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三章 怪梦

第三章 怪梦

        水气缭绕中,武含冬不敢置信的将手按压在几个重要的脉搏穴位处,重复检查了几次后才不得不相信,这幅身子竟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生通透之体,自己以前的资质练上几十年也赶不上这种人的十分之一。

        武含冬记得师傅当年说过,在古武之中,虽说勤能补拙,但是天赋的局限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师傅曾经预言过,随着适合学武体质者的凋零,即便是精妙武学能够传承下去,只怕后世也无人能达到老祖那般的境界,内力之法很可能消失在历史之中。

        想罢,武含冬不由得盘腿坐在冰凉的地上,将内功心法运行了一圈,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内腹便有丝薄的内力流动,收功后武含冬眸光闪动,心里计较了一番,按照此子资质,只怕几年间便可达到自己前世的程度,只要勤加练习,让无数武者向往的以武入道也兴许不再是梦想!

        外面寝室内,刘可欣全副精神放在了对外城生活各项事宜的查询中,脸被光脑的光芒照得发白,油光一片。

        王娜娜换了衣服准备去进行体能训练,原本想出门前再去排下腹部之水,可浴室的门还关着,下意识的看了眼腕部市民环上的时间,“洗了这么久?算了,我还是去训练场方便吧。”

        刘可欣听到了只言片语,抬头看她:“你说什么?什么那么久?”

        王娜娜回答:“哦,我是说武含冬都洗了一个多小时的澡了。”

        “洗了一个小时……难不成是……?!”刘可欣立刻想到武含冬那么清高自傲的人,怎么会在手废了,一生毁了之后这么的平静?可不就是了无生趣,准备自我了断了吗?连光脑都来不及关,跳下床铺冲向卫生间的门,敲打了起来:“武含冬?武含冬?你还在里面吗?在的话吱一声啊?!”

        王娜娜莫名其妙的,“你干嘛呢?要上厕所去隔壁寝室借用一下吧。”

        刘可欣急了,手上不停,声音急切,“不是的,我担心她在里面割腕自尽了,对了对了!浴室有特殊时刻发生必备的按钮。”伸手按了下墙上一个触摸式的按钮。

        “啊?不会吧?!”王娜娜一听也急了,直接用体系异能攻打厕所门。

        “嘀嘀嘀”浴室门发出一阵声音,随即浴室门向两边自动拉开,水汽扑鼻而来,又被寝室内自带的湿度调节系统驱散。

        武含冬在听到怪声的瞬间便开始收功,将手放了下来,只是还没来得及将盘起的腿放下。所以等刘可欣二人着急的跑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当事人坐在地上洗刷刷的场景。

        双方:“……”

        王娜娜看着对方白花花的样子,嫉妒的想,这白花花软绵绵真弱啊,还是自己皮糙肉厚来得健康。刘可欣可想不到这些,只是舒了口气:“还好你没自杀。”

        我自杀?武含冬看着二人焦急的神情,稍微一寻思就明白了,摆摆手,吭叽道:“我只是……洗澡洗得舒服了,多呆一会。”

        王娜娜给了刘可欣一拳:“你想多了吧!武含冬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闹死闹活的?!你继续洗,我先出去了。”

        “我这不是担心吗?你继续洗啊。”刘可欣尴尬的红了脸,退了出去,关上门。

        “我其实也洗的差不多了。”武含冬以前在河里面洗澡习惯了,当着人面没穿衣服也不觉得尴尬,直接起身。

        她刚想开口问外面人帮忙拿衣服呢?天棚上的喷头就收了回去,一道暖风吹下,身上挂着的水珠瞬间干了,头发也半干,左边曾经收走衣服的机械手又从墙壁里伸了出来,再次发出平板的女声:“衣服已清洁干净。”

        武含冬再次为这奇怪而便捷的事物叫了一声奇,伸手接过衣服出了去。

        等她穿好衣裳,看着卫生间自动清洁恢复干燥的奇观后,出去了。王娜娜已经走了,刘可欣还在查东西。武含冬有些饿了,还没等她问到哪儿吃饭,寝室的们就开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员冲了进来,武含冬和刘可欣同时一愣,这是怎么着了?

        带头的白大褂急问道:“浴室里出事的学生在哪里?”,每间寝室里的紧急按钮都和孤儿的总操作室相连,只要这边一出事,那边就会立刻得知并施救。

        武含冬静默了片刻,“我想,我应该就是你口中所说,出事的学生。”,刘可欣的脸再次爆红。

        太阳已然西落,防护罩内的孤儿院照明器慢慢亮起。

        因为武含冬是身心受损的病号,刘可欣主动承担了到食堂打饭的活。武含冬坐在明亮如白日的寝室内,不由得有些期待,这世界东西都如此好,饭菜也一定是美味的很。在她期盼下,刘可欣拎着两个半个巴掌大的透明如皮冻的东西回来了。

        武含冬纳闷的看了一圈,难不成这的食盒是会隐形的?

        刘可欣试试误会了什么:“你一个人在寝室吃怪寂寞的,我就领回来和你一块吃了。”笑了下,将透明状的东西递了过去,而后自顾自的将手中的东西扭开,递到嘴边吸食了起来。

        武含冬心里嘀咕,难不成这就是食物?手上磕磕绊绊的按照刘可欣方才动作,找到了一个封口的地方,扭开,食用。入口的是犹如凉开水的黏黏糊糊的东西,眼睛瞄了下喝得开心的刘可欣,也只好慢慢咽下。

        喝完后,刘可欣将两个空袋子扔到了垃圾自动处理器中,而后略带得意的说:“怎么样?高级营养液的味道不错吧?这可是你受伤的福利。”说罢,伸手自责的打了下嘴巴,讨好的凑近:“其实……凡事你要往好了想,虽然不能给王美月她们造成什么伤害,可是孤儿院为了封住你的嘴巴,会给你很多好处的,要知道现在这世道,到哪儿都会护着异能者的,相比之下,我们院长还是讲理的。”

        武含冬为刘可欣这种任命的样子皱了下眉,这逆来顺受任命的人当真是哪里都有,当然她倒是不反对拿对方的东西,在她看来,拿得越多越好,最好的是拿完东西也不松口,咬死那帮子恶人。

        刘可欣见武含冬的反应,只能心里叹气:自尊面子哪里有钱财利益来的好?

        随着时间渐晚,王娜娜以及另外三人都回来了,除了王娜娜另外三人都是幸灾乐祸的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孤儿院的孩子大多是天生异能潜力差,或者家里买不起异能激发药剂的孩子,她们从小到大对“武含冬”奇异的天赋嫉妒的了不得,若不是从小在一块住着,此时都恨不得落井下石。

        武含冬看罢也不打算去攀谈结交情,静静的躺在床上,暗自观察其他人的生活方法,运动室内各种奇怪“机关”的方法。直到孤儿院统一就寝的时间到了,照明器尽数熄灭。

        黑暗中,武含冬翻了个身,既来之则安之,自己这番奇遇他人求都求不来,闭上眼睛。原以为会很久才能睡着,哪知道片刻后便坠入了梦乡——

        高空中从横交错的彩色亮线,很多“机关兽”顺着光道急速运行。武含冬莫名其妙的站在半空,自己不是在睡觉吗?怎么跑到这来了?还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等她想明白,身子被一股力量向下吸去。

        等武含冬再次站稳,就看到自己站在一个回响着音乐的房间中,这乐声有些像是二胡但更加清脆一些,一个披散着黑色头发的小女孩背对着自己,拉着架在肩头上的乐器。

        很久之后,女孩子慢慢转身,露出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脸上一双明亮的乌黑眼睛充满了倔强,远处有个声音唤道:“武含冬你怎么又来了?小心被人看到,该训你了!”

        武含冬转头看去,一个奶声奶气的和刘可欣极为相似的小姑娘跑了过来,然后拉着“武含冬”向外走去。

        这个小女孩是“武含冬”?武含冬有些害怕的后退几步,若是没猜错这就是身体的原主,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占了对方身体前来讨债来了?

        武含冬原本想要离开,可不知道怎么的,身体竟像是被一条无形的丝线,连在小女孩的身上,她无奈的看着倔强的“武含冬”偷偷练琴,人类一生中第一次异能激发后,她还是半点异能也没有,只能付出了其他人不可能付出的心酸努力,终于因为她惊奇的骨骼,只凭借灵活度和对至于音乐的感悟,演奏出了带有治疗效果的音乐。

        终于,一个倡导平等的女老师发现了“武含冬”的天赋,并给与了音乐上的帮助。在其他人的嫉妒、轻蔑、嘲讽的眼神中,武含冬日复一复的努力的可怕的练习,获得成为音疗师的资质,终于成长成了如一朵青莲般的少女,用微微抬高的下巴,压抑着内心非异能者的自卑。

        在升往中城学院的考试前期,“武含冬”一如既往的在树林中练琴,却被人堵在了树林中,被异能者少女们暴打后割断了她的右手,那一瞬间,武含冬像是和“武含冬”和为了一体一般,种种绝望痛苦和恨意涌上心头。

        武含冬连忙压抑住了这种感觉,只是看过“武含冬”努力的她还是忍不住为这个女孩儿感到遗憾,难道这就是死者的托梦,让她收拾那帮子可恶的女孩子们?就在她以为女孩就这样死了,梦该结束了的时候,梦境并没有结束而是在诡异的持续发展——

        地上抽搐的“武含冬”慢慢张开了眼睛,对上那双眼睛,“武含冬”“咦”了一声,这醒来的还是“武含冬”而非自己。就像自己被救时一样,“武含冬”也被刘可欣他们救走了。

        第二日,孤儿院找到“武含冬”希望给她一些利益而将此事揭过,只是“武含冬”太倔强了,她不接受,只希望王美月她们受到制裁。既然她敬酒不吃吃罚酒,孤儿院便由着她去。

        结果显而易见,“武含冬”和其他异能级数低的人一起扔出了孤儿院,留在了混乱不堪称为“垃圾场”的外城。

        “武含冬”并没有气馁,一边和刘可欣做着低人一等的工作,一边努力的复健,可惜断了的手就是断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