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五十二章 黑戈壁

第五十二章 黑戈壁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四卷萍踪鬼影第五十二章黑戈壁

        陈教授卖了个关子说:“这个一会我在告诉你,你先说说你在大墓里的见闻吧。”

        我把冥行的经历对大家说了一遍,只是忽略了星月宝刀的事。讲完后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我说:“幸好王青感受到我,不然我就真的成了一个孤魂野鬼了。王青你是怎么感受到我接近的呢?还叫我将军?还让我别发怒?”

        “哦,您跟别人不一样,作为我这样有一点点通灵的人看见您,您就象一个旗帜,或者领袖。您接近我们的时候,我能感受到那种震慑,好像您的每一下激动的动作都能冲散我的灵魂。我告诉陈教授您的情况,是陈教授立即拿出了引魂灯和铜铃。”

        陈教授说:“其实说那是引魂灯不太确切,我们是搞学术的,做事要讲科学。以前接触过一些玄道神学方面的人,就准备了一套这样的东西,基本是为了收藏从来没打算应用。这次带来也是以防万一有备无患罢了,没想到你遇到那情况。实在没别的办法唤回你,才想使用一下,都没敢抱多大的希望,想不到还真的有用!”

        我说:“一直以来我做这样的事,连队友都少的可怜,后援则从来没有过。这次看来这后援还是相当必要的,我接受教训了。对了教授,你说的传说到底是什么?”

        教授说:“我之所以没有先说是因为怕干扰了你的思路。那传说么,就是宋代的时候这秦皇大墓曾经被发掘过一次,不知什么原因又原状封好,而且一直没有被盗。而传说中楚霸王项羽曾以三十万军士发掘秦皇大墓,那次发掘突然飞出了一只金黄色的机械鸟,史称凫雁。在几百年后的三国时代,云南太守张善收到有人送来的一直金雁,张善从铭文中看出金雁正是出自秦皇墓中!虽然很多史书中都记载秦皇大墓多次被盗,可是现在的考察可以明确证明它还从来没有被真正的盗掘成功过。你对那段颂歌有什么理解?为什么说永远不要发掘最好?”

        我说:“颂歌中更只有一点点的记录性词汇,而且我能理解的也太少,不过铜鼎给我的交流中有一些内容,让我非常恐惧。他说凫雁应该有七只,如果七只凫雁都得见天日,世界将会统一,届时一定是一场赤地千里、万民余一的人伦灾难。”

        成哥很遗憾没机会和我彻夜长谈,我说我想回家看看,临死之前吧哈哈!成哥跟个小女生似的憋着哭,抹一下眼泪说:“博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你的!”我说:“我已经看开了,我的最终下落无法告诉家人,只能告诉你,剩下的事就只能交给你处理了。”成哥终于忍不住抱住我放声大哭。我劝他:“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咱哥们还没落到那田地。”

        我去他们学校也没什么可做,就留下了联系方式,教授带领他们回大学去。待他们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取了车和宝刀等物,茫然面对以后的行程。

        既然到了跟前,我打算再走一趟黑喇嘛城堡,已经到了西北,就不能错过机会。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越野车出了玉门拐下桥湾,便驰骋在茫茫的黑戈壁上了。无法言尽的苍凉和苦寂浸染着我的思绪,仿佛那是在异界的一段行程。黑漆漆的大地吞噬了天空的明朗,明明万里无云却象是满天的阴霾,就象在很古老的黑白电影里看到的天空。太阳像是在黑布上漏的一个窟窿,把强烈的光线以沉闷的方式打在我面前的道路上,让我觉得我在一口深井里,太阳就是井口,光线从那里照下来,我走到哪里都是在井底。

        出了马鬃山镇,车子走的就很洒脱,因为路几乎没有,只是在能走的荒漠上颠簸前行。我的思绪早已散开,想着我短暂的一生和不久的将来。想象着我得找一个没有人知道得地方呆着,清晰地感受着自己的溃烂和腐朽。自己会冥行回到老家,看着老爸老妈辛苦劳作,最后衰老了也无法得知我的消息。还有看着丹苦苦等待我的消息最后失望绝望,还要看着他漂亮地嫁给别人,还有我的薇薇。我就这样好奇又无奈地看着这个世界等待着天荒地老,被所有人遗忘,同时忘记了一切。没有了意义,只剩下一点点在。

        来到黑喇嘛的城堡,我找个地方躺下,忽然觉得这就是我的归宿!就这么一躺就是两天,这没有什么奇怪,想想在统万城那些勇士躺了七年都没有动。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队穿越旅游的人来到这里,七八辆越野车都在车屁股后面高高地插着一个小小的旗子,见到我的车就围过来,热热闹闹地搭起了营地。

        大家在城堡里发现了我,开始以为我睡着了,没有唤醒我。后来天黑了,这帮人竟然来叫我过去一起吃东西。我怕再不起来他们会以为发现了死者报了警,那就乱套了,就起来跟他们坐到一起聊一聊。这一聊才了解到,这些人的构成还真挺复杂,不过都是有钱人。四十多岁做房地产生意的大老雍是领头的,开个5.7的路虎。李姐是个女汉子,老爹开的公司。叶子失恋了,闺蜜刘萍陪她出游散心。老万带着个十五岁的女儿出来见世面,还有个十七岁的富二代小魏,带着个同学死党翘课出来玩,剩下四五个都是大老爷们。真奇怪这么一帮人是怎么凑到一块的,一问才知道他们基本都是放单出来,遇到一起了就搭伴,结果这次旅行到让这些人认识到团队的重要性。

        “小兄弟!怎么一个人出来啊?”大老雍见多识广,敞敞亮亮地跟我搭话。

        我说:“个有个的玩法,人多好玩,人少也清静嘛哈哈!”

        “哈哈哈,看来我们大家是扰了你的清静了!”

        “没事,内心清静,无处不清静!”

        大老雍有点惊讶:“哦,小伙子还很有禅意呢!信佛的吗?”

        “诶,倒是听过一些经。”

        这时候,老万的女儿琪琪正吃着烤肉忽然打起冷战,“怎么突然间好冷呢?爸爸你冷吗?”

        老万看看女儿,“戈壁的天气就这样,天一黑就降温,去披件外套吧。”琪琪乖乖跑回他们的车里取了件风衣披上,回到炭火前,扭身打了两个喷嚏。大家拿出各自带的烈酒来,不管男女,老的小的都喝了一些。露营的帐篷已经搭好了,剩下的事就只剩吃喝。

        可是天气不太做美,看来这夜注定不会平静。天上的云彩躁动着暗暗集结,起风了!大老雍招呼大家把车开过来围成圈保护帐篷,还取了铁钎把帐篷拉绳钉牢。琪琪跟李姐一起睡,大家各自进帐篷或者睡车,都安顿好了,只有我、大老雍和老万靠在山丘的土窝里抿着酒聊天。

        风越来越大,渐渐的有沙尘和石子打在我们脸上,老万他们两个招呼我起身回车里去,我则回到开始时呆的那个古堡的废墟里。古堡早已残破不堪没有顶了。我只用衣服盖了头脸睡去了。身边的鬼早已不是两个而是几百个,吴老太所言非虚。我也没有再到处游荡,只在这狭小的瞭望哨里守着我的身体,或者尸体吧。过了一刻,那风已经大的不行,虽然有车子围成的圈挡风,帐篷还是无法挺立,那些人决定收起帐篷都回到车里。收帐篷的时候险情不断,最终还是被风吹走了一个帐篷。大老雍喊了一声“快放手!”小魏的那个同学放了手才没有被帐篷带走,大家总算有惊无险。只剩下几个爷们检查营地的时候,忽然大老雍和几个人都愣住了。原来他们发现一个情况,我所在的瞭望哨离营地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在山丘避风面的营地被风沙吹得凌乱不堪,可是我所在的瞭望哨周围却似乎没有一丝风沙!瞭望哨是在山丘顶上的高处,按说是风沙最猛烈的地方,可是却似没风一样,这不合常理呀?其实这很简单,是我身边的鬼为我营造了一个无风区,原来这鬼帅的权利是可以提前透用的。

        两个人顶着风沙从避风面爬到我附近,回头招呼大老雍:“这里果然一点风也没有,你们都过来吧!”

        大老雍领着几个人蹒跚地走过来,看看已经睡熟的我,莫名其妙地巡视一遍,安安静静地坐下。砂石已经打碎了好几块车窗,老万在风里回去招呼女儿带着帐篷睡袋来到山顶,准备重新扎好帐篷让女儿休息,可是琪琪却哆嗦成一团,“爸爸,这里好冷啊!”老万摸摸女儿的额头,觉得不象是发烧,就给女儿加了件外套。过了一会所有人都离开营地到山上来了,都为这山顶上的避风港莫名其妙,却也只是奇怪而已。都各自躺下休息,只有琪琪钻在睡袋里又盖了两件外套却还是哆嗦成一团。

        “那你在车里冷吗?”老万关切地问他的女儿。

        “没有啊?在车里没觉得这么冷,左侧的风挡玻璃都碎了一块,直往车里灌风,可也比这里好得多呢!”

        “我也觉得这里凉飕飕的,你们大家有感觉吗?”老万转身问其他人。

        “确实一阵阵的凉意,山顶上嘛,应该就是这样的。”有人回答他。

        几个人睡不着了,讨论着当前的情况。这么可能会这样呢?明明是迎风的地方却没有风,避风的地方却风沙肆虐,这黑戈壁怪异到这个地步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197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