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三章 鬼界

第三章 鬼界

        就这样不停地画圈摇着哭丧棒僵持着,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时鬼也坚持不住了,周围有几个影子聚回来,离我几步的距离,高高低低的竟然不是停在地面,有的在空中有的沉在地里,看起来象在膜拜,或者哀求!我感觉到了他们的表达,那是仿佛我自己内心的想法,是我自己在和自己交流。

        一个声音,或者说是一个意识在说:“好了,不要打了,再打他就会散掉,再也聚不了形,就会形神俱灭的!”

        我自己的意识说:“那你们要是跑了我怎么抓你们呢?”

        “你自己是童子,童子都是人中之鬼,你把唾沫粘在手上就能抓住他,你可以抓住他但不要在打他了!”

        我试着把唾沫吐在左手里,伸手抓住了影子,觉得手中仍然是空空的,可那影子果然好似粘在我手上逃不开。其实我左手不必抓握,鬼影已经被粘住在我手上了。我停止挥动蒿子秆,口里深深地喘着气。幸好他们先妥协,我正担心这蒿子秆能不能挺住这么大力的挥动呢。

        “你来这做什么?想要什么?怎么样才能让你放开他?”

        “你们都死了,为什么不散去?这里有什么东西?”

        “你不能拿走那些东西,就算你把我们都打散你也拿不走那些东西!”

        “好吧,可我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这可能和我三叔有关。对了我三叔来过这里么?”

        “有很多人来过,好奇会让你历尽劫难,还可能付出你的生命!”

        “我只是想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还有我三叔有没有来过,他经历了什么!”

        “只有一个人进去过,可能就是你的三叔了。”

        “那他为什么疯了?”

        “他没疯,他只是死了!”

        “什么?只是死了?简直胡说!”

        “活人的方式就叫死了,活人没法进入那个境界。你也想进去么?”

        “什么境界?”

        “你没法理解,要么就进去看看吧!”

        “你们想害我死?”

        “你不想死也可以的,看看表面就行了,反正你也理解不了!”

        那些影子在移动,我跟着来到一处地方。这地方显得有点低洼,地面好像被人翻弄过,只是翻弄的时间也有很久了,痕迹都被荒草掩盖,不特意接近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和别的地方有区别。可是现在我看到的世界和平时不一样,竟然能看出一些不同,说不出有什么具体的不同,也许只是思想里的意识而已。

        “这里有东西么?”我的意识在问。

        “算是有吧。”这意识之后,那些鬼竟都沉下去了,连我手里粘着这个也在往下沉,只是被我粘着沉不下去,看来在拼命挣扎。

        “你们为什么害人?”我的意识在问的就只有这一个鬼了。

        “我们走不了······!”他根本没说完,或许是我手上的唾沫干了,也或许是天亮了,那鬼竟然脱离了我的手,像是掉到井里去那样坠落到大地里去了。

        我一把扯下脸上的卫生纸,天上有疏疏落落的星星,东方已经隐约地开始有光了。看看手机,两点刚过。光线极度昏暗,但配合着天上的星星就使得周围的环境能够看清一些了。我仍然在废墟之中,只是在东北角上,就是现过人类头骨附近的地方。我从包里拿出折叠铲,在低洼的地方砍开浓密的蒿草,在地上挖了几下,算是做了标识。

        没干几下天就有点亮了,我忽然现自己浑身透汗,牛仔服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浑身象脱力了一般,感觉极度疲乏劳累,站着都在打晃,索性坐下在蒿草丛中慢慢躺倒。这样被阴气冲袭对身体伤害很大,若不是我从十来岁跟成哥找到了家传的几本武功书籍,私下里一直偷偷练习,今晚恐怕会交代在这呢。

        一觉睡到接近晌午我才醒来,吃了点随身带的的火腿肠,喝了点水。胳膊腿的肌肉那种突突跳的感觉退去了,身上的汗水也干了一些。我不想在去休整,折腾够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干到底。我起身就着做标识的地方挖了起来。周围的蒿草差不多比我还高,如果不接近到几米距离根本不会有人现我,我自顾拼命地挖着。

        挖到中午,天越来越热,太阳明晃晃地照着,把天空显得那么暗蓝,仿佛有点阴沉。草丛里不时有蚊子来我身上钻空子,蝈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卖力地给我鼓劲加油。土质很粘,跟我家附近的盐碱土差不多,表面挖下去两铲子深的时候还很湿,在往下挖就没那么湿了。这种土在这里都被村民散铺在平房的房顶,只要有十公分厚就根本不透水。可是这里的土被挖起过又埋回来,湿的干的很不均匀。我寻着痕迹往下挖,看看挖下去两米多,铲子在泥土里一下铲在了木头上,我想应该到了。我的铲子短,只挖开直径一米多点的一个圆口,底下的棺材的位置方向不太确定。清一清底下的土,现铲子铲到的木头根本不是棺材,而是棺室的顶板。幸好顶板已经被掀开过,否则我还真没有工具弄开这么厚的木料呢。向一个方向扩了一下土找到了木头的边缘接缝,就掀开了一个窟窿。

        里面漆黑一片,我用手电照着下到棺室里,因为紧张而呼吸很急促。平静了一下,才想起拿出蜡烛来点上。这是三叔讲过的办法,点蜡烛是为了试验空气能否呼吸,这个很重要。然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狭小的棺室,棺室的中间放着一口材质很好的棺材,棺材周围只有不到一米的空隙就是棺室的侧壁。侧壁都是圆木搭建,从进来的洞口可以看到侧壁和墓顶分好几层,都是为了防水隔潮。看来年代还不算太久远,木头看起来没有太腐朽。墓室里还是充盈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可是尸臭并不重,可能是因为上一次被打开释放了很多尸气。加上脚下有很厚一层木炭,埋到快要到棺材顶的高度,我只能在墓室里蹲着走动,根本直不齐起腰来,头上就是墓顶。空气还算不错!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带上口罩伸手就想打开棺木,可是这一刻我犹豫了一下!

        三叔疯了,为什么疯的?很可能是这这棺材里的事物有关。这附近历史上都没听说有什么达官贵人,这么隆重的墓葬,埋的这么深,一定是附近什么了不起的人物。那些鬼又说我可能会付出生命,要是我真的死在这里这么办?其实死了到没什么可办的了,就是三叔的状况真是诡异,我有点怕步其后尘。鬼说三叔死了,三叔自己也这么说。这会是怎么样一个死法呢?真是不明白。我此次来不就是想搞个明白么?可是我这么年轻,重要的是还有家人挂念,真的在这死了到底值不值?

        三叔已经来过了,却又照原样把这里封好,看来是很从容地出去的。那这里的东西会不会已经被他拿走了?忘记问那些鬼,三叔到底拿走了什么东西!可是既然东西拿走了,还会害我性命么?棺材里还会有线索么?还有什么必要开棺呢?可是不开棺看看,怎么能安心呢?

        棺材里会有什么呢?尸体是肯定有的了,还会有什么呢?珍贵的陪葬品?尸体会不会被下了尸煞?会不会起尸索命?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开棺看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倒斗,决不能半途而废。但想想万全之策还是必要的,我看看蜡烛燃着的还不错,准备用铲子上的机构来启掉铁钉。可是已经没有铁钉,棺材盖只要一撬就欠起来,没用多大力气,棺材盖就被我掀到对面那一侧去,踩着前人的足迹果然进步神!

        毫无悬念的尸体,怪异的寿衣裹着的只是一具骷髅,尸身组织已经腐烂分解,成半液态地沉在棺底一层黑焦焦的黏浆。尸臭冲出来,我的口罩仿佛没什么作用。嘛的以后一定得准备点好一点的装备,这次太草率了!我按捺着翻腾的脾胃,仔细观看。尸体身上的东西已经被取走,我三叔对寿衣没啥兴趣,但是尸体手上拿的脖子上带的肯定是要照单收下的了,不知道在他自己的墓室里那些玉器铜器里有没有在这棺材里的拿到的东西。既然东西都没了,我也就算是空手而归。这次倒斗只能算是历练,完全没有收获!

        等等!那些鬼说的什么呢?如果这只是这么简单的墓葬,那些鬼为什么还会存在?他们说我不能拿走那些东西,是什么东西?他们是在保护那些东西么?还有最后那个鬼说“我们走不了”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个墓葬没那么简单!

        我把铲子伸进棺材里慢慢挑开寿衣,里面一副骷髅那样真实真切地展露开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我又把尸身掀起用铲子铲起底下的尸液看看底下有没有什么机关。

        在尸体头的一侧的尸液里,有一个东西被我的铲子铲起显露出来,我拨出来拿纸仔细擦拭。是一枚铜钱,仔细辨认,有四个字“太夏真兴”!

        这是被三叔漏下的一个小东西,或者三叔嫌太小了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就没拿。我仔细的擦着,虽然他作为倒斗所得的话实在是太小太不起眼了,可是毕竟是我初次倒斗的收获呀!我怎么说也算是个盗墓贼了,都说贼不走空的么!这明显是给死尸放嘴里的咽口钱,我小时候看见村里有人死了丧时候就用到过这东西。那是出黑人(指导丧出殡的司仪)准备的,都是用五毛钱硬币中间打孔,用跟红线绳穿了放进死人嘴里。据说是为了定住死人的灵魂,让死人的灵魂暂时停留在体内感知家人的祭奠。可是祭奠后火化或者下葬的时候都要被出黑人拉着红绳从死人嘴里拿出来。这个咽口钱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拿出来一直跟着死人被埋葬。

        我打量着这个墓室,一定有什么原因造成了三叔的疯狂。如果只是挖开坟墓拿走随葬品,为什么三叔会变成现在这样呢?还有那些不散的鬼魂,他们无法离开这里,会是什么原因呢?不可能是这个咽口钱,咽口钱虽然可以让灵魂暂时弥留,可也只能是这一个死者的灵魂弥留,却不可能使好几个死者阴魂不散,一定还有别的东西。

        我仔细查看墓室的墙壁和脚下的木炭层,没有看出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觉得如果有问题一定是在木炭层的下面,反正棺木的底板侧板都已经式过,没有可疑的地方,索性把一侧的木炭都倒到棺材里,弄出墓室的底来看看有什么!借着蜡烛和洞口漏进来的光亮挥着铲子干起来。木炭虽然算不上潮湿但也吸收了墓室里的潮气,没有折腾起多大的灰尘,很快死者头顶一侧的木炭被我都装进棺材里,死者的骷髅已经被埋在底下了。看看底下的青砖无甚异样,就把左侧的木炭倒过来到空地上,然后是脚端和右测。最后只剩下死者右侧的方向见底没有木炭,棺材盖也盖回到棺材上,没有任何现。我在狭小的墓室里折腾的也着实累了,看看蜡烛已经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彻底的失望了,就一下躺在木炭上,准备歇一下就出去。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问题,还盘算着怎么样把土填回来把这墓地恢复原样,免得被村民现出了事就不好了。

        想着想着就把那枚铜钱拿出来仔细的一边擦拭一边思考,“太夏真兴”?怎么会是这四个字?我见过不少铜钱都是什么什么通宝,有乾隆通宝、光绪通宝、还有同治通宝,可这个铜钱却不是什么通宝,算什么铜钱嘛。是不是专门用来做咽口钱的呢?专门铸造了用来丧祭祀?不行我出去得上网去查一查!这么想怎么也想不通,看看那铜钱已经擦拭的干干净净了,就含在嘴里手放在脑门上继续思考,竟然慢慢睡着了!到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因为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彻底的毁掉了我的一生。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5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