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四十八章 脱壳

第四十八章 脱壳

        镇内众人被闪花了眼睛,待白光散去只能遥遥看到那两辆悬浮车的尾巴,立刻有人吆喝:“我们上车,追!”,在混乱的时候有人出声领头,其他人自然习惯性盲从的,更何况那人是以前镇子中老二的存在。

        只是在开门上车的时候有人迟疑了:“老大已经死了,我们……”,新镇长怒道:“这事关我们镇子的名誉,不能让让别人看笑话!”

        众异能者不再迟疑,随着驿镇的增多,竞争力也厉害了起来,他们就是为了继续奢华的生活,也要去抓住那些敢于挑衅他们威严的人!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倾巢而出就是了。

        十多辆悬浮车像是颗颗流星一般,逆向飞向天空,尾随武含冬等人的车子追赶而去。

        武含冬所在的悬浮车慢慢拜托了冲击力的颠簸,平稳下来。武含冬捞起肖清手腕,感受着四指之下的脉动,神情渐渐发冷,良久透出一丝庆幸,情况如她所料想的一般,肖清的内息因走火入魔而混乱不堪,好在有自己在,这肖清不仅不会有事,还会因祸得福。

        四个陌生女人一起像是看稀罕物一样看着武含冬,“方芳你们确定是她?”

        “是她,我肯定?她的那两个挥刀的招式和那封邮件里的动画一样,还如此的厉害……”那个妩媚的女人(方芳)正要细细解释,结果血粼粼的肖清映入她的余光,连忙内疚的一拍脑袋,打破了众人的激动,拎着医药箱来到后座范围:“快快给肖清治伤!”

        其他人齐齐看向肖清,一个个愧疚难受开来,肖清还没脱离危险,她们就……真是该死!

        武含冬将四人对话收入耳中,心里微沉,按着肖清脉象的手指用力了些,捏得肖清手腕一下阻绝了血色,睫毛扇动间泄露出几分警惕的杀意。

        若是她没猜错,这些人竟然是透过卢慧发出的武功秘籍认出了自己,因为秘籍上的招式她画不出来,瘦猴就出了个注意,让她演示一遍那些基本的招式,而复杂的招式都是由简单的招式复合演变而来,经过卢慧将人物形象虚化为2D的简单小人儿,压根就没有人能将二人联系起来,但是凡事都有意外,她现在就被认出来了。

        只是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引到了肖清身上,暂时将武含冬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团团脸的清秀女孩推开手忙脚乱的几人,动作利落的拿出所需的药物。而其他人,包括开车的司机再次叽叽喳喳的不听,使气氛显得有些慌乱。

        武含冬见团团脸动作熟练毫不慌乱,慢慢松开肖清手腕,退到了一旁,“你们稍安勿躁,让她来给肖清治伤。”只等止血脱离了生命危险再调顺内力不迟,要不命都没了还提什么其他。

        武含冬开口出乎意料的好使,车内立马安静了下来,只剩余团团处理伤口的药剂喷洒声,纱布撕开包扎的声音。武含冬这才有机会抬眼细看几人,见她们不是关切的看着肖清,就是审视欲言又止的望向自己,没有丝毫令人汗毛竖起的敌意,有的只有敬仰和有所请求的期待。

        另外一辆悬浮车平行的飞在旁边,相同的是一样的快速前进,武含冬从悬浮车车窗下浮现光屏上,看到显示出的地图上,两个绿色的小点点顺着一条特定的路,快速的远离一个驿馆镇,向另一个镇移动。

        武含冬皱了下眉,不赞同道:“我们应该去无人区的异兽森林。”

        司机连忙解释道:“团长大人你所有不知,这镇与镇之间都不是交好的,他们之间竞争力很强,若是她们带着武器去另外的地盘,那可是明晃晃的宣战,据我的了解。他们还没有那个魄力。”

        瘦猴人如其名的蹲在座位上,不断的向后张望,惴惴不安,“小姑娘我看他们跟过来了。”

        司机转头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我叫孙小不叫小姑娘。你也不用担心,这悬浮车是经过肖清姐改装的,可不是市面上那些比得了的。”

        “这样啊。”瘦猴口上这样说,那脸还是一直往后望着的,忽然惊叫了起来,抖着手指头,“唉唉唉,你瞧他们这不是追上来了吗?!”

        统一颜色画着此处驿镇标志的悬浮车出现在了后窗视野中,从悬浮车的下方左右忽然伸出了两个炮筒似的东西,孙小等人向后看去,惊恐的白了脸:“他们这是要将我们击落,该死的,我们车上没有武器系统……”

        孙小的话还未落,一个圆滚滚带着一溜烟的炮弹飞|射而来,车上的通话系统响起另一辆车上卢慧等人的惊呼声,一个带着几分撒娇语气的声音响起:“敌方炮弹据我们为九百八十一点一米,通过计算碰撞坐标为(233,;320),你向左移动二米,可与炮弹擦身而过,我保持不动,全速前进即可。”

        “知道了娇娇。”孙小的手随着那个声音快速的在操作台上挪动,那手指点动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炮弹瞬息间到了悬浮车处,悬浮车恰好向左移动二米,炮弹擦车而过,右前方爆裂而开。冲着两辆悬浮车不进反退,缩短了与敌人的范围。

        而追兵不可能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又是两个炮弹飞射而来,这回娇娇的声音刚发出就戛然而止,秘籍的炮弹下躲无可躲,只好再次升起保护罩硬抗。显示屏上的保护罩能量快速消耗,娇娇有气无力的说:“我们的车比他们的快,可惜我们没有武器,在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在逃离他们的射程范围内一定会被抓住的。”

        两辆车内同时静默了一瞬。武含冬望着两辆在炮弹的冲击下,失控的向前或是向左无力移动,灵光一闪,有了注意。

        武含冬整理了一下护甲,抽出宽刀,“能让两辆车靠近些行驶吗?”

        孙小点点头:“可以的,你要做什么?”

        武含冬挑眉一笑,在众人的惊呼中,手动打开车门,“不是说没有武器吗?我就是武器。”,说着不顾瘦猴等人的阻止,无视在高空之上,翻身上了悬浮车顶。飘忽的声音传进车中:“先关上门。”

        孙小犹豫了一下,但眼看车中行李在车身的晃动之下要飞出车内,咬咬牙关上门,再下去大家都会被甩出去的。孙小:“娇娇你听到了吧?尽量靠近我的车,保持不受气压影响的最佳距离。”

        外城蒋家别墅,蒋叔笑呵呵的看着房中送来的各色礼服,脸上的褶子像是菊花一样,那个美啊。手腕上市民环响了起来,蒋叔快步走向一个布置成病房的房中,那病床上双目紧闭的脆弱男人不是蒋蔚还能是谁?

        蒋叔开启了视频通话,脸就像是川剧一般,由欣喜变为了苦瓜脸,“刘副官可有事?”

        刘副官一开始逼迫蒋蔚进入兵部的轻蔑嚣张的神情已经消失,带着几分小心的关切,目光穿过蒋叔,看上床上呼吸缓慢的蒋蔚,“你家公子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我听说他在制作六级零件的时候昏倒了?”

        蒋叔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谴责:“刘副官,不是老人家多事。少爷已经很努力了,稳中才能求妥,欲速而不达。少爷刚刚重新开始制作机甲,这才几个月你们就让他做六级零件……精神力枯竭,只怕几个月才能养好。”

        刘副将似乎还有些猜疑,皱眉盯着蒋蔚。这时,蒋蔚动了动,睁开了双眼,只是刚睁开了一半眼睛,就是一阵痉挛,惊得蒋叔大呼:“少爷你怎么了?!”,都没来得及关闭通讯,快速的叫来下人,挪来了一个像是治疗舱的东西将人罩住了,治疗精神力的白光自其中亮出,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景象。

        蒋叔就像是他家少爷真是命悬一线的哭哭叫叫,也不知什么时候与刘副官的通讯断了,蒋叔看了看市民环,挥手让人退下,而后笑了起来:“少爷啊少爷,老人家可是为了你和少奶奶的事儿操碎了心。”

        楼下下人来报:“蒋家堂老爷少爷小姐们听说少爷出事,带着礼物来了。”

        蒋叔老奸巨猾的眯了眯眼:“现在知道少爷的重要了?害怕少爷出事,他们作不成会内城享福的梦。告诉他们少爷精神力受损,需要静养。”

        等人退出去后,笑眯眯的看着修复舱内的假人,咂咂嘴:“做的可真像,还会睁眼闭眼呢。”

        悬浮车的速度极快,车顶上的气流,原本冲得人睁不开眼睛,再加上后面不断袭来的炮弹在空中爆裂而开,碎片随着气流刮来,像是刀子一眼扎人。

        武含冬的双脚就像是被粘在了车顶上,头发和破碎的护甲被刮得向后胡乱的飘动,双手抓着宽刀,眯眼看着后面的悬浮车。

        后面的悬浮车内有人惊讶的指着前面:“你们看那个站在车顶上的是一个人吧?”,其他人皆惊奇了起来:“真的是一个人,不过若真是风系异能者的话,这也不令人惊讶。”,“管他是不是人!我不信能量弹杀不死他!”说着命令众人继续轰击。

        武含冬如履平地的站在车顶,随意的挥刀,虚虚的比划了两下,在后方车内再次发射炮弹的同时,嘴角绽放出了一个犹如炮弹炸开烟花般的笑容,一起发射炮弹,真是天助我也。

        武含冬骤然抓紧了刀柄,猛然挥刀,内力顺着内服喷发而出。

        化作巨大的气流般的无形大刀,刀锋与飞出的炮弹相碰,炮弹与武含冬脚下摩擦力带动的悬浮车同时在作用力之下向两个方向冲飞。炮弹顺着它原来的轨迹,方向飞向射|出它的悬浮车,敌方的车紧忙转动方向,只可惜晚了一步,还是挂了个边,炮弹爆炸,悬浮车冒着浓烟自空中跌落。

        武含冬在感受到脚下悬浮车飞动的一瞬,脚下一点,犹如一只翩飞鸿鹄落到了并行而非的车上,又是一刀,同上一般,脚下悬浮车再次借力向前飞离。

        如此循环几次,只能远远看到化为点点的,仅剩余的几辆悬浮车,武含冬的脚下车门忽然打开,孙小和瘦猴一起嚷嚷着:“已经脱离了射程,他们追不上我们了。”

        武含冬点点头,滑回了车内。

        远在千里之外的Z联盟附近的异兽森林,一队普通佣兵的队伍出了城门,在其中一辆悬浮车上,一个诡异的穿着黑色兜风的人,单独的坐在一个角落中,带着的狐狸面具露出一双狭长的凤目,和面具极为的相衬。他微微低着头看着手腕上的市民环。琥珀色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雀跃的期待。

        同行的人骂骂吱吱的议论着:“骨鸟谷到底有什么东西?雇主也真是的,竟然让咱们自己猜任务。”

        “管他是什么任务,这次完事儿了,我们就能在家呆上一年半载的了。”

        “哼,你们以为天上还能掉馅饼?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要命的东西。”

        裹着黑披风的人极为不合群的坐在那里,嘴角带着几分看着傻气的笑容,眼眸弯弯如月牙,亮光锋利的惊人,他可不关是什么任务,只是顺路去D帝国,也不知含冬的佣兵团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去D帝国方向……

        蓝天白云阳光温和,今日的天气果然很好。只是划过天空的非自然黑点,让人感觉到了几分肃杀。武含冬他们只跑了十分钟,就已经远离了镇子的范围,这辆悬浮车快得惊人。

        车内仍旧弥漫了一股血腥味,肖清身上已经喷过了快速愈合药,只是有些深可见骨的伤口还是很脆弱,一碰就会流血。

        武含冬让女人们帮忙将肖清盘腿而坐,自己也盘腿坐在她的身后,为她调理混乱的内息,肖清的内力果然顺利的突破了第二层,武含冬还好心的帮她她疏导理顺了因为增长过快的内力,练武是个耐力活,欲速则不达,肖清的身子有了很多的问题,若不是遇到了武含冬,凭借这些缺陷,以后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众人看稀罕物的瞧着武含冬闭幕将手掌按在了肖清的后背上,二人头顶冒出了像是蒸汽的白气,肖清的脸色就像是被放入了治疗舱中一边快速红润了起来。

        良久,武含冬终于感受到肖清的内息平息了躁动,睁开了眼睛,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顺手将肖清放平,“肖清?肖清?”

        肖清并没有如她意料的醒来。武含冬皱了皱眉:“怎么回事?怎么还不醒来?”

        方芳想了下解释:“可能是失血过多,睡上一会可能就醒来了。”,其他女人纷纷应和,“对呀对呀,喝些补血剂什么的吧。”

        武含冬任由她们忙活,犹豫了一下,还是仍不住泼凉水,“她身体理应没事了,只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见女子齐刷刷的看向自己,沉声道:“我是说,她失去了求生*。”

        瘦猴也掺和一起惊诧的问:“这可怎么办?”

        “可能是她自己觉得愧对妹妹的死,又或者报完仇的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武含冬垂眸,自上而下的看着昏迷中的肖清,她脸上身上已经被她的姐妹收拾干净了,露出了令人惊叹的容貌,明明是不甚完美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清丽绝艳的惊人。

        作者有话要说:又超字数了,QAQ。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