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十一章 惊喜(修)

第十一章 惊喜(修)

        蒋蔚目光沉沉的站在床边,武含冬觉得他是有话要说,想着对方对自己诡异的态度,便耐心的等了会,准备听听这人准备做什么,到底欲意何为,可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对方出声,她干脆将手中的淡黄色的花朵,掀开睫毛深深的瞧着蒋蔚,“方才你与钱医生在外面的话我听到了,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朋友,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大恩不言谢,以后你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只需一句话,我便会来到。”

        蒋蔚的思维被拉回了眼前的现实,狭长的眼闪了闪,而后恢复了令众多人信以为真温和有礼的贵公子模样,更是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将武含冬的话认认真真听完了。

        武含冬的话说的是掷地有声,情真意切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而实质上也是发乎于肺腑的。人在江湖总是会出现意外的,武含冬曾经被人所救,也是留下此话,后来那恩公为奸人所害,武含冬便是单枪匹马闯入衙门将那狗官斩于刀下。

        但是在联盟人的常识中非异能者又能做什么呢?联盟不会提供他们这些废人继续学习的机会,上战场更是累赘,只是义务给他们存活的营养剂已经是仁至义尽。

        虽然非异能者生活在频繁被异兽骚扰的外城,竟然还一直存活着,还出现了很多奇人,一定是有本事的,但是异能者的自傲令他们忘记了这点,连家族里一直奉承联盟初期人人平等有爱,将自己视为人类保护者的家族也不例外。

        蒋蔚也只是佩服者“武含冬”果然如资料中所写的那般自强自傲,其品质可贵,但是却没有真的认为他会有什么地方需要她的。他对待弱者的好其实更像是同情和施恩。

        他想,如若说需要,便是需要她做他的妻子。如狐狸一般转了下眼睛体贴的说道:“救人不图回报,不过含冬能有此话,我是很开心的。医药费就算了,我知道你的难处。若说报恩,不如到我家饭店工作如何。”伸手扶了下眼镜,双眼弯了下,给人一种很可爱天真的真诚感。

        一系列的礼貌小心过头的举动弄得武含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以前她就是一个走南闯北和一大群没念过书的江湖人士混的人,和她亲近的没有这么做作的人,明明是对你带着些厌恶,还能装的如此温和有礼。

        武含冬心中警钟敲响,那个欺骗了阿姐的人正是用如此温文儒雅的模样欺骗了村民,最终换来阿姐被利用,秘籍宝刀被抢走,村子被血洗。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和无缘无故的坏,所以一个人忽然对你好,你就要想一想是不是身上有什么令人图谋的东西,有人对你坏,你就要想想是不是做什么惹到了对方。她思索片刻,觉得除了古武令人图谋,王美月的事令人恼怒外,别无其他。

        可是古武虽然能让异能弱的人改变命运变强,但这吸引力子针对某些科学家和部分异能弱的人,或是某些想要更加强大的世家?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具有吸引力的。

        其实,武含冬也不愿意用恶意揣摩他人,当年那些怀疑男子有目的的人也只是劝解阿姐,却是对救了阿姐的那人也是礼遇和感恩,所以武含冬也不可能对蒋蔚做什么,他救了她们是真的,“恩公,你如此做,会令我心里不安。钱是一定要还给你的。而工作的事情就不麻烦恩公了。”想了下,“医药费的单子我会去查看,所以恩公莫不要少要。”

        蒋蔚面上温和的笑了下,似乎是无奈,只是他嘴角的笑容带着几分恼意,他觉得武含冬是打肿脸充胖子,这种心高气傲的小女孩真正进入了外城,只怕会后悔今天的行为。于是只是冷淡的笑了下:“既然含冬如此坚持,那便依你好了。我的市民环号是A675……,这次的医药主院费用是一万三十五个市民点。”

        武含冬利落的将市民点转到了蒋蔚的市民点上,看着完成转账的信息,心里一松,欠着别人总是不舒服的,于是下意识的弯起嘴角笑了下,使得等着看她心疼表情的蒋蔚目光微微一顿,而后自然的转了开。

        蒋蔚的市民环响了起来,“你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

        “我是不敢麻烦恩公的,但若是恩公一定要来,我也不能阻止不是?”武含冬表面听起来是调侃,只是对上她带着几分疏离的眼睛,和微微挑起的眉头,就能知道,她其实是不想蒋蔚来的,虚来虚去是令想来喜欢爽直的武含冬不喜的。

        不过武含冬目光在市民环上的日期上扫过,还有六天就考试了,反正还她就离开孤儿院了,管这个人要做什么呢!她不是个傻的,抓紧机会收拾了王美月几人,而后扯呼才是真的。

        一门之隔,走廊上护士医生病人家属们来来去去,空旷的脚步声开门声种种杂声交织在了一起,明明周围都是人却透着一股子很是孤独寂寞的清冷气息。

        蒋蔚半依在走廊冰凉的墙壁上,狭长的眼半合着,武含冬真情流露的一笑在他脑中徘徊不去,随即勾唇笑了下,转身离开。

        正午的阳光热烈了起来,钱恺再一次“关切”的来到病房,武含冬睡了一两个小时,就被机械护工叫了起来:“医生查房。开门否?”

        武含冬立刻从甜软勾人的舒适的睡梦中清醒过来,揉了揉睡得酥松的脸,“让医生进来吧。”手放下的时候整张脸红润了起来。

        不同于昏迷着一两个小时的高效率睡眠,使得武含冬整个人恢复了活力,再加上练武人特有的精光外露的乌黑双眸,整个人像是吸住了水分晒够了阳光一般,令看到的人都被感染了健康与活力。

        “小妹妹看起来恢复的不错。”钱恺感叹的来了一句,眼睛却不是看着武含冬这个病人,而是看了一圈不见好友的影子。

        武含冬大方的笑道:“我也觉得不错,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蒋蔚到底跑哪儿去了?钱恺压下眼中的疑惑,非常尽职的为武含冬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非常健康,再住两天观察一下,你就可以出院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对了,我们的蒋大画家呢?”

        蒋大画家……武含冬眼珠微了一下就想明白了,钱恺说的应该是那个似乎对自己情绪诡异的恩公,“他晌午便离开了。”

        “这样啊。”钱恺目光落在武含冬平静的脸上,觉得武含冬对蒋大画家印象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产生好感,心想自己就好心一把吧,“我这朋友就是羞涩,他还没跟你说,是他救了你吧?虽然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医药费对他来说也不算个事儿,但是找机会你还是好好谢谢他吧,要知道为了等这句谢,昨夜他可是一夜未睡,就是为了等你醒来啊。真是爱名声的虚伪家伙……你下次见他,要好好对他感谢一番。”

        钱恺的声音持续的在病房中鼓噪,可奇异的这鼓噪的声音却是入了武含冬的耳朵,她看得出来钱恺的这番话不是瞎掰的,那么那个姓蒋的年轻画家当真是救了自己,且等了一宿,并在自己清醒的第一时间带着名贵的仿真花卉前来看望她……

        钱凯的语调暧昧至极,可武含冬可一点都不认同钱凯的话,她是一点点都没看出来蒋蔚对她有那种意思,不过她是同意蒋蔚可能是为了什么而接近自己的,但应该不是美色。

        直到钱恺闭上了嘴巴,拿着仪器离开病房。病房只剩余机械护工身上微弱的零件运转声音。武含冬在机械护工的照顾下,靠在软软的靠垫上喝着营养液,都没想明白,那个蒋画家倒是是为什么对她这个态度?

        正所谓说说曹操曹操到,武含冬刚把喝完的营养剂递给机械护工处理,病房门就被敲响了两下。扫描了来人身份的病房门上直接显示除出蒋蔚捧着一个珍贵的土基果实,出现在走廊里的图像。包裹在透明罩内的水果圆溜溜油亮油亮的,是外星进口的贵重水果,

        武含冬眼珠定在蒋蔚身上。阿姐和“武含冬”的经历告诉她,对无故接近献殷勤的男子必须抱着审视和警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嘛!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嗤笑了一声,挑眉同意开门。

        在病房门开启后,蒋蔚很是温和的对着明显睡醒觉的武含冬微微一笑,双眸微弯,露出一个令人觉得温暖的笑容,“看来我赶得正是时候,来吃些水果吧。”像是相熟好几年的好友,走到病床旁,原本光滑无一物的床边慢悠悠升起椅子,坐了上去,用从容的姿态掩盖内心强迫自己去讨好一个基本上是陌生人的少女的耻辱感。

        武含冬扫了眼他手里的那颗果子,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脸上泛起了尴尬的微红。蒋蔚狭长的眼落在那红晕上,只觉心里一软,泛出了无限怜爱。

        只是这怜爱立刻被蒋蔚强行压下,姻缘印的女子是蒋家男儿命定的妻子,蒋家人是天生的情感冷淡,但是是奇异的对命定妻子的动情,显示出令人惊诧的忠诚度和热情度。蒋蔚想着眼里透出几分讥嘲,若是真的他这个原本的私生子是哪里来的?他一点都不想j□j纵命运,只是他的心似乎在慢慢背离,笑的愈发温和了起来,掩住那违背良心的自私的杀意。

        一出而逝的杀意令武含冬手敏感的瞥向蒋蔚,下意识运起内功,被窝下的手瞬间握拳,却在她强大自制力下控制住了,只是被窝下的手被青筋跳动,甚至发出了骨骼的“咔咔”声。

        武含冬冷冷黑黑的眼神令蒋蔚脸上的笑容僵住,那双眼角微垂带着柔弱美的双眼因主人的情绪,美得像是暴风雨前黑夜中璀璨的明星,蒋蔚那镜片后的双眼瞳孔微微一扩,闪出了片刻痴迷。

        走廊上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一群白大褂跑了过去。两人这才反应过来,病房忘记关了,凝结的气氛瞬间瓦解,仿佛从无声的世界坠入凡间,不等武含冬准备试一下运用高科技的智能声控门。蒋蔚忽然起身,走向门口。

        既然蒋蔚已经起身了,武含冬只好遗憾的放弃了对高科技的使用。

        走廊上的白大褂们自顾自的说着话:“怎么回事?120病房的病人情况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吗?怎么会……”

        “这就不知道了,好像是异能施展不出来了!明明精神力都在,可就是无法与意念接通,运用出来。哼,要我说这就是罪有应得,谁让他们不学好,搞什么为了喜欢的女生报仇那一套。”

        “听说那几个病人左肩部下方都受到了重创,会不会损伤了控制异能的神经组织什么的,据说疗养液只能修补肌肉组织无法修补神经。”

        “你开什么玩笑?发出异能靠的是意念,在大脑!”

        蒋蔚对他们的话压根就没在意,只是凤眼带着几分恍惚:美,那双眸子可真是美丽呢。而武含冬在其中一个声音说“几个病人左肩部下方都受到了重创”便支起了耳朵,浓密的睫毛煽动了几下,陷入了一段从记忆深处搜刮出来的记忆——

        昏暗的夜雨中,武含冬凭借着最后一股气力冲向了那帮子男生,可迟钝的脑袋却是没有思考的用上了废除人武功的招式,将内力通过手指冲撞入练武者的死穴,左肩下的穴位,那几个男生的体内,毁坏了他们的筋脉。

        武含冬的瞳孔微微放缩,难道说他们是被自己给废除了异能,而且是拥有了治疗液的未来医学也无法修复筋脉,恢复那些人的异能?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隐在头发阴影处的嘴角慢慢流露出些许冷意。

        武含冬半长的头发随着她低头沉思,不听话的滑落在她的侧脸,从蒋蔚的角度看去只瞧见她尖尖的下巴,和长长的睫毛.

        蒋蔚水果递给武含冬:“这是S星的圆溜溜果,味道不错,你尝尝。”

        武含冬抬起头,露出了“武含冬”的柔美脸庞,只是这脸上挂着武含冬特有的爽朗笑容,倒是破坏了几分皮相应有的柔弱美,接过果子习惯性的用手直接掰开,果汁顺着掰开的地方流下,被机械护工及时的擦掉了,白色的床单幸免遇难。

        “对了,其实我还不知道恩公的名字。”武含冬将一半果子递给蒋蔚,自己咔嘣来了一口,这果子有点象苹果,只是被苹果更加坚硬一些。

        蒋蔚接过,看着带着指甲痕迹的地方,没吃,武含冬看着那果子,心说:果然不是为了美色。

        蒋蔚微微笑了开:“我叫蒋蔚,是个开了几家饭馆的画家。”

        哦,就是那个狗蛋啊!武含冬抬眼了然的看向蒋蔚,蒋蔚觉得那眼神有点怪异但还是微微笑着温柔而绅士。武含冬立刻说道:“久仰久仰。”

        蒋蔚温和一笑:“我知道这是古地球的客气话。还有那个恩公……含冬的古历史学的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