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二十七章 獬豸

第二十七章 獬豸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三卷华阳洞天第二十七章獬豸我这么一说李明不在怀疑我了,就真的给我讲起来,不过我关心的是破法。  “那你懂不懂你师傅他老人家的经咒?”

        李明:“那是需要很高的道行才能做到的,没什么道行的人就算是念了经文也是白扯。你以为我没式过么?”

        我:“那咱俩下到水下见到的石壁,你能在念一遍经文么?或者别的经文?m的我对这东西一窍不通,要不然也不会白白度过三十年的时光了!”

        李明:“我也想啊,可是在水里没法念经文。那是要气场和念力的,在水里根本没法挥呀!够呛”说着他往水里扔了一块石头。我也捡起一块石头往小水潭的出水口扔去,出水口很窄,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竟然阻碍了水路。我心里冒出个想法,就拨开乱草走到那出水口,用石头和烂泥把出水口堵起来,一直堵起一尺多高。李明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你玩什么泥巴呀?”我没做声,他继续又给我讲茅山道法。

        水位越来越高,不到一个小时就快要漫上我筑的堤坝了。可是就在快要没过堤坝的时候,水位很突然地下降了!在两三分钟内又降到了和原来差不多的高度,露出一尺多高的“堤坝”。我叫李明快看,李明也明白了,我俩赶紧收拾东西下水再次来到里面的水洞尽头。曲曲折折的水路又用了半个多钟头,来到尽头又等了一会,只见岩石顶盖忽然横向裂开一条缝隙,水的压力在将我俩往缝隙里冲去。我一拉李明赶紧拖着装备配合水流向前冲,一窜出缝隙就随着水流往下滚了十几米,最后好歹扒住石壁顶着水流停了下来。

        现在外面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可是洞里却不觉得黑暗,基本可以关掉手电了。不知道光源在哪里,即使空洞的顶端有天窗式的洞口,外面也是黑夜啊?

        李明又毫无节操的哈哈大笑:“行小子!没骗我。不过下一步就要看你的了!我还有个想法,有没有可能就从这横向向右爬过去到你说的藏宝那个洞口?”

        反正进来了,我俩就坐下边休息边计划,我说:“唯一的问题就太硬了,都是岩石,而且都是穹顶。直线距离有四公里左右,中间有几处凹凸。掉下去会有三四公里的高度,掉不到底你就会死了,不过不会太疼的!不要做梦了,还是往下跳吧!”说完我紧了紧身上的降落伞。

        李明到犹豫起来,“等等,如果跳下去了怎么爬上来啊?垂直四公里,还仰面攀爬,有可能么?”

        我说:“那么那笔富贵你就不拿了么?到时候在想办法呗,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李明:“不行,还是好好想好退路在说吧!”

        我说:“你打算弄架直升飞机到这里来么?”

        李明:“这到也是个办法!”

        我:“哈哈哈!你可真敢想,我们土夫子就不会这么天真。我跟你说过,上次下这样的洞,是蟑螂大军把我送上来的!”

        李明:“你觉得你还会有那样的运气?”

        我:“要不算了,咱回去吧!拼命赚钱买直升机!”

        李明叹了口气,“唉,看来我是没那个命了!”

        我:“所谓富贵险中求,你不适合做倒斗的,找宝藏更难。拉到吧!我自从上次跌进地穴就不知道害怕了,总会有奇迹出现的!”

        李明拿出烟来递给我一根,我说不抽,抽了也没什么感觉,浪费呢!他躺在乱石上琢磨了许久,坐起来,看来下定了决心,“走,跳!”我不好在给他压力了,就整理了东西,把必要的能带的都带在身上,嘱咐他要控制降落伞尽量往右侧的东南方向飘,还有就是两人别离开太远!然后我俩先后纵身跳了下去。

        在空中我才看到这个地穴的全貌,基本上是个金字塔状的结构,从地面有三座石柱分别在南、西北和东北方从顶到底的支撑着,石柱下三分之一处接近到重合,在上面才分成三个方向。地面有山峦河流各色植被,与外界差异不大。顶尖上的十分之一处就是那五座天梯的平台层面。我们要去的是东南方向的天梯脚下,那就是在外面可以从南侧东面的洞口进入的那个洞口。

        耳边呼呼的风声,我数了五秒拉开降落伞。这是我和李明约好的,五秒后应该离地面还有一千多不到两千米。我们俩应该已经飘落到东南方向了,如果位置偏差,再用降落伞调节。打开降落伞,我俩对对方的位置都很清楚了,落地后相距两百多米。赶紧收拾东西凑到一起,我拔出宝刀,警惕地检视周围。李明这小子真不含糊,竟然抽出一把手枪来!

        这小子见安全了,头一件事竟然是撒了泡尿!我说:“这出息,倒斗做的这么业余,真够耽误事的了。这要有什么灵异的动物,对你的气味敏感,会要了咱俩的命的!”

        李明:“感情你离魂了没感觉,这又是潜水又是伞降的,老子的专业是算命,不是玩命的啊!”休息了一下,李明的大腿肌肉一直在突突的抖,抖的我都看出来了。为了消除紧张,吃东西喝水!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过来,“现在怎么办?”

        我:“等,或者寻找奇迹,前提是活着!嘘!听!”他也听到了有嗅嗅的气息声由远及近。“我就说你乱撒尿会惹事的吧!”我小声说他,赶紧拉他收拾东西找个小山角落潜伏下来。过了一会,一个东西嗅着地上的气味找到我俩刚才休息的地方。这东西比老公象还大上一圈,象牛也不象,象鹿也不象。浑身金光闪闪脑门上有一个独角,颈后的鬃毛从脑门往后一直长到尾巴尖,象长长的象披风似的垂下来,盖住了前后腿的膝盖,只漏出小腿。那小腿特别的粗,两半的蹄子竟有他自己的头那么大!

        我问低低的声音李明:“你们茅山养的这什么怪物啊?”

        李明:“没见过呀?难道是······麒麟?”

        我诧异了:“麒麟?世上真的有这东西?”

        李明:“道家讲的上古神兽,有人说是龙和牛交合产下的。也有其他说法,不过看这家伙的独角,好像是獬豸!”

        我:“那獬豸又是什么东西?”

        李明:“也是道家讲的神兽,据说能听懂人的语言,对撒谎的人会毫不客气地用独角杀死!”

        正说着,那东西忽然抬头望过来,竟象一头斗牛一样向着我俩所在的角落踱过来!

        我又问李明:“那如果说实话他会怎么样?”

        李明:“那到没听说有什么措施,不过应该不会顶死我们吧?”说罢李明竟然站出去,施了个道礼:“无量天尊!前辈一向可好!晚辈李明闻听华阳洞内有太平天国留下的宝藏,特意前来,希望能获得一二。望前辈不吝,指引迷途,晚辈自当感激不尽!”那牲口不等李明说完,一低头前腿挠了一下地,呼呼地向他抵过来!李明吓得横着跑出去老远,口里还在喋喋不休地喊着:“前辈!前辈!”我实在忍不住笑,拔出蒙古刀,向那杂种牛屁股上砍了一下转身跳上石山。牲口正要追赶李明,被我在身后偷袭,转身愤怒地向我扑来。我想这家伙这么大块头想上石头山上来追我,会有那么容易么?可是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牲口不知哪来的那么灵巧,三下两下跳上石山来,追的我无处躲藏!没法我只好迎着它,向它的右侧一跳,跳到它身后三步两步跳下石山。牲口一个转身,虎虎地以上势下向我冲来,我定身不动举刀相向,待它离的近了只差最后一跳,我则突然纵身向右跳开!牲口呼哧一下跌在地上,前蹄在乱草地上陷进去半尺多深!纵身跳起来愤怒地与我相向。我的身后又是立陡的石山,待那牲口向我凶凶地追来,我转身向那石山跑了三步,蹬着石头向上两步回身。这是牲口已经来到我身下,收势不稳把头一别“呼通”一下撞在石头上,我落下来脚踩在这家伙背上,正要挥刀猛砍,忽然看到我刚才在它屁股上砍的那一刀,只是断了几根毛,而且毛底下竟然露出青铜色的鳞片。我看砍了也是没用,索性一屁股坐在这家伙身上。牲口驮着我跳起来,看来没有觉得我坐在他背上,竟然在四下巡视着找我!

        李明早爬到一处立陡的石山上,回身观战。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旦牲口知道了我在它背上,一定疯狂地把我甩下来,然后以角相向!我不敢乱动了,这时候牲口见找不到我,便向着在立陡石崖上的李明冲过去,我只好抓紧鬃毛伏在它背上。

        李明满以为,这牲口还能爬上这立陡的石山么?可是又大错特错了!只见这牲口呼呼地向着石山奔跑了二三十步,仰身一窜窜了五六米高,蹄子蹬着石头向上又窜了三四步,竟然差点就够得到李明的腿脚。可是就在这个高度它的动力也用尽了,蹄子扒住突起的岩石,身下离地有十几米高,它竟然才知道害怕,呼哧呼哧喘着气,挺着不敢动了!

        我一看你不动了,哈哈那我可要动了,我顺着它的前腿踩到了岩石上,扒着岩石就向上爬去。李明早在往上爬了,我俩又往上爬了十几米。到了一个安全的高度,有地方可以坐着回头看,那牲口还在那里扒着。

        我问李明:“你说这十来米的高度能不能摔死着家伙?”

        李明:“未必!恐怕也得摔够呛,不过只要它不追着顶咱们,咱到不是非杀死它不可。”我俩从别的地方连挂绳子带攀爬的,下到地面上,来找我们的装备。等我们下来,看到那老牛已经掉了下来,摔的吭哧瘪肚,趴在地上直喘。我想过去看这家伙伤的怎样,李明吼我,“你想死啊?就算它剩半条命,也能把咱俩都毁了!”我只好作罢。拿了东西继续向南而行,透过昭昭雾霭,看南方的石壁怕要有五六公里,中间的地形还不一定有多艰险呢,赶紧赶路要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