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三十二章 龙凤斗

第三十二章 龙凤斗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三卷华阳洞天第三十二章龙凤斗我又惊叫一声,想都没想一伸手就拉开了身上龙鬃打的活结,向那蟒蛇就跳下了去。多亏了我事先多想了一点,把龙鬃系了活扣,就是怕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想摆脱黄龙的时万一解不开这龙鬃。现在说明遇事多给自己留条后路还是对的,虽然现在我是为了慷慨赴死,可这也是我给自己留的机会呀!

        见我向他跳来,蟒蛇也是想都没想,冲我张嘴一含,我就也和李明一样落进蟒蛇的胃里。

        可是我的手里还攥着我的弯月蒙古刀呢!落进蟒蛇的嘴里开始我就双手反握着刀柄,刀刃狠狠插进蟒蛇的嗓子内壁,借着下落的势头给它从里面开了一条口子,一直落到最后我已经骑在了李明的身上。两米多粗的蟒蛇,肚皮也只有半米厚,这条口子从它的嘴开始到一直到胸口有三四米长。我这举动其实是一心求死了,刀砍蟒蛇也只是为了发泄愤怒,却没想到给我和李明开了一条生命之门!我又狠狠地把刀口往下扩了一下,又横着割开一些,伸手几下才拉住李明借着巨蟒的翻滚从蟒蛇肚子里滚了出来!

        蟒蛇已经是摔的够呛了,这下又给开了膛,好一通翻身打滚地折腾。我赶紧拉着半死的李明远远地躲开,经历了这么多次九死一生,别在被那挣命的蟒蛇给碾死了就窝囊了。回头看看黄龙已经逃远,就只好全心地看看李明还有多少命留在身上。

        李明伤的不太重,但是好像很皮实,没有骨折,没有擦伤,只有磕碰和摔跌的痕迹,累的够呛吓得不轻。他有气无力的说:“你挺牛啊,骑着龙满天界乱飞!”

        我:“运气而已,看来我的宝刀对它有做用。你怎么弄的?咋没死了呢?”

        李明:“卧槽,你还挺遗憾似的?”

        我:“没有感情色彩,就事论事而已,真的很疑问,讲讲吧?”

        李明:“没啥好讲的,落到了石壁上,有的是苔藓垫,倒霉的是遇到了那条蟒蛇。最开始是我落到了它的身上,没摔死我,反倒砸醒了它。我一跳就继续在苔藓里出溜,它就起来一路追我,有岩石托住我,提心吊胆的挺了好久。后来蟒蛇发现了我,我只好又往下出溜。你和黄龙来的时候是我的第二个地方,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开枪惊动蟒蛇,只好挺着。”

        我:“你在岩石上攀了那么久?”

        李明:“也没多久,也就一个多小时吧。不过开枪之前没那么难受,我是被石头托着,舒坦着呢。腾出手来开枪,M的一走神,差点就掉了。你是怎么降服的那龙啊?”

        我:“看来那龙已经不是你师傅那个魂说了算的了,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一骑上就把鬃毛系住自己的腰,你怎么没系住呢?”

        李明:“我还没系好呢就被甩下来了!”

        我:“我恨的就狠狠用刀刺它,它不方便攻击我,甩又甩不掉我,最终只有老实听话。要不是它老实了,我非把他砍成两截不可!我满心确定你完了,想好好找找你的尸体,咋说也得安葬了你啊,幸好回来看看。”

        李明:“那现在怎么办?没有黄龙驼着,咱俩还是出不去!还不如你就拿了宝藏走了呢。真想不明白,你说你跳进蟒蛇嘴里的时候是咋想的呢?”

        我:“一个激劲,想杀了蟒蛇,没想别的。不过要不是掉进蟒蛇肚子里,你我怕是摔死了呢!”

        李明:“那到也是,蟒蛇救了咱俩,虽然这并不是它的初衷。哎,这算不算剖腹产啊?咱俩是不是也得承认是蟒蛇生了咱俩啊?”

        我:“哈哈哈,那蟒蛇是公是母还不知道呢,咱俩要是被一个公蛇生了,可真没脸活了!”

        我俩一阵苦笑。我身上已经干的差不多了,李明身上还正黏糊呢,想想当前重要的就是赶紧洗洗澡了。别说还多亏了这满身的粘液,我多亏了粘液没有被黄龙吐的火烧熟,李明多亏了粘液没有在岩石上擦伤,也没有被蟒蛇的消化液给融化了。缓了半天劲,我俩一溜歪斜地向南走,那边有个湖,虽然有那个老王八在那里看着,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最多在边上洗洗不往里去别惊动它老人家就是了。

        我问李明:“你带香皂了没有啊?”

        李明:“你还那么多毛病,有那个地方多带两块巧克力,说不定能多活两天呢!”

        没到那湖就有了水,是从立柱上渗出的多余的水分,成了一条小溪流。痛快的洗了澡,衣服也洗了,不过好像永远也凉不干。想点火也没有干燥的柴火,没办法,尽量的拧,湿漉漉的穿着吧,用体温把衣服暖干。吃着巧克力我们想,现在该想想长期在这里呆下去的办法了,一时半刻根本出不去。

        两天后,蟒蛇终于死了,因为我的宝刀伤到了它胸部的血管。我俩回到尸体旁取出蛇胆来分吃,又尝试着生吃了一些蛇肉,没什么难吃的,李明却吐了不少。那之后我俩就只有聊天度日了,李明终于承认他真名不叫李明,因为师傅给他起的法号叫清明,取清风明月之意,所以出山后他自己化名叫李明,其实他姓苗,真名叫苗广平。因为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没考高中,拜了师傅就进了道观,打算学点一技之长养家糊口。也没想修什么道行,只是师傅见他的资质不错,所以很偏爱他才学得了一些本事,结果出山也只能拿来骗人。

        我说:“也不能说只是骗人,你不是已经看出来我身上的问题了么?说的很准确呀?”

        苗广平:“那时候你的样子看着就一脸的晦气,身上的土夫子气味相当明显,不过现在好的很多,脸色几乎是正常人的样子,气味也好多了。什么原因呢?我觉得咱俩在上面守着青龙的时候哪感觉非常古怪,要是平常我在家这么呆上七天,保证连路都不会走了!”

        我:“恩,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没有什么头绪。青龙的变化主要还是因为雮尘珠,可是这中间有一个问题,曹道长哪里去了呢?”

        苗:“一个有可能是雮尘珠压制了他,也有可能是龙借了雮尘珠的力量压制了他,总之他还在龙的体内,因为如果他出来就一定会来找咱俩的!那你就应该能发现。”

        聊到第三天,我俩已经无话不谈,就差歃血为盟了。躺在溪水边上,反正也不会下雨,也没有太阳可晒,身下铺着些枯枝败叶,隔离开潮湿的地面。李明,哦是苗广平,居然后悔没能雇两个美女来,就这样在这里生活其实也不错。正幻想着,忽然见那火红的神鸟盘旋飞来,从我俩上方经过,远远地向蛇尸那边飞去。

        我俩心照不宣,赶紧起身向那边奔去,不一刻便赶到了。这之间那神鸟已经落在蛇尸上,而蛇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撕掉了一大块,神鸟检视着伸嘴啄一啄蛇尸,却没有吃,抬头向石壁上望去。我顺着它的目光一看,居然隐隐的看见黄龙的迹象。朱雀啸叫一声飞起来在那附近盘旋着,不一会两只凤凰也给赶到了,凤凰则毫不客气地与黄龙打斗起来。黄龙朝凤凰喷起火焰,这火焰可不是之前朝我喷过的火焰了。那时的火焰只有两三米远,而且弱的很,没有多大的威力。现在它喷的几乎是三昧真火了,一下就喷了十几米远,而且强烈持久,颜色也明亮得多。可想而知威力有多么的厉害。可是凤凰竟然真的不怕火烧,从那火焰中穿过毫发无损!黄龙本来好像要逃走,凤凰一与它打斗就打乱了它的计划。

        我和广平赶紧潜伏起来观战,我说:“黄龙的火焰现在怎么这么强?”

        广平:“一定是吃了蛇肉了,龙的火焰是因为能把吃到的东西转化成甲烷。其实这道理很简单,就象人放的屁也能点着火一样,因为含有大量的甲烷。龙喷火就是在打嗝,可能是牙齿的碰撞形成了点火机制,如果人的屁股里有这样的点火机制,人每次放屁都会喷出火来。”

        我:“那它为什么不早来吃呢?早吃早就有战斗力了。会不会还在害怕我的宝刀呢?”

        广平:“有可能,那就是说如果有可能骑上它,就还能控制它驼咱俩去取宝藏!”

        我:“对啊!那咱就静观其变,最好被鸟儿们打败落地,咱俩好能再度骑上它。”

        广平:“那咱俩就守着蛇尸,它的甲烷消耗光了就会在来吃东西的,那样咱俩才能有机会。”

        我俩瞅个它们斗得远的机会,黄龙看不见的时候,悄悄的来到蛇尸旁边,索性钻进蛇尸的肚子里去呆着观看龙鸟之战。几乎斗了一天,龙的火焰喷过几次以后就又弱下去了,神鸟朱雀也参加了战斗,黄龙又落到下风。但因为体力已经不是当初那样瘦弱,并没有受什么伤。他们相斗的战场几乎是整个金字塔形空间,有时候还到湖水那边到水里去斗。那边远到我们看不见,也不知道老乌龟和獬豸都是什么立场。

        一天多以后,我俩在蛇尸的肚子里感到蛇尸好像在动,机会来了,我突然蹿出来,正是黄龙在啃食蛇尸。我一举刀,黄龙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看来它的意思是是要让他吃几口蛇肉怎么着都行。我呼唤李明赶紧骑上黄龙,用鬃毛在腰间系了结实的活扣,等黄龙吃上几口,这时候鸟儿们又不甘心地杀过来。我见黄龙也吃了不少了,赶紧提它的顶鬃叫它干活了。黄龙明白,不管那些鸟儿在身后穷追,只顾起身将我俩驼到东南祭坛,我俩赶紧解开龙鬃从黄龙身上翻滚下来,黄龙则转身又与鸟儿们打到一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264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