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四十一章 鬼影

第四十一章 鬼影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四卷萍踪鬼影第四十一章鬼影松林道士喘匀了才说:“赶紧,赶紧走!这是一个活体入葬的冥婚新娘,怨气太重,现在怨气已经放出来,这个墓室里都是毒······气······”他越说越弱,最后竟然双手护着自己的咽喉瞪着眼睛歪倒下去。我万分诧异,他的口罩没有摘下来啊?怎么还会中了空气的毒呢?我怎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呢?我担心是我的离魂让我不能感知身体的感受,赶紧拖着道士就往洞外爬。一阵急忙扒火地逃命,好歹爬出来,离开盗洞远一点摘掉两人的口罩,又在道士胸口锤了几下,道士嗓子里鸡鸣似的‘吼儿吼儿’两声一口气才喘上来。我摸摸自己的胸口,呼吸和心跳都还正常才放下心来。

        俩人在草丛里好喘了一阵子,道士翻白的眼睛也翻回来了。这时候天已经亮了,是大年初四的早上,大过年的差点丧命。年还没过完呢,村民们都在走亲戚喝酒打麻将,这鸟不拉屎的坟地里人家连看一眼都会觉得晦气,这里又不象我老家冬天那么冷,我俩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呆上一阵子呢。

        “你看到什么了?你怎么知道那是活人入葬?还冥婚?”我说。

        道士:“啊······哦!”看来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大红的被褥,大红的衣装,手脚被绑着,明显是活人入葬。那里的所有明器都粘了那女人的怨气,拿了那样的明器会倒大霉的。而且那一点泄露的怨气就足以要咱俩的命,真奇怪你还有力气把我带出来!这次多亏你了。只是怨气不是什么有毒气体,它会把空间里的空气排开,如果不能把整个大墓掀开就永远也不会排放干净,里面那些明器是没法拿出来了!”

        我:“可是我既然能把你救上来,为什么不能再进去一趟呢?”

        道士:“算了,别让你在为我冒险了。不过你好像真的没有受那怨气的伤害,为什么呢?难道你真的受了封印?”

        我也不明白,虽然我感觉不到身体的感受,可是到现在我真的觉得我的身体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我俩这一趟怎么也不能白辛苦,就打算在冒险下洞一趟还能试试我是否真的不怕那怨气的伤害。

        一直等到时体力完全恢复了,才在我腰上系了绳子,我下去,一有问题道士就赶紧拉我上来。我带上口罩一路背着唐诗,“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又下去把明器和装备都收上来。连吃带喝又撒尿地好好休息了一番,二人一阵挥铲将盗洞回填了。再过个把月,两场雨过后乱草长起来没人能看出这里有人干过什么。

        回到车里,道士催促我赶快开车。我说:“去哪儿啊?回龙虎山么?”

        道士:“随便哪儿啦,快走就是了。”

        我启动车子一路向北开,“你想去哪儿把明器出手?”

        道士:“那就去长沙吧,在那儿有我的路子。对了你在墓里为什么挥刀乱舞啊?不是发病不能自控吧?”

        我:“切!我就算死了也能自控!我是看到了烟魂,你没看到吗?”

        道士:“啊?你怎么不早说?”

        我:“你也没给我空说啊!”

        道士:“那你挥刀有什么用?”

        我:“我的刀是用鬼魂衅洗的,所以鬼魂都怕我的宝刀。还有可能是我的魂被封印了,能震慑鬼魂。是狐仙阿姨告诉我的。”我把狐仙的事跟他说了说。

        道士:“我去!这么牛啊?你能辟邪?那以后摸金倒斗带上你,不是比那发丘印、摸金符还牛了吗!”

        我:“我还有好多事呢!能帮愿意帮我你就帮我,帮不上就拉到,别打我的主意。”

        道士:“哈哈!别那么严肃嘛!天师我都让给你了,还算计这点小利。”

        我:“哦?原来是你把天师的位置让给我的啊!谢谢啦!你说什么天师?怎么能封印鬼魂就是天师了么?”

        道士:“这个我也不很清楚,不过很厉害就是了。”

        我:“其实就你这样的还去龙虎山认祖归宗,人家一闻你身上的味就知道你是个倒斗的了。”

        道士:“嘻嘻,算啦,交个朋友嘛!等出了明器,我会把钱打给你的,这个你放心啦。”

        我:“钱你可以都留着,不过得帮我找线索!”

        道士:“线索我一定会帮你找的,钱也会分给你,这是规矩。钱总要花完的,人可不是好找的。要是结了怨,以后少了条财路那可了不得。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也没什么计划,还是找啊。不过狐仙阿姨告诉我你说的龙虎山天师印不是我要找的东西,还告诉我多到奇险之地走动才能遇上,我想还有就是我三叔说过的‘有灵异事必有奇异物’,我以后就是找这样的地方逛逛就是了,也没什么好办法。你有什么好建议么?”

        道士:“哈哈哈‘狐仙阿姨’,你小子还真乖啊!真会套近乎。那狐仙起码有以前岁了,你管她叫阿姨,可以给你自己的祖宗当祖宗了。那个建议暂时没有,不过有什么好事你可别忘了我啊!”

        我:“切,那你就辛苦点,多帮我找点资料吧!”

        我把他送到长沙,这家伙神神秘秘的离开了。我忽然静下来,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找家旅馆,静静的思考着以后的事,策划一下行走路线。那以后好久都没有什么故事,有灵异事件的地方我到走了不少,几本都是人吓人,以讹传讹,没有和我有关的。

        其实,灵异事件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如果大家聚到一起各自讲起故事来,都能讲一嘴唾沫。可是真的说自己真的亲身经历到的哪有几个!还有很多网络小说写的,主人公每个月能碰到三次灵异事件,还撞鬼还打鬼的,那只能在小说里。如果真的这样的话,超不过半年肯定没命了,哪还有时间长篇累牍地些小说呢?还有的小说好像主人公天生具有什么特殊能力,拐弯抹角的证明自己有惊世骇俗的身世,真的有这样的能力的人整天忙于解决问题还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来记录呢?还有故事里那些道法道具,哪有时间学习,哪有时间准备呢?我都是很奇怪,这样的故事还真有很多人喜欢。我这样满世界的找都找不到,他们竟然都能那么容易遇到,真是苦了那些人。

        这几天家里老是给我打电话,还有丹。没办法,我只能想办法让她对我的感情淡一些,就是说一些别的女孩的事,慢慢来吧,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以后呢。薇薇也是,几乎每天都保证打一个电话,这电话真是麻烦。我甚至真的想把电话丢掉了,可是又怕老爸老妈担心,想想心里乱的不行。开学之前又回一趟襄樊,和薇薇团聚一下,罗广一直念叨着要跟我出去发财,可能是薇薇跟他们提到了我有多少钱的事,我只能含糊地说说有机会再带他们去。这中间我还跟广平大哥通话,探讨一下天师印的事,他神叨叨玄乎乎扯了一大堆,说的直飞唾沫,隔着电话都能喷到我脸上了,但没什么有帮助的内容。

        薇薇开学了,我不能拖累他的学业,尽管舍不得还是得离开。找天师印的事没什么头绪,就想先办我自己的事。那铜钱是赫连勃勃在统万城制作的,我想到统万城去看看能否有什么线索,跟薇薇告了别就出发了。

        下午到了洛阳,旅游一下顺便找地方住宿。

        古都洛阳,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小住宅,据说都是古建筑,没法拆的。不过小吃真不少,咱中国人把那么多聪明才智用来想出这么多种方法饱自己的口腹,看看种类就够让人头麻。我就无所谓了,反正吃什么也不觉得味道,连吃了多少都无法体会,只好记住了自己吃了多少,万一忘了还容易把胃撑坏了。季节原因,没有看到牡丹花。第二天,我驱车来到小浪底,想与这流淌了千百年的黄河亲近一下。果然波澜壮阔,不过没到季节,没有看到最精彩的时刻。没关系,看到就好了,含而不展是为太极。我只是学了一点腹式呼吸,怎么这么多感悟呢?

        没有象我这样的游客,找个近便的宾馆把车停了,不去那热闹的地方,偏偏爬那没人爬的山,走没人走的路,或者根本没有路的地方。溯流而上,一两个小时后我已经在一条岔河的边上了。远远地离开了那些游客和垂钓的人,踏着乱石和残雪攀到岸边的崖顶去迎着呼啸的江风,但愿它吹散我心中积郁已久的阴霾。裹紧了身上刚刚买的厚实风衣,虽然我并不觉得冷,可还是要保护好我自己的身体,没有亲人在身边,我只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如果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谈什么做事!

        不是我自己爱贴边,还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也跑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男孩也有女孩。不过他们是在我的脚下,黄河边的沙滩上时而打打闹闹,时而窃窃私语,一会又相互追逐起来。我望着河面,快要中午的时光,青嘘嘘黄呼呼的黄河水貌似宁静,实则暗流涌动。

        我看着那些孩子在拼命地挥洒着自己的童真,感叹我自己失去的日子,更加感慨我自己暗淡的未来。我正感慨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孩子的后边多了一个小孩,原来是五个,我看得清清楚楚。现在多这一个,浑身灰黑色,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衣服,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明显的是这孩子带着一顶古怪的帽子,这帽子我从上面看有点象我小时候见过的大盖帽,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人带着这种帽子了,所以感觉很奇怪。更加奇怪的是这帽子居然和他浑身灰黑的颜色一样,也是灰黑色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帽子。孩子们跑来跑去,忽然就有人注意到这个怪孩子,有个女孩像是很恐怖地尖叫起来。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攀着岩石和植被,不管有路没路半滚半滑地下到河边。这时候,那灰黑的孩子正在蹦跳着追逐那几个孩子,几个孩子阵脚大乱吓得四处逃窜。我爆喊了一声“干什么?”那灰黑的孩子转身看看我,一跳就追上一个男孩,夹在腋下就象夹了一个酒瓶子一样的轻松,转身一头跳进黄河里去了,我赶紧甩下风衣跑几步望着他落水的地方也呼通地跳下去。

        可是我在昏黄的水里,无论怎样也没法追上这灰小子。虽然我的身上带着宝刀可是无法发挥作用,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广平大哥给我的手枪,没想过打中什么,直响发出大点的动静,惊动了那灰孩子还快点放开他手里那个小男孩,时间长了恐怕被河水呛死了。

        这一枪开的,子弹出了枪口就掉到我脚下的黄泥里了,没想到水的阻力会大到这种程度。我傻了一下,不过灰孩子也傻了一下,放开了手里那个小男孩,自己飞快地向黄河的上游潜走了。我揣起手枪,拉着男孩回到岸上,提着他的脚托着胸口控了一下,他喷出了肺里和胃里的水,一阵咳嗽醒了过来。我招呼另外几个小孩,“你们几个!过来吧没事了,在这照顾一下他,一会儿他好点了咱们得赶紧送他回家去,不要到这样的地方来玩了。”

        孩子们吓得有的在哭,没有哭的也都惊恐地哆嗦着。看见我把他们的伙伴好好的带回来,才战战兢兢地聚拢回来,“谢谢叔叔!”

        “叫······”我差点让他们叫爷爷,“还是叫哥哥吧!你们有谁认识那个灰孩子么?”

        “那是水鬼,我们听大人说过。”

        “哦?我到觉得那是一只想跟你们一块玩的猴子,不过它不知道你们不能在水底玩的。”男孩浑身湿漉漉的,初春的天气里浑身哆嗦成一团。我捡起我的风衣把他裹了,跟着那几个孩子把他送回家。“你们以前见过这灰孩子么?还是你们家大人见过?”

        “都是听说的,这回真的见到了!真吓人,整个就跟泥做的猴子一样,好像还带个帽子。吴奶奶什么都知道,她可能是见过!”

        我说:“哦?那你们带我去找这个吴奶奶好不好?”

        孩子们都说好,他们都是附近村子里的,离着不远,周末了才来河边玩。我把那个落水的孩子送回家,顺便跟大人证明确实是遇上水鬼不是孩子不小心,大人们都将信将疑但也确实没有再训斥男孩,还有大人干脆领我去找那个神叨叨的吴老太。

        吴老太一方面是村里最长的长者,好像还做过神婆,过阴走阳的,所以有奇怪的事村民们都来问她。老太太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竟然颤巍巍地起身冲我跪下,嘴里还念叨着:“不知鬼帅大人驾到,民女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我惊愕地起身搀扶,有几个村民在屋里,都更加惊愕地望向我。“老奶奶,您这样可不好,您怎么知道我是什么鬼帅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729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