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四十六章 高人

第四十六章 高人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四卷萍踪鬼影第四十六章高人皇上不愧为皇上,一脸英容如美玉精啄,胡须根根透肉,身材伟岸如高山仰止,语声洪亮似金钟临风,加上威武的武装龙袍更显得不怒自威。他从军士中间走过,说:“朕今日选了你们八千勇士,作为我都城的永久守卫,还作为这统万城的建成纪念,你们将获得永生不死的无上的殊荣,国家和历史都将永远铭记你们的功绩。为了祝贺你们这些朕的勇士们功成名就,朕就与你们满饮此杯!”说罢皇上将手中金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军士们也都端起手中的酒碗一同饮尽。

        那之后,皇上给这八千勇士大加封赏,这些人夜夜笙歌,每天都吃着珍馐美味喝着陈年美酒,每晚都有美女来陪伴他们。

        这样享乐两个月后,有一名女将领带领他们到达一个地方,军士中谈论这女将是皇上的姐姐,足智多谋骁勇善战,是军中有名的辣手娘娘。这次她亲自带队说明这次任务相当重要,而且整个军队偃旗息鼓,无声无息地行军,向着黄河北岸的茫茫沙漠走去,也没人敢问去向哪里。走了十几天,来到沙漠中的一个古堡,这古堡在苍凉雄劲之中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大家都莫名其妙,就在这古堡中安营住下来。晚上女将军让大家都去休息,不必留守卫。原因很简单,在这苍茫的大沙漠里是不会有什么人来影响军士的休息的。这些在沙漠里跋涉了几天的军士们都极度疲乏,在无比宁静的世界里,很快就睡去了。可是睡梦中‘我’忽然觉得大地变成了无穷无尽的空间,自己离开了身体,就那在空间里毫无约束地飘来飘去。最奇妙的是他清晰地感受到所有的军士都和他一样在这空间里飘荡,飘荡的不是那些军士的样貌容颜,只是一团无形无体的东西,但大家却能互相认得。飘荡了许久,大家发现有一处奇异的去处,好像有很多长长的气泡连接在一起,气泡都象一间房屋那样的宽高,如同战阵一样地排列连接着,整体好像一个相当大的镇店那么大,分成好几个层面,有的向空间的深处延伸到很远,还有几个终端膨大成如同宫殿那样巨大的气泡。大家都很好奇,就都向那气泡飘飞过去,在那里游荡观察,那里有很多东西他们完全看不懂是什么。就这样大家都在那里游荡了好久,几乎都游遍了那所有的气泡,可是却还是完全不懂那是什么。后来有同伴想起应该回去,大家就都纷纷飘飞会到自己的身体里。

        这时候情况却改变了,他们心里完全清醒却无法醒来,还能感知身边的一切。后来有人来到这些看起来熟睡中的军士中间,从每个人的嘴里取出一枚铜钱。铜钱取出后不久大家就都醒了,醒来后的他们都没有明确的感觉,却都纷纷提起自己做过的梦,最奇妙的是大家的梦都是一样的,就是关于那个气泡。他们在这地方住了两天,就拔营起寨回师都城,大家都莫名其妙难道任务取消了吗?将近一年的集训和考核,就是为了执行这样一次无果而终的任务?大家满心以为要大显身手经历一场惨烈的厮杀,如今就这样回去了,要怎么交代战况呢?

        辣手娘娘一言不发,只管带领大家在沙漠里跋涉。可是慢慢地大家都觉得不对劲,他们感觉不到沙子在靴子里搁脚,也感觉不到盔甲的沉重,感觉不到饥饿和干渴,还有蝎子的毒刺、兵器的刺伤、食物的饱腹,喝酒也不会醉。回到皇城,他们被安排进入靠西南角城墙下的一片营房,吃喝拉撒都是定时定量,连大小便都是听号令行事。最后他们在就被带领进入城墙西南角顶上有个‘马面’下面那个凿好的洞穴,洞穴里空间很充裕,可以通往几十里外的红柳河滩。但是什么储备都没有,没有粮食没有饮水没有茅厕没有火烛。只有武器、盔甲、和命令,命令就是等候出战。还有一个铜铃悬挂在所有士兵居住的洞穴大厅的中央顶上,那个铜铃敲响的时候,就是他们出战的时刻。

        这期间,包括进洞之前的日子都过的极度枯燥,可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大家的心境性格都变了,变得如此的沉静和忍耐。最后所有人都一直穿着盔甲手执武器躺在床上,躺了一年,没有人起来,二年,没有人起来。最后一直到七年以后,所有的士兵都消沉地一动不动,整个的地下屯兵厅内一片死气沉沉,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墓葬一样。

        可是铜铃响了。那一刹那,仿佛所有人都没有根本睡着,手握自己的兵器纷纷跃起,扑起身上厚厚的灰尘,弄得整个大厅都被灰尘弥漫。洞口已经打开,大家冲出去投入到激烈的战斗中。那一场战斗可谓是鏖战,八千死士对战十万大军!可是我八千死士以一敌十,有的手臂被敌人砍掉了,还用另一只手臂砍杀敌人,有的腿被敌人砍掉了,两手还在砍杀敌人,有的头颅被看掉了,却仍旧没有停止对敌人的砍杀。鏖战了两天三夜,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被敌人将肢体集中起来放火焚烧。焚烧过后,这些死士还是没有停止战斗,他们以自己的灵魂冲击着那些敌人,虽然无法对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这些战士仍旧在战斗,一直到自身都变成灰尘,灵魂还是在恶向敌人。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一直到很久以后,大家才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雄及一时的统万城已经陷落,一切已经成为历史。王已经落败,王城还能如何呢?王子王孙尽已归顺,那些战死的军士也只能作为枉死的冤魂,为胜利者填一缕罡风吹动他们的旗帜。

        这个立方体整个就是一个记忆库,我粗略算了算应该有八千个,看来那八千勇士的记忆都存储在这里了。可是所有的隔间都一样,哪一个才是头目,哪一个才能知道一些关于解除符咒的方法呢?我从那间隔间里出来走遍了所有的走廊,只能看看哪一个墓志铭会有特别的地方,比如官职和经历。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称为头目的人物,我又进了几间怀疑能够了解多一些的勇士的门,可是也没有相关解除符咒的方法的记忆。那么这个立方体是谁建如何造的呢?我想知道的一切都毫无头绪,也不可能每一间都进去感受,只好悻悻地离开,回到我的身体里。

        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有一个道士装扮的人坐在我身边,一身棕黑色的道袍。我看了一下,不是广平大哥也不是张松林。这道士看年纪有五十岁左右,身材魁梧仙风道骨,胡子刮的挺干净,还有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气,不过说话还是蛮和蔼的。

        道士:“你醒了?早上有很多人围着你,以为你是发了什么病,人都被我驱散了。你这小兄弟,一路上很辛苦吧?一觉睡了这么久!”

        我坐起来,“请问您是哪位?”

        道士:“谁不重要,我是从龙虎山追赶你而来,一直找不到你,想想觉得你可能会来这里,就找来了。你在龙虎山过门不入,看来对我们还是有什么看法,我就只好来找你。不知你能否听老朽之言?”

        我:“哦!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人,哪敢不尊敬您龙虎山呢?之前在龙虎山没有与真人接触,一是我本人实在太没有什么可以令人相信的地方,二是我要提的事关乎天师印,无凭无据的怎么跟您家人提,怎么好为难您府上。再者又从网上道听途说一些关于龙虎山张天师家族的传闻,眼下到正像是多事之秋,就更加不敢贸然再去添什么乱子了。之所以过门不入,到正是敬畏龙虎山的威严,不敢有所亵渎,希望您能体谅。您有话尽管说,我这小辈正求之不得地想聆听您的教诲呢!”

        道士:“你这小子到真会说话,好了不废话了,你在龙虎山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不过也是还有一些疑虑,后来家里主事在梦中被白狐仙子狠狠训斥了一顿,那白狐与我张家素有渊源,这才决定要找到你,相信你一定有很多困惑。”

        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一定激动的流泪了。“唉,我找遍了能想到的地方,地府下了多少次,可是心里的困惑却越来越多,正希望找您请教呢!不过您是怎么了解到我,又怎么认出我就是您要找的人呢?”

        道士:“哈哈哈,这点不难,你现在的样子虽然跟常人差不多,可是在我们道人眼里你却很不一样,很远就能看出来了。还有那个张松林,你以为他就只是个倒斗的小子吗?这个人其实也很不简单,对他你还是要小心为好。”

        我:“什么?您连他都知道了!唉,我这糊涂到什么程度,我就说我什么都不懂,就怕耽误了天师他老人家的事,看来还真是的。这么说那张松林还真的不是你们龙虎山的人?您觉得他是怎么样的人呢?”

        道士:“我们到不屑于去为这种人花多大的心思,不过觉得他不会象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既有你不知道的能耐,也有很深的背景。算了不说他了,你有什么疑问?”

        我:“那天师他老人家为什么会选中我去做那封印世间游鬼的事呢?象我这样的人对到道家的事几乎一点也不懂,文化也不高,做事完全没头脑,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我到真觉得压力很大呢!”

        道士:“那就是天机了,还有机缘,你有没有想过你在这个阴阳世界里的出现完全是个意外?虽然能力不足,可是对事物的分辨力还是有的,你知道你要什么也知道该怎么做,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尽管世事复杂可是你也有你的一定之规。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决定,即使你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天师的选择。”

        我:“好吧!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关于解除符咒的事您有什么方法吗?”

        道士:“哈哈哈,你还是那么执着,你现在的状态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办法,我觉得那是因为你所受的符咒或许不是什么道法巫术。道家有一句至理名言,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说天地万物没有能超出自然的,神鬼仙妖、魑魅魍魉也都在自然之中,这自然的奥秘就在于凡是有一物那么必有一物能克制它,道法巫术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战胜的,也没有什么是真正永恒的,所以也没有任何无法破解的难题。如果有什么无法克制的东西,那它必将大行于世,接下来就是毁灭世界和它自身。到现在为止这样的东西就只有人类,人类做的事已经远远超出自然的轮回,也就是因此所有的道法都已经势渐衰微。你所受的符咒如果真的没有解决的可能,那能解决它的一定是人类。但这只是一点点方向,一切还需要顺应自然等待和寻找机遇。”

        我:“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茅塞顿开!依您的意思我是不是应该找个靠谱的医院,做做西涕脑电波核磁共振,抽血验尿在查查粪?说实话我在北京住了些日子医院,不过没有认真对待,查得不全面。”

        道士:“那也不排除有什么治愈的可能,不过不要想的太简单。”

        我:“好了这种有所释怀的感觉真是久违了。还有关于那封印游鬼的玺印您有什么线索么?”

        道士:“这一千多年来凡是了解一点阴阳的人谁不想得到这样的东西?开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僧道世俗都在致力寻找那鬼玺,可是一千多年过去了,竟然没人能找到。如果不是被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所藏匿,那就一定是天师有意让他在人间消失。既然天师把这重任交给你,那找到鬼玺的线索就一定在你自己的身上!这鬼玺的啄制是根据战国时期的一部典籍,此典籍已经无从寻找,还需要有冥都的法契承认这鬼玺的封印,否则即使封印也没有效力。其实一切机缘已经在你身上显现,或许只是差那么一点点,虽然还是要历经艰险,可是毕竟已经开始。”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理很久以来的郁结终于有点缓解的感觉。我仰面躺下望着天空,失心一般地呵呵哈哈地笑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051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