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四十三章 迷宫

第四十三章 迷宫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四卷萍踪鬼影第四十三章迷宫悟空出奇地很安静,似乎在悄悄地走,从来没看见它这么安静地走过路。我在那灵魂的震颤中穿过了走廊,这明显是墓道,因为前面有几间墓室。两侧的耳室里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些泥塑车马,色彩很鲜艳。主墓室里面金光灿烂,数不胜数的金银宝器,看来开始是摆放的很整齐,但现在都凌乱地到处都是,不知什么情况。地上还有两具尸体,这尸体的死状凄惨,浑身的骨骼比墓道里的那些好不了多少,不过不是被有意弄成的,因为看得出那些骨伤很不规律,应该是随机造成的,可也算是没有完整的骨骼了,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看不到棺木,我走到摆放那些明器的案几跟前,从地上捡起几个金银物品。要是松林道士来了说不定乐疯了,不过这对我毫无吸引力。我现在算知道了什么叫‘世间江河无限而我只掬其一抔’,如果没有和我有关系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我都是累赘。我拿它干什么呢?我把捡起来的摆在案几上,欣赏一番,虽然也看不懂什么不过确实都是好东西。既然来了,还是拿一两样吧,怎么说我也是个倒斗的,装什么清高啊!我将一个镶金的玉带扣揣起来,又拿了一个纯金的酒樽。这家伙什可以当水瓢给那悟空的脑袋里填点水。悟空走路还是那样轻轻的,不知道这这家伙竟然会有这么老实的时候。没有棺木,我到想找到棺木打开看看里面的墓主手里嘴里会不会有什么天师印之类和我有关的东西。不过现在手上也没有什么工具,还是算了。知道有这个宝藏,以后可能会有需要也不一定,还是不要弄乱了留待后用!可是悟空想干什么呢?难道它想用这些明器交换让我放了他么?还是想让那些押不芦毒死我?还有我为什么没有一点感觉中毒的迹象?还有那些嗡嗡声,真的就形同虚设地放我进来么?

        我正胡思乱想,看得出悟空已经钻到一个案几底下去了。它淘气我到不在乎,不过这时候有一种力量在我身后推我,难道有人?我正转身,这力量忽然一强将我一下就推到那案几底下。几乎同时,一阵稀里哗啦玻璃碎裂的声音响彻整个墓室,就象在一个大厅里有几十盏吊灯同时跌落,霎时间在地面堆起半尺多高的碎茬子,大块的有人脑袋那么大,小的就象手指头,一块块都象玻璃和坚冰一样锋利无比。

        如果我不是已经被推到案几底下,相信我已经和刚才见到的那两具尸体一样成为碎尸了。这么大的空间里同时跌落这么多尖利的物体,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避也无法防范,真是厉害。除非有人了解这里的奥秘,否则一定有来无回了。可是,是谁在背后推我一下呢?难道有人跟着我?我正胡思乱想,那些落在地上的碎冰茬竟然都在迅速地融化着,成为乌黑的液体,随即液体就在蒸发,冒起浓浓的烟气,一时间墓室里完全没有了空气,伸手不见五指,手电也根本没用。我只好赶紧扯起衣服掩住口鼻,能做的仅此而已。我就这样躺下忍了有半个钟头,那些冰碴竟然挥发的一点不剩,地上又恢复了潮湿坚硬的石板地面。怎么回事呢?我拿手电向上照了一下,原来这墓室有二十多米高的穹顶,那些冰碴化作烟气飞升到穹顶就都凝结起来,凝结成了水晶一样的东西,手电照到的时候闪烁着万道光华!一定有什么机制让这些奇怪的物质在穹顶上迅速凝结以往复砸下来,可是这是什么机制呢?我不明白,可是现在看起来可以走了,不知道这些水晶会不会再落下来砸我。我才想起来悟空为什么进到这里就轻手轻脚的了,他原来什么都知道的。我抖了一下手里的铁链,“你行!现在怎么办?听你的了!”

        押不芦毒气封门,恶鬼占廊,水晶砸顶!不错的墓室防盗设计呀?看来这是一个大有来的头的墓葬,可是会有什么东西呢?悟空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悟空慢慢起身向墓室里面走去,我也轻手轻脚地跟着。里头是更狭窄的墓道,左转右转的,墙壁上有灯窝。有很多支路,我怕回来时找不到,就在支路的时候做标记,就是在走过的地方横着划一道。好在这里已经没有了石头,都是泥土的墓道,用手就可以划了。不过太复杂了,简直是迷宫,还好有悟空在领着我,不然我肯定不知道要在这里走多久。墓道有时上坡下坡,还有很多垂直上下的段落。终于在一段平整一点墓道里悟空停了下来,这段墓道跟其他的路段毫无区别,为什么停下呢?悟空是不会累的,也要休息么?几次打开闭上,我的手电已经没多少电了,昏黄的照照两边的墙壁,看不出什么不同。用手摸着推,逐步把跟前的墙壁都摸遍了。悟空也不动,不知在打算什么。

        我一停下来,身体很快就支持不住睡去了。正好我可以去冥行观察这个地方,就怕悟空乱跑拉动的我,我还能不能顺利的回到身体就不好说了。也没办法,只好听天由命。这里的迷宫不是一个平面的,高低错落,再向外还有更多自然形成的地下空洞,有的垂直向下,很是凶险。主墓室也找到了,没有悬念,连里面放的什么东西都大概了解,没什么值得弄的。因为看来跟我的符印毫无关系,还是算了,留给后人凭吊吧。不过这位墓主人嘴里的东西感觉有点特别,但我也没有太在意。除此之外我觉得这空间的感觉不太对,说的玄一点就是气场有点乱。其实说是冥行探查我所能够观察的也不是那么清晰具体,人看不穿大地,鬼也不是能看穿一切,要不然那次华阳洞之行也不用那么凶险了。我怕时间久了悟空又闹起来,就赶紧回到身体里。

        这过程中,一群鬼魂在我身边游来游去,像是一群苍蝇,还嗡嗡地闹着,主要是围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直到我回来,他们仍然围着我,最后我不厌其烦,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当然是用鬼魂的方式。他们慢慢静下来,仍旧围着不肯离去,“我知道你们死的冤,可你们围着我干嘛?我又不是你们的苦主。”

        他们一片嗡嗡声,乱套了。但我听得出,这嗡嗡声里多半是申诉,委屈、苦闷、愤怒、无奈还有无穷无尽的苦难,充斥着我的思维。我根本无法跟他们沟通,但是我能明白他们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明白的,也许我和他们是一样的,就象狼群的嚎叫,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惜我现在还没有受印,要不我就封印了你们,你们就可以去幽府报道了!”我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我的诉说,我只尽管说我的。正说着,这些鬼忽然间向受到什么指令似的忽然都散开了!

        我觉得一定有什么情况,不过我的身体现在还在睡觉,可是悟空却激灵了一下,悄悄向一个方向挪过去,铁链拉了我的手一下,我慢慢醒来。冥行让我对迷宫的道路有所了解,如果有人,我猜的到他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而且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不过,我能做什么呢?还是算了,大不了是一群盗墓的,躲起来不跟他们见面,瞅机会就扯呼!

        有了一些感觉我就醒了,起身转过一个叉洞,拐了一下就蹲坐在靠边的墙根里。这时候,几个人来到我刚才呆的地方,尤其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我的灵感比较好,能感受到他们大致的活动,就静心倾听他们的动向。

        几个人停了下来,为首的一个手里好像拿了一张图,不时用手电照照,其余的人默默跟随。为首的忽然停住关掉了手电,顿时迷宫墓道里一片漆黑。“嘘!好像有人。”

        我听着自己的心跳,又数着他们的心跳,看来有七个人。为首的听了一阵,也没听出什么,“好了,大家散开,你,到后面那个岔口守着。你们两个先按路往前探一下,安全到达后就拍两下巴掌,有情况就拍一下。”

        “是!”大家按令执行了。为首的又告诉另外两个,“你们巡视一下周围!”

        “是”说罢两个人就先后拐进我所在的这段里来,进来后一个面向我这面拿手电照了照,另一个转身向他身后的方向巡视而去。我被发现了,发现就发现吧,反正我也没打算躲,大不了干一仗,他们不如我了解地形,我也不一定吃什么亏。可是向我这边来的那位的手电明明已经照到了我和悟空,眼神却空洞地望向远处,还把手电贴在脸上仔仔细细地望。其实我就在他眼前,想看不见都不可能,可是却象完全一点也没看到我一样的表情。是为了麻痹我装做看不见?那他出于什么目的呢?这个人我都看清了他的脸,完全不认识,不可能为了维护我而对他自己的头目隐瞒什么。莫非这家伙也被鬼遮了眼?看来一定是的,这家伙大睁着双眼从我面前走过去,好像还回避了一下我的脚,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呆呆地走过去,连悟空也老老实实地没做声。

        这家伙走过去十几米,用手电照照远处又转回来,照样从我面前走回去。前面向另一个方向走的那个也回来了,手电也照到了我,显然也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这么无视我的存在简直有点伤我自尊,本来我就很没有存在感,现在真想窜起来揪着他们的衣领子质问:当我是空气吗?

        两人会和,拐回到来的那个岔路去跟头目汇报,“头儿,我们看了,没什么情况。”

        头目显然在研究地图,见他们两个回来抬头说:“好,咱们在这等。”

        “头儿,既然有地图,咱们为什么不直接过去?拿了明器就散!”

        “你以为咱们是来倒斗的么?一定要迅速弄清楚这里有什么,而且不能留下任何线索,什么东西都不能拿!”

        “那咱这趟来干嘛呀?”

        “不许问!你个小崽子不知道规矩么!”问的人再不敢吭声了。

        一切静下来,只能听到四个人的心跳,一个钟头过去,这些人除了呼吸连放屁的都没有,真是很有素质的团组啊。前面探路的那两个人还是没有回来,头目起身说:“这两个家伙恐怕出事了,太静了!老五,你到后面叫脚跟过来,大家不能在走散了!”

        “是!”那个被叫做老五的向后走去。他们说的后面是我刚才被悟空牵着走的前方,说明他们是从我的对向而来,不是从押不芦墓道进来的。过了一会,老五急呼呼地回来了,“头儿,脚跟不见了!”

        “什么?你看脚印了么?”

        “看了,就到最近的那个岔口,脚印也不见了!”

        “看来咱们小看了这个墓道。好,既然来了,就先别管脚跟了,你们跟着我,千万别乱走。”

        “是!”这是三个人同时回答的。

        四人向我来时的方向搜索前行,拐了几下,手电的光芒渐渐的完全消失了。我在思考着怎么办,想来想去觉得这样挺好玩的,不过他们这趟来不是为了倒斗,什么东西都不拿,还不能留下线索。到底是为什么来的呢?我纳闷了,决定弄清楚在走。正想起身,忽然又听到有声音,就停下没动静待其变。

        过来的是一个人,听心跳和呼吸好像很着急,低低的声音紧张地呼唤:“头儿······,头儿······。”看来这家伙是走丢了,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个脚跟呢?有可能。我就这么听着这个家伙稀里糊涂犹犹豫豫地向着脚跟的方向走过去了。又过了十几分钟,有三个人转回来,什么?三个?这七个人分的组没有三个人一组的啊?三个人歪歪斜斜地靠着墓墙,蹲坐下去。

        看来是那个头儿领着三个人那个分组,不知为什么少了一个。“不对!这墓道的地图都在我们手上,我们按图而走,怎么还是迷失了呢?这里有问题,一定有什么事我们没弄明白!”

        我明白,一定是那些鬼左右了这些人的识别力,不过我还没弄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来这个墓室,还不能惊动他们。

        “印子哪去了?你们俩都没发现印子不见了么?”

        “啊?是啊,怎么会没发现呢?”

        “好吧,你们也说说,这迷宫墓道这么厉害到底什么原因!”

        “哎头儿你看,我们现在的地方象不象刚才出发的地方?”

        “是很象,不过咱在其他地方也见过和这一样的地方,从图上看,咱们好像是真的又回来了。”

        “什么事儿啊这是!咱们这些人什么时候迷过路啊,这丢不起这人呢!”

        “咱们静下来好好想想咱们走过的路,能不能想出什么可能来。”三个人都默不作声,苦思冥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786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