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十九章 巨兽的邂逅

第十九章 巨兽的邂逅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二卷异度流年第十九章巨兽的邂逅这时候,鬼狗却没有消停,阴郁地望着粽子绕着圈。    粽子只是在原地停了一下就现了鬼狗,转身追过去。我见时机难得,跳起来狠狠地呼吸着转身向来路逃去。这一逃惊起的气息自然是不小,粽子正在追那鬼狗,鬼狗被吓的夹着尾巴逃窜,可是我这边一有动作粽子回头犹豫了一下,竟转身向我追来。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选择我,或许我身上的活人气息更重一些,或者我跑的更急切一些,那狗则明显没有想逃跑,而是在与他周旋。在堆满木炭和棺木的大坑里逃跑没那么容易,简直就是跟跑步机一样,连跑带爬折腾了半天我才跑出去两个棺材的距离,那粽子虽然也不容易,却也越追越近。这时候,鬼狗已经安奈不住了,窜上来一下咬住了粽子的后腰,我正想说不要碰,可是鬼狗那里听得懂,叼着粽子凌乱破烂的衣物与它撕斗起来。我可叹那么忠诚的狗狗,就这么也将变成粽子了!它的主人被装进棺材的时候,肯定不是这副样子,这时候已经变成如此巨大棕熊一般的样子,只有头没有面目,一点原来的影子都没有了,否则作为一条如此忠心的狗,怎么会去咬他的主人呢?我还真是感谢它,如果不是它拖住粽子,我怕今日难逃劫难了。

        不过我还是得赶快逃,一是这空间的空气里一定有那植物的孢子。二是等那狗也变成了粽子,我特么就更悬了!一手扯起衣领捂住口鼻,不只是防止植物孢子,还得防着那木炭扬起的黑灰,一面仍然拼命地逃。用了有十来分钟,才爬上了台阶来到那一堆散乱的白骨跟前,手忙脚乱中踢散了那些白骨,顾不得道歉了,赶紧往洞里爬。这时候我又想起来,如果粽子或者那鬼狗感染变成的粽子跟着我也爬进着洞里来怎么办?想起这些白骨为什么那么宁愿自己死掉也要从里面堵死洞口,原来这里面如此凶险。可是现在谁会为我从墓室里堵死洞口呢?我从洞里回身抱起那块石砖,想不出什么办法能从外面拉着堵住洞口,这时候鬼狗和粽子已经两败俱伤。看不出来鬼狗受的伤因为它本身早已体无完肤,粽子虽然缺胳膊断腿,却还在跟着鬼狗的方向在木炭里爬着。鬼狗的大嘴朝着粽子凶凶地张合,虽然无法出声音却看得出它还在斗争。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时间静静地想办法,赶紧把包里摸了个遍,只摸到了那套夏装,把裤子拧一下兜住石头缩进洞里死活地把石砖拖进洞里一些,想不出什么办法弄的更结实,只好用泥土把缝隙塞了塞便转身逃出去。在那个侧路里爬了半个钟头,基本都是倾斜斜向下,有时候是狭窄的夹着我无法侧身的缝隙,有时候又是宽敞的空间,就在我已经习惯了这地方的时候,却一个失足垂直跌落下去。

        跌落了有十几米高,呼通一声掉进水里。我基本是个个旱鸭子,根本不会水,可是离魂的我不在乎身体的感受,可以憋气一直到把自己憋死。虽然能做到可还是不能那么做,所以在我清醒的意识下很快向上浮起将口鼻露出水面。这情况里意识清醒就会很快适应水里陌生环境,就是说我几分钟内就学会了游泳,这到是个意外收获。

        浮在水面望着我掉下来的地方,无比黑暗的环境中,一切都似乎不存在。可是**********感受到一种声音,这声音像是一种气息,一种风声,在这么幽暗洞穴里回荡着。我一时还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只有保持警惕,握紧了手里的宝刀。这里看来比较宽阔,水流不是很急,随波逐流慢慢就进入了激流河段。那声音也逼近过来,我感受到了那声音的方向是在身后追随着我,但不知道是在水面还是水底。忽然间我被一阵波浪劈头盖脸地压进水里,随即一张能吞下一辆轿车的大口向我含来。这东西感觉离的很远可是却这么快就到了跟前,我实在没有准备,被它一下就含在嘴里。反应过来将手中的宝刀狠狠向下一插,深深刺进这大口的舌头里,舌头一阵抽搐,猛地甩起了头。这一甩我整个人都被晃得乱了套,只好抓紧了刀柄硬挺着不被甩出去,可是这家伙却更加吃痛,拼命地摇来摇去,又在石壁上撞着头,不几下我连同宝刀就被甩了出来。在石壁上撞了一下跌进水里。要是平常我早被甩蒙了,何况还这么狠狠地摔一下。可是我的意识却清醒的很,按着自己撞伤的肩膀,将头浮出水面,在仔细感知那是个什么家伙这么莫名其妙地攻击我。

        那家伙看来很是吃痛,还一直不停地甩着头,这一感知我大吃一惊。难道真的是一只恐龙不成?

        应该有三十多米长,具体各部位比例不太清晰,不过还在不停地摇着头,看样子在寻找我,怎么办?我在水里不敢动作,只好听着那家伙自己在动的时候借着它扬起的水声,我赶紧溜边靠到崖壁上攀着石缝少做动作。随即一切归于黑暗和平静。水里暗流涌动,我正攀着石缝,水流从我脚下滚动,只能大致感受那家伙的位置,手里的宝刀使我的右手不能很好地抠紧崖壁。正慌乱中右手在石头上滑脱了,也正好那家伙就在我的脚下,我索性蹬了一下石壁,刚落进水里就踩在它的身上,我立即将手里的宝刀深深刺进那家伙的肉里。一个抖动,再一阵天旋地转,这家伙一定吃痛不轻,竟然拼命逃窜。这么黑的世界里我完全是摸瞎,可这大家伙却是轻车熟路,径直朝一个方向窜去,一边窜一边摇晃我,我的手握住宝刀不肯放开。大家伙的皮肉不算硬,刀刃刺进去三分之二还多,血肉吸住了刀刃拔不下来,就这样被大家伙一直带着窜出去不知道多远。它的脚下有时候水很浅,有时候则很深,有几次没过我的头。过了有近一个钟头,我的腿夹着它不知道什么部位,坐着也不算难受,忽然之间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亮点,越来越近。几分钟后,一片水潭出现在前面,水潭里透出一点亮光,巨兽毫不犹豫一头扎进水,我不敢多想调整呼吸握紧刀柄,顶着水花被巨兽带着进到水里,过了十几秒,头顶上一片天光罩住我和我所骑乘的巨兽。这巨兽看来有三十多米长,长的就象一个巨大的长脖子蜥蜴,皮肤暗黑中带一点绿就像那种所谓的鸡屎绿,四肢看来有点笨拙地在水底拼命地游动着,它带着我窜出一个水底暗洞。那暗洞就象一个更大的巨兽的奇形怪状的大嘴,周围象浓密的胡须一样肆无忌惮地生长着各种水草。我所乘坐的位置正是巨兽脖颈,宝刀刺在巨兽脖颈后偏左的位置。我则正骑在它两个前肢正顶上的位置,这家伙的扭动对我的影响到最小,歪打正着了。来不及观察和思索了,巨兽已经窜进一条大江,顺流潜行下去,我若在不逃,跟着它潜水久了就得淹死我。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我的宝刀,用力拧了几下,双脚踩着巨兽双手用力一拔,拔出宝刀,巨兽沉到江底不再露头,我借着刚刚学会的游水伎俩,三下两下游到水面,江边是立陡的悬崖,攀住荒草找了个平缓一点的地方爬上岸来。

        喘息一阵爬上山顶,四下里一望,周围是连绵的群山,不知道是哪里,像是在拦江建成的一座水库边上。我顺着江边的小路走,想找人打听一下我这是在哪儿。手机泡了水,基本废掉,看看漫天红霞,应该是傍晚时分。只有找地方过夜,等到天亮在找人问问自己的所在了。

        思考着自己既然已经脱身,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找到人后还是应该立即去北京找陈教授,如果他无法破解我所受的符咒,我到还有备用计划,就是找到朕---哦,是蒲鲜万奴的王城,在宝座底下挖掘一下看那些臣民们有没有遵从我的旨意,找到所谓解降之法埋藏在宝座之下待朕取阅。特么的我特么就非得死了变成蜈蚣才能当皇上?

        接下来竟然就是我的所谓惨淡的人生,在北京怎么也没有找到陈教授,问哈尔滨的楚先生他说陈教授暴病离世。我除了慨叹自己的命运还认真的寻找了蒲鲜万奴的王城所在,终于在吉林省延边市附近的王城遗址挖到了一个宝盒,从中得到了解降之法。这法需要一颗还魂珠,珠子已经在宝盒里准备好,拇指肚那么大,要长期含在嘴里,含一辈子,等到我死去的那时候我的魂才会与我的身体逐渐完全复合,就是说一生都在越来越复合,一直到死亡就算复合完毕。这算什么和魂?和了魂就是为了能够死去而已么?那我什么时候才死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