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二十三章 道法

第二十三章 道法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三卷华阳洞天第二十三章道法这道士也同别的道士一样身穿长及膝下的道袍,头戴一方道冠。    方脸一米八的个头,长的就跟穿道袍的任贤齐似的,我只有一米七,在他面前显得有点拿不出手。可他身材却偏瘦削,眼睛很精神面容看起来却有点疲倦,说话的时候就象后槽牙被粘在一块了似的,南方人,没办法。神情诡笑兮兮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猥琐,猥琐的那么坦然。这时这家伙一副运筹帷幄的表情说:“那得看看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说说吧!”

        我有点迟疑:“诶······,那您在我身上看出什么了么?”

        道士思忖了一下说:“你头上的黑不是一般的黑,是很黑!不是妖气而是鬼气,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是被妖物借气了,浑身是伤却不知疼痛。看你神智清晰思维明朗,借气的不是妖物而是你自己的灵魂。毛生皮上,而毛与皮如果分离,皮是皮毛是毛,这就不是生命而是丧尸!你若不相信,就当我没说!”道士说罢转过身躯,似乎不在想理会我。

        我从包里摸出两打钞票塞在道士怀里,随即单膝跪倒,“道兄说的不错,今日到茅山正是寻觅高人,希望道兄出手相救,大恩难谢定不相望。”道士见到钱了,伸手扶起我,一边把钱揣起来一边说:“你先别拜呀,我只是看出了情况,能否解决还未可知。怎么样?你这么小小年纪什么都不懂,竟然只靠初生牛犊无知之胆去做摸金倒斗的勾当,最终惹祸上身了,我没猜错吧?”我岂止是惭愧,被人家说到这么全面,我在人家面前简直就跟透明人一样了,简直无地自容。“道兄神机,兄弟真是佩服!”

        道士说:“别客套了,你这情况到底怎么搞的?惹上什么了?”

        我说:“这里不方便,走,找个地方我跟你细说吧。”道士见两万块到手,也不在留恋什么别的顾客了,收拾了随身的东西随我开车下山,找了饭馆我俩边吃边聊。

        他叫李明,本来从小在道观里修道,基本上就是那种忽然悟道下山的道士。要说有多高明,至少阅历尚浅,还不到三十岁,不过还算是有点真本事的。这家伙跟我说话的时候好像鬼鬼祟祟的,看我的眼神也很凌乱,我笑笑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中了降头而已,没有传染的。而且我是来找你求救,不会伤害你的哈哈!”

        李明说:“我不是怕传染,也不是怕你,而是你身上鬼气很重,你不会用你的鬼眼偷看我的**吧?还有你这情况即使看透了也不一定能破解,如果破解不了也怕你怒了都不好办,正因为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无谓生死,当然谁都要怕了。”

        我:“哈哈哈,我偷看你干什么?我自知我的事希望不大,也不能埋怨别人,毕竟‘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李明:“对了,你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啊?”

        我将经历大致说了一遍,只是着重讲了铜钱的事,思忖了一下说:“你这情况应该叫······离魂?或者分魂?没听过这种降头,不过我可以问一下我的师傅,还有一些苗疆的朋友懂得降头术的。这几天你别走,在这玩些日子。等我有了消息在找你吧!”

        我:“哦那也好,您的师傅是什么人?是道观里的学术派?还是江湖术士?别见怪,我没什么偏见,也不懂不敢乱说。”

        李明:“这道家里的事实在复杂的很,说实话我也是厌倦了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才离开那是非之地。不过道行高深的人还是有的。比如我的师傅,一个政协委员,也闭关自修不问世事,若说起他老人家的道行,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我:“哦,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这有证的人也是可以有真道行的啊!”

        李明:“这什么话?你以为没道行光凭人缘好、学历深,就能被国家承认么?”

        没办法,反正我也不懂那么多,虽然我也经历了五十二年的时光,可是那些只是竟然都是在那个困阵里学到的,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人家想让我知道的还未可知。如今只好听这个道士的了,只要能有一线希望,两万块也值了,再多一点也没有关系!

        我尽管在这难得来一趟的茅山游玩,又找过几个道士帮我看看。最奇怪的是这里的道士几乎每个都能看出我身上的不同,都没有一个是滥竽充数的骗子么?也许即使是滥竽充数的骗子也会懂得一些阴阳知识,而我身上的问题实在太明显,连普通人都能看出一些端倪,还经常把接近的小孩子吓哭了,不过让我相信的道士还真的只有那个李明。这样又过了几天,他终于来联系我了。约好了傍晚到茅山道观山门前见面,我早早吃了点东西,把车停在停车点,李明应时而来。见是我来了,向我一招手,我跟随着他就进了山门。

        在水泥路上走了一会,来到道观门前,见到有一老者,身穿白色道服。道服不是长袍托地的那样,而是短身的和中山装一样长短,看起来轻轻薄薄,头戴道冠额前一方老玉。老道看着年纪有七十多岁,身强体健鹤童颜,干巴巴一团精神。李明为我介绍:“这位是我的恩师。”转身对老者说:“师傅,这就是那孩子。”老者借着夕阳的余晖向我望来,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问我:“我本不愿过问,不过清明说了,你只是个小孩子,不该就这么完了。不过你的情况我看不那么容易恢复,你要有心理准备!你父母都是什么人?”说罢转身带我和李明沿向东的一条小路走去。我一边回答一边赶紧跟上:“我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没什么见识。”老者不再言语,在崎岖的小路上大步前行。三人默默地走了有半个多钟头,李明都有点上喘了,可老者却面不改色。再一看周围,一片青山密林,夜幕下偶尔有不知名的鸟冷叫一声。我心理不禁有点打鼓,这到底什么情况呢?这师徒二人为什么带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不待我胡猜,已经到了一个地方。坐西向东的山坡里,黑黝黝的灌木丛中,闪出一片乱石,乱石看起来好像有人堆砌的,只是堆砌的时间已经相当久远,一派陈旧萧瑟的景象,跟那旅游景区的设施真是天差地别。这算什么?难道这老东西带我来拜山神么?莫名其妙!我有点觉得是上当了,不禁看向李明,李明对那老者唯唯诺诺,显得甚是乖巧。因为是为了治病,又怕显得不礼貌,我身上没带着我的宝刀。心理怀疑想起宝刀来,怎么办?没带就没带,看着两人做什么勾当,不信还能怎么害我?

        山崖前的乱石中有一块巨石,上面平平整整,老道带我和李明登上巨石拿出香炉和灯烛点上,又拿出朱砂炭黑和红线等物在巨石上布置了一下,叫我平躺在巨石中布置好的阵型内。老道说:“人魂离体,只入地下,身体在地面越平越好,这样灵魂受阻最小,离魂也是最完全的。但你所受之降的机理还不能完全明了,所以今天这次做法不一定能解决你的问题,是暂时使你的命魂离开增强你身体内的本魂,使身体能够增强应对能力,增大了与命魂相合的可能,我老道只算尽我所能。”就是说治不好也会很有营养喽,不如回家多吃点山楂丸,我还是禁不住胡思乱想。

        老道在祭坛前坐下,在胸前结了剑指,口中念念有词。一大段经文念毕,起身转向我,盘坐我的左侧,李明则盘坐我的右侧。道长口气和缓,逐步指示我:“全身放松,两手空拳虚握置体两侧,呼时腹沉,呼······,吸时腹起,吸······,记住听到铃声就往回走!”他这样重复着说了几遍,最终声音越来越远。

        其实我只是在照样做着,做到做不到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却又进入另一种境界。只觉得我在往下沉,不是我的身体,身体的感受是相当淡的,是我的思想,或者说灵魂在往下沉,象在落入无底深渊。随即我感受周围,我似乎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因为道士在我身边诉说着我该怎么做,虽然我听不到,可是心里却很清晰地感受着他的指示。

        我在下沉,下沉!沉到了我所预期的地方,我转而向一个方向飘飞过去,在空空荡荡的空间里一个奇幻的去处近现。在我的鬼魂世界里,大地是空间气泡是地洞,可是前面的去处不同于这两者,我猜想是一处充满水的地洞,不知道有多深,反正奇幻之极。我慢慢飘飞到那空间里,里面和外面都有很多鬼魂在飘荡着。鬼魂的样子我很难形容,他们生前的样子已经很模糊,好像在这飘荡的时间越久就越是模糊。以魄具魂形,魂是无形无体的,而魄本是以生体的形态各按其位,所以鬼的形态仍然以生人的形态为基础。可是魂魄已经离体,原来的形态已经难以维持,所以都是诡异的变异了生人的形态,空间里飘荡着无数的这东西。可是在那水洞空间里,我的感觉却是有所依靠的感觉,就像在夜幕中的人回到家里一样!

        在空间的外侧依附着很多类似建筑的东西,建筑中有交通有居留,还有很多地标性质的东西。比如雕像,那是一些鬼魂以自己生前的念力留下的记忆仿建了那些东西,虽然没有那么完善显得简陋和诡异,可还是很有神韵的。最诡异的是那些建筑,每一座都似乎是不知道多少年前建造的,可就算有新近建造的,也充满了那种陈腐的气息。有的威严,有的伟岸,有的奇异,都透着诡异的气息。这一切都是立体全方位呈现的,像是在无尽的空间里存在着一个奇形怪状巨大的物体,向各个方向延伸出似乎肢体一般的建筑。想象中可以把几百个大大小小的芦笙随意的绳挂在一起的形状,在放大百万倍,就是我所看到的世界了。背景好似泛着夕阳光辉的天光,那夕阳似乎永久不落,永恒的夕阳!那是烛九阴的目光在照耀着阴市。

        立体的空间里熙来襄往,似乎就是鬼城了,尽管鬼流如梭,却毫无生机。因为我只有魂在这里魄则还在身体里,我看到自己却没有形象,只是有一个虚形,我也不由主加入了那些鬼魂之中,成了一个无主游魂。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