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四十四章 旁观

第四十四章 旁观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四卷萍踪鬼影第四十四章旁观大家商量着,头目说出有三处岔口走的不太确切,老五和谷雨又说出了两处,还有印子可能走错的地方,都做了猜测。于是他们在这个地方做了标记,起身又向前走去。刚走出去没几步,迎面跌跌撞撞的过来一个人,“细狗!”头儿他们惊讶地说。细狗看来就是最先派到前面去的两个人中的一个,我的感受是和刚才单独回来的那个是同一个人。不过,他好像是向着脚跟的方向去了,怎么又从前面回来了?这到真有意思,我就这么忍着笑,看着这些自认为聪明一世的盗墓贼被这个迷宫和里面的鬼魂耍的团团转,还暗自庆幸自己是被悟空领着没有迷路,而且还得到机会冥行了一下对迷宫做了了解,最庆幸的是那些鬼不会来迷惑我。

        细狗几乎在哭了,“大车子不见了,我在前面他在我身后两步远的距离,我走着走着就感觉身后没有了大车子的手电光,我想回头问他关手电干啥,他已经不见了。我就赶紧转回来找你们,可是找不到,一直找到现在。”说罢,还抽泣了几下。

        头目说:“好了,既然找着了,就不要在走散,这次我们在路口留下标记,不管他什么留下线索了,临走的时候在抹平就是,现在我们自身难保。”说罢,头目带领大家又往我来时的方向走去了。等了一刻,我觉得这次他们不会在回来了,不过我还没弄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呢,他们会不会到主墓室里去开棺呢?既然他们不是来倒斗,即使到了前面放置明器的墓室里,也不会动那些明器。唯一他们感兴趣的一定就是那主墓室里的东西,因为他们说了一定要知道那里有什么。好,那我就去听听他们在那里做什么,还有到底要干什么。

        我了解路线,轻车熟路地牵着悟空走到了主墓室,在旁边的一段不重要的路段坐等。

        过了好久,有一两个小时吧?他们终于转到墓室入口来了。不过却没停下,迷瞪瞪的继续走。这很正常,因为墓室不是在这个层面上,就在他们走过的地方右侧的墙壁,那里和其他的墙壁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可那就是墓室的门。看来他们还不知道,不过我也没法告诉他们。走过去十几分钟又走回来,在这里转了几圈,看来那个头儿手上的图还真是靠谱,他们明白了墓室就是在这个位置,但是还是找不到墓门,因为根本就没有墓门。

        这个迷宫大部分都是天然形成的地下空洞,只是被人又加工了一些地方,成了迷宫,这加工只是把一些自然形成的通道修缮成完全一样的拱顶走廊,当然还有很多都是人为开凿的。在其中很难分辨的地方选了一个比较大的空间作为主墓室,又将墓门做成和走廊的侧壁一样,太难找了。不过找不到也不是什么坏事,真的找到的话,恐怕这些人就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这个大墓了!我有点为他们捏了一把汗,不过不知是敌是友,等我听明白他们说的话再决定是不是救他们的命吧!

        还是四个人,看来走丢的大车子和脚跟还有印子都没找到。可是就算他们在走过的地方做标记,手上的地图也算靠谱,但这迷宫里还有鬼在遮他们的眼,按理说那些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得逞,他们是怎么找到墓室的位置的呢?看来这些人还真是不简单,如果我和他们一样,就彻底完蛋了。

        头目找来找去,最后停下。“看来墓室就是在这里了,不过还有关口,我们被一些表象迷惑了。”他指着走廊的墙壁说:“如果地图没错,墓室的入口就是在这里了,大家找找有没有什么机关!”大家纷纷在墙壁上摸索,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什么机括。

        老五:“头儿,我们挖一下看看吧!”

        头目:“要是挖了就留下痕迹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挖!”

        老五:“可那怎么办呢?眼看着墓室就在这里我们就没办法了么?”

        谷雨:“要是寿星来了就好了,可以冥行一下就知道这里的结构了。”

        这时候我吃了一惊,什么?他们中有人会冥行?难道是和我一样的?

        头目说:“寿星哪里那么容易走动!何况东北这么远,千方百计的弄他来了要多长时间也不一定,等来到了就迟了。何况祖上有安排不允许他来中原。”

        我越听越糊涂了,这好像是个什么组织,构成挺复杂,有会冥行的寿星还有被大家叫做祖上的人物,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等等,东北?那个叫寿星的能冥行的人在东北?难道是教堂底下的那个骷髅老祖宗?

        头目:“算了,还是挖吧,算是给那小子开个路,不过一定要恢复原样。”我满腹狐疑,那小子?谁?

        四个人从所带的背包里翻出铁铲,头目用手量着位置,确定后老五挥铲在洞壁上挖起来。如果他们向斜下方挖,有一米多的距离就能挖到券顶。可是他们是横直向前挖的,这样他们得挖两米多远才能在脚下发现券顶,但我不能告诉他们。不过看他们找位置找的还算准确,就安心等候。可是,他们说到的那小子是谁呢?不会是我吧?这完全不可能。

        这帮人看来相当专业,没到半小时就发现脚下的券顶了。那是一个四五百平米的一个宽阔大厅,高有近三十米,全部用城砖垒砌,外面用铜浆灌缝再回填夯实,顶上是半球形的券顶,旁侧的墓门是假的,外面根本没有墓道。墓室内的地面也是一样的石砖灌铜,只有棺木的底下是虚位。周围有很多陪葬的明器,明显比外厅的那些好得多。周围还有五口缸排成阵列,缸里的东西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总之很奇怪。

        这几个人轮番上阵,到第三个人的时候就发现了券顶。他们又扩了一下洞口,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启开了灌铜城砖,总之手法熟练至极,好像他们每周都要开一座大墓似的。

        带上氧气口罩,从洞口丢下去几个荧光棒,再将攀援绳丢下去一头,谷雨留下接应,三个人拧亮头灯逐个滑绳而下。

        这时候,我等的时间太长了,身体已经睡着,反正我也要看看他们下去干什么,索性冥行去观察。可是,我冥行的时候,那些人类在我眼里就已经不是人类的样子了,只是一团魂魄而已。而且他们说的话我也没试过能否听见,正好这次可以试试了。

        我来到墓室墙外向里观察,看到一副奇妙景象。三个人按次序在绳子上悬着,最先下来的老五在最下方离地有十米高,他头顶上三米多的位置是那个头目,再上面三米多高是细狗。我虽然看不到他们的样貌,但我能分辨出他们的魂魄。可是他们三人就这么在那挂着,也不往上爬也不下到地面,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可是却能感受到他们在想什么和表达什么,就是说他们说的什么我也能知道,但绝不是听到的,真奇妙。

        头目:“老五,还没到底吗?”

        老五:“快到了。”

        头目:“还有多高?”

        老五:“没多高了,不过怎么还不到呢?”

        头目:“估计的三十米,咱们下了这么久,应该到地了啊?”

        老五:“就是啊,看着里地还有十几米,可就是不到底,怎么回事呢?”

        头目:“你快点!”

        老五:“是!”

        我想笑,他们就那么停在那不动,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底呢?恐怕永远就那样了!看来还是那些鬼在控制他们的意识。就这样又过了十分钟,仍然没有变化。我就只有看着这奇怪的雕塑等着,这要到什么时候呢?去看看上面的谷雨什么样,铜浆券顶的缝隙里钉了一枚匕首,刀刃全部钉进石缝里,谷雨已经把绳子固定在匕首的手柄上。不错,能挂的久一点。可是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是个结束啊?我游下去,看看那些蒙着三个人双眼的鬼魂,想告诉他们放弃,可是我没法和他们沟通,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可是鬼魂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就放开了他们三个。哦,只要我想他们就知道了,那就好办了。我又用意识告诉他们等他们要走的时候再困住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里陪葬吧!

        三人开始动作,不到三分钟就到底了。三人检视了一遍明器,看看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决定开棺。三人熟练地将棺木打开从尸骨口中取出一枚夜明珠,将这夜明珠擦拭之后,梦幻般的光华照亮了整个墓室,那光华的色彩处于蓝、绿、黄、紫之间,而且不断微妙地变换着,流光溢彩美丽非凡。重要的是它让我觉得有点异样,我还没明确地觉察有什么异样,那三个人惊诧地欣赏了一会夜明珠,忽然望向我的魂所在的方向,大惊失色!

        “那是什么?有鬼呀!”都纷纷拿出家伙向着我的方向做困兽状。我不明白,难道他们发现我的魂了么?怎么可能?难道是夜明珠的光华照得我的魂显形?还是我所受的封印显形,我想不出什么原因。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发现我了。我从墓室游进大地看着他们,不信他们还能看穿泥土么。三个家伙应该是看不见我了,慢慢地收起兵器。头目将夜明珠揣在怀里说:“看来我们这次任务失败了,盖棺,撤!”

        其他人默不作声,利落地盖起棺材,捡回所有的东西,包括之前扔下来的荧光棒,准备攀绳而上。细狗忽然疑惑地问:“头儿,你不是说这次不拿明器么?”

        头目小声回答:“已经被发现了,行动已经没有意义,而且这珠子看来会有用,所以还是带走吧。还有尽量不要说话!”

        三人都不说话了,开始爬绳子,可是当他们三人都上了绳子,就又被鬼蒙了窍,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不知道要多久。我想还是算了,让那些鬼去对付他们吧,这辈子也别想离开这鬼地方了。我回到我的身体里,却发现悟空已经倒在地上不动了,而且整个身体都显得更加瘦弱,头碗里的水已经都挥发干净,如果不给它加点水就要完蛋了。我想不通它到底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是要告诉我什么还是想让我死在这里,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想和我在这里同归于尽,他自己没命也要让我死在这里。可是它不知道那些鬼是不会让我死的,结果它自己先完蛋了。哎,受了这么点委屈就拼小命,是不是太不值得了?这小猴子咋这么想不开呢!是不是它也知道‘不自由,毋宁死’?算了,看你这么小心眼,我就不为难你了!等下出去就放你走吧。我系在铁链上的那个食物包里还真有两瓶水,等我慢慢醒了,扶起悟空把一瓶水都倒进它的头碗里,可是这一瓶水都到进去后竟然看不出里面有一滴水,原来这家伙的身体都是海绵状的,这一点水根本灌不饱它。算了,另一瓶也给他吧。

        我见它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就抱起这个婴儿干尸一样的东西从迷宫墓道里走出来。这明显是押不芦墓道口的另一个方向,我冥行的时候看到这里有一处出口,沿着一段自然形成的洞走到一处宽绰的地下干河。这段河床里根本没有水,不知道是季节性的还是历史上冲刷形成后干涸了的。我找了几个低洼的地方也没有水,最后只好坐在靠边的地方,等着悟空醒来。悟空看来好多了,不过水还不够多。开始还勉强睁开眼睛老老实实地趴在我肩头,可是等他恢复了一下精神,竟然呲哇叫着跳起来,一下就跳离我的怀抱,拖着我拼命地向干河床的上游跑。我念叨着:“好啦好啦,知道你向往自由,我会放你走的。”边说边拿出钥匙,悟空还是乱跳,我只好把它拉回来打开它脚上的手铐。这时候从上游方向传来隐隐的轰隆声,还伴着轻轻的风,我想这下好了,有风就说明和外界是通着的,不管多远一定会有出口了。悟空挣脱了铁链跳了出去,我说:“既然有出口,你走吧,还你自由,只是以后别在害人就行了。”悟空发现铁链没有在拴住它,莫名其妙地回头望了我一下,转身蹦跳着飞快地向上游跑掉了。我摇着手上的铁链,也向它的方向跟过去。这时,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才觉得不妙,撒开两脚跑起来。正跑着,忽然听到头顶上悟空呲哇的叫了一声,一抬头,见悟空正攀着一根树根向上爬去。我想它也许知道哪里是出口就也跟着它爬上去,可是爬到了一个高度,悟空却不动了,抱着树根老老实实地象在等着什么。我纳闷,手已经可以摸到它的脚它还是不动,我的脚可以蹬着旁边的泥土洞壁,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僵持着。“怎么了?这里不是洞口吗?咋不出去呢?”这时脚下却忽然出现了水流,接着呼噜噜地开始变成泥水,最后变成了泥浆,就这么呼噜噜地从我脚下流过。整个河床洞都被充盈着只有我和悟空抓着树根呆着的这个小空间里没有没泥浆冲刷。泥浆就这么流了半个多小时,我只能抓着树根等着。我明白了,如果我没有根着悟空爬到这里,早已经被泥石流冲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有一个小时左右,脚下的泥浆渐渐少了,慢慢地洞窟显露出来,泥浆越来越浅,最后只剩下一条浅浅的溪流。我顺着树根滑下来,落到溪流里,虽然下面还有没过脚脖的稀泥,可是已经不足为患。悟空也跳下来落进小溪里,把头在水里浸了一会跳起来向上游跑去。这回我追不上它了,它已经恢复了活力,真的成了个猴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6819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