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三十六章 起步

第三十六章 起步

        黑市地面上的地方也挺热闹的,停车场和通向黑市入口的地方尽是来往的人,武含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联接了钱土豆的市民环,和钱土豆说明了要晚到一会,让钱土豆安心在家等,不要乱跑小心危险,钱土豆答应后把他家的坐标发了过来。

        打开光脑,调出外城地图,输入她现在所在坐标和钱土豆的坐标,用手指划拉一下,将两点连接了起来,光脑立刻根据外城的建筑分布划出了合适的路线。武含冬目光定在光屏上,片刻收起市民环,向钱土豆的家轻身跃去,方才的地图路线清晰的在脑海中闪现。

        寒星在黑蓝色的天幕上闪了闪,这个时间即使是未来的蓝星,大多数人都已经陷入了睡眠,公共光轨车都已经下班,武含冬一路接着路灯,隐藏在黑暗中用轻功赶路,偶尔晚归的人扫到了快速掠过的身影也没有过多在意,毕竟未来可是异能者和各种高科技产品纷杂的时代,只是羡慕一下对方可以不像自己一般苦哈哈的用腿走路罢了。

        夜中的贫民窟并没有想象中的黑暗一片,因为靠近异兽森林隔离带,那里日夜都有巡逻者开着专属的车在空中巡逻,异兽森林中偶尔发出虫鸣和野兽的叫声。武含冬皱眉看了看可以说是“热闹”的贫民窟,伸手摸着刀走入了窝棚之间的小巷,重重窝棚隔绝了远处巡逻车经过的光亮和声音。

        武含冬确认了一下钱土豆家的坐标,直接跃上窝棚顶部,落到了坐标显示的所在,才翻身落到了这家门口,按照约定一长一短咳嗽了三声,而后窝棚内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钱土豆穿着白日那身脏兮兮的衣服钻出了窝棚,紧绷的小脸在看到武含冬被月色照亮的脸后,松懈了下去。

        恰逢一亮巡逻车开过,照向外城的光束扫过,他们关键是预防森林的异兽,所以窝棚这边即便是烧起来了他们也不管的。但是武含冬还是小心的等人过去,才又拉着钱土豆的手,跃回窝棚顶部,而后接着倨傲临下扫视着窝棚附近,想要找出一个无人能主意的隐僻地方,只是密密麻麻的窝棚有的都延伸到了异兽森林深处,而窝棚和蜂窝之间的空地倒是没什么人……

        钱土豆似乎看出了武含冬的意图,拉了拉武含冬的袖子,武含冬低头看他,他对着武含冬招了招手,武含冬领会的低头俯下耳朵,钱土豆指着挨着异兽森林最近的地方说:“那距离异兽森林太近,前阵子异兽破城,死了一些人。那里的房子都没人敢住了,窝棚很大。”

        如此,那里一定没什么人晃悠,也不用担心巡逻者看到,而地方大也施展的开。武含冬觉得甚好,揉了揉钱土豆的脑袋,单手揽住钱土豆,几个起伏便到了那个占地面积极大的窝棚。窝棚的门都没锁,武含冬侧耳听了听,确定里面没人后,一把推开了门,一股子长久没人住的灰尘席卷而出。

        武含冬伸手挥了挥,打散了灰尘:“我们进去吧。”,钱土豆毕竟是小孩,对黑暗的房间内部有些恐惧,被武含冬紧紧抓着手带进了房间。武含冬犹豫了一下,关上门,打开了市民环,淡淡的光亮以武含冬手腕上的市民环渐渐减弱,照亮了一方空间。

        外城的窝棚的门窗大多被兽皮遮挡着,所以里面亮起微弱的光线,光线延伸不了多大范围,外面并看不到的。

        武含冬环视了室内,映着市民环光亮的眼中透着满意,里面的日用品都收拾走了,虽然有些灰尘但还算是干净整洁,“这里不错,如无意外,可以长期占为己用。”伸手拍了一把钱土豆,发现手掌下的钱土豆颤抖了下。不由得好笑的弯身瞧着钱土豆:“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只要心怀坦荡,没有什么好怕的。”

        钱土豆咽了口吐沫,“我没做过坏事,我不害怕。”

        武含冬用手擦了擦钱土豆脸上的一块污渍:“嗯,这才对。现在就让我们进行正式的拜师礼仪吧。”

        钱土豆疑惑的看着她:“拜师礼仪。”

        武含冬点头:“不错。我说的拜师和你想的有些差异。”,有条理的慢慢将古时候对师徒要求的责任与义务慢慢道来,令她欣慰的是钱土豆听后倒是舒了口气,也不迟疑的直接下跪,三叩首。

        “师傅。”钱土豆保持着跪着的姿势,仰头用黑黑的眼睛望着武含冬。在他听来,尊师重道,师傅便如同第二父母之类的言论无疑是给他吃了定心丸。因为在铁匠家当徒弟的孩子不说学不到真本事,每日就像是奴隶一样干活,铁匠压根对他们没感情的,而且如此正式的拜师令他觉得,武含冬是真有本事的。

        武含冬见他接受了,望着钱土豆脏兮兮的小脸,心里这才有了要收徒弟的喜悦感,“入我阔刀门,就要遵守阔刀门的门规。”见钱土豆不由自主跟着紧张的小脸,禁不住一笑:“不用紧张的。阔刀门的规矩简单说来,无非是不可仗着武艺恃强凌弱,要遵守侠客的准则锄强扶弱。”

        钱土豆突然张了张嘴巴,忍不住说:“弱的不一定是好人。”

        武含冬目光一动,没有如同钱土豆所想的那般因为被打断说话而生气,而是用手勾了一下钱土豆的鼻子:“你这小孩还挺聪明。不错,人心险恶,弱的不一定是好人,强的也不一定是坏人。只是……”

        武含冬手指压住了钱土豆又要发问的嘴唇,露出了个令钱土豆每每遭遇挫折时都回想起的洒脱笑容:“但是每每救人时,我们无法判断那是好人还是恶人,人不能因为害怕救了坏人就不救人,那么那些好人岂不是惨死了?正如你所说救了坏人,便是间接害了好人。”面上的神情严肃了一些,映着两点的光芒,像是带着令人感到灼烧的火焰,“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那人,除去。”

        钱土豆愣愣的看着武含冬,似懂而非:“救人从来不是错事,但只要发现被救的对我们有恶意,就杀掉。”

        恶意么?武含冬不其然的想到了异常矛盾的蒋蔚,若是蒋蔚发出杀意的第一时间,她便抽刀,只怕人早就死了。可是随着相处,她觉得对方其实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甚至对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好感和情意。

        武含冬单手扶起钱土豆,“我们不能因为身处冷漠不平等的世界而去逆来顺受,或者去迎合这个扭曲的世界观,而变得同样冷漠和冷血,看着邪恶血腥在眼前上演而不去制止。我们要坚持自己的原则,要自己不被这个扭曲的世界而扭曲。但做一个自己认为的好人,不等于是见人就救的救世主,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好人坏人不是单单看他们是否对你有恶意……”目光在市民环没有照亮的黑暗飘忽了一瞬。

        中城,不同于其他居民区工作之余娱乐着,军区,亮白如白昼的机甲制造实验室,无数的矿物质材料、异兽身上取下来的材料,以及各种植物材料一样样的放在专有的柜子中,蒋蔚穿着一身蓝色的助手制服,认真的看着其他人如何的处理机甲零件,他已经将制作零件的基础知识复习了一遍,确切的说那些知识从来没有遗忘过。

        精神力A++的机甲制造师方友东将几样材料放到制造台上,而后不大信任的看了眼蒋蔚:“我看过你以前的资料,你曾经制造做三级的机甲零件,以B级的精神力不错了。但是我有些不放心……虽然都是一级的基础零件,可是你似乎已经有十年没碰过机甲零件了吧?”

        “方大师你说的对,我确实有些手生,但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可以胜任大师的助手。”蒋蔚温和有礼的看着方友东,只是温和的眼中带着的坚持却不如他温和的表面那般令人觉得软糯,而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方友东惊讶的扫了他一眼,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了,竟然想通了,淡定的点了下头:“好吧,你慢慢练习,我期待你能给我打下手的那一天。”

        蒋蔚点头,而后闭上了双眼,无形的精神力像是无数个触手一般慢慢伸展,缠绕住了各种材料,他脑海里展现一副奇异的景象,每一种材料的不同的原子排列结构清晰的浮现出来,散发着各种不同的特质的光芒,以他认为最好的结构开始拆分,又开始从新重合。各种质地不同的材料在精神力的作用下慢慢移动融为一体,慢慢融化又重新铸造形状,最终变化出一种类似螺丝扣零件的形状。

        在蒋蔚睁开眼的下一刻,旁边的方友东奇怪的凑了过来,“测试一下零件的等级吧?”,蒋蔚有些莫名的看着他,方友东解释:“虽然你用的零级的材料,但是我觉得方才融合时出现的光芒不像是一级的。”

        蒋蔚这会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配合方友东将零件放到了测试仪器中,仪器闪了闪,在结果出来的一瞬间方友东意外的放大声音说着:“竟然是三级零件,用一级材料制作出了三级零件。”双眼发亮的看着蒋蔚:“怪不得他们要强行留住你,蒋家的人果然了不得。看来你们家族复兴有望。”

        方友东还在兴奋的说着什么。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蒋蔚,眼里原本带着喜色瞬间消失,慢慢变化成了带着疏离的,呵,蒋家……他异常的精神力的确来源于蒋家,但是他对蒋家的兴衰已经没有了当初被强加的执念,现在支撑他继续机甲制造的是另一种信念。

        贫民窟的窝棚中,昏暗的环境中,武含冬也转到了下一话题。“是非论断,随着你长大,懂得普世的正义,便自有你自己的论定,有你自己的坚持,到时候只要坚持你的心即可。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徒弟了,那就让我看看你的骨骼,好制定一个合适的教授方式。”

        武含冬带着糨子的手顺着钱土豆的头顶,全副精神落到手指上,就好比双手是她的另一双眼睛,钱土豆的整个身体结构映入她的“眼”中,似乎是剥去了皮肤看到了肌肉,剥去了肌肉看到了每一节骨头和关节,每一处的优点和缺点了然于胸,阔刀门的一样样武学的各种特点一个个滤过……

        钱土豆先是脸红红的多了两下,但是羞怯的眼睛对上武含冬含笑的眼睛,停住了躲闪,那里面温柔转过的光泽令他想起了妈妈,其实武含冬的手一点也不柔软温柔,上面因为练刀留下的糨子甚至有些刮他脸上的皮肤。

        “怎么傻乎乎的?”武含冬抬手捏了一把钱土豆的脸颊,站起身,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刀柄,思考了一会,目光带着沉思的讲述着:“你现在生存的环境不适合从基本功一步步的来,但是欲速则不达。这样,我先教你一套最容易练成的‘逃命’步伐,这步伐是从九宫图中推演而出……”点开光脑,将步伐慢慢画了出来。

        武含冬的温缓有力的声音在钱土豆耳边响起,钱土豆看着光脑屏幕上的眼神也慢慢认真了起来,光脑虚拟屏幕的青白光亮映照在二人脸上,在武含冬身传心教下,钱土豆开始从实际摸索,理论次之。

        外面的天色慢慢深到了极致,又慢慢的变淡,钱土豆是个聪明耐劳的孩子,还弄不懂原理,只是熟背了步伐,脚下的步子一开始是磕磕绊绊的,而后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钱土豆惊奇的发现,这变想边迈步的走路竟然比跑还快,而武含冬告诉他,若是蹲马步练内力,以后跑得更快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不能因为身处冷漠不平等的世界而去逆来顺受,或者去迎合这个扭曲的世界观,而变得同样冷漠和冷血,看着邪恶血腥在眼前上演而不去制止。我们要坚持自己的原则,要自己不被这个扭曲的世界而扭曲。但做一个自己认为的好人,不等于是见人就救的救世主,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