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四十七章 惊险

第四十七章 惊险

        围观的人群忽然向后退散,武含冬随着这场波动向后退了两步,透过重重人的肢体间的缝隙,看到那个像是小山一般的男人站了起来,原来众人的集体后退是因为他。

        男人正是此镇的镇长,长得是膀阔腰圆,穿得是属于上品的自然异兽皮料做的护甲,只是滑稽的是脖颈上缠着一圈绷带,按理说蓝星的医学非常的发达,所以在治疗后还需要包扎的伤口,可见是多么的可怕。

        想到此处,武含冬疑惑的看向吊起的女人,这女人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重伤一个A级异能者,难道……不可能这么快。

        镇长拎着鞭子绕着女人走了两圈,对上女人痛恨的视线,“赫赫”的笑了起来,直接用手按压着女人腿上模糊的伤口:“怎么?恨不得杀了我?其实我还真是挺喜欢你的,只要你……”

        不等镇长说完,女人喉咙上下移动了下,冲着男人的脸喷出一口血吐沫:“我呸!我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畜|生还我妹妹命来!”

        “镇长。”彪悍的属下向前冲来。

        镇长竟然没有躲,抬起鞭子制止属下上前,抬手擦掉脸上的血吐沫,再次笑了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忍俊不禁的事情,只是笑声越来越冷……

        忽然,在众人反应不过来之前,挥出了鞭子,这回不再是戏谑的打,而是发了疯的,为了要他的命,“你个给脸不要脸的蹄子。我要了你妹妹是给你面子,你个贱蹄子。”

        武含冬目光转过二人,透过二人言辞间显露的信息,令人觉得同情和佩服的真实故事在脑中勾勒出来,顿时,一股愤恨涌出,周身透出阵阵杀意,刀鞘中的宽刀似乎和主人有了共鸣,微微震动。

        就在武含抽刀的一瞬间,无知何时离开的瘦猴出现在了武含冬的跟前,靠近附耳轻声,“老大我方才转了一圈,打听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

        武含冬忍下冲动,眼睛盯着中所瞩目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瘦猴自然看出武含冬想要做什么,着急的抓住武含冬抽刀的手腕护甲上,“这女人叫肖清,有个妹妹叫肖秀,是从D帝国来的,肖清和妹妹都是非异能者。长得漂亮的紧。为了在这镇上讨生活,肖清不得不……只是她是个好姐姐,将自己妹妹护的紧。只可惜,那妹妹太过单纯,随着越长越漂亮,还是被镇长祸害了,自杀了。

        这肖清也是一个人物,当时隐忍不发,众人都对她冷嘲热讽。因为她长得漂亮,镇长又没拿她当回事,这不今早,这姐姐就暗杀了镇长,可惜被这镇长的一个属下冲撞开了。”

        “果然是一名令人佩服的奇女子。”武含冬听着瘦猴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是看着肖清情况的——

        肖清不喊不叫,只拿乱发中发红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瞪着鞭打自己的镇长。没有人——除了武含冬——看到肖清被绑在架子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绳子陷入了皮肉中,一股这个未来世界无人清楚的力量顺着她伤痕累累的手散发而出,坚韧的绳子发出咔咔的轻不可闻的声音。

        武含冬再次眯起了眼睛,她没有认错,这个肖清确实是修习了卢慧传播出去的内功心法以及武功,而且她定然是一个极其勤奋刻苦的人,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当真休息出了内息,而现在隐隐有向第二层突破的趋势。放到腰上刀柄的手慢慢松了开,这对于这个肖清是一个机会。

        镇长似乎是越打越开心,手上的鞭子像是灵蛇一边席卷向肖清,片刻之间血染红了地面,武含冬觉得再不出手,这肖清能不能冲破一层不说,再下去,就会失血而亡了。

        武含冬慢慢将视线从肖清身上移到了瘦猴身上,内力传声入秘,“我想要救她,我们分开走,我救人,瘦猴你们带着卢慧先走,前去买了悬浮车,不要管我,尽量隐藏自己,最好假装成陌路人,出镇等我。”

        “可是……”瘦猴也想救肖清,但绝不同意抛下武含冬一个人,转了转眼睛有了其他想法,不着痕迹的和武含冬拉开距离,慢慢潜行到了卢慧的身边,嘀咕了一番,然后像是很多腻歪“热闹”的人一样慢慢走了,去寻找住的地方一般。

        武含冬一直关注着他们,在见到对方远离了人群后,觉得对方是按照自己要求的去做了,抬手抽刀。

        只可惜武含冬晚了一步,异状突发,在众人眼中被抽打的奄奄一息的肖清突然扬起了头发,发丝无风自动,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吼叫,手上捆绑着的绳子被断裂而开,而她整个人像是发疯了一般,直接顺着重力的作用扑向镇长。

        镇长本来就没将她当回事,下意识的认定是绳子坏了人才落下来,抬手准备抓住肖清的脖子,那动作表情就像是要对付个随随便便的鸡鸭一般。只可惜肖清的身子在下落的途中忽然一扭,调转开了他的手,直接砸在了镇长的身上,咬住了镇长的耳朵,力量之大,直接撕下了镇长的耳朵。

        武含冬脸色徒然一变,肖清内息混乱明显是走火入魔!虽然走火入魔能够瞬间提升习武者的武力强度,但是若没有高手及时为其调理内力,只怕会筋脉损伤造成得不偿失的后果。

        武含冬直接抽刀脚下一点,飞越过重重人群!

        镇长“嘶”的一声,抬手准备拉开身上的肖清,只是小清的力量大得惊人,而他也不是力量型异能者,在反应过来要用异能的时候,武含冬已经到了落到了二人身边,抓住了肖清肩膀,一脚踹开镇长,挥刀要砍掉他的脑袋。

        肖清嘶吼着,双手呈抓状抓向镇长方向:“让我杀了他!”

        武含冬闻言,拿着的刀一转,用刀背拍开了镇长,而后唰唰两刀砍掉了镇长的双手,蓝星上的异能者发动异能的时候都需要伸手,这在武含冬看来是一个无法置信却真实存在的弱点。

        镇长的那些属下团团围了上去,人群发出一阵骚动,有些灵敏的人害怕惹麻烦,转身就跑,镇里的肖清们似是唯恐不乱的尖叫开来。

        武含冬看了一圈围围上来的异能者们,拔出鞋子上绑着的匕首递给肖清:“你杀吧,其他的我来。”

        武含冬的话像是战斗发生的一个信号。

        镇长是此时异能最强的A级异能者,武含冬虽然杀了他,但那是趁他不注意。这么认为的异能者们见老大的手废了,毕竟生活这么多年,大家还是感情的,众人纷纷为了“忠心”发动异能冲向武含冬。武含冬退后两步,在对方以为她怕了的时候,以自己为圆心开始抡刀,刀气四溢,击开了不断攻来的火箭,冰刃,水飞镖……

        惊骇的看着站在那里,轻松挥刀的武含冬,刀气所到就像是升起了一个无形的保护罩,将各种攻击隔绝在外,若不是他们确认武含冬身上没有保护罩装置的话,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这种通过冷兵器放出的“空气”异能,又不是装置特殊的机甲上的武器。

        同时间,浑身是血的肖清凭着一股子杀掉镇长为妹妹报仇的执念,冲破了人体重伤后的极限,狠狠将镇长压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望着他:“畜生,你这个畜生去死吧!”一刀一刀的扎向镇长,无视的着真正早就停止了痉挛。

        慢慢的肖清的动作越来越慢,而后盯着一动不动的镇长,有些不敢相信这个被她视为恶魔的男人终于死了,她的脸上溅上了点点红梅似的血迹,目光茫然的看着地上的镇长。

        那一年,她带着妹妹逃到了这里,因为相貌被人欺辱,她拉着妹妹逃啊逃,绝望的来到了死巷中,是这个高大的男人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当时她搂着妹妹缩在墙角,这个男人说:“只要你跟了我,我保你们在镇中安稳生活。”,当时天真的她以为他会是她的保护神,可惜……

        肖清慢慢的仰头望着天空,今天的天气如此之好,太阳如此的耀眼,晃花了她的视线,一片白光中,她流下了泪水,心里说着: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妹妹,对不起……

        武含冬扫到肖清忽然向后倒去,脚下快速移动,落到了肖清身旁,抬手扶住瘫软的肖清。手腕转动。在看到她脸上的泪水,皱了下眉,难不成这肖清对这人渣有情?

        周围的异能者们趁着刀气消散的一瞬,有人恢复了理智:“异能不行,我们就用兵器!”,一语惊醒梦中人,纷纷掏出了离子分离枪瞄准武含冬二人,离子分离光束从各个方向袭来!

        武含冬不再犹豫,抬手将肖清扔上肩膀,脚下运起精妙步伐在其他人眼中密集到可怕的光束间游走开来,倒映着一束束光芒的眼眸清澈的令人惊心,脑中快速分析着一条条光束来的角度,在看到一个方向的时候双目一喜,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容,身影一闪,幻化出一个个令人分不清真假的快速身影。

        不是吧?离子分离也不是这个意思吧?异能者们恍惚了一下,天空的人影消失了,武含冬奇妙的出现在了一人身后,利落的砍掉一人头颅,助纣为虐者当诛杀!

        围攻的异能者被武含冬冲破了一个缺口,皆慌乱了一瞬。

        武含冬也不恋战,运起轻功来到房顶,直接自空中走直线,冲向镇门。忽然远处飞来了两辆悬浮车,直奔武含冬。武含冬心下一沉,没想到这些的速度这么快,看来此次要硬碰硬的脱身了。

        就在武含冬想要“一刀”劈落悬浮车的时候,车门就维持着天空飞着的状态开门了,露出了瘦猴的脸:“老大!往这边飞,快!”

        武含冬心下一松,脚下一点直接凌空三跃,竟然是脱离了人们认知的借力而起的轻功原理。

        对面越来越近的瘦猴的脸上骤然闪出惊恐:“后面后面!”

        站在地上的异能者们不知从哪拿来了个小型的能量压缩喷射炮,那人将炮架在了肩膀上,对准武含冬放出能量弹,炮弹从一个小点点越来越大。

        武含冬清楚的从他眼中看到了身后的景象,忽然抡起肩膀上的肖清抛向车内,瘦猴愣愣的抬手接住人,在惯性的冲击下向车内撞去。

        瘦猴瞪得大大的眼睛完全的映出——

        武含冬突然凌空调转了身形,只是却因为这个动作内力一卸,似是要屈服重力跌落。手中的刀不紧不慢的抬起,冲着飞|射而来的能量弹,无形的刀气慢慢化为了实质,令人不可思议的巨大的白色的刀与能量弹正面相碰,光芒璀璨的白日烟花在众人眼中炸开,久久不散。

        “老大——”“团长?!”“汪?”悬浮车内众人绝望的喊出声,绝望至极。

        瘦猴推开了怀里的肖清,刚要爬起来,又一个人形炮弹砸到了身上,瘦猴哎呦一声。武含冬从他身上翻身而起,关上了车门,悬浮车瞬间开启保护罩,将冲击波隔绝在车门之外,却在冲击下无力的飞向镇外。

        在她关上门后,才发现悬浮车内的司机是那个未成年的有一面之缘的女孩,车上还有些陌生女人,而及时开启防护罩的正是其中一个媚态的柔弱女人。她们一个个惊喜而崇拜的看着自己,“是是……真的是!”

        就在她疑惑时,车上通话系统响起卢慧的声音:“团长?”,武含冬立刻知道他们在另一辆车里,紧忙道:“我没事,快点开车出镇!”

        作者有话要说:小弟收的差不多了,该是面对欧阳家那些前世的仇人了,剧透一个,其实“武含冬”和武含冬原本就是一个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