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行星际(古穿未) >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远处的旭日渐渐升起,照亮了凌乱的监狱。从空中俯瞰,布满焦土血痕的废墟上,上百辆垃圾处理车像是蚂蚁一样辛勤的劳作。

        坐在车内处理垃圾的年轻清洁工穿着灰绿色的制服,带着帽子,正操纵车前连接的简易机械手将一堆堆废品装进车后的翻斗里,因为地上的废物大多是石块钢铁所以并没有压缩成块这一步。

        年轻的清洁工通过车上的对讲机闲谈着:“老王你还在吗?我这边又翻出了几具压在废弃物下的尸体!你说还要不要下车单独弄出来?”

        车内随即响起了老王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不想费那个劲儿了!反正又不可能给这些罪犯建碑立墓,要我说直接装到车上,往边界一扔,完活儿!”

        “也是也是,你说的对。哎呀又是两个血葫芦。”年轻的情节工调侃的说着,将紧紧抱在一块的二人扔进了翻斗内,心里快速逝过一个念头:平日里这些罪犯一个个的互相打得挺厉害,没想到遇到危险的时候还会抱在一起?!

        年轻的清洁工在装满废品后,听着音乐驱车离开了监狱,一路驶出内城,驾出中城,最终将垃圾倾倒在了外城。

        垃圾处理场位于外城的边缘,堆积如山的垃圾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加上靠近异兽森林,所以今天这里意外的一点都不难闻。

        也是清洁工来得巧,正赶上外城垃圾场将无法处理的过多废物运往边界的日子。

        垃圾场的管理员看着一车车的废物运来,脸都气绿了,过几天领导要来检查,这些含着尸体的垃圾是怎么回事?他才连夜清理好垃圾场。

        年轻的清洁工倒完垃圾后,驱车准备离开,结果就看到脸色发青的管理者,“刘主管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管理者不吱声看了眼小山一样的垃圾,咬牙切齿道:“没事,就是需要再跑一次X部落国了。”

        “其实这些垃圾不处理也是可以的。”年轻的清洁工立刻明白了——

        两年前,挨着联盟的那个蛮夷的X部落国因为奴隶造反时间而求助于联盟,虽然造反的奴隶很快就被镇压了,但还是有很多活着逃走的人投奔了武含冬的反军,而这X部落国成为了联盟的附属国,就像现在,为了避免污染联盟的土地,大批的垃圾运往两国边界……

        ——

        X部落国边界,灼热的阳光下,一座座散发着垃圾山恶臭,一群群苍蝇萦绕着垃圾山嗡嗡作响。

        几个衣不遮体的孩子正奋力的扒拉着垃圾,他们浑身是恶臭的污渍,用黑乎乎的小手扒开垃圾,拣出一些看不出原样的东西,他们穿和没穿一样的衣服里露出一个个奴隶的烙印,他们明显是奴隶。

        忽然一座刚刚运来的垃圾山晃动了起来,吓得孩子们四窜逃开,边跑边喊:“异兽来了异兽来了”。

        只有两个胆大的孩子偷偷的猫仔不远处,他们想会不会是有残疾体弱的异兽来寻食了?若是那样的话他们就有更好的收获了。

        在两个小孩紧张而期待的注视下,垃圾山倒塌了,吓得两个小孩捂住了嘴巴。可过了一会垃圾山就没动静了,两个黑黢黢的小孩对视一眼,抓着废铁当做武器,慢慢的靠近。

        忽然,垃圾中伸出了一只手,两个小孩儿“嗷”的一声转身逃了,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人比异兽还可怕的。

        那只看不出原貌的手缓慢的扒拉开周围的垃圾,一个和垃圾一样的人钻了出来,“稀里哗啦”无数的垃圾伴随着她的动作向四周滚落垃圾山。

        跑远的两个小孩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向后看去,依稀看到“她”晃悠悠的从垃圾中站了起来,怀里还抱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之所以他们认为是“她”,是因为她身上的衣裳已经无法遮掩住自己的身体。

        正空的太阳晃得武含冬无法睁开眼睛,她刚刚从濒临死亡自动进入龟息状态醒来,她努力的抱住怀中的蒋蔚,将头放在对方的胸口处,那里的跳动声虽然微弱,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武含冬慢慢舒了口气,看着蒋蔚血污下干裂的嘴唇,水,她需要水和食物,否则蒋蔚也许在下一刻就会停止心跳。武含冬心下一沉,目光转动沉思片刻,抬手忍着腹部的疼痛,将一股内力打入蒋蔚的体内,下一刻蒋蔚的心跳恢复了些许强壮。

        武含冬随手擦去嘴角涌出的血痕,随手捡起脚下的绳索,用着僵硬的手将蒋蔚背到身后,捆牢固。她被机甲抓住的那条腿因为直接承受反噬的内力而筋脉毁了,而内腹也无法承受她运用内力,就是这会仍旧阵阵发痛。

        做完这一系列举动,武含冬才眯起眼四处看去,身处的地方是起伏连绵的垃圾山,垃圾山的边缘支着一个个简易的棚子,有的甚至只有两根棍子一个顶。这里明显不是联盟的外城垃圾处理厂。

        武含冬试着联系瘦猴等人,可一抬手才发现手上的市民环,已经消失了,想来是在龟息功的影响下,将她认定成了死人,所以化为粒子消失了。如此蒋蔚的市民环也不用看了,一定是一个情况。

        ——

        武含冬承受着后背的重量,踉跄着慢慢走下垃圾山,向那些窝棚走去。就在下垃圾山的一瞬,失去感知的腿绊到了什么东西,可她却感觉不到,整个人无法控制的向后跌去。

        “该死!”武含冬骂了一声,凌空做出武功的招式,整个人翻滚了一个跟头,用自己作肉垫护住了蒋蔚,自己重重的趴在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上。长期未饮食喝水使她眼前一黑。

        武含冬重重喘息了几下,等待眼前的黑退去,才慢慢爬去,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一根插在垃圾中的粗钢筋,她晃晃悠悠走了过去,拔出了钢筋,转身再次向窝棚的方向走去。

        当空的太阳灼烧着,垃圾的臭味被彻底蒸腾了出来。

        随着武含冬慢慢走出窝棚,就逐渐的看到了骨瘦如柴的一个个黑乌乌的人,他们用警惕好奇的目光远远的注视着她.武含冬的心慢慢沉了下去,目光闪出警戒,这里的人只怕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予自己帮助,可后背上蒋蔚微弱到无的呼吸时刻提醒着她,她必须找到水。

        一阵轻微的水声在无限放大的传达到武含冬的耳朵里,她猝然转头看向水声的方向,那里有一个“宏伟”的窝棚,两个穿着相对干净的男子站在一个木桶后,手里拿着一个脏兮兮的容器,很多穿着破烂的人提着各种垃圾堆里淘来的东西,和一些异兽的皮肉站在那里,排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等待取水。

        看来是卖水的。武含冬一手托着身后的蒋蔚,一手拄着拐杖张,快速到了卖水的跟前,只是她没有排队,只是试探着放低姿态:“两位大哥,我的丈夫就快死了,能不能……”

        排队的人群瞬间发出了各种嘲讽、看戏的声音:“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竟然向王氏兄弟讨水喝。”,“看来今天又要见血了。”,“不过那是个女人,若是长得不错……”,“上次求水的刘叔全家人都被打死了。”

        武含冬闻声已经知道不好,但还是继续试道:“我以后一定会回报二位的。”

        一坐一站在水桶后的王氏兄弟闻言,王大立刻拔出了空气压缩高能枪,对准武含冬:“臭娘们你给爷滚远点!”

        王二嗤笑一声:“哪来这么多废话,直接杀了,煮了吃肉。”,说着直接扳动手中的枪。

        武含冬虽然内力无法动用,可身体灵活性和招式还在,用钢筋支撑地面,一钢筋为轴向向旁边转,子弹穿过武含冬方才在的位置,正中远处地面,随着一声巨响地上多了一个大坑。

        排队买水的人麻木的站在那里,有的人腿有些发抖,不是他们不想逃,只是害怕王氏兄弟借机会收拾他们。

        王大微微诧异,王二顿时怒了,再次瞄准武含冬。

        武含冬皱起眉头,眼睛扫过地上的水桶,眼里闪出决绝的狠劲儿,水,她要水。

        武含冬用力按下手中钢筋,趁着钢筋微微弯曲,她整个人忽然在钢筋的恢复形变的力量下擦肩躲过又一击,整个人凌空而,抓着钢筋越过王二的头顶。

        王二仰头看着武含冬落向自己身后,连忙转头举枪开枪。

        王大用枪对准武含冬,勾下扳机。

        武含冬已经抢先一步用胳膊勒住了王二的脖子,因为身高的差异,王二向后仰着身子。她用钢筋狠狠一抽王二拿枪的手上穴位,王二的枪落向地面,而武含冬脚尖挑起枪,手中钢筋再次一抽,能量枪化为暗器射向王大。

        因为枪脱离王二手之前已经被勾动了扳机,所以飞向王大的枪口就对着王大。王大反应不及还在瞄准射击。

        武含冬眯了下眼,扯动王二挡在身前。

        “砰”“砰”的两声枪响几乎是同时响起,王大倒下,武含冬手里的王二抽动了一下也咽气了。

        一时间卖水的窝棚前安静了下去。

        周围的人震惊的看着像是垃圾堆里爬出来的武含冬,忽然有人惊叫一声:“她杀了王氏兄弟!”

        人群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纷纷向家逃去,但也有一个形貌猥琐的男人沿着吐沫看着水桶,而后抢步冲向水桶。

        武含冬瞬间回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水被抢走。

        武含冬随手扔下王二的尸体,以钢筋代替受伤的腿,快步来到水桶旁,一钢筋抽飞了男子,她本意只是抢回水并未用力,而男子却为了水拼出了命,双手抓着水桶向后倒去,结果一桶水都浇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努力的张开嘴巴舔着身上浇湿的地上,周围很多尚未离开的人也跑过去,趴在地上舔水喝,也有人渴望的看着武含冬身后的窝棚,以及畏惧的看着她。

        武含冬看着这些人,浑身释放着冷气,但最终只是转身进了窝棚,一口装着能量石水泵的水井映入眼帘!

        武含冬一愣,原以为水如此珍贵是从远道运来的,但没想到竟是那二人霸占了这口水井。

        她来不及多想,快速的找到棚内的容器,急切的用容器在水泵处接了些水,解□后背着的蒋蔚,半跪在地上,往蒋蔚的嘴里倒水,只是倒进蒋蔚嘴巴里的水又顺着他的脸流了下去。

        武含冬瞬间改变策略,喝了一口水,一边按摩着蒋蔚的喉咙一边往里送水,等蒋蔚恢复了无意识的吞咽后,才停止。自己也灌了半下子水,顿时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忽然棚子的帘子被人掀了起来,武含冬警惕的看向门口。

        一个瘦小的孩子她的目光吓得睁大了眼睛,见武含冬并未在做什么,才小声的磕巴道:“请问新大人,我可以用食物换水吗?我妈妈已经好几天没喝水了。”

        武含冬的目光慢慢的挪向小孩手里紧张抓着的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肉上有明显的**痕迹,一手拿着一个缺口的罐子。

        小孩被武含冬看得有些害怕,抖了抖,“大、大、大人……我。”

        “你进来,我有事问你。你回答了好了我也不要你的肉。”武含冬对着小孩招了招手。

        小孩发抖走了进来。

        ——

        接下来,武含冬知道她和蒋蔚已经来到了更加残酷的X部落,……若不是她下意识的抱紧了蒋蔚,让二人化为一体融会贯通进入了龟息状态,只怕他们早就饿死了。

        而他们所在的垃圾山是部落国的边缘,时常有异兽游走。很多“淘汰”的奴隶都居住在这里,等待奴隶主挑选他们的子女去过“好日子”。至于垃圾山也被划分为了很多区域,王氏兄弟是这个区域的大人,每个区域的大人都占据那个地方的水资源,也有购买武器等物质的路子。

        武含冬低头看着蒋蔚失去水分的嘴唇,抬头看了一圈王氏兄弟的窝棚,到处都是破破烂烂,“你们这里的医院在哪里?”

        小孩想了想又说:“医生……,他们都在很远很远的奴隶主大人家里,不过我们这里来过一个古怪的医生,他笑起来可渗人了,听说他能肉白骨救死人。我们这里以前有个精神力枯竭边白痴的人,就是他给治好的呢。可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武含冬眼里一闪,抱紧了怀中的蒋蔚,这世上当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蒋蔚因为运用瞬移而精神力枯竭现下生死不知,就听说了这样一个医生。

        她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告诉我们,我是这里新的大人。作为回报,我保护你们。你们帮我找那个医生。”

        小孩期期艾艾的看着武含冬,并不抱希望的说:“那水?”

        武含冬点头:“自己来取吧。”

        小孩双眼亮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大概还有四五章就完结了,哇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411/16203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