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七十五章 来电

第七十五章 来电

        蒋蔚醒来的这日晌午,天空沸沸扬扬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天入冬的第一场雪,而艾丽公主也在这场雪来临的时刻诞生下来了一名尚且健康的男婴,据传说这孩子是天生的2S植物系异能者,但具体如何倒是没有相关报道报出,因为昨夜贝特兰斯已经用“三日后举行宴会,会邀请全球记者到场,届时你们期待的答案会有的,但我希望大家不要乱写”堵住了悠悠众口。

        武含冬也是通过卢慧对此的分析才知道,贝特兰斯已经为他妹妹做了所能做的一切,甚至为了艾丽公主的孩子不受歧视,而暗示武含冬,让武含冬提出解放非异能者贱民的要求……,而武含她们也有自己在宴会上的打算,比如进一步呼吁非异能者的人权和推进古武等等。

        初冬时节,午后的阳光依旧带着令人无法直视的灿烂,驿镇上熙攘的声音朦胧的传进室内。

        蒋蔚醒来后又被钱坤打了些药剂,睡了过去,而武含冬也放心的去洗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等她回到蒋蔚的床边准备蹭上去休息一会的时候,她手上的市民环却是一点都不消停的叫唤了起来。

        无奈,武含冬只好重新穿上方才被她甩在床下的鞋子,跑到门外接通市民环去了,首先接进来的是土豆。当虚拟屏幕上显现出土豆不掩兴奋的红彤彤的脸蛋时,武含冬忍不住笑出了声:“有事找师傅?”

        位于窝棚建筑的那块空旷的地带,土豆身后站了一堆小朋友,他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身后:“师傅你可真厉害,你……有没有受伤?”绷紧了笑脸,有些别扭又禁不住炫耀的说:“师傅……我说你是我的师傅,他们不相信。”

        那些男男女女年龄参差的小孩子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虚拟屏上的武含冬,开始发表不同的意见:“这个姐姐一点都脏,不像视频上的那个。”“是啊是啊,虽然也是黑发黑眼,但是到底是不是土豆随便找的人。”“你们别胡说,土豆从来不撒谎,他说是一定是。”

        武含冬瞧着自家徒弟因为被怀疑而愤愤的小脸,觉得应该为他结尾,左右看了看,飞出了旅店,抬起手指冲着驿镇的一个处理违规犯人的架子一挥,一道亮白的刀气出体,架子随之倒塌,而那些小孩在看到她没有用工具的飞起来的时候已经相信了,而后又瞧见武含冬露的一小手,立马一个个将脸凑在屏幕上,嚷嚷要拜武含冬为师。

        但是,武含冬可是记得他们怀疑土豆时候的样子,一般的武林门派总是有护短的诟病,武含冬手指勾起发丝撩放在了耳后,笑呵呵的说:“你们要拜我为师?那好吧,先求得土豆教好你们基本功再说。”

        那些小孩闻言立即开始各种哀求土豆。土豆不喜欢那些曾经怀疑他的人,但是又挨不住他们的哀求,开始用眼神向武含冬求助。而虚拟屏幕这边的武含冬则只留给土豆爽朗的笑声以及她过阵子就回去的话语。

        旅馆楼上,蒋蔚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些许血色,他就站在阳光沐浴的窗口范围,轻轻俯身向下看去,这个方向正好能看到武含冬,她正断了和土豆的通话开始和王娜娜的通话。

        巧合的是蒋蔚也正在通话中,“蒋叔,我已经痊愈了。”

        蒋叔含着欣慰泪花的双眼在虚拟屏幕不断的一遍遍“扫描”蒋蔚,在不断的确认蒋蔚真的好起来的时候,才舒了口气,缓和乐儿语气,带着些期待:“那少爷准备什么时候带含冬回来订婚呢?要知道我已经将所用的请柬和物品都准备妥当了。”

        “订婚……?蒋叔,其实我还没有和含冬说这件事情。”蒋蔚没有被镜片隔离柔化的眼眸带着天生的冷淡色泽,在阳光下都没有融化分毫,只有你深深的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眸良久,才能发现,当那里倒映出楼下武含冬的小小身影的时候,那里泛起令人陶醉动容的微波。

        蒋叔皱了皱眉:“武小姐还是不喜欢少爷吗?可是我看那视频,武小姐分明是很爱少爷的样子……”像是分析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难道是武小姐是不想找一个异能者结婚影响她的‘非异能者’维权运动?还是说她嫌弃少爷的异能等级太低?”

        蒋蔚没想到蒋叔会脑补这么的多,其实他只是……他只是一开始隐瞒了此次追妻行动的最终目的,让武含冬接受订婚的事情,从而现在忽然告诉武含冬,他怕对方以为他一路用苦肉计,当然凭他以往给人的印象,大多数人会这么想,但是这次还真不是,他只是因为在意,所以顾虑。

        蒋叔误会了他的沉默,“少爷,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会让武小姐一定同意嫁给少爷的,她一定会的。”

        蒋蔚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蒋叔的意思,狭长的凤眼闪了闪,犹豫片刻,带着些许计算的点了点头:“那就交给蒋叔了。”

        他从来不是个善良的人,确切的说童年的阴影和天生的情感缺失注定他是一个用温柔外表掩盖抑郁灵魂的人,只是这阴郁的灵魂却在有了心爱之人的时候转化成炽热的火焰,带着些浓烈到极点的热度,强烈的反差使得他做事有些偏激。

        忽然,武含冬抬头看向楼上窗后的他,还好心情的冲他摆了摆手。

        蒋蔚微微一个惊慌错愕,翻滚如岩浆的灵魂中那些偏执的东西消散了,温度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和散落在他身上的阳光一样温暖的灵魂。

        他快速恢复了绅士儒雅,抬起手也对着武含冬摆了摆手,那动作比起武含冬的洒脱可是优雅的多,他露出会心的微笑,心说:对获取心爱人上面的算计,从来算不得算计,只是情趣啊情趣,含冬知道后,应该、大概、兴许不会揍我的,她不舍得。好吧,即使打了,也会不打脸吧。

        楼下,武含冬深意深长的看了蒋蔚一眼,缓缓收回了视线,目光掠过驿镇远处湛蓝的天空和近处拉客的姑娘家,两边的嘴角一起向上勾起,说不出是开心过头还是慎得慌。

        虚拟屏上王娜娜正夸张的描述:“就是这样,当时我认出你的时候,可是心脏都要吓出来了!话说回来,你是不是不拿我当朋友?!前几天和你例行日常通话的时候,你可是一点都没泄露些暗示给我。”

        武含冬无奈的耸肩:“当时我也不知道会和欧阳浩辰对上。”眼尖的看到她背后貌似机甲操作舱的格局:“你这是在进行机甲训练?”

        王娜娜“嘿嘿”笑着抓了抓头发:“不算是训练,就是专家预测冬季的兽潮将至,我们这些学员的学生就被派出来在城外晃悠,发现异常就上报,就算是学员的实战实习吧。不过奇怪的是,一向准确的兽潮今年竟然没来,我们也不敢轻易放弃回去,所以要延长巡查时间,一直到冬季过去。”

        经过王娜娜这一提,武含冬才想起来,前阵子她们来帝国的时候,瘦猴确实说过兽潮什么的,还说各个区域的异兽有些异常,想罢提醒王娜娜:“我觉得今天这兽潮不同寻常,你还是别像今天这样分心了,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王娜娜连连点头,忽然脸色有些难看:“那个……算了,没事。听说你还能去帝国皇宫?别忘了拍几张照片回来给我看看眼见,到时候我再叫些拥护人种平等的同学,去给你接风。”抓了抓脸不大好意思的说:“我在网上专门注册了一个论坛,放心!只要有我们这些人在,那些站在强权一方的文学家也不是那个难对付,再说了非异能者也有很多自学成才的,文笔也不错的说。”

        武含冬对此有些纳闷,她还真不知道那些政客找了什么文学家在网上写了些什么,但还是对王娜娜的支持鼓励表示了感激,以及——“你刚才是想要说些什么吧?看你方才挺急切的样子。”

        王娜娜原本就不是一个藏的住心思的人,闻言只是纠结了片刻,就忍不住的都说了出来:“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和刘可欣彻底闹翻了吗?前阵子我出城做任务,就去看看她,悄悄她怎么就好意思一直不接通我的市民环联接请求,但是到了她工作的地方一看,她压根就不在。我打听了一圈,才知道,原来她被那个场长儿子给甩了,然后失踪了。”

        失踪?武含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刚刚被捣毁的秘密研究所,随即又推翻了这个观点,刘可欣的那个男朋友只是B级异能者,而刘可欣也不是非异能者,不会是研究所要的材料。

        王娜娜看武含冬脸沉沉的顿时就后悔把这事儿和武含冬说了,姗姗的,“武含冬你也别多想,我已经去警署报案了,还拜托室友的哥哥钱凯去帮忙找了,要知道对方可是外城最大医院的院长。”

        武含冬虽然不大喜欢刘可欣更是觉得她实在是自作自受,但是刘可欣还真没坏到要死的程度,犹豫了一下,想起了卢慧的智脑,用智脑应该能搜查到刘可欣的位置,但是这事儿是卢慧的秘密,不能告诉王娜娜,只能空洞的安慰“你不要担心,先顾好自己,外城巡逻原本就挺危险的了。至于刘可欣,等我回去帮你一起找。我想,依照她的性格,不会求死的,应该。”

        王娜娜自然是接受朋友的安慰的,想了下,“哎,这刘可欣也真是的,遇人不淑怪可怜的。那我就等你回来。”

        武含冬和王娜娜道了别,在原地站着犹豫了一下,才抬步准备上楼。等她走后,被弄塌行刑架子的不远处冒出了两个坐镇驿镇的佣兵,鬼头鬼脑的看着武含冬离去的方向:“你说那个女孩不会就是那个女孩吧?还好我们躲得及时。”

        另一人瞥他一样:“玩绕口令呢?”

        “对异能者愤世嫉俗什么的,你我都是异能者什么的,你懂的。”

        “我不懂。我只懂,这架子我们必须自己重新建造一个了。其实……前阵子不是跟你说了,我老婆生了,是个非异能者。”

        “哦?怪不得当时问你是男是女的时候,你脸色那么不好。”

        当武含冬返回房间的时候,就瞧见蒋蔚正在整理他的行李,武含冬自然不好重伤初愈的蒋蔚干这些活,一边心说一个富家子弟做什么这么勤劳?一个行李乱点就乱点吧,一边伸手将行李拉离蒋蔚的范围:“我来收拾就好。”

        蒋蔚淡淡一笑:“我自己来就好。对了含冬,你想好宴会穿什么衣服了吗?”

        武含冬当真没想这么多,正好她瞄见行李里的护甲,手指摩擦了一下那些一片片紫色的零件,心里微微一动:“你觉得穿护甲怎么样?”

        蒋蔚狭长的眼温和的望着武含冬:“这护甲还没制作好,不如定制两件情侣晚装可好?”

        武含冬转头望着蒋蔚没有面具和眼镜遮挡的脸,将询问对方真的要一起去的话压了回去,游戏问题双方都明白,没有必要问的,蒋蔚怎么可能不和自己一起去?不过,“我总觉得那宴会来者不善,还是武装打扮比较好。”

        蒋蔚眼里颇有些无奈,但还是温柔的说:“好吧,如果含冬觉得好的话。首先,我们需要找到骨鸟。”

        武含冬笑了笑:“我知道,这就交给我了。对了,你也没有适合的衣服吧?”,蒋蔚摇了摇头:“我已经准备好了。”

        武含冬忽然有了不知好坏的预感,果然,蒋蔚慢悠悠的说:“其实我也有为自己准备一套护甲,含冬没发现这里的护甲零件有些多么?”

        武含冬沉默了一会,有些情不自禁的笑了,双眼深深的望着对方:“穿护甲参加宴会……真的可以吗?”

        蒋蔚习惯性的去托眼镜,却摸了个空,冲着武含冬眨眨左眼,多了几分雅痞的意味:“要知道D帝国是个重视礼仪到吹毛求疵的国度。为了迎合他们对奢华品的崇尚情结,我们可以镶嵌些名贵夺目的砖石。”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个文,把我恶心吐了,现代文,女主(受?)的视角的文。男主在和女主相爱前一堆情人,爱上女主时一堆情人,和女主相爱时一堆情人,和女主结婚后一堆情人,冷落女主,女主说:以他的身份身边注定要有很多人,只要他把我放在心尖上使用率最高就成,艾玛太贱了,我恨自己!我真是太贱了,秉着渣男会变忠犬看文的我太天真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