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二十二章 救人

第二十二章 救人

        不远处的广场再次升起保护罩,一架适合火系机甲师的火红色机甲自下面下升起,有一个有钱有资格的人正在试用他的机甲。炙热的火焰在保护罩内闪过。武含冬背对着保护罩内灿烂火灭的红,抬脚继小七之后,走入店铺。

        一排排完成的半完成的各式护甲摆满了房间,在柜台后小七正帮忙用特殊机器缝制东西,武含冬定眼特别的看了看,那些原材料都是些鳞片皮毛牙齿,应该是从异兽身上取来的。

        一位店员迎了上来询问武含冬需要买些什么,武含冬将护甲交给对方查看,说明了来意。店员摆弄着柜台上的护甲,撇了撇嘴,“这种人工材料的机甲属于中下等,修好需要三千市民点。”

        这个数字武含冬压根就不用计算,压根就不是她能拿的出手的,犯愁的手指在刀柄上敲击:“这……可否能先修理,然后再刷市民点?护甲暂时放到你这,我有钱就来取?”

        店员一副非常守规矩的样子:“抱歉这不符合规矩。”

        武含冬见他说的坚决,也知道对方是对这场交易看不上眼,也就是没有再商量下去的意义了,虽然之前才猜到了这种结局,但还是忍不住吧嗒了下嘴,眼神黯然,“如此,就告辞了。”

        店员微笑:“希望下次能为你服务。”

        武含冬耷拉着肩膀,抬手看了眼市民环,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不如回家睡觉,市民出去猎捕异兽需要加入佣兵工会,明天去佣兵大厅看看吧。

        小七放下手中的伙计,凑了过去小声道:“负三层的有一处格斗场,里面有一个叫男子的……他要的价钱很低。”

        “他是护甲制造师?怎么会在格斗场?”武含冬胳膊放在柜台上,半趴在上面,说出心中直接的感觉。

        小七摇摇头,带着些惋惜:“护甲制造师害怕帮工偷学他的技巧,都找没有异能的人帮忙,男子和我一样以前是这个店里的帮工。只是……有一次被老板发现他接私活,所以就被撵出去了,他很有本事,明明没有异能竟然还能精准的制作出完美的护甲。”

        武含冬抬手打断小七的感慨:“那他怎么会在那什么格斗场?”

        小七面带悲色:“他没有精神力,无法透过护甲制造师的考试,被撵出去就没有办法接活。只能去打打零工”欲言又止神色不明的加了一句从舌头底下憋出的话语:“……格斗场每日都有异兽和人类的决斗,希望现在还没开始。”

        人类和异兽打斗?真是血腥而残忍,比往常见过的拿奴才取乐的纨绔子弟还可恶,武含冬没有弄明白小七这话里包含的意思,只是侠情义血被激起了立刻沸腾了起来,就差撩胳膊抄刀杀过去了。同时也从心里觉得那叫男子的人肯定有身好手艺了,确认的看向店员,“那家格斗场在……”

        不同于负一层的熙攘,不同于负二层的安静有序,负三层的电梯还没有开就隐约听到了外面透过来的嘈杂声音,待电梯正式向两侧拉开的瞬间,令人震耳欲聋的声音席卷进了电梯。

        维护黑市秩序的巡查员专用的光轨在天空纵横交错,可见这负三层的治安有多么的混乱,望天的视线调向地面,形形□的酒吧夜总会等等挤满了整个空间,有很多不堪入目的东西当街表演着,听说这里还有买卖人口的邪恶拍卖场。

        走出电梯,武含冬审视着这“武含冬”以前工作过的环境,厌恶的皱起了眉头,真是令人手痒想要摧毁的地方,当然她知道自己不能凭借本心挥刀干掉这些令人呕吐的东西,更确切的说她不是没头脑的人,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和整个联盟的局势对抗,她现在去打“抱不平”只怕连被救的人都会不乐意,因为他们正在“合理”的交易。

        不过她心中仍然有一团不灭的火焰,暗自熊熊燃烧着:有机会定要灭了这毁灭人性和道德的地方。武含冬的双手下意识保持着握拳的反击的姿态,若是有女人被逼迫做她们不喜欢做的事情,她还是要出手的,因为她受过青楼女子的恩德,知道她们也是有人权有尊严的!

        武含冬脚下不停,慢慢的向里面走去,目光不可避免的掠过那些不被人当人看的暴露女人们,和别人不一样,她不认为她们自甘堕落没有骨气,反而觉得以上两种也同样是被联盟的局势所迫,蝼蚁尚且偷生,没有人甘愿死去,只想要活着,为着身为人就有权利获得的幸福希望而活着。

        五彩斑斓的彩灯照亮幽深的小巷口,渐渐暗淡的光蔓延进巷内,黑暗的阴影处年轻的女孩狠狠推开一个恶心巴拉的男人:“你走开!我不做那种服务的!”

        男人嘲讽的抓着女孩的头发:“说什么屁话?你都陪人喝酒了?还不做那个?是想要多要钱吧?”

        女孩伸手去推,去踹,但奈何男人是力量异能者:“我就说你是装的,要不……能用这么点的力气?”臭嘴靠近要亲女孩。

        女孩儿无力的哭喊:“救命啊!”

        男人哼笑几声,还没等他嚣张淫\秽的表情做到位,忽然一股大力将他向后拉去。男人一惊,却是满不在乎的向后看去:“我可是黑豹佣兵团的,有谁敢管闲事?”,话音未落,脸上就被狠狠来了一拳!下意识的捂脸。

        武含冬收回拳头甩了甩,扯着男人的后脖颈继续向后一扯,手指灌注内力弯曲后狠狠一撞男人的太阳穴,手里的男人身子一软。

        武含冬松手,任男人瘫倒在地,像是方才摸了什么脏东西一般,掸了掸手,“我管你是黑豹子还是什么白狗熊!”抬眼看向已经恢复常态的女孩。

        在黑市夹缝求生的人自然不会蹲在那缩成团的哭哭啼啼,因为那只会召集来更多的不怀好意的人。武含冬眼前这女孩儿只怕是从小就苦受折磨,但她眼中的光还在,应该是有支撑她生活下去的动力。

        “你……”打扮成兔女郞的女孩的一脸审视的看着武含冬,没人敢得罪黑豹佣兵团,也没有人在黑市做出救人的行为,而且武含冬的打扮像是个富家小姐。

        武含冬看着她没有觉得安慰认为这样才能活下来如何如何,反而心里很是酸涩,就好比长在沼泽尸潭中的红色妖娆的花朵,美丽的令人心颤,但武含冬却无法发自内心的去赞叹这残忍黑暗的美。

        武含冬压下了询问对方感觉怎么样的话,转而说道:“你知道RE格斗场吗?”

        女孩儿松了口气,警惕散去,“我知道……”但还是犹豫的问:“那里对女人来讲很危险,你准备去做什么?”

        武含冬将方才教训男人时放到地上的袋子重新拎到怀中,觉得女孩儿的问话没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我要找一个叫男子的人。”

        女孩眼中警惕再次涌出,还后退了几步:“你找他做什么?”

        武含冬立刻猜到女孩认得男子,有熟人好办事,嘴角裂开分外真诚的笑容:“自然是修理护甲了。”动了动手中撞着护甲的袋子。

        女孩儿面上露出笑意:“我知道他,我带你过去。”主动领路,穿梭过被搂搂抱抱*人堵塞的道路,向黑市深处走去。

        武含冬拎着袋子,走到女孩儿的身旁,空着的手按在腰上的刀柄上,昂首挺胸的护在女孩身旁,不时打量女孩儿脸上的欢喜神情,手指敲打刀柄,琢磨:这女孩儿和那个年轻的护甲制造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RE格斗场内,众人激动的嚎叫声似是要掀翻了格斗场的房顶,浓重的汗味弥漫在被众人挤得紧紧的狭小空间中,周遭都是人高马大的人肉墙壁,并不明亮的灯光将视线内的景物均笼罩上了朦胧的感觉。

        在女孩的指点下,武含冬带着游刃有余的在被她普遍高一半的人墙中穿行,距离擂台越来越近。两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儿,在这种混杂的地方行走避免不了有人想要伸出咸猪爪,可不幸的是,没等他们将手碰到她们身上,便会发出惨叫悻悻的收回手。

        不仅在其他人眼中将近一人高的刀只不过是以重量取胜的兵器,特别是狭小处更是施展不开。而且对现在内功只达四层体力训练不足的武含冬来讲驾驭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只是她有着前世从小到大的这这种刀磨合的经历,于是这笨重的兵器落到了武含冬的手中,却是接着巧劲儿变得灵巧了起来,以刀与拴在身上的皮带的的胯部为轴,腰上的刀左右前后摆动,没有一处漏洞的将二人护在其中。

        终于,武含冬二人穿过了围站在外围的人群,一排排渐低的座椅映入眼帘,观众似是被即将来到的血腥而激发,或站或坐激动的吼叫着。最低处的中间是一个笼罩着保护罩的格斗擂台,此时上面却站着一人一兽,饥饿的异兽瘦骨嶙峋,不断的抬起爪子拍向眼前的食物,人类手持匕首颤抖的躲避。

        观众们激动而恶意的兴奋的嚎叫着,这兴奋的声音丝毫没有激起武含冬的战姨,反而令她反胃,厌恶的皱眉眯眼看着擂台上违反她道德观念的东西,握紧了刀柄,压抑想要冲过去,破坏这人类用生命娱乐大众,换取家里生活的行为。

        女孩的目光在座位间的服务员中扫动,忽然视线触及到擂台,惊骇的捂住嘴巴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而后不管不顾的冲了下去:“哥哥小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