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三十章 青龙的约定

第三十章 青龙的约定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三卷华阳洞天第三十章青龙的约定神鸟显然不知道也不想按照我俩的愿望飞到哪里,它有它自己的目的,下一步的情况,我俩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神鸟没有盘旋,几乎是最近的路线一直飞到三角支柱的分叉点,这里有一个石窝,或者说是平台。    ﹤立柱从这里分开成三股向上顶着金字塔状的穹顶,这里的高度大约正是从金字塔顶尖到地面的下三分之一处。下面的石柱的截面有一个县城那么大,上面分出的三股均分了下面的面积。大到不可思议的山体一样的支撑石柱,在这么广大的空间里远远看着显得还是有点单薄,可是现在我们身在其上却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这个平台并不是在分叉的丫窝里,丫窝里被厚厚的苔藓覆盖,如果我们踩上去不知道会陷下去多深。平台是在向南那个分柱上向中心方向突起的一块岩石,只有一间房屋大小。大鸟一到平台,就回头看了我一眼,我顺着羽毛从翅膀底下滑落到它的腹下与李明会和一处。大鸟竟然忽视了我俩的存在,就在平台上伏卧着像是母鸡护雏一样将我俩掩盖在它的羽翼里!

        我问李明:“这大鸟是不是吧自己的崽子弄丢了,弄了咱俩来自我安慰的?”

        李:“别扯了,快把你的刀收起来,朱雀保护的不是咱俩,而是我兜里的雮尘珠!”

        我:“那现在怎么办?你不觉得热么?”

        李:“没办法,现在就只有老实呆着最安全了。”

        我:“安全?你来这洞里避难的吗?你猜我用刀扎它的肚子它会不会就飞走了?”

        李:“千万别啊,万一把它惹毛了把咱俩吞到嗉子里去就彻底遭了。”

        我:“那我可以用刀在它嗉子上开个口子,当年佛祖还是一个莲子的时候,就是这么从绿孔雀肚子里出来的。佛祖还承认绿孔雀是自己的母亲呢,算是剖腹产!”

        我俩就这样一边闲扯,一边猜度这样下去会在这里呆多久。母鸡一点也没有动作或离开的意思,我俩早热的不行了,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衣服,又喝了好几次水,李明身上的尿骚味还没散净又内急起来。我说:“你是不是纵欲过度伤了肾了,怎么老是尿尿?”

        李:“其实你也不是不急,只是你不觉得而已。”说的也是,当前的情况还是尽快解决的好,我俩决定先慢慢往往外爬。我俩一露头那母鸡就回头看着我们,虽然没有啄过来,但我们心理没底,看看周围的环境觉得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才算明智。在离地面一千多米的高度,这个平台只有二十多平米,我俩身上早已没了降落伞,李明看看就已经在腿颤了。况且一但离开平台下面的岩石上全是苔藓,滑腻腻的不知道有多厚,根本没办法攀爬。向上更是杳无希望,只有等待大鸟妈妈带着我们飞到什么地方了。

        这时候,大鸟把脖子伸长侧着头右侧的眼睛向下,像是盯着什么东西看。我们也向那里看去,竟然真的有一条龙!其实到更像一个极度瘦弱的蜥蜴,瘦弱到骨骼都暴露出来,只是头上有几犄角,背上有疏疏落落的鬃毛,浑身看起来湿哒哒的,个体看起来没有这只神鸟大,在我们下面的岩石上向上攀爬着,看起来不象会飞。另有两只鸟在伺机攻击这龙,好像不想让龙爬上来。“凤凰?”李明惊叫,“原来真的有凤凰!还有青龙!”

        我:“你说什么?那两只攻击龙的鸟就是凤凰?”

        那龙看来是要上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也是为了李明兜里的雮尘珠?那龙虽然被两只鸟扰闹的怒不可遏,可还是义无返顾地爬上来,眼见着越来越近了。“此地不可久留,咱俩还是赶紧开溜吧!”李明有点按捺不住了。我俩从鸡屁股的方向帖着石壁上的苔藓往下滑七里出溜地滑下来十几米,神鸟好像没有在意,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很可能是希望我们把珠子拿走,它全神贯注地盯着下边爬上来那绿油油脏兮兮的龙。我俩下到立柱分叉的位置,这里分成三条裂缝,分别向东、西北三个方向,裂缝里满满地生长着苔藓,石头滑腻腻的。缝隙里的苔藓不知道有多深多厚,我二人西里呼噜地就陷进去,好在苔藓很疏松,如同放大的海绵透气透水。一直陷进去也有十几米,终于算是踩在了湿滑的岩石上。相隔几米远我俩根本看不见对方,但是呼吸很顺畅,听见他在喊我:“喂!兄弟,哪儿去了?”

        我:“在这呢!”我朝着他的方向摸过去,没几下就摸到了人,不过是肩膀子,他竟然斜着身子在爬!“咱俩赶紧走开点,躲开这个落下的位置!”我俩又一通连挤带爬,脚下是深一下浅一下,也不知道是那个方向,有时候要攀着苔藓底下的岩石向上爬,有的时候一脚踩下去没够着底。就这样我俩在苔藓丛的底下走出去一百多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听上面的打斗声时远时近,却一直异常激烈,我俩悄悄潜伏着,在浓密的地衣植物掩盖下静观其变。

        就这样各自找了舒服的位置摆个舒服的姿势一直呆着,反正外面打的很热闹,没法注意这么隐蔽的地方的微小举动,我俩索性拿出食物和水来就着苔藓腐烂的气味补充体力。我的身体在苔藓里半躺着,不一刻又睡着了。我百无聊赖,看着李明又找地方撒了泡尿,然后消消停停地也躺下,我慢慢离开我的身体向上面飘去。神兽们打斗的形势已经大大改变,现在是那条绿油油的龙占据在神鸟曾经趴窝的位置,三只鸟来回飞旋着轮番对龙展开攻击,这龙紧张地防御着,得不到一刻放松的机会。

        我从岩石里接近那龙想观察一下,这一接近我不由大惊。原来那龙让我感受到的跟本不是一个龙兽,而是一个人的灵魂!那灵魂占据了龙体,在控制这龙。是什么人呢?这时候那人魂也已经感受到了我,“嗯?刘博!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又是大惊,这印象分明就是那李明的师傅,曹道长,青河真人!

        我:“啊!怎么回事?您怎么会······”

        曹;“我?我的事你就别问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来这里干什么?”他低头闪身躲过朱雀的一次空袭。

        我:“我只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治我的病啊!虽然对您这茅山不太礼貌,可是希望您能理解!”我和李明一起来寻宝的事怎么能让这老道知道呢?如果他知道了李明也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勃然大怒,反正不会有什么好果子,还是尽量不让他知道的好!即使他现李明,也只能告诉他李明也是为我而来。老道不置可否,龙和鬼魂的表情我也看不懂,猜不到他心里如何想法。“诶······,您看我能帮上您什么忙么?”

        曹:“我刚才现了雮尘珠的灵道,现在应该就在这附近,你知道在哪儿吗?快点找到给我!”

        我还的尽量装糊涂:“什么猪?什么样子的?那个猪能帮您么?”

        老道气急败坏:“你这个笨蛋盗墓贼,连雮尘珠都不知道!是个鸡蛋大玉石的球,带有象眼睛似的花纹!快去帮我找!”两只凤凰扑下来,利爪差点就抓住了龙兽,龙一个凶猛的翻身,凤凰扑棱一下飞散开,龙兽自己也差一点跌出鸡窝,一阵抓抓爬爬又爬上来。我无奈,只好装样子在周围飘了一阵,回到身体里。身体还在睡着,我只好硬撑起身体呼唤李明,这小子居然没睡,紧张地倾听着。

        我低低的声音说:“哎,你师傅来了!”李明瞟了我一眼,竟然没理我,他以为我在说梦话呢!“李明!我在叫你,你的师傅曹青河也到这里来了!”

        李明明白了:“什么?你怎么知道?在哪儿啊?”

        我:“还用问!我离魂看到的啊你个二货!是他的魂,在控制着那条青龙,正找你兜里那珠子呢,让我来给他找呢!”

        李明一脸惊愕:“啊!真的假的?”

        我:“快想办法啊!到底怎么办?”

        李:“哦!原来他跟你要那铜钱是这个目的,自己也离魂来这里!他能随时进来,为什么还要离魂呢?难道是想长生?恩!那就对了!”

        我:“那和这珠子有什么关系?”

        李:“现在只能猜,龙性淫恶,所以我家道祖用了这么多神兽来镇住龙性,以至于那龙虚弱至此。他要用这及阳的珠子来使龙强壮起来!难道他能借龙体永生么?可是那永生的也不是他曹青河了呀!”

        我:“别啰嗦了,到底怎么办呀?”

        他思索了一下说:“你暂时就说没找着,在透透他的话,看他要干什么!”

        我:“好吧!”我放下身体,在苔藓里飘了几圈,又回到龙兽旁边的岩石里,看起来三只神鸟的攻势减弱了一些。“道长,没有找到啊,可能是我不认识。不过您要那东西干什么呢?”

        曹:“尘世间的事我早已厌倦,可是就算我潜心修道,也难有大成。如今垂暮之年,如果说还有心愿,就只有希望能够再近大道一步。谢谢你的铜钱,能让我有的是时间来悟道,身体皮囊有何眷恋。”

        我:“啊?您要借这个龙体吗?能控制它多久?您真的愿意在这里与这些禽兽为伍吗?”

        曹:“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能保证不被困全身而退吗?世间有多少未知,何况大道无形,谁能尽知!”

        我:“您老道行高深,一定也能知道这离魂做鬼怕不会是正道,即便有所得,值得去受那千年万年的流离之苦吗?”

        曹:“好啦,不管对错今已至此,只且行且看了。如果这龙固本归元,这华阳洞又怎么能关住一条真龙呢?那时我便遨游天际尽晓天机,还有什么不值的呢?哈哈哈哈······”

        我到灵机一动:“对了道长,这次其实是您的爱徒李明带我进洞的,您不会因为他泄露仙机惩罚他吧?”

        曹:“如今世间之事已与我再无半点瓜葛,我还管那徒儿干嘛?只要我乘了此龙,就算你们拆了这华阳洞与我又有何干!”

        我:“哦!您如此看破红尘真是让我们俗人难见项背,那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您如果能帮我和李明到达东南的那个洞口,我则一定帮您寻找到那个什么珠子,您看如何?”

        曹:“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一定是有所图谋的,不就是为了那太平天国的宝藏吗!这华阳洞内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都要比那些黄白之物有价值得多,清明这劣徒悟性很高却不潜心修道,贪恋世间那一点点声色犬马,放弃了大道。也难怪,大道无形,不是谁都能理解的!好吧,你帮我找到雮尘珠,我便将你二人驼到东南洞口,那宝藏都是你们的了!”

        我:“多谢道长!”说罢我就在这岩石丫里飞快地飘转几圈回到躯体只中。“谈妥了!”我的身体还是睡态,李明却已经不在乎,惊问:“什么?”

        我说:“跟他说了,只要咱把珠子给他,他就带咱俩到东南洞口!”

        李明:“啊!真的啊!太牛了。不过他老人家真的这么大度?不会食言吧?”

        我说:“我看不会,他可是看破红尘的人呢!”。

        李明:“好吧,那我们就信他这一次!”

        我:“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他来找咱们。”

        我又飘离开到那龙身旁说:“李明找到了你的珠子,随我来取吧!”青龙正要随我而来,三只鸟儿却把它围住,又是一阵凶悍的恶斗,我也帮不上忙只有干瞅着。打斗中青龙滚下平台掉到苔藓里,三只鸟一阵扑腾,把苔藓扑的漫天飞舞。最终青龙淹没在苔藓里不见踪迹,鸟儿们飞来飞去监视着不肯罢休!我最终确定了青龙的位置,回到身体里醒来,叫上李明轻轻拨开苔藓,艰难地向青龙的方向挪去。

        想着青龙的位置应该没那么难找,可是真的找起来还相当困难。李明和我在湿漉漉黏糊糊的苔藓丛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陷到似乎无底的岩缝里好几次,差点被粘液淹死了,就在又一次下陷了十几米深,脚下忽然觉得踩到的不是湿滑的岩石,用手伸下去一摸,正是卡在石缝中的青龙!

        我不离魂也无法和他对话,也不知道现在那老道还在不在青龙身上,我俩一阵忙碌好歹清理得等够看得清龙头,尝试唤醒它。青龙伤痕累累象死了一样,闭着眼睛无声无息。

        我说:“就算这青龙死了,道长的魂也应该能控制它啊?”

        李明:“别管了,先把珠子放它嘴里,看看能不能救活他!”说罢拿出了雮尘珠。我到有点担心起来,“慢着,还是在考虑一下吧!”

        李明:“考虑什么?万一晚了就来不及了呢?”

        我:“即使龙死了,尸体也应该能被道长控制。可是万一它活了,不帮我们反而要吃了我们怎么办?”

        李明:“我师父会吃我么?”

        我也觉得有点过度担心了,就不在说话。李明把龙嘴掰开,把雮尘珠塞进去,可是青龙仍然一动不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376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