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三十九章 潜行

第三十九章 潜行

        在卢慧的提醒下,瘦猴将佣兵团的责任义务之类的协议发给了武含冬一份,并通知她,佣兵团已经接到了第一个任务——寻找娃脸花,这种花是制作机甲必不可少的材料,从它的花瓣可以提取一种精粹药剂,能够确保零件制作的成功概率,是精神力较低的机甲制造师们欢迎的东西。

        任务奖励是每朵娃脸话价值一千市民点,数量不限。到时候每个佣兵团员能分到多少端看整个团能收获多少,而任务过程中猎捕的异兽归猎捕异兽的团员本人所有。几人确认了一切手续无疑问后,约定了明日出城的时间和地点,便暂且分开了。

        碧蓝色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洁白的飘渺如同纱一般的云,武含冬坐在开往回家的光轨车上,目光随着跌宕起伏的光轨,驻留在窗口,向后不断退去的建筑群在她眼中没有任何的停留。

        武含冬只是望着窗外,慢慢的计划着,要去外城做任务,自然就要提前准备些野外生存的物品。虽然说,如果不怕变异基因的话,异兽森林里有异兽可捕杀提供餐餐的材料,但是每月提供的几管营养剂是必需要带上的,以备无法杀兽做饭的不时之需。还要去黑市用仅剩的二百市民点看看能否买到点火的设备,以及只在光脑佣兵指南上有图有文字的睡袋。

        而且有些拖得太久的,被欧阳浩辰出现而打断的事情,应该趁出城前来一个了断,那些恶心过“武含冬”的杂碎早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了,至于其他的那些“武含冬”记忆中没出现过的恶心杂碎们,她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侦查和处理。

        因为晚上要去黑,武含冬下午就没出门,狠狠睡了一下午。

        直到傍晚时分,晚霞满天,映红了室内,武含冬才醒来,在睡梦的余韵中给钱土豆发了一条语音简讯,告诉他,自己明天要出城做任务,让钱土豆自己找时间继续练习内功和逃命的步法,争取达到第一层的入门阶段,她回来的时候可以直接叫她基本刀法。

        靠近异兽森林隔离带的一家兵器铺子,西红色的霞光斜斜照映着,夕阳的色彩与店里面炼铁炉子的火光交相照红了里面的各种兵器,乒乒乓乓的塑形砸铁声中夹杂了一声市民环来讯息的声音。

        钱土豆正站在叔叔的面前,忐忑的望着叔叔带着些许茫然的皱眉看着那张弩箭的图纸,叔叔似乎被市民环的声音惊醒,快速的抬手在虚拟屏幕上修修改改,嘟囔道:“若是加上最普通的D级能量核制动系统,可以将射程增加到二十米,力度可以射杀一只最常见的D异兽,能量支持一百次使用,比常见的气体压缩能量枪的造价便宜,功效虽然弱了些……但是制作上简单……”

        钱土豆见叔叔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而是沉浸在图纸的设计和修改之中,松了口气的之余有些禁不住开心,动作迅速的恢复了武含冬的讯息:“师傅,弩箭的图纸我给叔叔看了,应该会制作出来卖。谢谢师傅。”最后一句话写完删了,想了想又加上了。

        同时间,武含冬看着小徒弟的文字讯息,忍不住笑出了声,手指在虚拟屏的文字上摩擦着:“那个小大人的小家伙竟然会说谢谢。也不知当时脸红了没有?”

        因为上午套着衣服穿护甲引来了众多的侧目,为了让人不觉得她穿着诡异而引来注意,将里面的衣服脱了直接穿上了护甲。

        五米见方的空地上,慢慢升起的浴室隔离墙中,武含冬对着浴室升起的全身镜看了看,在浴室柔和的光线下,立面写实的映出了一位仅有护甲护着重点位置,露出带着有柔顺肌肉的雪白胳膊大腿,以及柔韧腰身的少女,像是武含冬记忆中大漠酒馆里跳舞的胡姬,好看是好看,只是略显轻浮。

        武含冬是越看越别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穿着那身破旧的衣物,望着镜子里衣裳遮体的自己,总算是舒服的挑了下眉,抬手揪了揪破碎的衣领,想着既然习惯不了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好了,等赚得了第一笔钱,给自己再买身遮体的新衣服。

        夜幕降临,武含冬在和人讨价还价后花了几十市民点买了点火装置,只是睡袋最便宜的都要五千市民点,于是她只花钱买了几件可以换洗的内衣。

        黑市负三层,一如她前两次来的那般带着黑暗色彩的糜烂,暴露的女人低俗的男人,还有那不忍人目睹的血腥。两旁店铺变幻莫测的彩灯,流转的映在武含冬的侧脸上,却留不下任何的痕迹,她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游魂一般,带着与世隔离的信念,无声无息的游走在熙攘街道的阴暗中,呼吸与周围的环境仿若融为了一体。

        腰间揣着热兵器的男人们开着最粗俗的笑话,从武含冬身边挤过,距离武含冬最近的那人而后有些莫名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同伴奇怪的问:“看什么呢?你家老婆大人跟踪来了?”

        那人摇摇头,嘟囔道:“我故意往她身上撞,可是……怎么可能没碰着?奇怪?”

        “武含冬”曾经工作过的酒吧,群魔乱舞的酒吧角落中,火爆的音乐掩盖住了一切的声响,穿着外城学院服装的稚j□j孩还不懂得这世上还有良心泯灭的恶人,大声叫喊着,她妈妈是酒吧女,但是她不是,她是来找妈妈的,求求对面的恶徒放过自己。换来的只有酒鬼张狂的狞笑。

        黑市原本就是混乱的地方,外城原本就是被联盟默认抛弃的地方,酒吧的电子眼只看着吧台上贵重的酒水,厅内贵重的桌椅,女孩呆着的阴暗角落就像是被抛弃的地方。

        已经达到七层功力,隐隐要突破八层的武含冬,刀气出体,实力与B级异能者相当。若是加上她精妙的古武,已经相当这个世界的A-级异能者。所以在面对只敢在黑市玩弄欺辱可怜人的卑鄙低级别异能者时,她只要像是无意中经过的路人一般,擦身走过,拔出刀又按回,一道寒光,随着送出的刀锋掠过醉鬼的脖颈,夹杂在酒吧闪耀的灯光中一闪而过,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或许有人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幕,只是醉鬼是B级异能者,而武含冬消无声息宰掉了人渣,他们解恨之余又害怕惹上麻烦,所以他们选择沉默。

        角落的女孩颤抖的哭着,令人们痛恨厌恶的男人还在叫嚷着,直到武含冬走出了酒吧门,相对清新的空气涌入鼻腔,迈着轻快的步子,寻找下一个人渣,柔美的面上带着笑容,与周遭带着对生活逆来顺受的苦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酒吧里,少女惊恐的瞪着男人,男人叫骂着:“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忽然痛苦的捂住脖颈,脑袋无力的歪到了一边。

        少女惊呼一声,与寻找自己的母亲撞到了一块:“妈妈妈妈……”,女人抱住了少女,与温柔的语气却是气愤:“不是不让你来吗?你怎么又来了!”

        周遭找乐子的人们只是惊讶了一瞬,在巡逻员拖走尸体后,重新恢复了玩乐,不受联盟保护的外城,不允许使用热兵器破坏环境的黑市,被冷兵器杀死了一个混混,激荡不起任何的波澜。

        可能第二天一早,黑市会为昨晚死亡的人数而惊讶,为了生活不得不在黑市做工作且洁身自好的姑娘们会发现整日欺辱自己的混蛋消失了,卖身的姑娘会发现那些恶习的BT级别的客人没了,店铺老板发现那些喜欢闹事的客人不见了,总之是皆大欢喜。

        虽然变异后的古地球现在的蓝星空气中有很多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但是经过百年的适应,生活在外城的人早已察觉不到这种危害,亦或者对比被保护周密的孤儿院中异能被激发出极高者的人那么的少,兴许这些物质才是外城的非异能者也能生出异能者的原因。

        走出孤儿院适应了几个月后,武含冬已经适应了外城的环境,所以站在说好的聚集地点处,觉得靠近异兽森林的的清晨空气格外的好,其实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全亮,只是朦胧胧的。

        几个岗楼似的建筑立在城门口处,说是城门口,其实也只是很长一段可以自动开启的隔离带,远处是一条被铲平铺满金属资材的大路,为了防止外星人或者奸细等等潜入城中,对进出人员的检查极为严格,进城的人员不仅仅是扫描市民环那么简单,还要去岗楼里做什么病毒测试什么的,可能是害怕染上什么传染病进而带入城中,守门士兵众多,而且是荷枪实弹,异能等级均在BC级别。

        武含冬就站在百米开外不碍事的地方,看着几批佣兵出了城,大多是坐着悬浮车一样的东西离去,暗想,也不知自己的佣兵团有没有这么好的代步工具。也是赶得巧,正想着,就远远瞧见刘志远那一伙,分成了五人一组,分别坐着刚好承载无人的悬浮车走了。

        刘志远这佣兵团看起来规模确实不错啊。武含冬下意识的单手托着下巴,眼睛滴溜溜的追随“英雄”的车远去,身后便传来了瘦猴远远传来的声音:“武含冬你来得可真够早的!”

        武含冬立刻问声看去,只见赵强几人还穿着昨天那一套,步行而来,只是石头牵着一个像是狗但是体积如同小牛一样的东西走了过来,“狗”背上还驮着几包东西,以及卢慧。

        武含冬目光当即愣在了“狗”身上,心说:果然是有代步工具啊。

        “嗨!看什么呢?别说你连汪大兽都没见过啊?”瘦猴非常鄙夷的看着武含冬。武含冬只觉得胸口一闷,忍了半天,将同样鄙夷的视线憋了回去,分别和赵强几人答了招呼。

        赵强扶着卢慧下了汪大兽,“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出城吧,争取夜晚能在长河扎营,三日后到达骨鸟谷。”,说着似乎忍了又忍,没有去搀扶卢慧,牵着汪大兽向城门走去。

        武含冬脚下顿了下,微微侧身扫了卢慧一眼,若有所思的看了卢慧的肚子一样,方才卢慧下汪大兽的时候,刻意避开了肚子触碰兽身,而且她走路的着力点,虽然和正常人一样,但是脚步落在地上的声音,可是古怪的很。

        大块头护在了武含冬身后,见武含冬疑惑的瞧他,摸摸头:“你和卢姐走中间。”,瘦猴嘴巴停不住的解释道:“女人毕竟不比男人,你懂的。”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城门口,在检查人员的指示下,几人分别将市民环扫过一台光脑,工作人员有些诧异的扫过四人,而后又认真的核对个人信息。武含冬是没做亏心事心里坦荡荡,只是她随意站着等待的时候,不经意看到赵强牵着汪大兽绳子的手抓得死紧,瘦猴双眼盯着那个人员。

        忽然工作人员看向他们,赵强四人同时一惊,一瞬间武含冬觉得他们散发出了浓浓的杀意……

        “原来你就是可非提到的那个孩子,原本可以成为音疗师,可惜了。不过当佣兵也好,总比自甘堕落的好。”工作人员望着武含冬,不赞同的说:“护甲最好贴身穿,才能顺利展开战斗模式。你原本就没有异能,还……”不赞同的扫着武含冬护甲里面露出来的衣服:“搞什么怪。”

        武含冬反应了一会,才想起来可非就是当年发现武含冬天赋的女老师,想着“武含冬”记忆中对那个温柔善良的女人评价,不禁挑眉笑道:“谢谢你提醒,替我想可非老师问好。”

        工作人员点点头,摆手示意他们离去。赵强几人集体松了口气,武含冬目光贴着他们转了一圈,什么都没说,而是像是很多女生一起走路一样,挽住了卢慧的胳膊,慢慢走出城门把守范围。

        外人兴许看不住来,但是卢慧惊讶的知道,她基本上走路都没用多少力,也不知道武含冬的臂力为何如此大,竟然以正常挽着人的姿势,减轻了自己的负担,睿智的眼中闪过感激和混杂的心虚,既然武含冬误上了“贼船”,等出了三城的安全范围,她自然要和武含冬开诚布公,只是连累武含冬,也不知她……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这几天做实验,累得跟死狗似的……

        感谢阿T亲的手榴弹和地雷,搂住,印下一排口水印,(*^__^*)其实,支持我的正版就很开心了,表太破费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