时候,小天也保持了沉默。

        先前的时候,仔仔手中狼牙棒的器灵,曾有些沉不住气的偷偷的在暗中,传音询问小天。

        不剑这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说实在的,那匹瞎眼的瘸腿老狼,倒不是真正的关心不剑的安慰,才会跟小天询问不剑的病情。

        因为它是在关心仔仔跟着这样一个失望伤心的不剑,没有奋斗力的不剑。

        会不会一条路走到黑?

        而永远,没有了出头的日子。

        不过,小天的回答很简单。

        修炼上的困难,不管有多么难,只要不剑问,我必然会尽了一切的力气,来告诉他。

        可这样的事情,心里面的坎,却只有靠他自己去解开。

        倘若真能解开,那便是本事。

        倘若这真要是解不开,那就是命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0655/16042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