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六十二章 会师

第六十二章 会师

        的确,自己的悲惨不是破坏别人幸福的理由。女人被武含冬说得退了两步,可是自尊心令她无法去悔过道歉,挺着脖子看着武含冬:“是因为你命好,你才会有这个机会,站在这里教训我,若是你和我一般的环境长大,可能……”

        不等女人说完,不远处的楼梯口,便有人替武含冬接口道:“可能比你还不堪,比你还心里扭曲。这的确有可能。但是,你面前的人带来了让我们获得‘重生’的可能,我们不应该活在过去的不幸中,自怨自艾,甚至去怨恨别人。”

        武含冬三人顺着声音看去,肖清几人从拐角处的楼梯走了上来,唯二夹杂在里面的男性瘦猴和石头略微尴尬的跟在后面,想来他们一路赶来的途中,又发生了什么。

        女人先是愤怒的瞪过去,却在看清肖清几人的面孔时,吃了一惊:“是你?!你没事?”,孙小抢先说:“当然没事了!还有……”挺挺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配备的“赶紧的”佣兵团的徽章:“我们现在是自力更生的佣兵,你眼前那位让你嫉妒羡慕恨的是我们团长!”

        这个信息量对女人来说似乎太大了,她有些发懵的按着太阳穴:“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说着有些像是逃了一般的下楼了。

        栾圆摇了摇头:“要是我,我一定会抓紧这次机会,脱离现状的。”,可惜她不是女人,她不了解对方想要获得爱情进而获得美好生活的想法。

        不等瘦猴他们开心的扑向武含冬,来一场再次相聚的喜悦,蒋蔚就拖着自己那张狐狸面具,带着能够欺骗住所有人的绅士姿态,出现在了武含冬的队员面前:“几位就是含冬常说的好朋友吧,我是含冬的男朋友,蒋蔚。见到你们很高兴。”

        不得不说蒋蔚的温柔模样的确具有欺骗性质。几乎是一个照面他就收揽住了几乎是所有人的好感,但可惜只是几乎,肖清经历过养父母为了晶片领养自己,经历过保护神变成了杀神,她对那些第一面太过好的总是怀有警戒心的。

        所以在瘦猴方芳等人礼貌而欢快的打招呼的时候,肖清只是礼貌性质的点点头。这让蒋蔚微微眯了下眼,侧身做出请的动作。武含冬扫了眼蒋蔚,眼带笑意的,挠了下鼻梁:“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进房再说。”

        等众人进了房间后,房门一关,武含冬就直接开诚布公,将明天准备去研究所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因为不知道入口的地点,而欧阳浩辰的属下们也没有直说,所以她准备偷偷跟着他们进入地下研究所。

        这事儿显然卢慧已经告诉瘦猴他们了,但是他们可是不答应让武含冬一个人去,瘦猴几人几乎是要和武含冬冷战的样子,“老大,你虽然是我们的老大,但是绝对不能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去冒险!”

        武含冬摇了摇头:“你们去了只怕有去无回。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

        孙小撅嘴:“团长,我们绝对不当你的累赘,大不了我们在我了断,绝对不让你为难。”,被一起带过来长成成年体态的毛团,添乱的咬住武含冬的靴子:“嗷呜。”

        肖清也说:“不错团长,我们几人都有自己的长项,而我更是对各种机械破解擅长,带上我,有帮助。”,其他女人也都说,一定要一起!

        一旁静静听着只言片语的蒋蔚若有所思的托了托狐狸面具,而后用谴责的幽幽目光盯着武含冬。

        “你们这是将我当成什么人了?还自杀?我就是怕你们死,才会单独行动。”武含冬非常头疼的看着曲解自己意思的孙小,真想一人一个拳头砸昏他们,就怎么都结局了。

        让她最在意的是,蒋蔚一直用非常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这让武含冬想起来她似乎一直没把这事儿告诉蒋蔚,还的确有些对不起蒋蔚的感觉。

        蒋蔚歪了下头,露出了个笑容,执起武含冬的手:“含冬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去实验室,但是听起来似乎很危险的样子。如此,我定然是要和你一起去的。”

        瘦猴等人像是受到感召的齐声道:“一起去。”

        武含冬皱眉看了一圈自己的队员们,他们回以坚持的目光,孙小想了下又来了一句:“团长不同意,我们就偷偷跟过去。”

        武含冬没搭理他们,只将目光回落到蒋蔚脸上,慢慢的将各国都有异能者和非异能者失踪,讲到极强极弱组合可能孕育出超高异能天赋孩子,又说到现在欧阳浩辰潜入骨鸟谷就是为了潜入研究所的事情,有条不紊的讲给了蒋蔚听。

        期间,孙小众人不满的嘀咕:果然是有情人没义气,将他们扔在一旁,和男朋友温柔说话什么的,真是令人觉得昏庸什么的。

        蒋蔚知道了原委后,沉思片刻,不着痕迹的扫了一圈瘦猴等人,目光闪了闪,故作疑惑的望着武含冬,问:“若是含冬说的这样,既然欧阳将军已经带人去解救失踪人,毁坏实验室的话,我们还有必要去吗?”

        其他人觉得蒋蔚的疑问的确是个问题,他们似乎真的没有必要去那个研究实验室。女人里面相当于小首领的肖清转了转自己的市民环:“团长,那种民族大义的事情,还是让那些军人去解决的好。”

        孙小几人都说:“是啊,我们只是小小的佣兵。”“以前还是受鄙视的那种人,为什么要去救那些贵族和平民。”

        瘦猴哈哈笑了起来:“既然没有必要去,那我们就都不用去了吧?老大!”,抓了抓头,转着眼珠,和其他女人一起附和,不远处石头抓紧了自己的大锤子。

        不同于其他人的乐观态度。

        武含冬眼神迟疑了一瞬,因为根据“武含冬”的记忆,在她幸苦的在外城工作了多年后,武家人寻找上门,准备让她为欧阳浩辰和武雅琳孕育后代,记得那会全蓝星的大众都没听过强弱合璧孕育厉害后代的传闻。

        那么可以推断,在欧阳浩辰他们毁掉实验室后,应该只有各国上层才知道这个秘密,而那些上层都是人为异能者是上等人的扭曲贵族,哪里会容许被他们视为贱民的人重新从被压迫者成为平等公民?不,确切的说,是强者趋之若鹜的非异能者。他们更加愿意讲非异能者变为“工具”,也不想要打破百年来初步形成的血统之上的扭曲世界观。

        不过……武含冬觉得蒋蔚应该不是这么笨的人,会想不到想要自立为帝的欧阳浩辰会做出如何的选择,有些纳闷的抬眼审视蒋蔚。蒋蔚眨了眨其他人看不到的眼睛,无声的讨赏一般的笑了,侧脸靠近武含冬:我聪明吧,所以亲一个吧。

        武含冬脸微微发烫,想通了蒋蔚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让这些执意同进退的人误以为她不会去,从而成功的甩开他们,推开他靠近的脸,转脸看着队员们:“嗯,的确不需要我们操心,那就不去了。”

        众人闻言皆轻松了起来,倒不是他们一开始言不由衷的要同进退,而是能不牺牲谁愿意去牺牲呢?

        接下来,放松的众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让她们非常好奇的蒋蔚身上。她们嘻嘻哈哈的套着蒋蔚的情况,瘦猴也掺合着起哄,都准备为武含冬把把关。而蒋蔚也非常礼貌温和的和她们说着话,但是可实际上,蒋蔚却是将她们从小到大的每一件事情都套了出来,进而分析他们每个人的性格,会不会对武含冬造成危险,而从瘦猴的身上,他更是对“卢慧”这个人画上了个红色圈圈。

        一片让人觉得安心的欢声笑语中,武含冬任由蒋蔚做着让他安心的套话行动,弯身逗弄着地上的毛团,好奇的掰开它的嘴巴,研究这成长速度非常不合乎常理的长牙虎。

        肖清静静的坐在热闹的氛围内,时不时和大伙一起笑着,只是那双眼睛却是不怎么认同的看着蒋蔚,她在男人堆里打滚太久了,蒋蔚身上绅士的气质和腹黑的品质,总是让她联想到那些文质彬彬的贵族禽兽。

        当然她知道蒋蔚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武含冬,但是她仍旧觉得,这种人活得太累,且很难获得真情,因为他看起来太狡猾太温柔太假了,若是作为他的情侣那得是多么的宽宏大量才能容忍这样一个多心思的家伙,作为他的情侣那得是一个多么信任他的人才能不去猜测他的真心。

        一句话概括就是——纵然他掏心挖肺,别人也会觉得那是假装。

        大家嘻嘻哈哈了两个来小时,才各回各房间休息。在众人离开后,蒋蔚拉住了打着哈气要去洗漱的武含冬,“含冬,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毛团甩着尾巴,恰巧挥灭了灯光,窗外对面的霓虹灯闪烁不定,武含冬看着蒋蔚脸上明暗的彩光,因为光线暗的原因,蒋蔚的眼眸认真的不容人拒绝,但是……武含冬摇摇头:“你精神力才刚刚恢复,我不能让你跟着去冒险。”

        那我便更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了。蒋蔚没有说出口,只是坚持的看着武含冬:“我现在是S级精神系异能者,我感觉得到,含冬也是S级强者,虽然因为你那惊奇的古武,你的实力不知如此。但含冬的敌人,是4S级双系异能者的欧阳浩辰吧?我们两个人一起。”

        武含冬被动的和蒋蔚五指交错,错愕的看向蒋蔚,“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敌人。”

        蒋蔚顽皮的眨眨眼睛,声音柔和的为武含冬解惑:“含冬还不知道欧阳浩辰的妹妹,联盟的女机甲战士也失踪了吧?若是欧阳皓雪真的被迫怀上非异能者的孩子。以欧阳家的德行,定然会将研究所所有的人灭口,而那危机到他们异能者地位的秘密更是要被极力掩埋。

        这样一来,含冬的敌人就不只是研究所了,还有欧阳浩辰。而且那间研究所竟然能抓住那么多强者,自然是有我们不知道的本事。当然这些都是借口,含冬你知道契约的作用吗?”

        武含冬不禁想起在帝国对敌欧阳浩辰时的情况,那一声犹如生命般的呼唤,突如其来的精神禁锢的消散,以及蒋蔚精神力枯竭的倒在旅店,还让人差点扔出去自生自灭。

        不论她是否接受了蒋蔚的感情,蒋蔚的已经和她紧紧连接在了一起,更何况现在她喜欢上了蒋蔚,正如她不舍得、担心蒋蔚去危险的地方,蒋蔚对自己也是这般,主动的抓紧了蒋蔚和自己交握的手,慢慢抬到自己的心口处,回望着蒋蔚的一片情深,发誓道:“同生死共患难。”

        蒋蔚诧异一笑,望着武含冬温柔的五官倔强的眉眼,深深痴迷的,重重点头,“如含冬所愿。”,却暗自在心里默默地说:是以我命换你命,以我伤换你完好。

        这世间最为令人惊叹和感动的便是爱,它不期而至,令人放弃一切,也甘之若饴,这便是蒋家男子的爱,曾经被他质疑和嘲讽的爱,此时他对父母的悲剧产生了不可遏制的质疑,当年一定有他不知道的内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