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七章 虫斗

第七章 虫斗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一卷冷店深窟第七章虫斗不知跑了多久,仿佛几年那么漫长,终于又跑回到软体动物那里,毫不犹豫地跳进那中间,被挤在夹缝里赶紧艰难地转动身体,清理身上的蟑螂。≥  一进到软体的里面蟑螂竟然立即死去,好似这软体的体液是最有效的杀虫剂一样。母蟑螂不敢下来,飞到那个虫尸那里仔细巡视,确定那是个尸体,号召的自己的部队冲上来把尸体蚕食殆尽,尸体麾下的蟑螂也被风卷残云一般的清除干净了。我偷偷的露出头,看着这样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不禁心里感慨,那虫尸本来要致我于死地,却被我机缘机缘巧合地杀死,它的部族却把我当做它保护起来,以至于跌落了几公里都没有摔死我,可是如今就这么被我带来的另一个部族消灭干净。真可叹兴衰荣辱生死存亡不过过眼云烟一般,忽来忽去!

        现在,黑压压的蟑螂大军像一层厚厚的毯子一样覆盖在软体动物的表面,空中还有大量的在飞来飞去,胡冲乱撞,中间的母蟑螂耀武扬威的在挥着左侧那一瓣口器。我现就算我的身体浸满了软体的体液,只要我露出头来就有蟑螂落在我头上不会死,看来他们只有在进入软体内部才会丧命。我只能就这样被卡在软体中间等待蟑螂大军的离去,可是过了好久,这个地方好像被蟑螂侵略了,丝毫没有要转移的意思,怎么办呢?

        其实想要移动也不是不可能,既然蟑螂们不能进入到软体中间,那就找个合适大小的软体掏空了做一个壳,我钻进去就可以走掉了。可是走掉去哪儿呢?去找恐龙母亲么?还是爬出去?简直笑话一样。可是既然只能在这等,就不妨准备着,有了总比没有好。我移动身体接近一个课桌大的软体在下面掏了一个洞,然后把里面的肉掏出来一些让我能够钻进去,洞口的皮肤不能割掉,要能封好口。然后钻进去滚了一下,一边在里面吃了一点肉,一边畅快地从洞的缝隙呼吸了一阵。又割出头和手脚可以伸出去的月牙状的孔洞,确保缩回来就能自己封死。

        母蟑螂在趾高气昂地巡视新领地,就在我试图打开头顶的口子观察情况的时候,现母蟑螂好似看到了这个软体有所动作而落在上面,我打开的口子正好在母蟑螂的肚子底下。我见机不可失,伸出匕一下刺进母蟑螂的肚子。母蟑螂的外壳象坚硬的皮革一样,匕只能从胸壳和肚子的缝隙插进去,我用力很猛,连我的右手都伸进母蟑螂的肚子。我索性就在那肚子里狠狠地搅动几下,母蟑螂吃痛一个挣扎,跳了几步跌落在几步远的地方肚皮朝上仰在那里,肚子和胸甲之间几乎断掉,翅膀压在身下不住地颤抖,几个爪子向上绝望地挥舞着。我从缝隙里观看,那爪子一直就这么挥了好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死去。

        我慢慢滚动软体壳向母蟑螂的尸体滚去,一直滚到跟前,小蟑螂们不明就里地围在周围飞来飞去。母蟑螂还是没死,爪子抓住我的壳满满地抱着在地上滚了一下,我在壳和母蟑螂相对的方向割开一个洞,伸出手去将它肚皮豁开,钻到母蟑螂的身体里。不知道母蟑螂的生命力有多顽强,到现在那爪子和触须还在挥舞,但也只是机械性的反应了。和这些动物比起来,作为一个人类到真的很可怕。我已经习惯了被那黏糊糊的体液浸满全身,而且这一个更加完整。冒着那些小蟑螂亲昵的袭扰,我完成了对母蟑螂尸体的舒适化改造,掏空了她不必要的内脏使我的身体可以更加方便舒适地寄居。最奇妙在我这样复杂的手术过程中,母蟑螂的屁股后还产出了无数颗育中的卵。这次我有经验了,就是头一个蟑螂尸体的利用和对软体壳的操作中积累的经验,还有一个优势就是这个蟑螂比上次那个更大。可是困难的就是我就算站起来了,还得拖着那几条仍旧在挥舞着的母蟑螂的肢爪还有翅膀。

        我弄好了,就登着软体慢慢爬出软体的区域,到了6地上,我就可以率领着我的蟑螂大军不可一世地巡视这个空间了。我刚刚登上6地走了不远,前面就出了状况。先头部队的蟑螂竟然和恐龙母亲带领着十几个小恐龙接上了火!我仔细看去,恐龙母亲那巨大的躯体已经厚重了很多,身上落了数以百万计的蟑螂,它已经在垂死挣扎,都无暇顾及已经埋没在虫海中的小恐龙了。看到这样一场壮观的战斗,真是不虚此生,蟑螂在十几分钟内将母恐龙啃噬到骨骼毕露。即使皮肤肌肉都已经被剥离,内脏也已经甩出去很远,母恐龙的骨骼仍旧拼命地挣扎着,一直到骨骼都一截一截的掉落,最后脊椎骨也都散乱地跌落在地上,才逐步地恢复了宁静。蟑螂们狂躁地象暴风骤雨一样充斥着整个个空间,那气势简直势不可挡!母恐龙那么巨大的身躯在这样的战斗中只坚持了半个小时,如果我没有这母蟑螂的尸壳在身上,恐怕连半分钟都用不上就被彻底消灭。这情形足以令任何敌人为之胆寒,如果以前的我自己也肯定给吓的尿裤子了,可是现在我的心里却感觉很平淡,没有那么强烈的心理冲击感。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坚强,甚至连我为自己准备的食物,就是那块暖水壶大的软体揣在我牛仔服的怀里都没有丢弃,简直淡定到不可理喻。

        我在猜想现在是不是可以小憩一会,过一会这些小蟑螂会不会又弄了菌类的孢子来给我吃?或者恐龙肉?我得快点想办法,要不然早晚还得被这帮忠实的虫子们的亲切献礼给埋葬了。我正准备着在继续找水源,可是有了新的情况。在我身后的软体波涛中,有一块轿车那么大的个体在慢慢蠕动起来。我是无意中现的,一直以来那些软体都是无可理喻地静默,怎么会有能动的呢?如果能动为什么不在我割他们的时候动呢?我转过来仔细的观察。说观察是不确切的,因为基本没有什么光线,我一直都是靠着对黑暗的适应和身体或者气场在感应这空间里的一切。但这些感觉到如此清晰,我已经基本不用眼睛观察世界了。那个会动的软体所在的好像是僵尸从崖壁上掉下来落到的那个位置,会不会是那僵尸象我一样把软体做成了壳?问题是他本身就只有骨骼,没有必要在找保护规避蟑螂啊?而且那骨骼已经破碎到无法拼接,怎么会如此顽强?如果是这样永远不死,那怎么样才能消灭这个所谓的僵尸呢?

        我确定那就是那个僵尸,因为它正在朝我滚过来,只有它能这么准确地感知我存在的位置。莫名其妙,就象阴魂不散一样。我忽然想起那些鬼魂,有过我这样的经历的人说阴魂不散这种话就有点滑稽了。就像三叔说有鬼时的口气那么淡,我说鬼魂的事也应该是毫无悬念的。那些鬼魂这时又是怎么看我的呢?他们是否了解这僵尸的来历?还有它为什么一直追我呢?鬼魂们说话太深奥,我到真想质问那僵尸了。不过看来那僵尸无法声也不可理喻,问也问不出什么来,而且我相信它不会给我质问它的机会就会直接要我的命,还是算了吧!

        跑!

        其实我根本没法跑起来,身上套着虫尸,我的腿只有膝盖以下能够不受干扰地活动。象提裤子那样把虫尸提了一下,跟女孩提起裙子似的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蹒跚跑去,脚下咯嘣咯嘣地踩死不少蟑螂,可我顾不上。这样颠颠地跑了不知多久,怎么也有四五里地了,可那软体竟然叽里咕噜地越追越近,只有三四十米的距离了!我又忽然觉得有事物接近,却看不到什么东西,仔细感知,原来是在崖壁上有一只巨大的蜈蚣,竟然有两个我的身高那么长,繁琐地运作着那些腿脚唏哩索罗地接近过来。我身上的母蟑螂的肢爪还在挥舞着,头上的口器也在张合,只在胸口割了一个洞露出头脸呼吸。我的气息明显的沉重而紧迫,看来我的身体又受不了了,得停下休息才行。可是后面的软体还在逼近,侧面的蜈蚣也来者不善,疲于奔命之中我怎么能休息呢?

        真没得说,小蟑螂们的忠诚已经体现出来了,蜈蚣接近我十几米远的时候被密集的蟑螂埋没起来,可是看来这蜈蚣没有恐龙那么好对付,蟑螂无法对蜈蚣造成伤害,那蜈蚣只是行进度慢了一些,象野猪拱土一样把蟑螂甩开奔我而来!在这个山谷中他们的任务恐怕就是控制蟑螂的数量,方法就是消灭母蟑螂。再看那软体对蟑螂的侵袭无所畏惧,蟑螂的口器根本无法咬开软体的皮肤,即使咬开凡是进入软体的蟑螂都要死去。这么庞大到能轻易消灭恐龙的蟑螂大军竟然同时遇到两个天敌,真是在劫难逃了。

        这里有个问题,蜈蚣确实是为了母蟑螂而来,可是那软体则很可能是为我而来。这两下各有目的,却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被他们任何一个追上我都是在劫难逃。而我如果真的是母蟑螂就可以一飞了之,可是我身上的蟑螂尸体虽然肢爪还在挥舞,却已经不在是那个灵动的生灵了。这时候,蟑螂大军虽然还是暴风骤雨一般地充斥着我所能见的空间,可是损失已经不小,得立即想办法脱身才行。如果我丢掉虫尸,虽然我身上还有母蟑螂的体液,身边的蟑螂会怎么面对两个母蟑螂呢?

        这时我的冷静救了我,脱下虫尸奋力的将这一百几十斤张牙舞爪的死家伙向十几米外的蜈蚣丢去,立即转身向相反方向撒腿便跑!虽然我已经扛着虫尸跑了那么久,虽然空中还有蟑螂劈头盖脸地撞过来,脚下踩死的蟑螂还令我不时打滑,可我仍旧能够比刚才跑的更快了。蜈蚣已经在大快朵颐,享用起母蟑螂的尸体,软体也被我远远地甩开一百多米的距离。正有点得意,脚下一滑毫无准备的我从一段下坡路上一路跌了下去。

        滚了有几分钟,好在一路上都有蟑螂做缓冲,没有太严重的摔伤。不过跌到底的时候对面竟然是立陡的崖壁,幸好有相当茂密的植物做了缓冲我才没有被摔死。可尽管如此,我的身体也已经不堪承受,拼尽力气扒开奇异的棕色植物,大口大口地呼吸了一阵。这是我身体的自然反应,我到没觉得有多累多疼。幸好如此我才能够如此地冷静,面对这样的情境,慌乱导致的犯错必然会让我送了命。

        正喘息间,远远地看见软体也在坡上滚落下来,压在它下面的蟑螂竟然能够被它吸收进体内。随着它滚下来,它后面的底下就露出一条没有蟑螂的痕迹。我明白了,它现在已经能够吞噬生物了。我不知道这个软体是怎么忽然进化到能运动又能吞噬生物,只知道那是个不好的消息,我只有赶快逃命。没时间瞎想,我立即抓着崖壁上的植物向上攀爬,看那软体能不能跟着我爬上来,要是它也能攀爬岩壁,我这次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爬上来一段有十几米高了,抓着乱七八糟的植物回过神来观察那软体,当看到那家伙左憋右坑的还伸出许多象手臂一样的突起夹裹着植物滚上来,我彻底绝望了!体力已经透支到无以附加,只是靠着我的精神在支撑着。转身面对那高不见顶的崖壁的时候,我真想干脆就跳到那软体身上去,被他吞没也好,消化也好总算不必在经受这样的绝望。

        没别的办法,只要有命在还是要活下去。我转身自顾拼命的往上爬,那软体毕竟没有灵活的肢体,虽然我已经很累了它还是比我慢得多。不知道又爬了多久,我对时间已经没有概念,只是机械地攀爬着。已经感受不到地面了,眼睛更是看不到地上的情况,只有蟑螂们还在飞舞着。忽然我感觉到上面十几米处有些不对劲,虽然看起来还是布满棕色植物的崖壁,可是我明确感觉到那里有一个生命体。停下仔细观察,一直等了几秒钟才看到那个家伙慢慢地动着肢体,是一只跟下面那个软体差不多大小的蜘蛛!浑身毛茸茸的,举着比我拳头还大的两个眼睛机警地注视着我,我悄悄潜伏下来。下面三四十米的地方那个软体还在逆天地向上滚着,心想这下真的完了。我抓着植物的根茎把身体贴近崖壁,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来对付眼前的蜘蛛,但是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什么可以脱身的办法。完全没有可能逃过这个蜘蛛巨无霸的了,只有跳向身后的无底深渊,我估计着离地面有多高。爬了这么久,怎么说也得有十几层楼高了,又无法呼唤那些飞蟑螂来救驾,看来这次真的彻底完蛋了。

        想着我的这一生,从小和成哥一起被家里人宠着惯着,没遭过什么罪,没出过什么力。今天命丧于此不要说家里人伤不伤心,连我的尸都找不到。即使能找到这个洞,我的尸体也无法等到他们来到,就早已经被这些奇形怪物们消化掉了。潜伏在植物丛里,悄悄地横向挪着位置,一直挪开十来米的距离。再感受那蜘蛛,它也在悄悄地向我这里挪动。最奇妙我的横向挪动一点也没能欺骗到蜘蛛和下面的软体,两个家伙都毫无偏差地盯着我的动向。既然如此不妨让他们两个斗一斗,怎么做到就凭运气了。可是如果我跳下去,他们两个斗不斗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是一样没命了么?

        可这时候,却似有了一线生机。我一停下,身上和身边的蟑螂就越来越多,很快竟然把我掩盖在崖壁上。看来蜘蛛有点疑惑或者犹豫了,要不然它应该能一下跳过来捉住我,我拨开头面上的蟑螂呼吸着休息一下静观其变。蜘蛛尽管犹豫,还是向我一下跳过来,最前面的肢体已经在尝试拨开我身上的蟑螂了。蟑螂面对蜘蛛的绒毛好像也没有什么伤害力,虽然有很多蟑螂落在蜘蛛身上试图攻击,可是蜘蛛并不在乎。我一只手抓紧植物,另一只手拿出匕准备尽可能的还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5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