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七十八章 杀鸡

第七十八章 杀鸡

        忽然宴会大厅顶棚上的水晶灯熄灭了,只剩余摆放食物的墙壁上留着一拍精致的壁灯,高台上的灯光亮了起来,“贵族们”都停止了话里含针带棒的交流,转身向向灯光汇聚的王座,男士屈膝手臂弯曲,女士双手抓着裙子,齐齐行礼:“恭迎王的驾临。”

        一身华丽黑色王服的贝特兰斯领着一身艳黄色的艾丽公主出现了,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婴儿服的孩子,三人身上的衣物都极尽奢华精细。

        贝特兰斯王冠上鸡蛋大小的红色砖石在自上而下的灯光打照下闪出也耀眼的光彩,在他绿色的发色下晃出黄色的斑驳,他转身用一种充满哥哥对妹妹宠爱又不失王者威严的扶着妹妹。

        在确认妹妹坐到了王座下首的位置上后,贝特兰斯转身坐到了王座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众人,“你们集体忘记了和我的妹妹行礼了?”

        下面的那些自视甚高的贵族们保持着行礼的动作一动不动,一时间场面静默了下去,被侍者们隔离在宴会外围的记者们兴奋的开始记录这一场面,并给几个听到艾丽公主脸色浮现不屑的贵族来了几个面部特写。

        这样的场面让武含冬一行人都不禁感到有些尴尬,但是贝特兰斯却像是没发现一般,慢悠悠的继续自己的话语:“今天这场宴会是为了两件事举行的,一是为了感激捣毁黑暗研究所救出艾丽公主的众位英雄,二是为了庆贺我小外甥的诞生,以后他就是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顺便宣布一条法令:不论是贱民平民还是贵族,从即日起都享有学习的权利,凡学习古武有成,对帝国做出贡献者,论功取消贱民籍,授予贵族头衔。”

        “喝——”寂静的宴会像是被按下了菜市场的开关,贵族们开始面容激动的面面相觑,嘈杂的声音像是海浪一般袭来,卷起滔天大浪。

        处于台下昏暗中的武含冬压低声音问周围的同伴:“这是什么回事?怎么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肖清等人也有些慌不明所以,蒋蔚略微思考了下,低头在武含冬耳边解释:“帝国是重视礼法的国度,这应该是贝特兰斯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若是太激进,只怕会引起哗变。那时,非异能者只怕会迎来异常可怕的屠杀。”

        武含冬面容一沉,但心里也接受了蒋蔚的分析,即使她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阻止目前掌握先进武器的异能者杀掉部分非异能者,加剧二者的矛盾是不明智的。不论是异能者还是非异能者,都和平相处,有平等的权利学习生活,好人受到保护,恶人受到惩罚,那才是她最终的理想。

        贝特兰斯微微抬起手示意王座下的侍卫官。侍卫官现身,微微一笑:“各位贵族夫人先生,各国驻大使,以及远道而来的记者朋友,请静一静。现在就让我们的英雄代表,4S巅峰强者武含冬小姐,来回答记者们的问。”

        记者们不愧是经历过各种奇异事件的人物,立即调转摄像工具寻找那位曾经在视频中看到的少女,但是符合他们想象的邋遢局促的非异能者并没有出现,一时间有些慌张:哎?人呢?

        说不紧张是假的,两辈子加起来也没参加过这么“高端虚伪”的场合。武含冬微微侧脸仰头望着蒋蔚,蒋蔚露在外面的嘴唇抿出了一个浅笑,精神力在武含冬脑海中响起:“含冬,释放出强者的威压,用我们超越贵族的高贵压制住场面吧。”

        武含冬隐在阴影方向的眉挑了下,挽着蒋蔚胳膊抓紧对方衣服的手放松了下来,和蒋蔚相携不紧不慢的以令人惊叹的轻松姿态走出人群,在暴露在众人眼下的一瞬,以双手抚着裙摆一礼。

        同时间,因返璞归真而收为内敛的威压瞬间外放,为了不造成人们窒息死亡,只释放出了相当于2S强度的威压,压低的下巴随着起身的动作扬起,乌黑闪着习武者精光的眼眸,周身若有似无的刀光一时间令人不敢直视!

        几乎是一瞬,宴会中的声音在这强行的压制中消失了,静悄悄的几乎是落针可闻。

        她身边的蒋蔚也弯腰行礼,双S强者的威压扩展而开,不同与他平日温和有礼的模样不同,整个人气质一变,就像是冲鞘而出的宝剑,在月下泛起柔和却伤人的寒光。

        武含冬抬手轻挽住蒋蔚的胳膊,一起走向王座右下方专门准备为人发言的站台,灯光随着二人的动作打在他们的身上,两人明明都给人惊恐臣服的气压,可此时都是一身白色奢华的服装,给人一种无比契合的感觉。

        那些被贵族早已授意的记者们,原本想好的各种嘲讽挑事的话语忘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中,拍摄景象的摄像师们都愣愣的,一时忘记了用摄像设备去追随二人的背影。

        二人迈上了台子,蒋蔚慢慢退到了武含冬的身后,武含冬俯视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两边的嘴角一起翘起,标准的叼着筷子的微笑:“各位,有什么要提问的吗?”

        时间停顿了一会,深蓝色绿法蓝眼的高雅魁梧的男子在众贵族的拥护下踏出了人群,几乎是在他迈出脚步的时刻宴会又在寂静爆发出了一阵议论——

        “是阿尔杰大公爵。”

        “他可是皇权至上的拥护者。”

        “不错,据说他对非异能者有歧视,虐杀过很多贱民”

        “虽然他是3S强者,但是上面的据说是4S强者,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只是几秒钟,会场慢慢消停了,一双双带着像是被污辱了的高贵眼睛看着他和台上的贝特兰斯。

        阿尔杰释放出3S强者的威压,开始提问:“这位小姐,你认为非异能者是比异能者高级的吗?你不认为你所说的古武需要人练习很多年才有成效,而异能者天生就有强大的能力,本身就是一种物竞天择的选择吗?就像蓝星守护所说,弱者就应该为强者使用。”

        武含冬转动眼珠,望着下面的阿尔杰公爵,她感觉得到对方是故意在激怒自己,从下面瘦猴等人义愤填膺的话语中,她也知道阿尔杰很成功,目的不用说也知道,就是为了让她这个来自Z联盟外城的卑劣人种暴露猥琐地下的一面。

        但是,武含冬仍旧像是比对方更加绅士礼貌的姿态,缓慢的回答:“我从来没说非异能者是高于异能者的。我只奉行真正的公平与正义,恶人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善良的人理应得到庇护。至于什么物竞天择?

        据我所知,异能者几乎是天生什么等级以后就是什么等级,即便是有零星可以升级,也是经历了可以变为智障大的可能。但是可以修习‘古武’的非异能者不同,只要坚持不懈的努力,就可以成为比我还要高的实力。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人类除了提升本身力量外,还可以成为医生、机械师、光脑天才等等,即便是没有异能,没有古武,他们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只要给他们公平平等的受教育机会。”

        阿尔杰嘴角下拉,对武含冬的话不置可否,只是摘下了手套扔向武含冬:“我只知道一切要靠实力说话,你想要说服我,就要按照我的来。另外,我还要提醒这位面相不错的小姐,贱民可以学习古武取消贱籍的法令,若没有我同意,即便是帝王也做不了主。”

        想要打架吗?正合我意,文绉绉的说话,不知道让我多么的难受。武含冬抬起在众人看来纤弱的手臂,将顺从地吸引力呈弧度下落的白手套吸到了手中,“我应战。”

        阿尔杰刚要说些譬如讽刺武含冬不自量力的事情,一直沉默的贝特兰斯站起了身:“我相信二人的实力,想必有能力做到在宴会厅比武也不会破坏皇宫,伤及无辜。”

        武含冬自然有这个自信,继续高贵脱俗的一笑,只是说出的话不自觉带出了刀客之狂妄:“这是自然。”,每个刀客不论面对怎样的对手,都会拥有必胜的决心,即便是九死一生。更何况,阿尔杰对现在的她来说几乎是手到擒来。

        阿尔杰眼神一闪:“陛下,这是自然,只是我不敢保证,用底下种族的血染红您精美的地毯。”

        天棚的水晶灯再次亮起,在侍卫官的清场下,来参加宴会的人都退成了一大圈,露出了宴会为众人跳舞准备的中央部分。

        蒋蔚将武含冬送到了舞台处,就留在了原地,只是一双透出面具的琉璃眼眸永久停留在武含冬的身上,紧随着她。

        武含冬踏着十厘米高的白色镶砖高跟鞋,提着裙子向站在舞场中央的阿尔杰走去,看得围观的人都担心她摔倒。阿尔杰眼中的蔑视清晰可见,一如既往秉承贵族的虚伪:“武小姐,你是否要换身衣服,再进行决斗?”

        武含冬微微一笑:“对付你,没有必要。”,将白手套甩了回去,按照帝国的礼节,接住了她回扔的手套,就代表挑战开始。

        阿尔杰拿下脸上属于自己的手套,脸色一变,“你……”

        武含冬猜得出他一定是想说:“你这个卑劣的非异能者。”不等他说完,属于4S强者的威压瞬间而发,阿尔杰的脸色再次剧变,他没想到武含冬真的是4S强者,但是属于贵族的自傲还是让他没有叫停,挺着一身冷汗,抬手间,一颗颗多的不可计量的种子网罗向武含冬。

        一颗颗表皮皱起犹如米粒大小的种子在风系异能的助力下准确的落向武含冬,武含冬只是学着阿尔杰的表情将那讥讽回敬给对方,然后不紧不慢的在种子下落的瞬间后退漫步,种子落地以众人无法辨析的速度成长抽长,化为了数不清的挥动着的腐蚀藤条,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自下而上的包裹住武含冬,整个“花苞”只差一点点就挤掉了天棚上的水晶灯。

        密密麻麻带着恶心粘液由藤条纠集构成的花苞的缝隙中忽然闪亮出数道光线,寒气逼人睁不开眼睛。几乎是一瞬间将那数量可怕的藤条绞成了碎泥,闪出的光亮瞬间变得,藤条被转为热的内力烘烤为灰烬散在了空气中。

        原本满满势在必得的阿尔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进而恼羞成怒,无数的种子夹杂着风刃攻向武含冬,能够喷射火焰的,瞬间变为强大异兽的,将温度降低到冻死人的各种奇妙的植物瞬间成长,攻击向武含冬,在被武含冬绞杀之后又脱落下无数成熟的种子,又在阿尔杰无比奇妙的控制力下,变为各种杀伤力惊人的植物。

        只可惜,这一*令围观群众都避之不及的攻击下,武含冬仍旧保持着先前被包裹进藤条中的优雅姿态,或是抬手挥手间灭掉变异植物,或是踩着高跟鞋轻松躲开,并在各种纷飞的植物散杂中,用阿尔杰之前的那种表情回视着对方。

        与武含冬流露出的随意风度不同,被武含冬这种蔑视的像是看垃圾的表情令阿尔杰脸色瞬间变作了紫红色,丢弃了贵族风范,带着些许疯狂,不断的扔出各种种子……

        对围观众人来讲,他们的思维压根就跟不上战斗的节奏,只在他们的视网膜上倒映出一大朵一大朵绿色的浓雾——绿色的植物像是忽然冒出来一般在武含冬周身冒出来,生根发芽落种子,却在武含冬随意的挥手间昙花一现的被闪亮的刀光胶水,化为绿色的雾水,这雾水又被武含冬罡气震开化为四散的花朵。

        阿尔杰随着不断的发动异能,精神力几近枯竭,身上名师设计的贵重衣物已经被汗水打湿,在水晶灯下闪出水迹的亮色,头发在他急躁的扒拉下乱成了一团,衣服也拉扯的露出了因为怒意而粗了一圈的红色脖颈。

        不用任何人去解说台上的攻击,不论是在场的贵族或是各国大使,还是蓝星守在光脑前看直播的普通群众,不论是之前对阿尔杰充满期待,希望能挫挫武含冬锐气的异能者,还是祈祷着希望武含冬获得胜利的非异能者们,都知道面对武含冬的阿尔杰压根就不是武含冬的对手,现在阿尔杰的行为真是撒泼耍赖的令人不耻。

        终于,在一个疯狂攻击,一个轻松抵挡中,阿尔杰力竭摔倒在地,武含冬盯着他愤恨的双目,随便腹议了一下高跟鞋还真不是人穿的,不得不放缓了速度踏着犹如猫儿令人惊叹的从容的步子,其实此时她哪里还有淑女般的假模假式的姿态,只是周人的罡气压制住了在场以及直播光脑后的众人。

        武含冬走到了阿尔杰的身边,微微低头俯视着仿佛受了奇耻大辱的做出绝不低头姿态的阿尔杰,低垂的眼里透着一股子讥讽:“据说,贵族的尊贵是不屑耍赖的。输就是输,赢就是赢。”

        不等阿尔杰发言,贝特兰斯的侍卫官便发话了:“看来连阿尔杰公爵赞成学习古武有成者废除贱民身份,论对帝国的贡献授予贵族头衔。那么我们请武含冬小姐继续记者提问。”

        蒋蔚已经走到了武含冬的身边,武含冬收回看向地上阿尔杰的视线,挎着蒋蔚的胳膊返回了演讲台上。阿尔杰愤恨的地下了头,手指用力的抓着地面,自家崩裂,鲜血淋漓,武含冬没有主动伤到他分毫,一身的狼藉都是他自己弄出的植物造成的,可这让他更加感到羞耻,就像是以前他羞辱贱民时的角色调换了个个。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作者可不是故意造雷啊,亲们发现了,要说雷点是什么,要怎么改(这是重点哦),要不知道了雷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QAQ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