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二章 鬼打墙

第二章 鬼打墙

        跟父亲母亲说我想去打工,到齐齐哈尔逛了一圈,还到那个同学那里点个卯。    主要是为了根我父母说的时候,底气更硬一点。还买了一些工具,手电筒带电棍、牛仔装、口罩、折叠铲、指南针,还有一些应急食品,一部蓄电时间最长的手机。又买一个结实的包装起来。具体的需要什么我也想不出,只能想到什么就买什么,做一次看看吧,以后就知道了。冷家店这个地方其实离我的家不远,直线距离也就三十公里。结果我坐公车就像回家一样的感觉,向东叉了一股道。那里根本不是市镇,而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在新兴乡下了车,随便一溜达就到了。不过都是一马平川的农田,根本不太可能有什么墓地。没有墓地三叔怎么会把这个地方列进名单呢?我一边走着一边打开那个小本子仔细地在研读着。几乎从头至尾读了一遍,再没有更详细的内容!难道线索就这样断掉了么?又远远地望见村子东面有一处奇怪地形,傍晚的光线已经很暗了,我穿过村子向那里走去。

        看起来方方正正的一圈土堆,像是很古老的泥墙倒塌崩解成的。里面还有一些土堆,看着就是一些房屋倒塌之后的破瓦残垣,嘤嘤的蚊虫,浓密的荒草,一片破败的景象。天慢慢黑透了,我在其中游历,如同一个孤魂野鬼一样无所适从。找了一块瓦垫在屁股底下坐着拿出几块巧克力吃了喝点矿泉水算是补充体力。想要找的事毫无头绪,昏黑的月亮在东天扶摇而上。我走的也着实累了,坐着竟然睡着了。

        一阵凉意袭来,我打了个冷战,醒了。裹一裹身上单薄的外套。因为是夏天,我根本没穿太多,可是北方的夏天夜里也是挺冷的,已经有露水在我身上凝结。想起买的牛仔装,从包里翻出来都穿在身上才觉得能伸开腰板,没那么冷了。可是我忽然现月亮不见了,连星星也都没有了!阴天了么?这么黑的天要是下雨了可怎么办?我忽然想起我根本没有准备雨衣,一个很大的疏忽,顿时觉得有点懊恼。只能祈祷老天别下雨了!

        又冷,又有点害怕,睡是睡不着了。我也不知道继续呆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又坐了一刻,起身向村子的方向走去。傍晚时候在这里还能看见村子都不到一里地的路,我摸着黑顺着似有似无的小道走了半个小时,前面还是没有任何村子的迹象!按说用不上十分钟就应该进村了,可是现在我的四周一马漆黑,连脚底下的小路都看不见,象被浸在一大缸墨汁里一样。我摸出手电打开向四周照去,新买的手电充满的电,就算不太精品也算是强光手电,却只能照出去五六米!再远处仍旧是墨汁一般的漆黑。我照着脚下的路,跟白天走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又拿出指南针,左南右北,我在向西走,方向没错继续走。又走了一刻,还是没有村子的迹象!我思量着,如果从废墟到村子有十分钟的路程,那我已经走了四十分钟了,难道是我走过了?可是我一直走一直注意,一直没现一处灯光,没有一声狗叫,甚至一段不一样的路都没有,更何况村子里的路、房屋、菜园、院墙,我一点都没看见过!也有可能天太黑了,或者我走神了。那就往回走,走三十分钟应该就会回到村子了。于是我看好指南针掉头往回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半小时过去了,可是脚下的路毫无变化!

        什么情况?难道是鬼打墙?嘛的叫我遇到这事,真是撞上了。

        以前我三叔就给我讲过关于鬼打墙的事,可是只是当做鬼故事来听。现在自己也有机会感受了,我甚至有点兴奋,并没有觉得有多害怕。三叔说过,鬼能够害人的其实不多,就象了解鬼的人也很少一样。鬼害人也象人找鬼一样无从下手,他们无法直接地杀死人,只能借助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营造恐怖的环境把人吓死,比如制造幻觉让人自己犯错误互相残杀,还有把人困住冻死。鬼打墙其实也是其中的一个小伎俩,其实也很少能够弄死人,主要是警示作用,用来恐吓人类不要接近某些东西。

        这段鬼打墙的经历在当时弄得我诚惶诚恐,可是有了之后的经历之后再回想起来这简直不值一提。

        小本子上有句话,“有奇异事必有奇异物”应该就是说有这样奇怪的的事情生的地方就应该有奇异的东西存在,过去的盗墓贼根据这个就能找到墓地里的宝物。我遇到了,说明这个冷家店土围子废墟里确实是有东西的。不过这情况三叔没有现么?他没有拿走那所谓的异物么?

        怎么办呢?想到几个办法,一是就地躺下睡觉,等待天亮。可是周围都阴气森森,我紧张的浑身冒汗,根本睡不着,而且我觉得这时间好像是停滞了,睡觉也无法无法熬过根本不会前进的时间啊。第二是给同学打电话,问他现在的时间是几点,至少有人说说话,可能突破时间上的禁锢。还有就是点火,把周围能点着的东西都点着,火光亮起,就算还是不能照亮黑暗,也能让远处的人现我呀!可是我还不想被人现。拨通了在齐齐哈尔的同学的手机,这个时间他可能刚刚睡下。酒店的生意都是通宵,但是到了午夜就只留两三个服务员值班,剩下的都休息了。我一边拨号一边祈祷他在值班。

        拨了两遍才通,亮子应该是已经睡着了,“你谁呀?”睡意朦胧又不耐烦的声音毫不客气。

        “我博子!你嘎哈呢?睡了么?”

        “凑!刚睡着,这么晚打电话?你又招啥了?”

        “哦,我就想问你现在几点了!”

        “卧槽!你自己手机上没点啊?自己看。”

        “要是好使还问你干嘛?到底几点了,快说!”

        “差五分十二点,你咋了你?你在哪儿呢?”

        “啊?我啊?”我翻看自己手机的钟点,一边说:“我遇上鬼打墙了!”

        “啥?你扯呢吧你?在哪鬼打墙?”

        “说不清,反正你也来不了,算了我就对一下时间,你睡觉吧!”说完我就挂掉了手机。

        时间没有错,我只能过一小时再给他打电话对一下。亮子白天很辛苦,酒店的服务员基本没时间坐一会,连上厕所都得安排在客人少的时间段。夜里还被我这个损友搅了好梦,真是对不起了,谁让你是我哥们呢!可是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着时间?我也睡不着啊,要是睡着了就好过了。

        无奈地躺在小路上,静静地等待时间的流逝。折腾了好一会可是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是没到十二点,连五分钟都没过去么?我有点累了,也有点适应了黑暗,睁眼和闭眼也没什么区别,索性就睡觉!根本睡不深,黑暗中有冷风在身上吹,我想翻翻身却动不了!

        在半睡中,可还是有一些意识在思考。我已被鬼打墙了,难道还要鬼压身?就算我倒霉,也不至于如此吧?我给自己鼓劲,夏天的夜晚虽然凉,却不至于冻死我。鬼压身又能怎么样?过两个小时,鸡一叫天一亮看你们这些魑魅魍魉还怎么害我!可是不行,腿酸了,浑身都酸了,好累!连呼吸都如此困难,我得动一下要不然就得憋死。就从手指开始,紧紧地咬着牙,攥拳头,浑身狠狠地挺了好几阵,最后终于蹬了一下腿,随后忽悠一下醒了。我呼地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的汗水把牛仔服都湿透了!没等把气喘匀,赶紧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时间,刚过十二点!

        算着我睡着怎么也得十分钟,挣命的醒来也得有十分钟,算来从上次看手机到现在怎么也得有半小时了,可是这时间才过了两三分钟!怎么可能呢?

        我气的冲着黑暗大嚎了好几声,最后气急败坏地指着黑暗叫骂:“来吧!你们这些鬼呀魂呀的都出来让小爷见识见识!管你是三头六臂还是七十二变,小爷我要打的你们形神俱灭!毁了你们的灵根!让你们永世不得生!”

        泄过了,我颓丧地蹲在地上,静下心来继续想办法!三叔说过,凶鬼也怕恶人!只要我够凶,就能让这些鬼对我产生恐惧,如果真的有鬼缠我的话。可是如果这些都是我自己心理意识上的偏差,那原因只是在于我自己内心,当然也只有我自己战胜自己才能解决。我自己有什么好战胜的呢?已经不觉得恐惧,观察的已经够仔细,想的也比较周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有想到的原因呢?没事上网的时候也找过找破解鬼打墙的办法,真是五花八门,有人说尿尿或吐吐沫就可以破解,有人说见到地上有坑就拐弯就能出来,有人说拿杀猪刀就能避之。可是我注意到有人说在地上摸,摸到棺材板远远地扔了!棺材板?如果我摸到棺材板是不是就找到墓地位置了?可以试试!至于顺马蹄印还有牵牛尾巴的事就不用想了,还有让看星星!简直扯淡,要是能看到星星还叫鬼打墙么?真有裹乱的人。想想关于棺材板的这一条根本就是给我准备的,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想破解鬼打墙,就是撞鬼而来!如果今晚没遇到鬼打墙我会很遗憾的。但愿能摸到棺材板!既然来了,就斗一斗吧!我开始打着手电在地上找,找棺材板,看不清就摸,就这样四处摸。心里一急竟然不觉得时间过得慢了,就恐怕还没有摸到棺材板天就亮了,就赶紧找。可是,也许根本没有棺材板,莫说棺材板,连我刚才坐的那块瓦都没有找到。累的不行,甚至怀疑我走了那么长时间搜寻的还是不是刚才来到的那个废墟,所有的土包、草丛都那么陌生,竟然都没有遇到我自己曾经走过的地方。我已经彻底迷失在这块半个村庄大的废墟之中!颓然坐下,吐吐沫、撒尿、都试过了却根本没用。对了,网上说鬼打墙只在平地上有用,可是这废墟到处都是土包土堆,怎么也能鬼打墙呢?

        难道我就无法战胜它吗?看看手机,时间如此漫长,慢了好,反正我不是想逃出去,我是想撞鬼来着!

        有的说法是鬼趴在人背上捂住人的眼睛,我切到电棍抬手在身后的空气里“滋滋”的电了两下,没用!

        怎么个情况?难道怎么都不行了么?我想起小时候听人说过的一些鬼打墙的故事。

        比如我们本村张五爷,八十年代的时候是屯长,有一年秋天去五里地外的邻村去开会,晚上十点多才回来。那草原上的路他从小就走,熟的很,蒙着眼睛都能走回来。可是那天他走到屯子附近,怎么看屯子都是一个好大的大坑,绕过去又绕回来,怎么都没敢进屯子。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屯子西头看牛圈的苏老二现影绰绰的甸子上有个人在转来转去,觉得有点可疑,就喊了一声:“谁呀?”这一嗓子竟把张五爷喊明白了,才现那个大坑就是屯子!漆黑的夜里他在大草甸子上转了四个多小时。

        问题是我根本不想破解这鬼打墙,而是想捉鬼找宝!难道我就只能在这里等到天亮了吗?可是那还怎么找棺材?

        我对着无尽的黑暗坐下,仔细想着有什么办法能找到东西。只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打鬼!怎么打?鬼怕什么?小时候见过村里送老人的的时候,让几个小伙子穿上白纸衣,带个纸糊的高帽,手里拿着哭丧棒。我问过三叔,这哭丧棒就是打鬼的。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试试了,我得弄一个哭丧棒!

        可是怎么看见鬼呢?又想起三叔的话:“看不见看不清看不出的事物就不要用眼睛去看”。难道蒙上眼睛就能看到鬼了么?我回想着那些鬼故事鬼电影里,斗鬼的仪式里往往有一些人,画了灵符贴在脑门上就可以看到鬼,莫非那就是蒙住眼睛的作用么?我也试试!不过如果我准备了这些东西,那些鬼知道了会不会散去?我得暗中准备才行!

        在草丛中摸到一根粗壮一点的蒿草杆,有胳膊那么长,黑暗中清理好了枝叶剩下一根杆。从包里摸出一卷卫生纸在蒿子杆上边缠边撕,做成看起来毛毛刺刺的哭丧棒,悄悄在怀里放好。在翻出一本杂志,从里面撕下一张两页相连的大张页面,卷成了一个尖顶高帽戴在头上。又撕下一块卫生纸象课本那么大,用唾沫粘在脑门上,垂下来盖住脸。

        现在如果有人见到我,肯定以为我就是一个鬼,要么也会以为我是一个撞邪的人!

        可是就在我把卫生纸贴在脑门那一下开始,眼前出现了奇妙的景象!周围的世界虽然地形还是那样没变,却已经不在是我白天看到的废墟。大地虽然还是坚实的,但看起来已经是一团黑黝黝的影子,周围的一切都是飘忽不定的影子。等等,周围的一切?周围哪有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废墟么?可是现在有了这么多东西!

        有象房屋一样的东西,是一团的飘忽不定的影子团,但我知道那是房屋。还有很多陈设,具体无法讲清,只是很多东西,黑暗的环境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不过一切都那样真切的存在又那样飘忽。有几个影子飘着似乎能动,有的还飘来飘去,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鬼了!我身后也有,最让我寒毛直立的是我明确地感觉到有一个影子就在我身后如影随形地缠着我!

        我静静地等他们飘到我能够得到的距离,突然用手中的哭丧棒从我头顶挥向我的身后,打在我的后背上。那个影子象烟气一样散了一下逃散开去,我注意到从脸上纸的旁侧一片天光亮了起来!妈的果然是被身后的鬼蒙了双眼。然后我放弃观察那天光,径直向另外几个鬼冲去,手中哭丧棒一阵猛挥。我虽然听不到,可是明确感觉到那些鬼在痛苦地嚎叫。他们就在我挥动哭丧棒的同时散一下又聚回来,再散在聚。这哭丧棒对人来说连个玩具都算不上,可是对这些鬼却如同钢铁狼牙棒对于真人一样的作用!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几个毫无准备的鬼都中了着四散逃遁,最后我盯住了一个不断地挥动,使他无法具形逃遁。我试了下根本没法抓住他,不知道怎么抓就不敢停止挥动怕他具形就逃了。就这么挥着,那鬼看来极度痛苦却也无法抗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5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